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魔法师莱恩传 > 第一百八十二章 约莎

第一百八十二章 约莎

    “哈哈,这个问题其实已经有解决办法了。”维克多笑了笑,神秘的说:“当年费尔南多建立这个国家的时候,曾经选出了一块土地作为日后统一大陆的据点,那里是一个平原,而且算盛产养马所用的苜蓿。”

    “卡萨诺?”法拉丝立刻就猜到了答案,维克多点了点头说:“没错,当年卡萨诺三个家族的祖先其实都是费尔南多一世的扈从,只可惜费尔南多一世死得早,他的儿子继位之后完全把心思放在了如何去掌握权力上去了,偏偏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一个励精图治的君王,全都沉浸在权力与享受上面去了。”

    “就拿魔法公会来说吧,作为帝国一个强大的力量团体,魔法师每月的补贴居然都是魔法公会自行发放,和帝国根本没关系。再想想当年的日出城大战,望月城魔法公会至少出动了三千高级魔法师,哼哼,现在整个大陆能有十分之一就很不错了吧?没有了国家力量的支持,要支撑起一个庞大的选拔、训练、晋升体系,还要负担巨大的金钱开支,这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吗?人类当年就是依靠神圣骑士和魔法师才达到那种辉煌的,可是继位者竟然因为担心魔法师会取代神圣骑士的地位而不停的打压,哼,费尔南多家族的一群白痴!”

    虽然听到维克多在自己面前辱骂皇族,可是法拉丝并没有任何气愤的心情,反而觉得有些失望,其实200年前是人类在数千年来的最以来最辉煌的时刻,大陆上其他生物种族都已经承认了人类的统治地位,反对者,如兽人被无情的驱逐到了生存环境更恶劣的北塔伦草原。只可惜人类自己却因为内部的政治斗争而失去了这个机会,如今甚至因为部分人类的野心而把整个人类世界带到了混乱的边缘。

    “行了,缅怀过去还是等你老得动不了的时候吧,我们再来说说刚才的第三点疑问。”维克多把话题又牵扯回去了:“那个年轻的女人居然会在这么晚的时候跑到这种地方来,你不觉得奇怪吗?”

    在维克多的提醒下,法拉丝立刻发现这附近都是纸醉金迷的繁华街道,一个平民,还是一个漂亮的少女,居然在深夜跑到这里来,这的确有些让人感到奇怪。想到这里,法拉丝对于自己的能力感到一丝懊恼,都3年来,自己还是无法做到一个完全称职的上位者,别的不说,光是这种对事物的敏感能力就始终很差,很多事情都需要维克多在一旁指点才能够想到它背后可能蕴含的意义。

    “啪啪!”法拉丝用手指轻轻的敲击了一下马车的车厢,发出了清脆的轻响,然后法拉丝自言自语的说:“去查查那个女人的底细,记住不要惊动别人,也别让她发觉。”

    这番话说完之后,马车又慢慢的驶动了起来,木制的车轮辗压在青石板的街道上,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响动,那个捧着布匹,刚刚被醉酒阔少骚扰的少女漠然的看了一下慢慢远去的马车,转身走进了一条漆黑的小巷子,只是她却没有发现,一道若有若无的影子远远的跟在了她的身后。

    当第二天中午,法拉丝和维克多正在享用自己的午餐时,一份完整的报告就被摆在了她们的面前,不过法拉丝却没有去看这份报告,因为她手里拿着的是今天上午莱恩参加的两场竞技大赛的详细描述。

    与几年前的那一次不同,由于莱恩现在的身份是野心勃勃的卡萨诺霸主,所以他在比赛中的手段相当的直接有效,往往裁判刚刚宣布比赛开始,马上就要宣布比赛结束了,这中间也就间隔几个3级魔法的施法时间而已。

    “看来这个法比亚实力不错啊!”尽管已经知道了莱恩的真正身份,可是法拉丝他们在表面上依然要继续装作漠不相识,所以法拉丝自然要用莱恩现在的化名了。

    “是时候接触他了。”维克多配合法拉丝说:“现在毕竟是淘汰赛,选手之间实力差距很大也是正常的。不过一旦他进入到决赛,那么整个卡萨诺也会因为他而名气更大,那么我们再要和他达成协议就不得不花费更多的代价。”

    “那好吧,我让他们明天早晨之前一定要把最终的方案拿出来,最迟明天晚上,我们就必须去接触他了。”法拉丝抿了一口葡萄酒,轻轻的说:“要我亲自去吗?一个小小的卡萨诺,才十几万人口,似乎没必要吧?”

    维克多心中暗笑法拉丝的演技出色,他摇头说:“不,一定要亲自去,这才表明我们的诚意。另外,我也和你一起去,这样也好展现一下我们手中的力量,让他明白我们并不是缺他不可的,省的他要价太高。”

    “哦,那好吧。”法拉丝轻描淡写的回应了一句,然后放下了关于莱恩的那份情报,一位仆人赶忙端起酒壶给法拉丝空了的水晶杯倒满鲜红的葡萄酒,然后将法拉丝最喜欢吃的煎小牛排挪到了她的面前。

    法拉丝和维克多很快就享用过了午餐,等到服侍她们的仆人将这里清理过后,维克多立刻将整个书房的防御魔法阵启动,而到了这个时候法拉丝这才如释重负的说:“唉,装模作样的感觉真不好。不过,维克多老师,既然我们已经知道了谁是凯瑟琳的奸细,为什么不把她赶走?”

    “呵呵,你赶走了第一个,还会有第二个。”维克多说:“留下她,让她把我们需要泄漏的消息泄漏出去,不是很好吗?”

    “嗯,我只是不太习惯这种演戏的感觉而已。”法拉丝随口说了两句,然后拿起了她昨夜让人去调查的关于那个少女的资料,虽然这些资料仅仅是摆放在这里,可是法拉丝对于自己的书房和情报系统的安全都非常的重视,所以并不担心有心敢潜入到这里偷看什么。

    法拉丝他们留下的那个奸细只是一个下人,只有当法拉丝在书房用餐的时候,才会让她和另外几个人进来服侍,那个奸细也只有利用这点时间接触到法拉丝的核心机密,不过她也就是偷偷的听听而已,如果她敢随意翻看这里的东西,守卫在这里的卫兵会毫不容情的将她清除,这是维克多下的命令。

    “约莎?”法拉丝在这份情报上看到了一个曾是相识的名字,维克多听法拉丝的语气有异,就开口询问说:“怎么了?”

    法拉丝没有立即回答维克多的问话,而是仔细将整份资料从头到尾阅读了一遍,这才嘘了一口气,将一叠情报放在了桌面上。

    “如果这份情报没有错误的话,这个约莎就是我和莱恩在从雷神要塞逃回帝都后一直在寻找的那个女孩,只可惜那个时候兽人尾随其后而来,等到取得帝都保卫战的胜利后,已经没办法再找到她了。”法拉丝说。

    维克多并不清楚这个事情,他拿过法拉丝放下的那份情报,却发现经过手下的调查,这个叫做约莎的女孩似乎成为了某种秘密组织的间谍,她现在的身份是某个裁缝店的女裁缝,经常会拿很多布料送货上门,或者到其他人的家中给别人缝制衣物。只可惜她的行动实在是太明显了,法拉丝手下的情报系统已经盯上了她,只不过还要通过她慢慢的把她身后的组织挖出来,所以这才没有抓捕她。

    根据这份情报上的资料和撰写者的猜测,这个名字叫约莎的女孩,她的父亲曾经是帝都一家名气很大的裁缝店的裁缝,费尔南多和凯瑟琳联姻的时候,由于要赶制很多衣物,所以就把他们都招进了皇宫,可是那一夜却发生了刺杀和**,因为刺客很可能是混在他们中间进入皇宫的,所以这些人全都被软禁了起来。

    根据这份情报撰写者的推断,这个约莎和当时一起被软禁的人,很可能是趁着兽人攻城的时候逃走的,而她背后的那个秘密组织,多半也是利用了约莎的这种经历,用她自身的遭遇和恋人巴特的死亡来刺激她报复帝都。

    “原来是这样啊。”维克多微微点了点头,把情报放在了桌子上,如果他是一个充满权力**的魔法师,恐怕对于这样的小人物根本就不屑一顾,直接抓起来用刑就可以了,如果不肯招供,身为**师的他完全可以用某些可怕的魔法来实现自己的意图。只可惜维克多自己也是出身平民,他做不到草菅人命,所以也只能等法拉丝来发落。

    法拉丝轻轻的拉开了书桌最下面的一个抽屉,从抽屉最里面找出了一个用红木精心雕刻出来的盒子,打开这个拳头大小的盒子后,里面摆放着一枚顶多20银币的戒指,上面还有些许血迹,如果计算价值的话,那个盒子都比戒指值钱百倍。

    “这就是莱恩在雷神要塞结识的那份新朋友,巴特和他的未婚妻约莎的订婚戒指,后来巴特为国捐躯,临终前希望莱恩可以为他找到约莎。”法拉丝的语气很是平淡,不过维克多依然可以从这种平淡中听出一丝忧伤。

    “那这个约莎你打算怎么处理?”维克多犹豫了好一会,最终还是问出了这句让他自己都感到厌恶的话。

    “我不知道!”法拉丝摇头说:“她是烈士的未婚妻,应该受到我们的尊重;可是她现在却成为了反对帝都的某个秘密组织的成员,这个罪名已经可以对她进行秘密逮捕并处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