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魔法师莱恩传 > 第二百一十九章 杀戮&瘟疫(一)

第二百一十九章 杀戮&瘟疫(一)

    无尽的杀戮在帝都大街小巷都展开了,至少超过100名身穿着黑色符文铠甲的战士举起了他们手中的武器,或者一把双手巨剑,或者是一把锋利的战斧,他们好像瘟疫一样席卷整个帝都,超过万名普通的市民死于这场骚乱,而至少有2000名以上的正在执勤的帝都军人也以身殉职。

    这种一边倒的杀戮直到奥兰多率领着他手下的神圣骑士赶到才慢慢的被制止,不过即便是神圣骑士也很难以一个人的力量与这些身穿黑色符文铠甲的神秘人物相抗衡,他们不得不集合众多人的力量齐心对付一个敌人,但是不管怎么说,骚乱的范围总算被控制住了。

    兵刃交击的声音传来,以安其罗为首的二十几名神圣骑士将一名身穿黑色符文铠甲的神秘战士团团围住,他们以平日里练就的合击技术围攻身在中央的黑色符文铠甲战士,可是这些完全可以击败一个普通中队军人的神圣骑士们竟然对那区区一个黑色符文铠甲战士束手无策。

    这名身穿着黑色符文铠甲的战士力大无穷,手上的武器也异常的锋利,他双手握剑,只是随意劈砍横削,就可以让安其罗他们苦不堪言,这些刚刚晋升不久的神圣骑士各个小心翼翼,唯恐自己一不小心就成为对手的战利品。

    “嘿!”一声闷响从头盔后面发出,穿着黑色符文铠甲的战士双手高举巨剑由上之下猛劈,首当其冲的那名神圣骑士在如此威猛的一击下甚至没有勇气抵挡,他企图侧身躲避,不过身穿黑色符文铠甲的战士攻击的速度远比他想象的还要快,这个胆怯的神圣骑士才刚刚转身,那把双手巨剑就从他的头一直劈到了地面,这一击余势未消,还在光滑的地面上划出一道深深的痕迹。

    那个胆怯的神圣骑士在跑出几步后才发现自己的身体不对劲,他埋头看了一眼,立刻发出恐惧的叫喊,他的身体已经被一分为二的劈成了两半,而在他转身而逃的这几步路上,他的左右两半身体竟然选择了两个不同的方向。

    鲜血和内脏流满了一地,整个场面相当的血腥,也极大的震撼了其他围攻那个身穿黑色符文铠甲战士的神圣骑士们,一向自傲的安其罗也是浑身发抖,不过他内心的骄傲却不允许自己再一次输给对手,也许是这种心态的缘故,安其罗居然鼓起用力一个冲刺突入到那个身穿黑色符文铠甲的战士身侧。

    安其罗手持长剑和盾牌,这样的接近对于手持长武器的敌人来说,对安其罗自身更加有利,只是当安其罗近身对手之后,却从内心感受到一股阴冷的气息,仿佛眼前的敌人是刚刚从万年不化的冰山中传出来似得。

    安其罗一声怒喝,身上的灵气扩散开来,紧接着他抡起左手手臂上的盾牌,用力朝着那个身穿黑色符文铠甲的战士胸前拍了过去,而此时那个战士双手正举着双手巨剑准备屠杀另一个丧失了战斗勇气的神圣骑士,根本没有提防安其拉的攻击。

    “砰!”安其罗的盾牌猛击毫无遮拦的拍中了那个身穿黑色符文铠甲的战士,巨大的冲击力让对手踉踉跄跄倒退好几步,只是在安其罗得意的看着对手,以为自己创造了一个奇迹的时候,他长大了嘴巴再也说不出话来,因为对手连身上的铠甲都没有任何损坏,反而因为安其罗的这一次偷袭,将手中的双手巨剑对准了安其罗。

    “他身上到底穿着什么,居然这么结实。该死,那我手上的长剑还能破开他的防御吗?”安其罗的内心出现了一丝动摇,而这种信息也立刻从他的眼中传递了出来,让站在他对面的那位身穿黑色符文铠甲的战士了解的清清楚楚。

    “哼,一群懦夫,你们不配神圣骑士这个称号。”从那黑色头盔后面传出一阵阴冷的话语,听得安其罗浑身发颤,这并不是他害怕,而是那股冰寒已经渗入了安其罗的骨髓,不由得他不发抖。

    “去死吧!”那个身穿黑色符文铠甲的战士高举武器,直接劈向了安其罗,安其罗想要躲闪,可是却发现自己的手脚竟然变得冰凉,就连自己的半个身体都处于麻木的状态,他现在只能勉强站立,想要行走都是一件困难的事情,更何况快速的躲避敌人的攻击呢。

    “想不到我居然死在这里!”安其罗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只听到耳边一阵巨响,紧接着有人在安其罗大腿上踢了一脚,把等死的安其罗提在地上翻滚了好几圈,不过却脱离了危险。

    当安其罗死里逃生张开自己的眼睛后,赫然发现刚刚救下他,现在和那个身穿黑色符文铠甲的战士对峙的,竟然他们的团长,奥兰多将军。

    “对,对不起!”这是安其罗唯一能够说出的话,而奥兰多并没有过多的责备他,而是用非常平静的语气说:“勇士是身为一个神圣骑士必不可少的,它会让你直面邪恶而毫无畏惧,信念则是你最强有力的武器,没有它劈不开的甲胄,没有它无法消灭的恶魔。”

    “是,安其罗受教了!”安其罗规规矩矩的对奥兰多行了一个骑士礼,以往因为某些谣言和挑拨而对奥兰多的不满,在这一刻完全消失了,他内心唯一存在的,就是对于奥兰多的崇敬。

    “哦,奥兰多?你的力量越发的强大了。”身穿黑色铠甲的战士说出了让在场所有人大吃一惊的话,就算是奥兰多也非常意外,他眉毛一挑,扬声说:“阁下是谁?你们为什么要在帝都制造杀戮?”

    “桀桀桀桀!你不需要知道这么多。”那身穿黑色铠甲的战士发出了刺耳的笑声,等到这笑声消失后,他随意的挥舞了一下手上的武器,开口说:“来战斗吧!让我看看你的剑术这些年增长了多少?”

    奥兰多瞳孔猛的收缩,他的内心有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他总觉得眼前这个人自己一定认识,甚至于说彼此应该非常熟悉,可是奥兰多却偏偏想不起自己身边有这样一个人存在。

    “你,到底是谁?我,我应该认识你。”奥兰多对准那个全身都笼罩在黑色符文铠甲下马的战士说出了这番话,而对方却没有做出任何回答,只是以一只手将那把双手巨剑在头顶上挥舞了一圈,然后缓慢的将剑尖放平,指向了奥兰多。

    “好,不管你到底是谁,我是否认识你,只看你和你的同伙今晚制造的杀戮,我就不会放过你们!”奥兰多在说出这番话后,浑身上下立刻发散出淡黄色的光芒,而他的脚下也浮现出一个复杂的魔法阵,看的在一旁观战的安其罗惊讶万分,脱口而出:“信念灵气?”

    大敌当前,奥兰多已经完全进入了战斗状态,在信念灵气的支撑下,他的身体竟然渐渐变得透明,一股充满了神圣的气息弥漫在整个大街,这股味道让胆怯的战士变得越发神勇,也让负伤的军人变得无所畏惧,因为他们都被奥兰多坚定的信念所感动,只觉得这个世上只要执着和坚持,那便无事不可为。

    “乒!”这是兵刃相交的声响,奥兰多和那个神秘的战士开始了交手,可一番快速的攻防转换下来,不只是旁边观战的骑士,就连奥兰多自己也觉得非常诧异,因为他和对手在某些技巧上的运用简直如出一辙,甚至彼此的发力方法都近乎相同,这简直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越是这样,奥兰多就越要打败对手,揭下对方的面具,看看对手到底是谁,只是交战的双方对于对手的武技实在是太了解了,奥兰多无论运用什么办法,对方都可以提前戒备,而那神秘战士的重重诱敌手段也让奥兰多一一识破,结果两人交手将近20分钟,竟然不分上下。

    如果是因为大家实力相近这也就罢了,可偏偏这种平手却是因为双方对自己对手太过于熟悉了,试想对方一剑劈下,你就已经知道对方下一步不是举盾猛击就是虚晃一下抬腿横扫,而你对这些招式的应对方式也是异常熟悉,完全可以轻松躲闪,那这种战斗打起来将会分非常的漫长,很有可能先等到其中一人体力耗尽才能结束。

    可目前的情况是,奥兰多身为一名神圣骑士,根本不畏惧这种消耗战,而看那神秘战士的样子,似乎也不在乎这20分钟的体力消耗,于是两个人你来我往又打了整整20分钟,算起来距离帝都第一个出现的神秘战士时间上差不多已经过了2个小时。

    当一道漆黑的光幕照射在那个神秘战士的身上后,那神秘战士突然大喝一声,双手持剑在胸前连续横扫,而在奥兰多举盾严防对手暴起伤人的时候,那神秘战士却迅速后退几步,脱离了战斗。

    “不错啊,你的实力比起以前进步了很多,看来你即便身为团长,也没丢下对自身的练习。”那个神秘战士竟然用一副教训奥兰多的语气说话了,而奥兰多似乎想到了什么,居然闭口不语。

    一股冰冷刺骨的寒风刮过,让人感到不寒而栗,可是更加让人惊讶的是,那寒风吹拂到神秘战士的身躯上,竟然将那异常坚固的黑色符文铠甲变成了尘埃,而黑色符文铠甲的里面,竟然是空空如也。不过短短几秒钟,那个杀人如麻的神秘战士就这样完完全全的变成了空气的尘埃消失在冰冷的深夜长街上,就好像他们从未来过一样。

    在场的所有人都为眼前的情形大吃一惊,可是他们的团长奥兰多却已久默然不语,此时的他已经隐约猜到了刚才和自己对敌者的身份,皇家陵墓那数百具空荡荡的墓穴再一次浮现在奥兰多的眼前,而以前始终不解的疑惑,在新年伊始的这个深夜,全都解开了谜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