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魔法师莱恩传 > 第二百一十八章 骚乱

第二百一十八章 骚乱

    释放完这个魔法后的莱恩只觉得全身发软,他的眼皮似乎有千斤之重,虽然莱恩很想看到凯瑟琳被自己毁灭的情景,可是最终他还说没能支撑住眼皮,慢慢的滑倒在地上,昏迷了过去。

    又过了十几秒钟,当天空中的乌云重新密布遮盖住月光后,地面的尘土也渐渐落下,一团漆黑的防御罩出现在了莱恩刚才那个魔法的轨迹上,而这个防御罩的主人就是凯瑟琳。现在的凯瑟琳浑身是伤,看上去异常的狼狈。

    “该死,什么时候这个男孩也居然可以使用禁咒了?还可以将力量集中在一点发动攻击。”凯瑟琳狼狈不堪的落在地面上,眼望着四面一片狼藉,心中忍不住有些愤愤不平,她凯瑟琳——兰蒂花费了数百年才达到现在的这种境界,没想到那个小小的男孩竟然在短短几年就达到这种水平了,这如何不让凯瑟琳嫉妒呢。

    “若是你肯加入我们就好了,你一定不会寂寞的,我也是。”凯瑟琳眼望着已经塌陷的地窖,低声说。说完了这一句后,凯瑟琳又扬声喊道:“维克多,出来吧,我知道你就在附近。”

    维克多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凯瑟琳的对面,眼望着在莱恩魔法攻击下遭受重创的凯瑟琳,维克多轻轻的摇了摇头说:“你现在实力大损,不可能是我的对手。”

    “我知道。”凯瑟琳微微一笑,露出了四颗洁白的牙齿:“不过,你的对手并不是我。”

    维克多眉毛一挑,因为他已经看到了凯瑟琳身后慢慢扩张的一个巨大虚空通道,一股腐臭的味道从那个通道中慢慢传了过来,一颗硕大的龙骨骷髅从通道中慢慢探了出来。

    “你很卑鄙。”维克多语气很平缓,但是谁都可以听出他语气中的愤怒。

    凯瑟琳笑语盈盈的说:“你们设下圈套伏击我不也是如此吗?”

    维克多知道眼前的凯瑟琳实力大损,自己若是全力攻击,一定可以将她直接毁灭,可是凯瑟琳的同党竟然打开了连接异界的虚空通道,又传送过来一头骸骨巨龙。假如维克多去追杀凯瑟琳,那这附近的一切,无论是在地面之下昏迷的莱恩,或者是就在不远出的法拉丝,甚至是连帝都整个区域的几千万子民都会遭受到这头骸骨巨龙的攻击。

    维克多可以不在乎那些贵族的性命,但是却无法忽视那些平民的生命,更何况法拉丝等人就在不远的地方。若是等到维克多不顾一切杀死凯瑟琳再回来,也许就只能慢慢找寻他们的尸骨了,这显然是维克多不能付出的代价。

    “我会回来的。”凯瑟琳看着维克多发出了迷人的笑声,她勉励给自己释放了一个飞翔术,慢慢的飞向了远方。维克多已经顾不上凯瑟琳了,因为那头骸骨巨龙已经完全钻出了虚空通道,出现在维克多面前。

    “你这该死的爬虫,就拿你来发泄我的怒火吧。”维克多将满腔的愤怒发泄在这头躯干上还由残留血肉的骸骨巨龙身上,狂野的电弧发出“噼噼啪啪”响声,无情的轰向了骸骨巨龙。

    已经飞到远处的凯瑟琳漠然的看着维克多大发神威,她熟练的在自己面前释放了一个传送法阵,在踏入这个散发着点点白光的传送阵之前,凯瑟琳再一次看了看远处那一片狼藉的废墟,轻声说:“笑到最后的才是胜利者。”

    ——————*——————*——————*——————

    “啊!恶魔,他是恶魔!”一个帝都的市民连滚带爬的往小巷外面跑去,在他的身后,整整二十一具鲜血淋漓的尸体躺在了地上。一名全身穿着黑色符文铠甲的神秘人物轻轻一甩,将自己手上那把双手巨剑插着的尸体甩落地上,任凭那具尸体砸进了地面上的鲜血坑,溅起无数点细小的血液。

    “什么人?”几名正在执勤的帝都军人手持着武器飞快的跑进了小巷,他们一眼就看到了眼前的惨剧,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那个全身笼罩在黑色符文铠甲的人听到了急促的脚步声,他扭过头看了这几名帝都的军人一眼,用深沉的语气说:“很好,又来了几个祭品。”

    “啊,你这个杀人狂魔,赶快受死吧!”几名帝都军人被眼前的惨状弄得义愤填膺,他们毫不犹豫的举起手中的武器朝着神秘的人物冲了上去。

    那全身穿着黑色符文铠甲的神秘人物轻轻挥起手上的双手巨剑,他仅用一只手就像玩弄匕首那样将与他等高的双手巨剑举过头顶,随意的挥向了冲在最前面的那个帝都军人。

    “啊!”

    舞台上,饰演着一名战败王子的演员发出了夸张的叫声,而一名面目清秀的女士则以悲情的歌喉高唱起王子叹咏调:

    “王子的命运在战争之前就已经注定,

    冰冷的月光无情的照拂在尸体堆积如山的大地上,

    在这个新年伊始的日子里,我们见证了一位英雄的陨落……”

    这出歌剧讲述的是在很多年以前,一位勇敢的王子在新年的第一天率领忠贞的勇士迎战侵犯国土的敌人,由于寡不敌众,最终王子战死沙场。可是王子的灵魂不放心他的子民,竟然以燃烧灵魂的代价重新复活,以一人之力杀败了入侵的敌人,不过最终他还说化作了一具石雕,永远守护着他的子民。

    这出歌剧对于演员的歌喉要求很高,而它又是发生在新年伊始的故事,所以成为了每年这个时候的保留剧目,今年自然也不例外。眼下在帝都最热闹的郁金香大街,由闻名大陆的小野猫歌舞团演出的这场歌剧已经到了第三场“王子力战而亡”,接下来就是本出歌剧的**,那位死去的王子将以灵魂的状态复活,继续英勇战斗下去。

    临时舞台上的大幕被徐徐拉开,一名全身笼罩在黑色符文铠甲的战士静静的站在那里,在现场的观众立刻报以热烈的掌声,先不要说人家演得如何,光是这个演员的扮相就足以征服所有人的。

    “啧啧,你看人家不愧是有名的歌舞团,看那演员,浑身散发出冷冷的气息,真的好像复活了的死人哦。”一名观众在热烈的掌声中对自己的同伴说。

    没等那个同伴回答什么,就看到舞台之上那个穿着黑色符文铠甲的战士用力抡起手中的双手巨剑,直接冲上来的几名饰演敌军士兵的演员劈成两截。

    飞溅的鲜血和惨烈的哀嚎更让舞台下所有人发出阵阵掌声,这效果实在是太逼真了,今晚能够看到这一幕,那1金币一张的票价绝对值了。

    在几剑杀死舞台上所有人后,那身穿黑色符文铠甲的战士几步跳下了舞台,毫不犹豫的将手上的武器指向了正在看戏的观众们,那些观众一开始还以为这是这个歌舞团的即兴表演,不过在十几颗人头飞落和大量的鲜血涌现之后,他们终于发现事情不对了,那个穿着黑色符文铠甲的战士根本就不是演员,他真的是来杀人的。

    “啊!”上千人发出了整齐划一的惨叫声,一起扭头就跑,由于场面的拥挤,无数体弱的观众被直接踩倒在地,那些不就之前还被无数男士恭维的女人现在已经成为了累赘,她们哭喊着趴在地上,祈求着众神的庇护。

    “唰、唰。”残酷的脚步声来到了一位漂亮女士的身旁,那个女士本身就是帝都有名的美人,平日里不知道有多少男人展开了对她的追求,她今晚出现在这里也是某位心仪她的男子大献殷勤的结果,不料在杀戮开始之后,那个男子就丢下了心目中的女神逃之夭夭了。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那个美丽的女士匍匐在地上不停的颤抖着,而身穿黑色符文铠甲的战士却没有说话,只是用沾满了鲜血的双手巨剑轻轻垫在了那个女士的下巴上,将她的脸慢慢的抬起。

    那个女士命悬一线,知道自己能否活命就看对方的心情如何,她不敢违逆身穿黑色符文铠甲的战士的心意,慢慢的抬起了自己的面容,为了更加突出自己的魅力,她甚至用力擦了擦沾满灰尘的面容,尽可能的将自己的美貌展现出来。

    “别杀我,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情!”为了活命,那个女人也顾不上什么羞耻了,她在“任何”那两个字上发出了相当重的音节,可以说只要是男性就不可能不知道这代表着什么意思,而这位美丽的女士也坚信没有哪个男性可以抗拒自己的魅力。

    那个身穿黑色符文铠甲的战士冷冷的看了自己脚下的美貌女人一眼,开口说话了,他的声音仿佛来自被冻结了几万年的冰山内部,让人哪怕只听到一句就会连浑身“上下的血液都凝固起来

    “‘任何’事情?”身穿黑色符文铠甲的战士问。

    “是的,任何事情!任何事情!”那个美丽的女士已经自己已经打动了眼前这个杀人狂魔,她连声重复的说。

    “那就去死吧!”身穿黑色符文铠甲的战士完全没有怜香惜玉的心情,他手上的双手巨剑轻轻一带,就切下了这位美丽女士的头颅,而那个女士直到死亡眼睛都没有合拢,她不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能够无视她美貌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