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魔法师莱恩传 > 第一百七十五章 抽签仪式(二)

第一百七十五章 抽签仪式(二)

    随着一个个名字的揭晓,莱恩的手下也慢慢确定了自己的比赛对手,被亚当斯事先派到帝都打前站的那几个战士也花费了不少金钱去调查了今年参加比赛的热门人选,正好在这个时候慢慢向莱恩等人汇报。

    “大人,这个叫凯兰的家伙就是从帝都军队里面挑选出来的精英了,不过他运气实在不怎么样,竟然和自己的另一个战友被分到了一组。”

    “没错,就是他。原来法比亚大人也听说过杜鲁这个名字啊。哦,是巴德先生和您说的?嗯,这个人武技很好,我们曾经见过他和别人切磋,攻击凶猛有力,防御又沉稳,是一个劲敌!”

    “啊,就是他,尤金。今年报名的魔法师本来就很少,所以我对于他的印象很深,我记得资料上说他是来自望月城的,只不过尤金却是以个人名义来参赛的,据说他本来是望月城魔法学院的学生。”

    “安其罗,就是向我们薇薇安大人挑战的那个混蛋,哼。不过皇家骑士团的那几个家伙实力都不差,幸好今年那些队长级别的都没参赛,不然遇上了也是一个很大的麻烦呢。”

    “啊,大人,叫到您的名字了。咦?巴德先生,你脸色干嘛发白啊,不就是和大人分到了一个组吗?您又不一定遇得上大人的,你第一场比赛的那个对手叫哥达,是一个很厉害的佣兵,我买来的资料上说他的双头战斧足足有80公斤。啊,巴德先生你怎么晕倒了?”

    在手忙脚乱弄醒了昏倒的巴德后,莱恩强忍住笑让手下随从将他弄到一边去,而巴德则面色苍白的看着莱恩,突然跪倒在莱恩面前,用力抱紧莱恩的大腿说:“我弃权,法比亚大人,我不比了行不?80公斤,我自己才多少公斤啊!”

    莱恩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的在巴德脸上点了一下,后者立刻浑身抽搐,虽然莱恩刻意控制了手上电流的强度,可是巴德依然承受不了那种痛苦,他惨叫了一声就松开了抱住莱恩大腿的双手,并且身子向后坐倒在地上。

    “如果你觉得自己没资格跟随在我身边,那么请便。”莱恩声音很平淡,不过传到巴德的耳中却好像来自地狱的魔王一般:“还没开始比赛就放弃,我不需要这样的手下。你可以输掉比赛,但是你不能输掉自信。否则,你根本就赢不了,因为你的气势已经不如对手了。在战场上,这种人被称之为逃兵,薇薇安手下的执法队最喜欢杀这样的人了。”

    莱恩的话让巴德浑身抖了一下,他竟然猛的从地上跳了起来:“谁说我没信心了,我只不过怕弄伤了他不好意思,哼,我是谁啊,我可是神奇的巴德,一拳能打死一头风狼,我发疯的时候连我自己都害怕……”

    “如果你再不闭嘴,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真疯。”薇薇安伸出手指,轻轻的在桌子上叩击了一下,而巴德则立刻紧紧闭上了嘴巴,然后还用双手牢牢按住。薇薇安扭头看了一下不远处正在往这边瞧的观礼台上的其他宾客,心中对巴德的懦弱非常的不满,这不是在当众出卡萨诺的丑吗?

    抽签仪式并没有受到巴德这个小Cha曲的影响,丧失了大部分记忆的雷德依然忙碌着,在花费了差不多3个半小时之后,雷德终于念出了最后一个人名,整个皇家竞技大赛的对阵情况也就完全显露了出来。

    在场的所有人也都等的腰酸腿痛,在雷德念出最后一个名字时,竟然有很多人高声的欢呼了起来。就在大家准备离开的时候,身为帝国名义上统治者的凯瑟琳从自己的位置上站了起来,缓步走向了扩音魔法阵。

    “帝国的子民们,我是你们的女王陛下凯瑟琳。”莱恩的耳边又响起了凯瑟琳那熟悉的声音,他放在桌子下面的手微微抖了一下,就是这个声音的主人,在帝都保卫战的时候不停的激励着人类守军的士气,可也正是这个声音的主人当着莱恩的面禁锢了卢克的灵魂。

    莱恩微微低下了头,并且用力咬住了自己的嘴唇,他怕自己忍不住当场就和凯瑟琳发生冲突。可是莱恩自己也知道,先不说能不能打赢对方,光是凯瑟琳那个女王的头衔,就足以让莱恩在开战之前就一败涂地。

    看到莱恩的样子,薇薇安知道莱恩现在的心情,她毫不犹豫的伸出自己的手,紧紧握住了莱恩那还在微微颤抖的手。莱恩抬起头来,给了薇薇安一个感激的眼神,而后者则还给莱恩一个真诚的微笑。

    薇薇安的笑容让莱恩的心情平静了许多,德拉耐送给莱恩的那个魔法面具可以改变人的相貌和声音,但是依然能够正常的反应出莱恩的心情,莱恩气愤,魔法面具变幻出的面容同样会出现气愤的表情,所在当莱恩慢慢的做了几次深呼吸后,他还是重新控制住来自己的心绪。

    凯瑟琳的演讲被莱恩跳过去了一大段,可是没等莱恩询问身边的随从刚才的那部分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就听到凯瑟琳说:“总所周知,每次皇家竞技大赛能够进入决赛的人员都会得到帝国的重用,这一次自然也不例外。不过,今年的竞技大赛还有一个更值得大家去争取的奖励,那就是我们帝国的大执政官法拉丝女士,将会选取本次竞技大赛中的冠军作为终身伴侣!”

    “终身伴侣侣侣”莱恩听到这句话差一点没跳起来:“法拉丝?怎么突然要选择终身伴侣?难道她抛弃我了?不可能啊,我们当初……”就在莱恩胡思乱想的同时,整个凯瑟琳广场也乱成了一团,身为帝都的实际统治者,法拉丝早就受到了来自各个实力的求亲,只不过法拉丝对于任何一方都是直接拒绝了,而法拉丝身后的维克多也让任何人不敢动法拉丝的歪主意。

    现在凯瑟琳女王竟然宣布法拉丝要挑选自己的夫婿了,这岂不是一个巨大的新闻,对于那些普通人来说,美貌高贵的法拉丝自然是理想的终身伴侣,而对于其他各个势力而言,能够迎娶到法拉丝就等同于和帝都组成了牢不可破的联盟。

    一时之间整个凯瑟琳广场乱成了一团,谁也没有想到帝都玫瑰竟然要嫁人了,所以自认也没有什么人看到在观礼台侧一位来自卡萨诺的年轻人神色不对,更没有人发现事情的主角,大执政官法拉丝已经铁青了脸。法拉丝双眼透射出的怒火足以融化这个位面最坚硬的金属,凯瑟琳刚刚的那番话根本就没有和法拉丝商量过,当然就算商量了,法拉丝也是绝对不会同意。

    可是现在麻烦来了,处于凯瑟琳和法拉丝的身份,法拉丝不能当众否定和反驳凯瑟琳的话,因为在级别上,大执政官只是女王陛下委任的一个官员,虽然大家心中都明白凯瑟琳根本就奈何不了法拉丝,可是法拉丝当众以下犯上还是会出现问题,毕竟通过当年的帝都保卫战,凯瑟琳在帝都平民中的声望非常的高。

    而且法拉丝也知道自己一旦冲动就必然会引发更多更大的问题,这不止是帝都内部的事情了,还牵涉到帝都在整个大陆的外交事宜。望月城、自由天堂他们的代表可都在现场呢,就算法拉丝准备一力争取的卡萨诺霸主也坐在观礼台上,一个连自己都不团结的帝都,还能得到别人的信任吗?

    事实上,就算法拉丝想要立刻澄清这个事情也没有用了,凯瑟琳抛出那段震撼的话语后,立刻带着随从会皇宫去了,而凯瑟琳广场上几十万民众更是乱成了一团,整个现场一片混乱,法拉丝就算能力再强也很难再重新控制局面了。

    “混蛋!”法拉丝回到自己书房中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侍女端上来的水晶杯狠狠的摔在了地上,而跟随她一起进来的几名亲信更是吓的把头深深埋了下去,通情达理的法拉丝平时很好说话,但是一涉及到她的婚姻,法拉丝立刻就变成昔日的帝都玫瑰,那可是让整个帝都皇家魔法学院无数魔导师都要为止颤抖的人物。

    “有什么好生气的。”维克多的突然出现让法拉丝的下属松了一口气,在让其他人都退下去之后,法拉丝愤愤不平的说:“凯瑟琳,她还真是选了一个好时机啊!”

    “这没什么,她现在没有兵权,也没有掌握什么具体的实力,无非是利用自己的名声和那些还没死绝的皇族、贵族在背后搞点事情而已。”维克多笑着说:“今天的事情只能说明她根本没有从正面和你对抗的实力,只好在这些小事上动手脚了。”

    “小事?这怎么能是小事呢?”法拉丝气愤的跺了一下脚,冲着维克多说:“父亲一直昏迷不醒,而莱恩又生死不明,我,我怎么能……”

    “行了,你也就这么一个软肋而已。以你的年纪和所在的位置,确实会被很多人惦记你的婚姻,就算今天凯瑟琳不说,那么早晚还会有其他人跳出来的。”维克多说:“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生气已经无济于事了,不如想些对策出来吧。”

    “对策?反正我是不可能嫁给其他人的。”法拉丝斩钉截铁的说:“除了莱恩!”

    看着法拉丝的样子,维克多突然想起了那天晚上潜入到皇家魔法学院的人,看他的背影,还真的有点想像莱恩,难道是自己眼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