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魔法师莱恩传 > 第二百零六章 凯瑟琳的反击(三)

第二百零六章 凯瑟琳的反击(三)

    不过这个念头莱恩也就是随意想想而已,他自己也清楚那是不可能的,所以莱恩只好郁闷的心情藏在心里,而他的脸上也自然而然的出现了一副阴沉的表情,这算得上是假戏真做了吧?

    由于占据了道义上风,整个场面变成了亚当斯一个人的表演,而那些陪同而来的帝都官员则遭受了亚当斯从语言到心灵再到灵魂上的狂轰滥炸,以至于直接休克的就多达十七人,虽然亚当斯怀疑这些人当中有相当多的一部分是故意晕倒以求不再面对自己的指责,不过初次登上帝都政治舞台的他能够有这样的表现已经堪称完美了。

    奥兰多很快就勘测完了整个现场,对于莱恩以魔法造成的这个废墟,奥兰多的心中也是暗自警惕,卡萨诺虽然区域面积不大,可是它们的统治者却是一个强大的魔法师,而且还是一个有着暴力倾向的霸主,偏偏今天的事情,责任全都在帝都这边,这让奥兰多心中涌现出一股无力的感觉。

    他已经有加强军队训练的打算了,可惜没等竞技大赛结束,就出现了今天的这个事情,这让帝都处于一个相当麻烦的境界,无论帝都怎么选择,帝都费劲心力举办竞技大赛,希望重塑帝都威猛的举动全都被这个负面影响拖累了。

    很快,奥兰多就拿出了一个针对今天这件突发事件的勘测结论,法拉丝心中焦急,她直接从奥兰多的手上把这份结论抢了过来,可是在看到奥兰多对于这个事件的评论的时候,法拉丝脸上的表情简直是要多精彩有多精彩,她不可思议的看着手上的卷宗,一时之间竟然愣住了。

    法拉丝的表情自然也被维克多看在了眼中,他轻轻走到法拉丝的背后,只是轻轻一瞥就把整个卷宗上的内容看的差不多了,那上面赫然写明是某些别有用心的领主故意破坏帝都和卡萨诺之间友谊而借助皇家竞技大赛之际派遣间谍潜入到帝都,并且制造了今天的这起事件。卷宗最高明的地方就是并没有指出到底是哪一个领主策划并制造的这起事件,可是任何一个对大陆当前局面稍微了解一点的人,都可以从那字里行间中猜到是塞克城的领主塞纳特所为。

    即便是身为**师,维克多依然忍不住摇了摇头,要讲政治智慧,他维克多还是远不如奥兰多,只是他不明白身为神圣骑士的奥兰多,怎么居然弄出这样一份东西,这难道不和他自身的信仰相抵触吗?

    在奥兰多的几次提醒下,法拉丝这才如梦方醒,她手拿着这份卷宗走到了正在展示自己口才的亚当斯面前,然后以正式的礼节递交了过去,亚当斯接过这份卷宗,立刻停止了自己那长篇大论的指责,而是一路小跑来到了莱恩的身边,把它递交给莱恩。

    莱恩在看到这份卷宗后脸上也是一副奇怪的表情,显然他和维克多、法拉丝之前的商量都白费了,虽然大家都知道塞纳特根本没有这个实力在帝都闹事,可是那些平民却不清楚啊,在帝都大肆宣传下,就算是假的也能变成真的。

    就在莱恩准备认同奥兰多的这个调查结果的时候,薇薇安却小声的在莱恩耳边说:“不能答应,这件事情无论是谁策划的,对于我们卡萨诺而已都是失却颜面的,我们必须要获得足够的赔偿,否则就会引起别人的怀疑。”

    莱恩心中一惊,他突然发现自己在某些事情的处理上已经不知不觉代入了法拉丝的立场,这绝对会引起有心人的怀疑。而在事实上,无论今天的事件是谁策划的,卡萨诺都蒙受了一些损失,必然要追求利益最大化,奥兰多的卷宗只不过推卸了属于帝都的责任,这和卡萨诺的利益得失完全没有关系。

    “看上去似乎不错。”莱恩的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原来不是帝都的责任,嗯,不错,那么一定是我们卡萨诺的问题了,谁叫我们千里迢迢跑到这里来呢?如果我们选择另一个方向,大概就不会有今天的事情发生了吧?”

    莱恩的话让法拉丝心中满不是滋味,她正要开口说话,却被**师维克多抢先一步说:“关于卡萨诺受到的损失,帝都作为东道主有责任给与弥补。不过现在英勇的卡萨诺战士们需要最好的护理和休息,我建议不如先换一个地方休息,然后由我们双方各出几名代表慢慢商谈有关事宜,不知道这个建议如何?”

    “不需要!”莱恩断然拒绝了维克多的这个邀请,看上去就好像要和帝都法拉丝这方势力决裂一样:“卡萨诺的战士可以自行保护自己的安全,不需要帝都来费这个力量。至于今天卡萨诺所遭受的待遇,如果帝都不能给我们一个满意的答复,那么我想再也不会有第二个卡萨诺来到帝都了!”

    莱恩说完这些,直接挥手说:“我们走,带上所有伤员,先去狮王之傲,然后再慢慢的和帝都谈!”莱恩在那个“谈”字上加了很重的音节,仿佛是在发泄心中的怒气,不过维克多却听出了莱恩的意思,他明白莱恩这是给法拉丝这边争取足够的应变时间,以便让法拉丝迅速清理掉乔纳斯军团在这个事件中留下的脚印。

    “法比亚,别生气了,来,我给你按摩一下吧。”薇薇安站在莱恩身后柔声的说,她双手轻轻按在了莱恩的头部,然后很有技巧的扭捏着莱恩的肌肉,让莱恩感到了精神与心理上的一阵阵松弛。

    莱恩轻轻换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他所在的狮王之傲贵族包间可以算得上是整个狮王之傲旅店中布置最华美的房间了,反正整个费用都会由帝都承担,再说以莱恩现在的身份,也不会再去在乎这点小钱。

    “好点了吗?”薇薇安轻声的问。

    “嗯,好多了!”莱恩闭着眼睛说:“不过我总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

    “怎么?你还在为奥兰多的那份卷宗感到奇怪吗?”

    “是啊,身为神圣骑士,竟然会拿出这样一份明显漏洞百出的东西,这实在是……”莱恩说。

    “呵呵,法比亚啊,在我看来这实在是太正常不过了。”薇薇安说:“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底线,只要没有被碰触到底线,那么在底线之上的所有事情都可以妥协的。就好像我,难道我喜欢抛头露面周旋在那些男人之间吗?可是只要不是付出我身体清白的代价,为了生存下去我也只能忍受着。奥兰多的这个举动何尝不是如此,无论他这样做是否是本人的意愿,但是却直接把原本属于帝都的责任推卸了,接下来只要帝都再拿出足够多的好处给我们卡萨诺,那这个事件就会被圆满解决,说不定还会对脱离了帝都统治的塞克城反戈一击呢。”

    “也许吧,只是我没有想到政治竟然是这样的……这样的无耻!”莱恩用近乎呻吟的语气说出了那个形容的词语,今天奥兰多的这一手让莱恩明白了在政治场上只有利益,绝对没有什么信仰或者道义。

    “其实我也不是很懂这些,只不过我觉得别人死总好过自己死,而且那些死去的人还是我们的敌人。”薇薇安平淡的说出了这番话。

    “唉!”莱恩重重的叹了口气,无力的说:“希望这一切不要再有什么变化,只不过,凯瑟琳既然布下了这个局,总不能就这样轻描淡写的就结束了吧?不知道她的最终目的到底是什么呢?”

    “女王陛下,果然和您预先设想的一样,奥兰多出面解决了这件事情,现在只要法拉丝那边拿得出满足卡萨诺的条件,那么整件事情也就被平息了。说不定帝都还会高调宣扬这件事情,以便在面对塞克城的时候能够占据道义的制高点。”

    “很好,伯明翰,你们布下的棋子完全的实现了这第一步。法拉丝他们万万不会想到,我这个计划根本不是针对卡萨诺,那不过是一个弹丸之地,虽然地理位置比较重要,可是只要帝都腾出手来,随便就可踏平那里!”凯瑟琳脸上带着雍容的表情淡淡的说。

    伯明翰此时对于凯瑟琳的钦佩已经达到了最高点,他虽然是费尔南多皇族的子孙,但是为人颇有才干,对于凯瑟琳这位出身平民却凭着一己之力成为整个帝国的女王这种手段相当的佩服,现在去回顾凯瑟琳当年走过的道路,竟然那么的自然,这中间竟然没有什么波折,不得不说凯瑟琳的筹划实在是太厉害了。

    作为凯瑟琳手下少数几名亲信之一,伯明翰知道凯瑟琳这一招明着是破坏卡萨诺和帝都的联盟,可是在实际上却不只是如此,她还顺击了奥兰多的声望,试想一旦那些狂热的骑士们发现他们往昔所崇拜的战神竟然也使用了某些不光彩的手段,必然会降低对于奥兰多的崇拜,而凯瑟琳这边就可以大肆拉拢他们,毕竟凯瑟琳在名义上占据了制高点。

    只是伯明翰不知道的是,凯瑟琳这番心思的真正目的却是分裂人类的皇家骑士团,而这第一步就是销毁人类骑士的信仰,让他们突然发现原来自己所信奉的那些正义全都不过是冠冕堂皇的假话,虔诚的奥兰多都可以在政治角逐中抛弃公正的原则,那么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值得信赖的呢?一旦人类失去了希望和信仰,那就是大崩溃的先兆,距离人类自相残杀的黑暗时代就不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