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魔法师莱恩传 > 第一百八十一章 法拉丝的苦恼

第一百八十一章 法拉丝的苦恼

    坐在回家的马车上,法拉丝把身体靠在马车的车厢上,神情柔弱的叹了一口气,坐在她对面的维克多心中很清楚此时法拉丝心里在想什么,可是这种男女之间的事情,维克多又不方便参与进去太多,所以他只能继续保持着沉默。

    马车在帝都的大街上慢慢的绕着圈子,即便已经是深夜了,可是帝都的主要商业街道依然很热闹,对于某些醉生梦死的人来说,现在美好的时光才刚刚开始而已。耳边听着外面高声的喧哗,还有男男女女的调笑声,法拉丝的思绪又回到了莱恩的身边。

    薇薇安的影子一直浮现在法拉丝的心头,以法拉丝对莱恩的了解,她知道薇薇安在莱恩的心中一定有不低的地位,一想到在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面自己的恋人和另一位漂亮的女Xing朝夕相处,法拉丝的心就觉得非常的痛,她不明白自己这到底是怎么了,于是她用平时向维克多请教魔法或者政治方面疑惑的语气开口说话了。

    “维克多老师,为什么我的心绪一直不宁呢?”法拉丝惆怅的说:“你说莱恩会不会变心了?我听说男人是根本无法抵挡诱惑的。”

    “这个问题,我很难回答你啊。”维克多见自己躲不掉了,只好对法拉丝说:“这种男女之间的事情,只有你们自己才说得清。法拉丝,你告诉,你当初为什么会喜欢上莱恩呢?是因为新奇?还是因为其他什么原因?”

    “我……”法拉丝沉默了,她的脑海中又浮现出自己和莱恩从相见、相识,到相知、相爱的那一幕幕场景,最后定格在法拉丝面前的,却是莱恩面对埃尔米达矿洞里面的巫妖那副坚韧的面容。

    “我想,应该是在矿洞第一次面对巫妖凯瑟琳的时候,我的心中就慢慢的有了他的影子了吧?”法拉丝叹了口气说:“那是我的第一个念头是不服气,为什么我在帝都有最好的条件,还有最好的老师,甚至背负了偌大的名气,却不如一个从偏僻地方出来的男孩?”

    “我怀着嫉妒和羡慕的心情,希望莱恩能传授给我他对于魔法的理解,本来我根本就指望莱恩会答应,可是莱恩竟然毫不犹豫的答应了,而且从后面的练习来看,他交给我们的东西并没有藏私,只不过……我不能像他那样可以每天花费十几个小时在魔法的练习上,哪怕是坐在马车上的时候。”

    “3年的相思,已经让你对莱恩情根深种了,我看啊,你这辈子都没办法忘记他了。”维克多说:“既然如此,那又何必在乎他身边的女人呢?何况我看得出来,莱恩和那个薇薇安的关系或许有一些暧昧,但是绝对不会有什么让你无法忍受的发展。”

    法拉丝听懂了维克多极其隐晦的话,她脸上微微一红,没有继续维克多的这个话题,而维克多则对法拉丝说:“我们对于卡萨诺的情报实在是太少了,所以并不清楚莱恩在那里到底发生了那些细节上的事情,不过根据已经证实的情报,薇薇安的小队是进入默语森林后才遇上莱恩的,后来薇薇安牵涉到了艾米里奥家族的继承问题,莱恩也是在那个时候才真正被牵扯进去的。”

    “所以,薇薇安就算是用女色拉拢莱恩也毫不奇怪。尤其是在面对艾米里奥家族的继承人争夺问题上,一个毫无倚仗的女人,连生命都随时可能不保,还有什么不可以拿出来交换的?”维克多揉了揉鼻子说:“不过我从她的眼神看得出,这个叫薇薇安的女人很喜欢莱恩,这一点甚至毫不逊色于你对莱恩的感情,想想吧,你也是在和莱恩一起冒险后才慢慢爱上他的。”

    “唉,其实按道理说,喜欢莱恩的女人越多,我就应该越高兴才对,也许是3年没见,大家都有点生分了吧?或者是因为彼此的印象还停留在3年前,可是现在我们的身份却都发生了变化。”

    “好了,别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维克多笑着安慰法拉丝说:“你还是先把精力放在完善那个计划上吧。坐在这个位子上,很多事情根本不是你自己能够左右的,其实如果不是我在幕后,恐怕你自己的婚事也要天天头疼了,干脆借着这个机会名正言顺的把这个问题解决,以莱恩的实力和他现在的身份,倒也配得上身为大执政官的你啊。”

    “讨厌,又来取笑我了!”法拉丝脸上绯红一片,害羞的低下了头。

    维克多看着法拉丝一副小儿女的模样,也为她感到高兴,只是维克多心中却明白,就算莱恩和法拉丝真的结婚,那在短时间内也是不可能天天在一起的,因为法拉丝不可能丢下帝都的事情,而莱恩刚刚统一卡萨诺,长时间不回到自己的领土恐怕也会有大麻烦。

    “哈哈哈哈,小妞别走啊,给哥哥我笑一个!”马车外传来了一个嚣张之极的笑声:“啧啧,看着细皮嫩Rou的,走,跟哥哥回家吧!”

    “啊!”一个年轻女人的尖叫声响起,然后传来了衣服被撕开的响动,似乎哪个纨绔子弟已经不满足在语言上调笑了,而是直接动起手来。

    法拉丝稍微掀开了一点马车车窗上的窗帘,看到就在街道边上,一个喝得醉醺醺的年轻人正在拉扯着一个衣服单薄的年轻女人,那个女人手里捧着一大卷布料,正在拼命的挣脱年轻人对自己的轻薄,可是在她身边却有好几个仆人打扮的男子挡住了她逃走的道路。

    “该死,又是费尔南多家族的败类!”法拉丝狠狠的说:“我就奇怪了,怎么当年费尔南多陛下那么英明,却留下了这么多愚蠢的子孙呢?要不是我现在不能暴露身份,我……”

    就在法拉丝气愤的时候,从另一条大街走过来一小队骑士,却是皇家骑士团巡夜的队伍,为首的那个骑士看到有人在调戏妇女,立刻纵马跑了过来,他坐在马匹上居高临下的喊道:“住手!竟敢调戏妇女,不怕受到法律的严惩吗?”

    “法律?我他妈的就算法律!当年要不是我的祖先创建了这个国家,你们还在被亡灵屠杀呢!”哪个醉醺醺的年轻人歪着脑袋看了看骑在马匹上的骑士,一样就看到了他胸前的那个见习徽章,这个年轻人哈哈一笑,不屑的说:“一个见习骑士也敢多管闲事?给我滚,不然……嗝!”

    “该死!”那为首的见习骑士见眼前这个人竟然口出狂言,心中非常的气愤,他强行压抑住自己的怒火,举起手上的长枪说道:“立刻让那位女士离开,不然我就要以扰乱帝都治安和调戏妇女的罪名把你抓起来了!”

    “我呸!你算什么东西?你敢动我一根寒毛?”那醉醺醺的年轻人松开了抓住那个年轻女人的手,摇摇晃晃的走到了那个见习骑士的马头,抬着脑袋说:“你这马太差了吧?还没我仆人骑的好,喂,不如你也做我的仆人吧,我给你好马。”

    “你!”见习骑士大怒,他刚刚通过神圣骑士的训练,不过还没有受到众神的祝福,所以按照骑士的守则要进行一段时间的守夜或者巡街之类的事情,以便更加坚定自己的信心,对于热血沸腾的年轻人来说,自然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期待,可是他今晚第一次巡街竟然就遇上了费尔南多皇族的子孙,不过他却不知道对方的身份,此刻就算他知道也是不会屈服的。

    于是见习骑士举起手上长枪,用力在那个醉醺醺的年轻人肩膀上压了一下,而那个纨绔的家伙立刻发出一声痛苦的惨叫,坐到了地上,而他手下的那些仆人立刻围了上去,一边把自己的主人搀扶起来,一边嘴里不停的威胁着见习骑士。

    这位见习骑士不为所动,而是扭头打了一个招呼,让身后自己的同伴下马,把这些当街闹事的家伙都抓了起来,然后用绳索捆绑结实,往治安署的方向走去了。那位受到Sao扰的年轻女人红着脸向见习骑士道谢,而那位见习骑士的脸比这位年轻女士还要红,在大声的背诵了一篇关于正义的言辞后立刻飞一般的逃掉了。

    法拉丝坐在马车中看到了全部过程,在她的吩咐下,马车早就不露痕迹的停在一旁的路边了,看到充满热血的见习骑士,法拉丝叹息的说:“幸好帝都有他们,如果都和那些混蛋一样,我们就没有希望了。”

    “你难道没发现几个额外的问题吗?”维克多突然开口说话了。

    “嗯?”法拉丝疑惑的看着维克多,而后者则扳着手指对法拉丝说:“第一,最近一段时间,费尔南多皇族中的败类行事越来越嚣张了,而这些家伙早就依附在凯瑟琳手下,这到底是凯瑟琳的授意,还是这些纨绔的家伙自己不争气?”

    “第二,你没发现吗,那几名见习骑士的马匹并不是很好,要么体弱,要么年纪很大了,这要是在5年前,这种马匹早就被淘汰了,可是现在皇家骑士团中这样的马匹却越来越多。我们虽然大力扩充了军队,可是很多地方却还达不到以往的水平,而且由于克莱族的叛变和兽人的威胁,我们很难在南塔伦草原上驯养更多的马匹了。”

    “是啊,这可真是一个让人头疼的问题。”法拉丝苦笑的说:“如果有人能解决这个难题,我愿意给与他最大的封赏,不管怎么样,我们的皇家骑士团一定要保持最强大的战斗力,这是我们帝都的立足根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