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魔法师莱恩传 > 第二百二十一章 杀戮&瘟疫(三)

第二百二十一章 杀戮&瘟疫(三)

    “嗯,处*女的灵魂真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味的补品。”麦亚满脸享受的吸收从被他踩在脚下的一个少女的灵魂,那个少女原本光滑的面容已经变得相当的松弛,就好像几十岁的老奶奶那样。

    自从在莫里小镇逃掉之后,麦亚和他体内的苏珊便融入了前往帝都的人流当中,他小心翼翼的隐藏着自己身上的邪恶气息,又重新回到了这座阔别已久的城市。

    麦亚也不清楚自己到底为什么一定要回到这里,不过对于他体内的苏珊而言,这里虽然拥有大量的神圣骑士和光明牧师,可是来这里的佣兵更多,看上去比较危险的地方反而会让他们更加安全。

    本来麦亚他们不过混居在贫民中,偶尔找那些深夜徘徊在小巷深处的酒鬼之类的人物满足自己对灵魂的渴望,原以为等到竞技大赛散去的时候,他们又可以混杂在人群中安然离开,不料今晚却发生了巨大的骚动。

    在看到外面大街上的屠杀后,无论是麦亚还是他体内的苏珊都无法再忍耐下去,他们第一时间就找上了自己垂涎已久的猎物,痛痛快快的饱尝了一顿灵魂盛宴。

    就在麦亚飘飘欲仙的时候,突然在他体内的苏珊感受到了一股阴冷的气息,她立刻示警给麦亚,而麦亚也马上停止继续吸收那已经濒临死亡的可怜少女的灵魂,小心翼翼的对着小巷入口戒备着。

    清脆孤寂的脚步声传来,一个全身笼罩在黑色斗篷下的人走了过来,他的身上散发出一股微弱的腐臭,还有非常明显的邪恶气息,这让麦亚微微一怔,他还以为眼前这人是外面那些身穿黑色符文铠甲的家伙,不料看上去打扮并不相同。

    那后来的穿着黑色斗篷的人随意的看了看麦亚和他身边的尸体,用略带惊讶的语气说:“咦,没想帝都还有你这有的邪恶生物,是那群没用的骑士和牧师找不到,还是你强大到了根本不畏惧他们的地步?”

    “哼,你是谁?”麦亚一脚把地上那个已经陷入了昏迷的少女踢开,他的两只手各自慢慢出现了一团深邃的黑雾,似乎在向后来的那个家伙展示自己的力量。

    那身穿黑色斗篷的人看到麦亚的表现后微微一怔,因为他发现在那个麦亚的身体里面,竟然寄居着另一个灵魂,而且从麦亚刚才的表现上,这个身穿斗篷的神秘人物很容易就判断出麦亚最喜欢的食物,于是他开口笑着说:“很好,看来我们有做朋友的基础。”

    “朋友?不,我没有朋友!”麦亚被那黑色斗篷的神秘人刺激到了,他现在最怕别人在自己面前提起的就是诸如“朋友”、“亲人”等等词汇,这会让他情不自禁的想起自己以前的经历,也会引起他那已经堕落的内心与早就被蒙蔽的良知的强行反应。

    那身穿黑色斗篷的神秘人也不多说什么,仅仅是从斗篷下举起了自己的左右,他的这个举动立刻让麦亚瞳孔收缩,因为对方显露出来的,竟然只是一截灰白的臂骨。

    “这……”麦亚和他体内的苏珊都是第一次见到这副情景,他们顿时惊呆了,而那个神秘人见对方已经完全消除了对己的敌意,便用另一只手掀开了蒙在头上的斗篷。

    如果法拉丝和莱恩站在这里,一定会失声叫出这个黑色斗篷神秘人物的名字:“贝雷!”,没错,他就是在兽人藏尸山洞死里逃生的贝雷。为了在那种险恶的环境下生存下来,为了报复他的所有敌人,贝雷变成了一名亡灵法师。

    在他被抛入藏尸山洞的那一刻,贝雷发出了此生最大的诅咒,而他在摔进那大堆大堆的腐臭尸体之后,一个冰冷的声音在贝雷耳边响起,而贝雷也毫不犹豫的接受了那个声音的要求,在花费了三年的时间后,贝雷已经掌握了大量亡灵法师的技巧,他甚至用其他人的身体重新缝合了自己的身体部位,以取代自己身上那已经腐烂变质的器官。

    本来贝雷和麦亚是见过面的,只可惜他们现在早就变得面目全非,所以他们并没有认出对方的身份,只不过麦亚在苏珊的引诱下堕落,以品尝人类生命和灵魂为乐趣,而贝雷则最喜欢刚刚死去的人类尸体还有骨骼,他们之间不但没有冲突,反而还有了合作基础。

    “成交!”在简短的交谈后,麦亚和他体内的苏珊毫不犹豫答应了贝雷的结盟要求,他们都是不容于光明的生物,彼此之间也没有利益冲突,结盟对于双方而言只有好处没有坏处。至于说吞噬掉对方以增加自己的力量,这可不是异界,本身大家就已经很难生存了,根本没必要自相残杀,而且只要两人合力,就算猎杀一个实力很强的佣兵团也未必做不到,又何必舍易取难呢?

    “我们现在怎么办?”麦亚见双方结盟完毕,就开口询问说:“你可有什么计划?我们首先要在这个世界上生存下去。”

    “是的!活下去才有机会变强。”贝雷虽然一心渴望复仇,可是他潜回帝都后也见识过法拉丝她们的权势,虽然贝雷实力大增,可是正面发动攻击根本没有任何胜算,最重要的是,贝雷不希望用一命换一命的方式去报仇,他更希望增加自己的力量,将眼前所有的一切,无论是法拉丝还是帝都,所有拥有正常生命的人类都毁灭。

    而就在两人商议的时候,天空中突然迸发出一道强光,漆黑的夜晚有如白昼一样大放光明,圣洁的气息扑面而来,让人感到了春天般的温暖。可是这些对于普通人来说是一种难得享受的气息,对于贝雷和麦亚而已却是致命的,他们已经成为邪恶的生物,身处这种环境就等同于普通人置身在滚烫的沸水中。

    “啊!”贝雷那拼凑的身体立刻开始腐烂,而麦亚的身体也不好受,他体内的苏珊甚至有融化了的感觉,这让他们吓得胆战心惊,不知道到底是谁弄出了这么大的阵仗,幸好那人并不是针对贝雷这两个人,而且施法的距离相当的遥远,这才让贝雷他们有足够的时间反应。

    “快,那边有一口井!”贝雷的半边脸蛋已经融化了,他此时的样子要多恐怖有多恐怖。

    “来不及了,走这里!”麦亚用力掀开地面上的一块铁板,而下面立刻传来剧烈的食物腐臭味道:“这里是下水道,快进!”

    两人根本不可能顾及到下水道的肮脏,一前一后的跳了进去,没有吃完的食物残渣混合着排泄物飞溅了出来……

    在法拉丝废墟外,维克多和法拉丝惊讶的看着半跪在地上的奥兰多,一道粗大的圣洁光柱从天而降,直接照射在奥兰多的身上,身穿铠甲的奥兰多已经看不清楚具体的面容了,因为他身边的白色越发的浓烈,并且那些白色在隐约之间,化作数对翅膀在奥兰多身后不停的扇动着。

    “好家伙,奥兰多你可一直都在骗我们啊!”维克多苦笑的摇了摇头,其实他和法拉丝今晚根本不必过来,因为单凭着奥兰多的这个“天使降临”就足以猎杀绝大多数邪恶的生物。

    “老师,姐夫,姐夫他到底在做什么?这股气息,好,好强大!”法拉丝已经到了紧紧抓住维克多才能站在奥兰多身边的地步了,她可认不出奥兰多在做什么,于是询问维克多说。

    “是‘天使降临’,以自己的身体为载体,直接承受神界一名天使之魄来到这个位面。”维克多抓住法拉丝的手臂,带着她迅速飞离了这里,有了奥兰多的这招在,维克多并不担心眼前的骚乱,至少维克多阻止这种骚乱的办法就是杀人,而有了天使降临的奥兰多却可以用其他办法完全解决。

    “可是……那姐夫到底是姐夫还是天使啊?”法拉丝问出了这句让她不安的话。

    “如果降临的天使直接夺走了奥兰多的灵魂,那就不是天使降临,而是恶魔附体了。”维克多抓住法拉丝以保持在空中的平衡,同时慢慢解释说:“那天使只是无意识的魂魄,拥有强大的战斗力,但是却需要别人指挥或者操纵。伊贝尔的那根‘炽天使法杖’里面也封印了一个,只不过在3年前毁掉了。”

    “哦,那我就放心了。”法拉丝一手抓紧了维克多,另一只手在胸前轻轻拍了几下。

    维克多看着法拉丝欣慰的样子,想要再说几句,在想了想后,又放弃了。

    此时在地面上的奥兰多已经完成了整个仪式,他背后不停扇动的翅膀也从由光线虚拟组成而变得实体化,整整三对六只洁白一次扇动就让奥兰多的身体轻盈的漂浮了起来。

    奥兰多人在半空,他手上没有任何武器,在面对地面上失去理智的几十万帝都市民,奥兰多双手交叉合拢在一起,并且立刻念诵出大段赞美光明神和战神的诗文。在念诵的过程中,化身六翼天使的奥兰多越飞越高,差不多已经来到了数百米之上,他俯视着整个混乱不堪的街区,以怜悯的目光注视着每一个失去理智的暴徒。

    片刻之后,奥兰多的全身发散出强烈的光芒,就好像正午时分的太阳那样直接照亮了天空,而他所散发的光线和太阳又不相同,那乳白色的光芒中竟然蕴含着让人趋于平静的力量,即便是十恶不赦的屠夫沐浴在这种阳光之下也很快跪倒在地开始忏悔。

    在奥兰多化身天使的强大感召力下,一场规模空前的骚乱竟然就这样被制止了,奥兰多漂浮在空中,不停的念诵着赞美光明神的诗文,而那些因为头脑发热失去理智而犯下罪行的帝都市民无不虔诚的跪在在地,他们面向着半空中的奥兰多开始了诚心诚意的祷告。

    “既然众神最忠实的仆人天使又一次降临这个世界,那众神必然没有抛弃,也许之前的种种苦难不过是神对于我们的考验而已。”这几乎是所有帝都人唯一的心声了。那些因为失去理智而在手上沾染了鲜血的市民更是痛哭流涕,懊恼不已。

    尽管心中依然惦记着生死不知的妻子,奥兰多还是在半空中宽恕了脚下制造了杀戮的市民,在奥兰多看来,这些普通的市民不是神圣骑士,不能以神圣骑士的八项要求去约束他们,能够幡然悔悟也已经非常不容易了。

    奥兰多的声音传遍了帝都每一个角落:“今晚发生了无数让人惋惜的事情,我知道你们当中的很多人都失去了亲人。可是你们有没有想过,你们发泄怒火的同时,也早就了更多的悲剧。在你们指责别人之前,请先扪心自问,你又造成了多少这样的惨剧呢?”

    “你他妈的当然无所谓了,你高高在上,又有什么损失?”在地面上,一个猥琐的声音大声的喊了起来,奥兰多只一眼就从数万人群中找到了说话的主人,他记得就是这个家伙,在之前没少煽动人群。

    “我的妻子,是法拉丝的姐姐,而她就住在这里。”奥兰多平静的说:“你们将这里变成了废墟,而索菲丝也下落不明。如果我也要报复你们,是不是也是非常的名正言顺呢?”

    奥兰多的这句话顿时让所有人浑身一震,是的,这位掌控了帝都一半以上兵权的帝都最高军事长官完全可以直接调动军队镇压,而他没有,而是以强大的神圣之力来感化自己。

    “谁知道这是不是你们合谋的,法拉丝谋杀女王,而你…”那个猥琐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只是这一次他还没有说完,旁边一个男性声音就打断了他的话:“就是你,就是你刚才不停的煽动,不是你,我也不会失去理智犯下打错,我……我和你拼了!”

    说话的那个人就是第一个拿起武器的男子,他因为妻子被杀而莫名悲痛,在被奥兰多的神圣之力平静之后,他慢慢的回忆起之前发生的事情,正好那个挑唆他的家伙跳出来指责奥兰多,可偏偏人还就在他旁边,于是这个悔恨交加的男子抡起手上的武器就砍了过去。

    “没错就是他,就是他煽动的!”

    “还有你,你这个混蛋,不是你在我耳边说法拉丝的坏话,我也不会……”

    “杀了他们,杀了这些万恶的混蛋!”

    地面上的人群又乱了起来,只不过这一次却是把矛头对准了之前到处煽动的那些家伙。奥兰多在天空中并没有阻拦,因为这些做错了事情的市民们需要一些发泄,同时这也能减轻他们的罪恶感。

    等到一切又恢复平静之后,化身天使的奥兰多再一次喊道:“回去吧,回家吧,不要在沉浸在杀戮与报复当中,先去安葬自己的亲人,然后再以实际的行动来忏悔自己犯下的恶行!”

    在奥兰多那强大的感召之下,几乎所有人都痛哭流涕的表示了自己的忏悔,他们听从了奥兰多的吩咐,慢慢的散去了。直到这一刻,奥兰多依然不敢大意,他飞翔在帝都的夜空,不时的安抚市民,还指挥神圣骑士帮助那些伤心的市民处理后事,直到天色微微发白,这一场骚乱才算真正的过去。

    这一夜,化身天使的奥兰多取代了女王凯瑟琳在帝都市民中的地位,所有人都对于这位拥有无敌战绩的将军钦佩的五体投地,可是却没有人从奥兰多那双忧郁的眼神中发现,这位视荣誉为生命的神圣骑士始终在担忧着自己的妻子。是的,在奥兰多的心中,荣誉就是生命,可他的妻子索菲丝,那是超越了生命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