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魔法师莱恩传 > 第一百七十七章 淘汰赛(一)

第一百七十七章 淘汰赛(一)

    光明历205年12月2日,新一届的皇家竞技大赛开始了。在恢复了以往的比赛规则的同时,本届竞技大赛也史无前例的拥有参赛人员七千余人,为了保证最终的决赛在明年的1月1日举行,这些参赛者们被分成若干个小组,分别在不同的场地进行淘汰赛,每个小组的最终获胜者会重新聚集在一起抽签,并最终决出最后的冠军。

    在抽签仪式上,女王陛下凯瑟琳的话让几乎所有参加竞技大赛的男Xing都变得热血沸腾,法拉丝帝都玫瑰的艳名随着她开始成为大执政官后慢慢传遍了整个大陆,能够和这样优秀的女Xing厮守终生,绝对是无数男Xing梦寐以求的事情。

    莱恩在薇薇安的劝慰下决心认真对待比赛,然后他将获得最终的冠军,并且以卡萨诺霸主的身份向法拉丝求婚,只要在暗地里和法拉丝与维克多联络上,那么凯瑟琳这个莫名其妙的举动简直就变成为为莱恩他们量身定做的计划。

    恢复了斗志的莱恩很快就下达了新的命令,他将自己手下所有报名参赛的人员全都放了假,让他们自行准备参战,而那些没有参赛的人员则分头去各个比赛场地收集资料。在安排好这些事情后,莱恩也要开始面对自己的赛程了。

    第一场比赛是一个来自海风城的佣兵,虽然手下收集的资料并不算很完整,但是莱恩还是从头到尾看了一边,只不过却懒得去记对方的名字。也许是因为淘汰赛当中的选手实力参差不齐的缘故,在莱恩之前的那几场比赛都没有超过5分钟,差不多比赛双方刚刚接触没多久就分出了高低,所以莱恩的第一场比赛原来预计要到第二天上午,结果竟然因为赛程的加快被排到了第一天的下午。

    当锣声敲响的时候,那个海风城的佣兵怒吼一声,举起手上的铁锤就对准莱恩冲了上来,莱恩站在原地,懒洋洋的打了一个哈欠,然后在那个海风城的佣兵手上的铁锤距离自己还有半米远的时候,将一颗闪电球砸在了对手的胸口。

    那个海城城的佣兵冲过来的速度十分的快,可是他倒着飞出去的速度更快,台子下面观战的人只听见上面“啊”的叫了一声,然后就传来了人体砸在台下地面上的沉闷响声,而站在场地之外高台上的裁判则高声叫了起来:“获胜者,卡萨诺的法比亚。”

    在莱恩慢步走回自己的包厢同时,在这个场地另外一面一处僻静的通道口出,披着斗篷蒙住自己脸的法拉丝扭头对同样装扮的维克多说:“这就是那个卡萨诺的霸主法比亚了?”

    维克多点了点头,今天他们是特意化妆之后来看法比亚的,主要原因就是法拉丝已经下定决心要用最快的速度和卡萨诺结成同盟,因为在政治上帝都需要一个盟友,而在军事上皇家骑士团也需要卡萨诺的平原。

    “您看他的魔法实力如何?”法拉丝看着远处坐在包厢内的莱恩低声说:“根据情报显示,这位法比亚年纪不过25、6岁,可是魔法实力竟然达到了高级魔法师以上的水平,据说他曾经在一场数万人的战斗中给己方加持了‘战争号角’,我记得我们帝都要达到这一点至少需要10名高级魔法师合作,而且在接下来的3天里面也无法在依靠那10位魔法师的力量了。”

    维克多缓缓摇头说:“事实上,他根本就没有显露出自己的真正力量,我们收集的所有情报都没有他和另外一位势均力敌的高手正面对抗的,即便是对付海风城的什么剑与玫瑰的佣兵,也只能让他稍微显露了一点点力量而已。除非我现在就去和他打一架,否则……”

    “那您说为什么他会亲自来帝都呢?要想和我们联盟,派遣信使就可以了啊。”法拉丝困惑的说:“我就是想不通这一点,除非他打算臣服我们帝都,可是以卡萨诺现在的处境和法比亚的手段,完全可以采用平衡战术,游走在几个势力之间,那样他获得的好处还要多一些。”

    “法妮,卡萨诺的地理位置虽然很好,但是人口实在是太少了。”维克多缓缓的说:“现在望月城努力往南扩张势力,塞克城在和克莱族甚至和兽人拼命消耗我们帝都的实力,而且塞克城还要屯重兵压制南方的海风城和自由天堂,暂时也缓不过手来,至于自由天堂嘛,他们宁可用金币垄断卡萨诺的贸易。”

    “所以现在看起来,卡萨诺可以尽情游走在几个势力之间,然而帝都的元气还是在慢慢的恢复,望月城也终究会有稳定了后方的时候,就算是塞克城,只要不顾一切发动10万军队强攻,卡萨诺依然会损失惨重。所以这位法比亚先生干脆先给自己找一个盟友。”

    “我们应该庆幸啊,他首先选择了帝都!”法拉丝说。

    “话也不能完全这样说,你仔细想想就会明白,帝都的北方是强大的兽人,只要我们一天没有把兽人赶出南塔伦草原,就不可能挥兵南下,而无论是塞克城还是望月城,却可以找时机吞并卡萨诺。所以,我们需要他,他也需要我们,这本身就是一个双赢的局面,也是最符合彼此利益的接触。我想,他现在唯一要思考的就是凯瑟琳或者你法拉丝吧?”

    “如果凯瑟琳不争权夺利就好了……”法拉丝微微叹息说。

    而维克多则略显粗暴的打断了法拉丝的话:“凯瑟琳也希望你让出手上的权力。”

    “老师!”法拉丝有些撒娇的喊了一声,她心情波动的时候没能好好控制自己的声音,这一声叫喊便大了许多,如果有心人在附近仔细听,一定可以听出这个声音的主人就是帝都的大执政官,不过此时大家都在比赛场地上那还算精彩的比赛,并没有注意到通道入口这边,所以法拉丝也就没有暴露自己的身份。

    “权力的道路有进无退,不要说是你和凯瑟琳,等到再过几年你彻底掌握了帝都的局面,而卢克醒过来之后,你一样不可能把手上的权力让出去。”维克多的话略显有些残酷:“这不是你想不想,是否愿意的问题,而是你这方势力的利益受到影响的问题。你让出权力,你还是卢克的女儿,而你的亲信呢?他们的位置将很快被卢克的亲信取代,他们的利益怎么来保证?”

    “我……”

    “法妮,我这番话说起来残酷了一些,可是你一定要记住,既然走上了这条道路,就再也没有了退路,你只能走下去。就好像这里正在进行的淘汰赛,哪怕你在比赛中占据了绝对的优势,但是只要你稍微一个疏忽输掉了比赛,就失去了资格,并且再无翻身之日。比赛输掉无所谓,可是权力之路你输掉的就是你的命。”

    维克多的一番话让法拉丝默然不语,而维克多则轻轻拍了拍法拉丝的肩膀说:“好了,不要去想这些东西了,这些话其实我应该再晚几年和你说的,可是最近我心里总有些不好的预感……”

    “啊,怎么会这样?”法拉丝吓了一跳,她正要开口询问,却看到维克多轻轻摇了摇手指,然后指着下面的场地说:“喏,一个吟游诗人和一个战士的比赛,你觉得谁会赢呢?”

    法拉丝把目光看向了场地之中,此时巴德和那位扛着双头巨斧的哥达已经分别来到了场地的一端,正在等待着比赛裁判向他们简单的宣布比赛的规则和一些注意事项,差不多都是杀人者自动取消比赛资格,昏迷不醒或者跳下比赛平台就算数输之类的。

    哥达怒吼一声:“烦不烦,你一场比赛要说一次,你不累啊!”

    比赛裁判顿时语塞,他讪讪的看了看哥达,心中对这个长相凶猛的壮汉非常的不舒服,可是他却拿对方没有任何办法,只要迅速离开比赛的场地回到了自己所站的高台上。随着比赛锣声的敲响,今天这场实力最不平等的比赛开始了。

    哪怕先前莱恩只是挥了挥手就打败了自己的对手,可是大家也都清楚实力强大的魔法师在面对普通战士时候的那种巨大的优势,可是如果一名战士贴身疯狂攻击措手不及的魔法师,也不是没有翻盘的机会,然而作为一名吟游诗人,在大家的心目中那应该是如同小丑般的存在,带给大家欢乐是没问题的,可想要打败一个武技很强的战士,却几乎没有人相信。

    尤其是看到身材普通的巴德和身高两米的哥达之间的这种巨大的落差,还有哥达肩膀上扛着的那杆80公斤,已经超过了征程成年男子体重的双头战斧,大家更是坚定了自己的念头:“吟游诗人?还是去说唱吧。战斗与吟游诗人无关!”

    巴德眼望着满脸嚣张的哥达,嘴里愤愤不平的骂了几句,大概是在诅咒哥达的父母吧,巴德知道这场比赛关系着自己的未来,昨夜莱恩显露了自己的实力,让巴德坚定了自己的选择,为了那本还没有动笔开始写的书,巴德决心用尽全力和对手周旋,至于能不能打赢,巴德不知道,也没时间去想,他两眼死死盯着站在对面,距离自己大约20米远的哥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