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魔法师莱恩传 > 第二百一十五章 玫瑰计划(三)

第二百一十五章 玫瑰计划(三)

    “法妮,有客人来了。”

    就在凯瑟琳准备用“死亡一指”结束莱恩和法拉丝生命的时候,和法拉丝并肩坐在一起的莱恩突然开口说话了,而在这句话之后,整个昏暗的地窖立刻出现了变化,刚刚还能看到的酒桶之类的东西突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看不边际的深邃。

    一道强攻扫过,凯瑟琳身上的隐身术在这道强光的照射下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而凯瑟琳也暴露在了莱恩和法拉丝的面前。此时的她已经隐隐察觉到自己步入了一个陷阱,只不过凯瑟琳自持实力超群,倒也并不是很在乎。

    “男孩,你终于回来了。”凯瑟琳并不在乎自己的“隐身术”被“真实视域”破解,她的脸上带着女王特有的笑容,以亲切的话语对莱恩打着招呼,可是凯瑟琳自己却在暗地里准备着那个可怕的杀人魔法,打算随时给与莱恩和法拉丝致命的一击。

    “是的,我回来了,巫妖山德鲁,你和你那老师的计划也破产了!”莱恩仿佛没有发现凯瑟琳的举动,他只是义正严词的回答着。

    “哈哈哈哈!”已经准备好“死亡一指”的凯瑟琳自认为胜券在握,就算对付有什么圈套,她也可以强行杀死眼前这两个人再从容离开,于是便发出一阵大笑,在笑过之后,凯瑟琳指着莱恩和法拉丝说:“就凭你们2个?”

    “当然……”莱恩说出了这两个人,可是看他的样子,后面应该还有没有说完的话,而法拉丝则Cha嘴替质问凯瑟琳说:“凯瑟琳,我父亲的灵魂呢?”

    “哦,你放心吧,我从来都很爱惜自己的收藏品。”凯瑟琳笑语盈盈的说,可是她说出的话语却涉及到一条人命,如果不了解其中的详情,旁人绝对还以为凯瑟琳刚才所说的不过是一件珍惜的艺术品呢。

    “今天我要为父亲报仇!”法拉丝握紧了拳头,恶狠狠的对凯瑟琳说。

    “哦,一对小情人在幽会的时候被别人打搅了,于是恼羞成怒了?”凯瑟琳满不在乎的调侃着法拉丝,不过她的内心却暗自警惕,因为对方也不是傻子,既然莱恩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不可能还是这样满不在乎的和自己面对面交谈而不做任何准备,从自己周围环境的变化中,凯瑟琳能够明显的感到这应该是一个魔法阵,只是仓促之间却无法鉴别这个魔法阵的具体效用。

    莱恩今天在皇家观礼台上的表现也很让凯瑟琳心惊,不过凯瑟琳一直再以“魔力神眼”警戒四周,并没有感受到什么太大的魔力波动,这让凯瑟琳很奇怪,她加大了搜索的范围,甚至可以相当清晰的感受到地面上的那些法拉丝的护卫的存在,可依然没有察觉到任何危险的气息,这让凯瑟琳更加奇怪了:“难道他们根本就是在虚张声势?”

    莱恩和法拉丝在和凯瑟琳说话主要还是因为维克多启动整个魔法阵需要一点点时间,以莱恩现在的实力就算在正面对抗也是完全可以拖住凯瑟琳的,不过既然凯瑟琳也不急着动手,那莱恩自然是乐得等待下去,因为时间拖得越久,对于莱恩这边就越有利,因为维克多曾经向莱恩保证过,一旦整个魔法阵发动起来,除了对方实力超过了维克多,否则不可能逃脱这个魔法阵的束缚。

    今晚的整个计划差不多都是法拉丝一手策划的,她的目的就是用莱恩生还的消息吸引凯瑟琳独身前来,因为凯瑟琳的身份是绝对不能暴露的,她也不可能在杀人灭口的时候带上那些神圣骑士或者是皇家魔法师。

    当凯瑟琳悄然离开皇宫后不久,维克多和莱恩也找了一个借口离开了,而在皇宫外的一间民房之中,维克多已经事先布置了一个小型传送魔法阵,所以他们比法拉丝和凯瑟琳更早的就来到了这座庄园。

    由于凯瑟琳一定会见到莱恩之后才能动手,所以大家对于法拉丝的安危当然不用太担心,只不过为了安全起见,维克多还是在法拉丝的那辆马车上布置了一个防御魔法阵,并塞给法拉丝一张“时空之门”的卷轴,不过这些布置最终并没有用上。

    而按照薇薇安之前的提议,维克多在这里布置下了一个禁魔魔法阵,它会阻止凯瑟琳和身在异界的半神巫妖联系,甚至基本上让身处在这个魔法阵中的人物丧失施法能力,当然法拉丝她们付出的代价就是维克多必须要亲自主持这个魔法阵,所以本方实力最强的**师也无法上场。

    至于丧失了魔法的凯瑟琳,莱恩和艾伦多自信可以联手把她拿下,所以倒也并不担心维克多不能出手这件事情。由于整个计划都是由法拉丝一手策划并安排下去的,所以莱恩用开玩笑的语气管这个计划叫做“玫瑰计划”。

    凯瑟琳心中的疑惑很快就有了答案,不过这并不是莱恩和法拉丝告诉她的,而是凯瑟琳自己看到了,因为她发现莱恩现在身上所穿着的衣服竟然和那位卡萨诺霸主法比亚魔导师身上穿着的一模一样,很显然,那个让她内心一直矛盾的家伙就是由眼前这个莱恩假扮的。

    “原来,你一直在骗我。”凯瑟琳淡淡的说,不过她脸上的神情却暴露了自己的愤怒,她竟然就这样看着法拉丝前往法比亚的府邸去拜访,很明显他们之间早就知道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可却一直忍而不发,直到今晚才布置下一个陷阱让自己一头就这样撞了进来。

    “是啊,这也是被你逼的,不然我早就和法妮成亲了。”莱恩知道凯瑟琳肯定是从自己身上的那件“星辰法袍”看出了自己的身份,不过他本身也不打算再隐瞒下去,何况那件衣服包含了莱恩无数的心血,在与凯瑟琳的对抗中也会发挥极大的作用。

    “哼!谁要嫁给你。”法拉丝轻轻哼了一句,也脱去了自己外面的衣服,露出了穿在她身上的那件紫色的魔法长袍。

    再一次看到自己当年珍爱的那件长袍后,凯瑟琳的情绪似乎也有了一些波动,不过她很快就恢复了平静,只是用很平淡的语气说:“那艾伦多一定毫发无伤吧?怎么不出来见个面?”

    “我一直都在。”凯瑟琳的身侧传来了艾伦多的声音。

    而听到这个声音的凯瑟琳心中一惊,因为她可以用魔法清楚的感受到酒窖之外那些法拉丝护卫的气息,可是却没能提前发现近在咫尺的艾伦多,难道这位德鲁伊的实力竟然已经达到如此地步了吗?

    “哦,不知道还有谁啊?奥兰多在不在?要不要出来和我这位女王陛下见一见?”凯瑟琳表面上不动声色,嘴里随口说了几句,可是脑海中却在飞快的思索艾伦多的实力到底达到了什么程度,是否会对自己有所威胁。

    “法妮,你先离开吧。”莱恩轻轻的说。

    “不,我要亲眼看你们抓住她,然后逼问这个怪物我父亲灵魂的下落!”法拉丝没有听从莱恩的话,而是固执的说出了自己的打算。

    “哈哈,就凭你吗?一个小小的中级魔法师?”凯瑟琳的语气表面上是在嘲笑法拉丝,可是暗地里却在用话语挤兑对方,希望能够让法拉丝因为不服气而冲动说出自己的部分计划,说不定就会给与凯瑟琳很大的帮助。

    “别做梦了,你的那点主意我还不清楚吗?”法拉丝用嘲笑的语气说:“不过现在你已经无路可逃了,所以说不说根本不重要了。”

    “哦,是吗?”凯瑟琳心中暗暗一惊,既然法比亚就是莱恩,那么缠住法比亚的维克多肯定也是在做戏。只是现在其他人都出面了,偏偏那位**师却不见踪迹,这让凯瑟琳的心中非常的不安,在她看来,即便是莱恩今天所展现出来的实力,依然还是比自己逊色一筹,两人死战的话,凯瑟琳仍然会占据上风,而且凯瑟琳想走的话也有很大的把握。

    可是对于维克多,凯瑟琳就没有绝对的把握了,一旦维克多在暗中准备某个禁咒魔法并偷袭自己的话,凯瑟琳自问没有把握安然离开,所以她现在依然只能忍耐,希望能够提前找出对方的布置。凯瑟琳的心中可不会有什么侥幸,既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双方当然也就不再把什么女王、大执政官之类的身份放在心上,作为胜利者的那一方,有着无数的办法来掩饰这些,也就是说,今晚这一战,肯定是不死不休了。

    凯瑟琳目视着正前方的莱恩和法拉丝,又瞥了一眼身侧的艾伦多和沙伊娜,还有莱恩身后俏然站立的薇薇安,忍不住开口嘲笑说:“怎么,你们手下就没有能人了吗?莱恩、艾伦多,你们两个还勉强算是我的对手,可这几个女人,哼,太让我失……嗯?”

    “你已经发现事情不对了吧?”莱恩淡淡的说:“是不是察觉到身边的魔法波动越来越弱,空气中游离着的元素也消失呃无影无踪吧?你现在根本无法用魔法感受到我们几个的存在,可是却偏偏还能够感受到酒窖外面那些护卫的气息?”

    “混蛋!”一向表现得温文尔雅的凯瑟琳也爆了一句粗口,因为她已经明白对方的计划到底是什么了,那酒窖外面的气息绝对是被伪装出来的,那不过是让自己以为所有事情还在掌握之中而已,其实自己一踏入这个酒窖里面就已经被整个魔法阵隔绝了,而魔法阵内的魔力也慢慢消失,只不过速度很缓慢,凯瑟琳又分心思考眼前的局势,这才没有提前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