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魔法师莱恩传 > 第二百二十五章 微酸

第二百二十五章 微酸

    在法拉丝的刻意引导下,薇薇安慢慢的放开了心扉,和法拉丝毫无隔阂的聊了起来。法拉丝并非只是一味的追问薇薇安,她经常出神的给薇薇安讲述自己昔日的一些趣事,也有她自己和莱恩当时在一起的很多琐事,让薇薇安听得非常的入神。

    而法拉丝也在这番真诚的谈话中慢慢了解了薇薇安和莱恩之间的真正关系,当她确认莱恩和薇薇安,还有一位叫做阿德拉的女***亲密到了可以共浴,可莱恩偏偏就没有大肆占她们的便宜,更没有进一步的发展,而莱恩那样做在法拉丝看来恐怕有很大的程度是在安抚薇薇安她们背后的势力,这让法拉丝心中更是感动不已。

    两个女人各自出神的想着自己的心事,不料房门却被人粗暴的推开了,法拉丝眉头一皱正要发作,却从来人那熟悉的脚步声听出了这个擅闯薇薇安房间人的身份,她惊喜交加的抬起头,大声喊了出来:“莱恩!”

    “啊!”薇薇安被法拉丝的这声叫喊也惊醒了,她本想立刻挣扎的坐起来,可是在看到身边的法拉丝后猛地想起自己可是没穿衣服的,这让她满脸通红的趴在床上,把自己那张通红的脸深深的埋进了床单里。

    “法妮?”莱恩万万没有想到法拉丝居然在薇薇安的房间里,而且看她手上的羽毛和药膏,立刻就明白法拉丝来此的用意,不过莱恩根本就顾不上追问这些,而是快步来到了法拉丝的身边,用力将她拥在了怀中。

    “法妮!”莱恩闭着眼睛忘情的说:“我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把你抱在怀中了。”

    “讨厌!”法拉丝娇羞的埋下了头,她可不能任由莱恩这样和自己保持着亲密的姿势,如果这里没有其他人也就罢了,可法拉丝刚刚才和薇薇安推心置腹的聊过,心中对薇薇安的念想了解的再清楚不过,她可不希望薇薇安无地自容。

    法拉丝轻轻从莱恩的怀抱中挣扎了出来,她轻轻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轻声对莱恩说:“你还上多关心一下薇薇安吧,她可是为了我差一点把命都送掉了。”

    “嗯!”莱恩点了点头,他轻轻的坐在了薇薇安的身边,视野自然也投在了薇薇安那触目惊心的后背上。

    如果凯瑟琳那一记火焰之鞭仅仅只是在薇薇安身上留下一道鞭痕,那就配不上凯瑟琳火焰女王的称号了,事实上这一记攻击虽然看起来只是轻描淡写的抽了过来,可在薇薇安身上造成的伤痕绝对不逊色于莱恩那火球术爆炸后的效果,如果不是薇薇安身上的那件护甲,薇薇安能否留下全尸都很难说。

    可即便有了那样好的护甲保护自己,薇薇安的后背依然是血肉模糊的一大片,放眼放去全都是被烈焰焚烧后的痕迹,莱恩曾经有幸欣赏过的薇薇安那洁白光滑的背后,现在已经完全被翻卷起的肉皮覆盖了。

    “薇薇安,谢谢你。”莱恩轻轻的握住了薇薇安的小手,这个亲密的举动让把脸埋进床单之中的薇薇安浑身颤抖,后者非常担心莱恩因为自己和法拉丝有什么隔阂,连忙抬起头慌张的说:“啊,我没事,主人。保护女主人是我……”

    一双滑腻的小手轻轻的按在了薇薇安的嘴上,堵住了薇薇安下面要说的话。小手的主人,也就是法拉丝轻轻坐在床头,用怜惜的语气说:“薇薇安,以后别再以仆人自居了,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好姐妹。嗯,我记得你年纪比我大,那我以后可要叫你薇薇安姐姐了。”

    “啊!啊,不,不能…我,我,这……”薇薇安被法拉丝这几句轻描淡写的话弄得语无伦次起来。

    法拉丝轻轻的抚摸着薇薇安的头,为了不影响伤势,薇薇安那一头红发早就被剪短了,现在只有短短的那么一点点,比莱恩的头发还短。法拉丝一手抚摸着薇薇安的头,一面对莱恩说:“莱恩,从现在开始,薇薇安可是我的姐姐了,你要对她好,不准欺负她。”

    莱恩挠了挠后脑,他不知道该对法拉丝的这番话做什么表示,因为法拉丝今天的表现实在是有些诡异,这似乎不是法拉丝的性格。而法拉丝似乎也没打算让莱恩有所表示,她轻轻的伸出自己的另一只手,按在了莱恩握住的薇薇安那只手上,三个人三只手重叠在了一起,而法拉丝也用暗示的语气说:“薇薇安姐姐,你安心养伤吧,等你恢复了健康之后,还得帮我照顾莱恩呢。”

    法拉丝说完这句话,冲着莱恩笑了笑,轻声说:“你来照顾她吧,我还有些事情要去处理呢。“说完这句话,法拉丝又俯下身子,在薇薇安耳边小声的说了几句悄悄话,这才悄然离去,把房间让给了莱恩和薇薇安。在看到法拉丝离开后,莱恩重重的叹息了一句,他在薇薇安成为自己的灵魂契约女仆后就知道自己早晚会面对这种尴尬的局面,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

    “对不起,莱恩,我,我给你添麻烦了。”薇薇安讪讪的说:“如果不是我纠缠你,法拉丝也就不会……你也就不会……”

    “别说了,薇薇安。”莱恩坐在床边,轻轻的安慰着薇薇安说:“我们是朋友。嗯,不说这些了,你现在的伤势怎么样?还疼吗?”莱恩说到这里,就看到在一旁桌子上法拉丝放下的羽毛和药膏,于是莱恩把它们拿在手中,对薇薇安说:“来吧,让我给你敷药吧。”

    法拉丝惆怅的把后背靠在一棵大树上,她不知道自己刚刚下的决定是否正确,她现在根本就没有做好面对这种情况的心理准备,可是法拉丝又不能不这样做,因为她被薇薇安感动了。

    薇薇安和莱恩之间的关系,差不多和法拉丝当初的发展是一样的,先是相识,在一起冒险,然后慢慢感受到莱恩的与众不同之处,再接下来就在内心深处有了莱恩的影子,直到最终爱上莱恩而不可自拔。

    法拉丝自问自己对于莱恩的付出远不如薇薇安那样多,毕竟她是卢克的女儿,在很多方面和薇薇安的心态是不一样的。薇薇安浪迹大陆多年,早就明白要如何抓住眼前的幸福,所以在明白自己对于莱恩的心意后,毫无保留的投进去了,仅仅是从那些只言片语上,法拉丝就知道换做是自己,绝对做不到薇薇安那样。

    法拉丝有卢克,有维克多,在和莱恩相恋的时候,基本上也是莱恩迁就她的次数多,而薇薇安呢?完全是不顾一切的站在莱恩身后,毫无保留的支持莱恩,帮助莱恩加强对领地的统治,帮助莱恩处理那些琐事,甚至还承担了很大一部分贴身女仆的事务,可以说薇薇安早已经成为莱恩的影子,成为了莱恩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而这些却是法拉丝根本做不到的,就对爱情的付出而言,法拉丝自问不如薇薇安,甚至在她和莱恩之间,也是莱恩对她更宠着一点,让法拉丝尽情享受着那种有求必应的幸福。

    莱恩可以为了法拉丝抵挡住来自身边的各种诱惑,在莱恩的心中,法拉丝永远是他唯一的女友,可是法拉丝得到了这一切又付出了什么?以前的法拉丝并没有去思考这个问题,她只是觉得自己是理所当然的应该拥有这些,可是在看到薇薇安这个力量和她完全无法比较的“竞争者”,法拉丝突然觉得自己很幸运,若是换做莱恩认识薇薇安在先,恐怕法拉丝在莱恩心目中的地位就属于薇薇安了,而法拉丝她是绝对做不到薇薇安的那种付出的,也是她会伤心,也许她会嫉妒,可是法拉丝却不会像一只可怜的飞蛾,一头扑进那熊熊燃烧着的爱情火焰。

    当薇薇安奋不顾身救护法拉丝之后,法拉丝就更感到迷茫了,爱情不是自私的吗?只要自己死了,哪怕莱恩再爱自己,也会在薇薇安那种柔情攻势下慢慢瓦解,只要薇薇安再等上几年,就算莱恩投入到她的怀抱,相信别人也不会说什么,反而会衷心的祝福这对男女获得幸福。

    可是薇薇安没有那样做,她在危急的那一刻甚至没有犹豫,就这样一头扑在了法拉丝的后背上,也为法拉丝挡了那可怕的一击。以7级魔兽毒蝎狮兽的毛皮制作的铠甲都不能挡住凯瑟琳那一击,换做是身上几乎没有什么防护的自己,法拉丝毫不犹豫的认为自己是不可能逃过这一劫的。

    所以法拉丝没有经过思考就冲动的涌起了一个念头,现在的帝都四面受敌,它需要一个有力量的盟友,而卡萨诺完全符合这个条件。莱恩现在虽然是卡萨诺的霸主,在哪里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可统治一个地区却不能只靠莱恩一人,他需要大量的人手。

    薇薇安和阿拉德的身后所代表的势力是莱恩统一卡萨诺的基石,在政治上而言,最牢固盟约大概就是婚约了,这也是艾米里奥家族和萨拉纳尔家族能够无条件支持莱恩的原因。如果今天法拉丝彻底断送了薇薇安那种虚无缥缈的念想,也就等于是在同时亲手埋下卡萨诺再一次分裂的种子。

    “就当是一种利益交换吧。”法拉丝心中暗暗对自己说,她需要找一个理由说服自己,以避免自己反悔,而维克多对她进行的政治教诲则让法拉丝找到了某条似乎还说的过去的理由:“卡萨诺稳定有利于帝都的统治,而且薇薇安还救了我,就让他们在一起好了,反正我永远都是莱恩的合法妻子,而且莱恩的心中也一定拥有都会如同以前那样疼爱我。”

    法拉丝想到这里,似乎觉得眼前的死结迎刃而解,可是她依然觉得自己的心很疼,而一种苦涩中略带微酸的味道慢慢的伴随着呼吸游走在她的全身,一滴晶莹的泪水从法拉丝那洁白的面庞上慢慢滑落,无力的滴入了泥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