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魔法师莱恩传 > 第一百七十六章 更进一步

第一百七十六章 更进一步

    用过了晚餐之后,巴德拿出自己心爱的竖琴,在薇薇安那几个侍女面前表演起来自己的拿手好戏,只不过一支曲子还没有唱完,巴德就发现自己手上的竖琴琴弦竟然发生了颤抖,仿佛受到了一只无形之手的操纵,不用说,巴德弹唱的曲子自然也跑调了。

    巴德吓了一跳,他正要说话,却感受到空气中传来的阵阵魔法波动,强大的力量用力的压迫着巴德,让他浑身难受之极,就好像一个溺水的人无法继续呼吸那样。巴德连滚带爬的往外就跑,在跑出整个院子之后,那种压迫感才慢慢的减弱,等到巴德跑回自己的房间,把房门重重关上之后,这才完全脱离了那种难受的感觉。

    “好强大的魔法波动!”惊魂未定的巴德回想起那个魔法波动的源头,却惊讶的发现正是从莱恩的房间里面传出来,他自言自语的说:“我的主人有这么强大?看到我这回真的可以出一本自传了,嗯,书名就叫做《我在法比亚身边的日子》。”

    巴德正在自己房间里面沾沾自喜的时候,薇薇安则轻轻的推开了房门,慢步走了进去。由于薇薇安和莱恩签订了灵魂契约,所以莱恩那强大的魔法波动并没有影响到薇薇安,所以整个住宅里面也只有薇薇安可以自由的进出这里。

    在适应了房间中的昏暗后,薇薇安终于找到了身体僵硬的坐在椅子上,两眼死死盯着雪白墙壁看的莱恩。薇薇安心中暗叹,她知道莱恩从抽签仪式上回来到现在一直都是这副模样到底是为什么,今天凯瑟琳女王的宣布的那番话对于莱恩的伤害实在是太大了。

    薇薇安随手搬过一张椅子坐在了莱恩的旁边,她从这个角度可以看到莱恩的大半张脸,一向充满自信的莱恩现在满脸的灰白之色,他的眼中流露出的是一种茫然,这说明了此时的莱恩内心是多么的彷徨无助。

    “看来那个法拉丝在他的心中真的很重要啊。”薇薇安暗地里叹了一口气,任何一个女人如果看到自己心仪的男人更喜欢另一个女人,心中总是会很失落的,薇薇安当然也不例外,只不过薇薇安却没有太多的时候去忧郁,因为她必须要立刻终止莱恩现在的状态,一个强大的魔法师精神发散到了魔法波动已经开始压制自己人的时候,就距离那个魔法师自我癫狂的时间不远了。

    “莱恩,莱恩!”薇薇安轻声的在莱恩耳边呼唤着他的名字,而莱恩的眼珠依然是发散的,并没有对薇薇安的呼叫又任何反应。薇薇安又连续叫了几声,见莱恩依然保持着原先的样子,她狠狠的咬紧牙关,下定了决心。

    一双柔软湿润的唇吻在了莱恩的嘴上,莱恩那发散的眼珠立刻有了惊人的变化,闭上眼睛的薇薇安满脸通红,她并不知道自己的这个办法是够有效,只是勇敢的吐出了自己小巧的舌头。

    沉浸在温柔中的莱恩终于回过神来,他一开始还以为法拉丝已经回到了自己的怀抱,于是伸出双臂紧紧的抱住了在他怀里的薇薇安,可是很快莱恩就发现事情有些不对,因为法拉丝的动作不会像现在这样生涩。

    “啊!”莱恩用力推开了薇薇安,他万万没有想到刚才和自己热吻的竟然是她,看着坐在自己怀里满脸羞红,却不敢睁开眼睛的薇薇安,莱恩重重的叹了口气,张开了嘴巴想要说些什么,可是迟疑了许久最终只说出三个字:“谢谢你。”

    莱恩的话让薇薇安终于鼓气勇气张开了眼睛,看到莱恩那又恢复了清澈的眼睛,薇薇安心中又是高兴又是失落,同时齿间传来的滑腻也让薇薇安心中充满了温馨,这是她的初吻,献给了她最爱的男人。

    “你好点了吗?”若不是薇薇安还坐在自己的怀里,莱恩是决计听不见这句话的,看着Xing格泼辣豪爽的薇薇安现在的害羞模样,莱恩只觉得心中一荡,手上情不自禁抱紧了薇薇安的腰,而薇薇安则顺势把头一偏,靠在了莱恩的胸前。

    此时的莱恩因为刚刚得知法拉丝准备挑选夫婿的消息使得他自己心情激荡,这才没有像平时那么立刻推开薇薇安,而薇薇安平时也绝对不会和莱恩保持这种亲密的姿势。只是两人的身体虽然重叠在一起,可莱恩却没有和法拉丝拥抱在一起的那种亲密无间的感觉,有的只是隐隐感受到的从薇薇安身体上传来的体温。

    “为什么?为什么!”莱恩连声说了几遍为什么,虽然他没有明确把下面的话说出来,可是薇薇安也明白他的意思,如果是一般争宠的女人,这个时候难免会说一些话让法拉丝在莱恩心目中的地位下降,或者干脆争取用自己去取代男人心中的那个女人,可是薇薇安却没有。

    她在听莱恩连问几遍后,轻轻抬起了自己的头,仰望着莱恩轻声说:“莱恩,你太在乎她了,难道你就没发觉今天的事情有些不对吗?”

    “不对?”莱恩并没有立刻就明白薇薇安的意思,而是下意识的重复了一边薇薇安的话。

    薇薇安点头说:“凯瑟琳来宣布法拉丝择偶这件事情本身并不稀奇,可是那句选择竞技大赛冠军作为自己的夫婿未免太离谱了吧?且不说竞技大赛中也有女Xing参加,就算最后是男Xing获得冠军,那也要看是什么样子啊,如果相貌丑陋或者年纪太大,那和法拉丝也不般配啊?”

    莱恩见薇薇安说得有道理,便点了点头,薇薇安又继续说:“以帝都现在的实力,似乎没必要用大执政官的婚姻来拉拢一个小小的竞技大赛冠军吧?如果不折手段追求利益,那和望月城、自由天堂,甚至和我们卡萨诺联姻也好过与一个区区的比赛冠军强吧?退一步说,假如法拉丝真的移情别恋,那直接婚嫁就可以了,没必要多此一举,除非对方有充足的把握。现在整个大陆有这个自信的人,据我所知无非就是那么三两个而已。”

    “那不是还有吗?”莱恩患得患失的说:“要是万一……”

    “别傻了!”薇薇安亲昵的捏了捏莱恩的鼻子,笑嘻嘻的说:“有这种绝对实力的人,第一个是**师维克多。第二个是奥兰多。这两个人你觉得可能吗?当然了,那第三个就是你了,也许她早就知道你化名来帝都的事情,故意吓一吓你也是可能的哦。”

    “哼!”莱恩不满的在薇薇安脸蛋上掐了一下,而薇薇安在躲避莱恩的动作时候,身体和莱恩进行了亲密的接触,让莱恩突然想起自己现在和薇薇安的动作实在是有些不妥,可是没等他想出一个妥善的办法让薇薇安离开自己的大腿,薇薇安就从莱恩的眼神变化猜到了莱恩心中所想,她立刻对莱恩用近乎于撒娇的语气说:“不准找借口,人家今天好歹也帮了你一个忙吧?你就再让我坐一会嘛。”

    莱恩情不自禁的抚摸着薇薇安的头发,尽管他也知道这样做非常的不妥,可是薇薇安话里的一片痴心也让莱恩很是感动,所以来恩就没在多说什么了。

    “其实你现在根本不需要去在乎法拉丝的择偶问题,我觉得最重要的是怎么联络上维克多,然后怎么对付凯瑟琳。”薇薇安的脸上突然出现了一丝忧郁:“我才来到帝都三天而已,昨天的游览和今天去中心广场,我可以明显的感受到凯瑟琳在帝都人民心目中的位置,莱恩,就算你真的杀掉了凯瑟琳,可是又用一个什么样的借口向别人解释?”

    莱恩苦恼的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其实这不过是一个很简单的计划,可是我越往下进行,却越是发现整个为了实现最后的目标,我越是要付出更多,甚至还要欺骗很多人。现在回想起来,那一年的凯瑟琳出现在竞技大赛上本来就是一个圈套,甚至后面的帝都保卫战,她那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都是……唉,如果卢克现在苏醒过来,知道人类最大的祸端竟然是他一手捧上了女王的宝座,恐怕气也要气死了。”

    “哼,你还说呢。”薇薇安气鼓鼓的说:“昨天参观帝都的时候,我可没少听到你莱恩的大名啊,嘿嘿,帝都保卫战的三大功臣,凯瑟琳,**师维克多,还有你莱恩魔法师!”

    莱恩揉了揉鼻子,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薇薇安用力在莱恩肋下软Rou上捏了几下,威胁他说:“不准笑,不然我就掐到你疼为止。”

    莱恩听了薇薇安的话,强忍着笑容说:“遵命,薇薇安大人。”

    “好啊,既然你叫我大人,那就快给我讲讲你在帝都保卫战中的事迹吧,”薇薇安两眼放光的说:“硬闯大教堂救助难民,十字路口狙击兽人,还有最精彩的皇家观礼台之战!”

    “啊,不会吧?”莱恩苦着脸说:“那可是要讲很久很久的。”

    “我呸!”薇薇安轻轻的唾了一下,恶狠狠的抓住莱恩的衣领往自己怀里一牵,然后说道:“有本事你就这样给我讲一辈子,那我就吃亏点,陪你听一辈子好了。”

    莱恩听了薇薇安这番表达自己情谊的话,心中十分感动,他轻声说:“你真傻,我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男人,不值得你……”

    “闭嘴,闭嘴!”薇薇安笑语盈盈的说:“现在罚你给我讲故事,嗯,就从你和艾伦多还是法拉丝在中心广场狙击兽人鲜血卫士开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