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魔法师莱恩传 > 第二百零四章 凯瑟琳的反击(一)

第二百零四章 凯瑟琳的反击(一)

    那个倒霉的家伙隶属帝都第六军团,简单的说,这就是一个后备部队。本来上面闹事的家伙无非就是发泄一下心中的不爽,可是这个家伙居然脑袋一热就从莱恩府邸的后院翻墙进去了。以莱恩这样的身份,就等同于一个和帝都并立的小国的国王,他在帝都的府邸自然是“国中之国”,你可以派人监视甚至用重兵保卫,但是却绝对不能踏入这座府邸半步,尤其是不能让军人这样做,否则就可以视为对莱恩领土的侵略。

    当然这并非只是莱恩的特权,如果帝都方面愿意并且征得了卡萨诺这边的同意,帝都也可以在铁拳城堡有类似的府邸,他们派驻的外交官也同样享受相同的待遇,这是两个国家平等的基础条件之一。虽然神圣同盟帝国“统一”大陆200年了,但是这些基础的外交礼仪并没有被人们遗忘,否则当初亚当斯派人来帝都购买房屋的时候,帝都方面就不会相当重视了,因为这个信号等同于卡萨诺积极显露出对帝都的好感,而这么一栋府邸也是两个势力未来发展的基石。

    当然仅仅是爬进去倒也不是什么特别重大的事情,可这个倒霉的家伙在翻进去之后一头就撞上了苏菲布置的陷阱,曾经身为杀手的苏菲从来不知道留什么活口,尽管在跟随莱恩之后已经收敛了很多,那些可怕的大规模杀伤机械陷阱苏菲根本连提都不敢提,仅仅布置了一些小型尖刺陷阱之类的陷阱,无非是减少那些卡萨诺战士的防御强度,毕竟连续在帝都日夜轮班守护一个多月还是很辛苦的。

    不过人倒霉就没办法解释了,苏菲布置的小型尖刺陷阱通常也就是伤人而置人于死地,可那个倒霉的家伙却因为崴了脚而一屁股坐在这个尖刺陷阱上,所以原先发动起来只是伤下半身的尖刺直接贯穿那个倒霉家伙的咽喉,而这个倒霉的家伙就这样一声不吭的当场毙命。

    在围墙外面的战友见自己的同伴进去好一会还没有出来,于是又有不少人翻墙进入,正好碰上了闻讯赶来的卡萨诺战士,而见到自己同伴毙命的帝都军人立刻忍耐不住爆发了出来,双方即刻开始大打出手。

    占据了地形优势,又有精锐的魔法物品的辅助,再加上诅咒沼泽的特训,卡萨诺的战士尽管在人数远远不如帝都那源源不断翻墙进来的军人,可是却大发神勇将这些挑衅的家伙全都打翻在地。不过帝都这边毕竟占据了主场的优势,在得知自己的战友又被卡萨诺来的乡巴佬欺负,还闹出了人命,堵在前门的帝都军人,还有更多闻讯赶来的家伙强行撞开了莱恩府邸的大门,就这样冲了进去。

    卡萨诺的战士不可能抵挡得住人潮般的敌人,他们不得不开始后退,并且最终聚集到莱恩的卧室的那个院子,而卡萨诺的重要人物,像亚当斯等人全都被严密的保护了起来,只要外面**的军人冲不进来,他们一时之间倒也没生命危险。

    莱恩早就得知了这一情况,他知道这中间肯定有人在搞鬼,不然怎么可能有人找上门来闹事,只不过为了事情不至于闹得不可收拾,莱恩在开始的时候选择了退让,他让薇薇安收拢下属并集中在自己所住的院落,希望能够给法拉丝出面平息事态争取一些时间。

    不过凯瑟琳既然发动起来,又怎么可能给法拉丝机会呢?她早就借口商谈几件重要的国事,把法拉丝还有部分有实权的大臣都邀请到了皇宫,甚至凯瑟琳还把奥兰多已经皇家骑士团那几位队长级别的人物也都请了来。

    法拉丝不可能拒绝凯瑟琳的邀请,所以她只能带上维克多并且和他形影不离,以此来保证自己的安全。而通常这样的会议会持续很长的时间,而且地点在皇宫,法拉丝的手下就算在第一时间得到了情报也很难以最快的速度送到法拉丝的手上。

    当一个仅仅因为不服气的小小事件在凯瑟琳的精心策划下演变成针对整个卡萨诺的暴力攻击后,莱恩终于坐不住了,无论日后卡萨诺和帝都的关系如何发展,他首先必须要保证自己带到帝都来的属下的安全,否则他又有什么资格成为卡萨诺的霸主呢?

    在看到苏菲和芭芭拉手忙脚乱的给几名身负重伤的卡萨诺战士包扎,而薇薇安则挥舞着弯刀以一己之力堵住了大门,毫不怜悯的砍杀那些已经两眼发红,打算冲进来乱杀一起的帝都军人,莱恩沉声念出了一串串的魔法咒语,他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自己在帝都军队中的那些好友不要涉及到这个局面中来,否则他也爱莫能助了。

    伴随着莱恩的施法,整个府邸的上空渐渐得被一大片绯红的云彩给笼罩了起来,这些红得发亮的云彩看上去相当的诡异,似乎很像一块块烧红的煤碳,而这些云彩于煤炭又不尽相同,它们完全呈现出一种不停流动的液体状态,只不过被一种无形的力量牵引聚集在了一起,这才没有泼洒出来。

    天空中越来越亮,这是莱恩聚集起来的火焰元素发出的光亮加强了阳光的照射而带来的效果,现在整个莱恩的府邸已经陷入了一种恐怖的氛围之中,这个变化让那些已经丧失了理智的帝都军人突然从心底感受到了一种死亡临近的威胁,他们停止了继续攻击,而是茫然的抬头去看头顶那些汇聚在一起好像太阳的云彩,他们很奇怪这些东西到底有什么用,尽管内心深处对这些云彩涌现出恐惧,可是由于真正的死亡并没有出现,所以这些军人依然选择了观望。

    莱恩微微叹了口气,他实在不希望放出这个魔法,因为那样会使卡萨诺,尤其是自己和帝都越走越远,所以即便已经到了不得不发的地步,莱恩依然以一个魔法扩音阵发出了自己的声音:“立刻退出我的官邸,否则你们将接受死亡的惩罚!”

    莱恩的警告连续重复了三遍,可是那些失去了理智的帝都军人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中,他们根本就没有见识过那些强大的魔法,对于这些刚刚成军的战士而已,能够威胁到他们生命的只有拿在敌人手上的武器而已。

    “别去管他!”凯瑟琳事先布置的棋子在人群中喊了起来:“他不过是虚张声势而已,我们人比他们多十倍,难道还怕了他不成?大家冲啊,我们干掉这群混蛋,把本来就属于帝都的卡萨诺抢回来!”

    “对!”另一个棋子也附和的喊:“就算有什么事情,难道长官会惩罚我们大家?大家不用担心,我们冲进去,卡萨诺那么富有,都白白便宜这群混蛋了,还有那些女人,该死的,我们都这么大了还没品尝过女人的味道呢,大家一起上,到时候每人都有份!”

    在这些家伙的煽动下,那些本身就失去理智的帝都军人再一次抡起手上的武器发动了攻击,而那几个棋子所煽动的话也超过了莱恩的底线,他再无心理上的负担,直接引动了漂浮在空中的火焰元素,引发了这个8级魔法。

    在失去了莱恩的约束后,天空中那些由火焰元素组成的云彩立刻翻滚了起来,好像一锅烧开的热水,一滴红得发亮的“水滴”从翻滚的云彩中掉了出来,直接陨落向地面,只是与水滴滴落不同的是,这滴红得发亮的“水滴”在砸中挥舞的武器准备砍伤薇薇安的帝都军人身体之后,立刻引燃了熊熊烈火。

    又是一滴红得发亮的“水滴”从天空中落了下来,这一次它没有击中任何人,而是直接砸落在了地面上,不过依然引起了巨大的火焰,将一个正准备从这里跨过去的帝都军人直接变成了火人。

    天空中燃烧着火焰的“水滴”飘落的越来越密集,渐渐得,一场大雨出现在了莱恩的府邸,在火雨的沐浴下,无数的帝都军人发出了痛苦的嚎叫,他们的身体根本就经受不了这种可怕的高温,往往在身体燃烧十几秒钟就会化作飞灰,可是这些飞灰却依然保持着自己生前的样子,只有再看其他仓皇逃命的人经过带起一阵尘土时,这些飞灰才会飘荡起来,变成了大地尘土的一员。

    莱恩的心坚如铁石,他冷静的面对着无数哭号的帝都军人,如果不是他们冲击自己的府邸,莱恩也不会拚尽全力发动攻击自保,所以他不会对眼前的这幅恍如地狱般的情景有任何的怜悯。至于事后如何面对法拉丝,如何解决这件事情对于帝都和卡萨诺之间关系的影响,莱恩根本不在乎,只要他的心还和法拉丝在一起,卡萨诺和帝都就算表面上敌对也是没有任何关系的。

    “啊,你胆敢残杀我们帝都的军人,奥兰多大人不会放过你的!”一个突如其来的声音传到了莱恩的耳中,他放眼望去,却在一片狼藉之中看到了一个侥幸还活着的帝都军人,从那个家伙稚嫩的面容上,莱恩估计他不会超过16岁。要不是因为莱恩的府邸毁于自己的魔法,他是不可能看到这个因为侥幸还活下来的少年军人。

    “哼!一群白痴,”薇薇安抢着回答说:“你们攻击我卡萨诺领主的驻地,就算不死,帝都一样不会……”

    莱恩轻轻挥断了薇薇安的话,他望着自己因为被魔法波及而变成废墟的府邸,随手丢出一颗火球,直接将这个少年军人炸得粉身碎骨。这不是莱恩残忍,而是他必须这样做,他必须保证今天来闹事的帝都军人没留下任何活口,否则一旦追究起责任来,很可能会牵连到军队的高层,说不定就会打击到法拉丝所掌握的军队军官,毕竟事情的起因是因为乔纳斯军团的战士不服气自己的战友凯兰在竞技大赛上输给莱恩。

    反正帝都军人无礼攻击卡萨诺霸主在帝都的官邸这个事实是无法被抹杀的,光是这个罪名就足以让帝都军队发生一场大地震,除非这是一场由帝都预谋已久准备发动战争的事件,不过很显然,法拉丝绝对不可能这样做,所以莱恩只能硬着心肠杀人灭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