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魔法师莱恩传 > 第二百二十章 杀戮&瘟疫(二)

第二百二十章 杀戮&瘟疫(二)

    “奥兰多将军,刚才那个……”一名疑惑不解的神圣骑士在奥兰多耳边低声的问,而其他所有人也都竖起了耳朵,希望能够听清楚奥兰多的回答。这个身穿黑色符文铠甲的战士实在是太神秘了,说对他没有好奇心那是不可能的。

    只是奥兰多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他一个人站在原地,陷入了沉思,在昏暗的火把照射下,他的身影在大街上拖得很长很长,就好像一尊上半年的石像。

    由于那些身穿黑色符文铠甲的神秘战士很快就消失了,所以在这个新年之夜帝都的骚乱也很快的平复了下来,眼望着满大街的鲜血和尸体,无数帝都的市民哭泣的寻找着自己失踪的亲人,一个念头难以遏制的浮现在他的脑海,并且无论怎么用力都挥之不去:“我们到底做错了什么,又要遭受这样的惩罚?”

    “厄运降临的时候一定会接二连三。”这句古老的谚语在这一刻似乎灵验了,就在大家舔舐着伤口的时候,一个让所有帝都人都熟悉的声音传遍了整个帝都上空。

    “子民们,我是你们的女王凯瑟琳!我很遗憾的宣布,我即将要离开这座美丽的城市。就在不久之前,一群醉心于权力的人发动了政变,他们要颠覆这个国家,他们要破坏我们现在美好的日子。”

    凯瑟琳用扩音魔法阵在向整个帝都进行演讲,她那煽动的话语再加上天然魅惑的强大感染力,将这件根本不存在的事情渲染着好像身临其境一般。

    “虽然事发突然,我的身边只有少数的护卫,但是那些勇敢的战士毫无畏惧的战斗着,他们几次挫败了敌人的阴谋。本以为我可以坚持到更多的英勇之士赶来,可是这些眼中只有权力的家伙竟然开始对平民进行杀戮!”

    “子民们,对不起,是我带给你和你的亲人死亡,是我破坏了你们幸福的家庭,所以我只能妥协,我决定离开这座城市,永远的流亡在外,希望这样能够让他们放下屠刀。对不起了,我的子民们,万恶的兽人没能让我离开这座城市半步,可是……对不起,虽然我只能永远的流亡在外,但是我的心,永远和你们在一起!”

    凯瑟琳的这番演讲让所有人都傻眼了,难道刚才那些死神的化身竟然是某些政变的家伙派出来的?光明之神在上,今晚到底怎么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难道真如凯瑟琳女王所说的那样?

    “是谁?是谁?”一个妻子死于刚才骚乱的男人疯狂的对着天空叫了起来:“你还我妻子的命来,我和你们拼了!”

    这个男人力竭声嘶的喊完这些之后,从一名战死的帝都军人手上捡起一把长剑,漫无目的的向前冲了出去,他根本不知道今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也不清楚是谁主导了这一切,更不知道所有的事情到底发生在哪里,他只知道,他和他美丽可爱的妻子永远分开了,而造成这一切的,就是凯瑟琳女王所说的某些充满野心的混蛋。

    “报仇!报仇!我们和他们拼了!”人群中煽动的声音响了起来,只不过这些人却是有目的的搅乱整个局面,由于第一个疯狂的男子成为大家学习的榜样,再加上别有用心的人在一旁煽动,在今晚骚乱中失去了亲人的帝都市民们很多就失去了理智,他们漫无目的的捡起地上的武器,盲从在那第一个男人的身后。

    很快,一股股人流就这样形成了,他们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行走,并且很快就越聚越多,一开始还不过只有数万人,可是在走遍了半个帝都街道后,这可怕的人流至少汇聚了20万,只不过这些疯狂的人并不知道如何发泄自己心中的愤怒,他们现在这样做更多的只是模仿,模仿那走在最前面的人。

    很快,有人小声的在人群中说了起来:“听说是法拉丝那个女人勾结来自卡萨诺的那个霸主联手做的。那个法拉丝明明是凯瑟琳女王的臣子,可是却把持着大权,现在多半翅膀硬了,于是干脆就准备直接杀掉女王陛下,奴役我们。”

    “是啊,是啊,我听我隔壁邻居舅舅的表弟的朋友说,前几天那个叫什么法拉丝的家里来了很多人,一个个样子神神秘秘的,原来就是今晚大肆杀戮的那些战士啊。”

    “还有啊……”

    任何一个有理智的人在听到这些所谓的内幕消息,都会当场明白这都是编造出来的,可是今晚这些亲人丧生在自己眼前的帝都市民已经没有什么理智了,他们就好像一个已经完成的魔法阵,只要有人启动就会爆发出可怕的力量,从而毁灭眼前的一切。

    “走,我们去杀了那个无耻的女人!”不知道是谁大吼一声,整个在大街上盲目流动的人群立刻开始群情激奋,超过20万的被仇恨蒙蔽了眼睛的帝都市民在别有用心的那些人的蛊惑下,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把法拉丝当成了今晚这一切惨剧的主使,而他们的目标,直指法拉丝的府邸。

    法拉丝的府邸当然防守严密,不过这也只能是针对少量的敌人,现在超过20万的普通市民就这样冲了过来,就凭着法拉丝府邸上的几百人根本无济于事,那防御正门的几十名护卫根本连一点点水花都备有溅起,就被淹没在人群的海洋之中了。

    等到奥兰多闻讯带领着手下火速赶来的时候,法拉丝的府邸已经被愤怒的人群变成了废墟,看到眼前的这一幕,奥兰多的心突然抽搐了一下,因为他的妻子,法拉丝的姐姐索菲丝-雷迪亚这段时间都是住在这里的。

    索菲丝根本就不会任何武技和魔法,她根本没有自保能力,在面对疯狂的人群,她的下场……奥兰多不敢再想下去,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立刻下达命令,让所有的手下出动,以恢复这里的秩序。

    由于之前全城骚乱,奥兰多的精锐手下自然被分布在了全城,所以现在奥兰多身边的人并不是很多,也就数百人,这点人在几十万的人群中根本不算什么,尤其是奥兰多和他手下的神圣骑士根本就不可能对自己所保护的子民动手,他们能够的唯一一件事情就是传导。

    很显然,奥兰多和他的神圣骑士在语言上可远远不如凯瑟琳以天然魅惑发动的演讲,尤其是现在整个场面都是一片混乱,根本没有人会去听别人的劝说,也不可能在满腔的愤慨发泄完之前听得进去别人的劝说。

    奥兰多拼命的发动神圣之力,他希望以自身的灵气去感染那些被仇恨蒙蔽了眼睛的市民,可是对方足足有20万之多,遍及法拉丝的府邸和附近全部的街道,奥兰多个人的力量再强,又能够影响多少人呢?

    “你永远都是那么的优柔寡断。”维克多的声音出现在了奥兰多的耳边,奥兰多扭头看去,却看到维克多搂着法拉丝正在从他身侧缓缓降落下来。今晚若不是薇薇安替法拉丝挡了那一击,恐怕法拉丝早就香消玉损了,后来凯瑟琳弄来一头骸骨巨龙牵制维克多,而她自己却跑掉了,于是那头骸骨巨龙承受了维克多的满腔怒火,变成了肥沃大地的一份子。

    在结束战斗后,惊魂未定的法拉丝立刻带人从塌陷的酒窖下面挖出了昏迷不醒的莱恩,幸好时间很短,不然莱恩很可能就在昏迷中窒息而死了。本来法拉丝打算守护在莱恩的身边,可是帝都的骚扰却让她不得不跟着维克多一起回来,反正有艾伦多他们守护在莱恩身边,法拉丝并不担心自己恋人的安全。

    为了以最快速度赶回来,维克多自然毫无顾忌的施展了飞行术,并且带上了法拉丝。虽然法拉丝的实力不行,但是她的身份却是大执政官,维克多无论有什么样的计划,都必须依靠法拉丝的身份传递出去。

    在法拉丝站稳之后,维克多松开了她,然后指着眼前的混乱对奥兰多的说:“那里也有你的亲人,难道你就无动于衷吗?”

    “我不能违背自己的誓言,而且,他们只不过是被煽动的。”奥兰多咬着牙齿回答。

    “那既然如此,请让开吧,带着你的人走,今晚你从未来过这里。”维克多淡淡的说,他的身边笼罩上了一层微弱的蓝色光晕。

    奥兰多脸色一变,他大声说:“这可是几十万之民啊,而且,我绝对不允许你这有做。”

    “那是不是我们两个人先打上一架?”维克多毫不退让的说。

    “我不会让你伤害到我的子民。”奥兰多也坚定的回答说。

    “所以你宁可牺牲自己的妻子?”维克多用嘲笑的语气对奥兰多的说。

    “为了自己的利益去牺牲别人,这和那些卑鄙的家伙有什么区别?”奥兰多的眼眶中饱含着泪水,可是他却顽强的扬起了头,没有让哪怕是一滴眼泪从自己眼眶里面流出来。

    “你们都别说了,还是想想怎么处理眼前的骚乱吧。”法拉丝也是第一次见到奥兰多的这副模样,她知道自己的姐夫内心也是十分痛苦的,不希望自己的老师在这件事情上刺激奥兰多,于是拉着维克多的手说:“事情总会有解决办法的,可是争吵绝对不是。”

    “哼,我可没那么大的力量发动心灵类的禁咒让他们听话。”维克多知道法拉丝的心思,于是没有继续挖苦奥兰多,不过他依然指出了眼前这个难题关键所在。

    奥兰多深深的看了已经变成废墟的法拉丝府邸,他突然半跪在了地上。

    维克多哼了一声,说:“现在可不是忏悔的时间。”

    奥兰多没有任何动作,只是从身上涌现出一层若有若无的圣洁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