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魔法师莱恩传 > 第二百二十九章 残局(三)

第二百二十九章 残局(三)

    “最终,我的老师德拉耐带着我传送离开,而我则为了再一次回到帝都整整准备了3年。”莱恩神情稍微有一些黯淡,毕竟这一番讲述让他再一次回忆起3年前那个痛苦的经历,输给凯瑟琳并没有什么,可眼睁睁看着卢克死在自己的面前却让莱恩无论如何无法原谅自己,这也是他这3年苦练的动力。

    莱恩把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详细讲完之后,在场的所有人都陷入了沉寂,即便是已经听过一边的法拉丝和维克多依然还在为那一夜的惊心动魄而感到震撼,代表着秩序力量的“大预言术”和代表着混沌力量的“大崩灭术”在这个位面发生了碰撞,还有那很可能是来自某位神灵的轻轻一指,以及凯瑟琳的“巫妖法阵:岁月”,这几乎都在传说中的故事,竟然在那一夜都发生在帝都的皇宫,即便是严谨的奥兰多也感到心神一阵激荡,恨不得自己能够亲自面对那样的战斗。

    许久之后,奥兰多叹了一口气,他看着莱恩,又看了看法拉丝等人,开口说:“莱恩,我相信你不会骗我们,可是,你还能拿出什么有力的证据来证明凯瑟琳就是你在矿洞中遇到的那个巫妖吗?要知道凯瑟琳可以置身在圣光的沐浴中而毫发无伤,这与人们所熟知的情况截然相反。”

    莱恩缓缓摇了摇头,虽然凯瑟琳已经当面承认了自己的身份,可是当时在场的不过聊聊几人,如果凯瑟琳好像在法拉丝庄园的酒窖中矢口否认的话,莱恩也是无可奈何的,即便用记忆水晶将当时的情景重现出来,凯瑟琳依然可以指责那不过是虚假的幻术,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凯瑟琳依然是那位和蔼美艳的女王,绝对不会把她看成是一堆白骨构成的巫妖。

    看到莱恩摇头,法拉丝忍不住插嘴说:“难道这些还不能证明凯瑟琳的身份吗?姐夫,你到底想要什么证据?”

    奥兰多深深的看了法拉丝一眼,开口说:“我知道你的心情,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没有一个强有力的证据去证明凯瑟琳的身份,那么这一次帝都的混乱就会成为帝都内部争权夺利的一个反面证据,不仅会让忠诚于帝国的人灰心,也会引起其他势力对帝都的窥视。最重要的是,从帝都保卫战开始,凯瑟琳一直就是帝都人民的精神象征,现在就凭莱恩一句话就要把她拉下神坛,你觉得可能吗?”

    “也许,我可以找一个证人来证明我的话。”莱恩耸了耸肩膀说:“至于你所要的证据,我想除非我自己就是那位半神巫妖,否则谁又能够把凯瑟琳从巫妖变成*人类的过程再一次展现出来?”

    奥兰多也轻轻叹了一口气,他柔声对法拉丝和莱恩说:“以私人身份,我们就是一家人,可是我身为神圣骑士,在这种事关帝国兴亡的大事上,必然要秉公处理。莱恩的话一旦公布出去,却没有得力的证据来支撑,那你们两个就会置身在风口浪尖上,别人完全可以说,是莱恩为了帮助法拉丝夺权而编造出来的这个故事,至高无上的女王陛下绝对不允许被如此亵渎……哼,南边、北边的那些家伙恐怕会借机生事了,而凯瑟琳如果真是巫妖的话,这种局面可是她求之不得的。”

    “我也不知道我们现在所做的一切到底对不对,可是我的老师德拉耐说过一句话,邪恶滋生在健康的身体中,健康的身体早晚亦会感染病痛,若是不早一点医治,那病人的身体就会一日一日的衰弱下去。现在我们忍着痛把腐烂的伤口挖掉了,或许会疼上很长一段时间,但是一旦我们恢复了健康,还有什么事情是我们做不到的呢?”

    “德拉耐,啊,莱恩,既然德拉耐老师和你当时都在场,为什么不请他来呢,说不定德拉耐老师会有办法来证明这一切!”法拉丝突然兴奋的叫了起来。

    “啊,是的,我怎么把这个忘记了!”莱恩重重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他把手伸进了自己的储物口袋里面,慢慢摸出一张魔法卷轴,而培根一看到这张魔法卷轴的外面花纹,立刻脱口而出:“时空之门!”

    大家的目光立刻投向了维克多,因为只有维克多才能把时空之门这个庞大的魔法阵刻制在卷轴上,不过维克多摇了摇头说:“不是我做的。”而莱恩则笑了笑,解释说:“这一张是我老师送给我的,它并非是一个完整的时空之门魔法,而是……唉,说一句丧气的话吧,这是给我失败的时候逃命用的。”

    “在我离开魔法塔之前,我的老师身体就已经非常衰弱了,他连正常的冥想也非常的吃力,所以我拒绝了老师前来帮忙的提议,于是老师就给了我这个东西。这张卷轴会启动一个临时的魔法阵,使用者通过它就可以传送回魔法塔里面,只不过我总是怎么去战胜对手,结果就给忘记了。”

    “你……真傻!”法拉丝听了莱恩的话喃喃的说。

    “这些话你们以后慢慢说,莱恩,你刚才说,德拉耐老师身体……非常衰弱?”维克多却从莱恩的话语中听出了另一层含义,于是连忙追问。

    莱恩点了点头,回答维克多说:“是的,实际上,德拉耐老师早就超过百岁了……”莱恩稍微犹豫了一下,觉得关于德拉耐老师的魔法传承问题没有隐瞒的必要,于是补充说:“德拉耐老师在那年轻的时候,只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商铺伙计,他侥幸遇上了七英雄之一的洁希大师,这才开始学习魔法的。”

    莱恩用最简单的话把德拉耐老师从洁希那里继承“大地守护者”的经历描述了一遍,大家这才明白原来莱恩的这位魔法老师竟然有着这样的经历,难怪他居然教得出莱恩这种怪胎。

    “你说,莱恩,你刚才说,你拒绝了‘大地守护者’的传承?”维克多似乎对这根有着特殊意义的法杖非常的清楚,他连声追问,再三确认后这才悠悠的出了一口气:“莱恩啊,你还真是……你可知道,拿起‘大地守护者’,就可以直接达到大魔导师的顶端,除了终生无法埋迈入传奇法师的境界,基本上,你就已经成为人类中最强的一份子了。”

    “我发誓要以自己的力量去保护亲人,同样,我也拒绝自己的命运被别人掌握。‘大地守护者’的存在,就是为了保护那些所谓的弱者,这和养在温室中的鲜花有什么区别?何况,如果真的可以借助这些外力,3年前凯瑟琳发出的邀请岂不是更值得我选择,要知道在变成一名巫妖之后,制约魔法师实力提升的瓶颈——身体和寿命已经消失了,我有大把的时间去专研魔法,这似乎是一个更好的选择吧?”

    “那你为什么会拒绝凯瑟琳的邀请?”维克多两眼死死盯着莱恩,仿佛莱恩的回答非常重要似的,而莱恩连想都没想,直接开口回答说:“我喜欢力量提升的那个过程,我更喜欢和身边的亲人、朋友愉快的享受每一天,但是这些建立在自由的基础上,我讨厌被束缚,无论是拿着一把‘大地守护者’,还是变成一堆被白布包裹起来的骨头。”

    “哈哈哈哈!有趣、有趣!”维克多捧腹大笑起来,而奥兰多等人也忍不住裂开了嘴角,莱恩的话虽然还有孩子气,但是却表明了他内心那种无自由毋宁死的思想,而通常有这种思想的人,都不是什么野心家,更不会编造大段的故事去欺骗别人,因为在这些人看来,这是毫无意义的。

    “有什么好笑的?”莱恩看着笑得前仰后合的维克多,忍不住嘀咕了一句,然后他轻轻把手上的卷轴撕开,发动了那上面的魔法阵。由于这个卷轴被设计出来就是用来逃命的,所以它发动的速度相当的快,仅仅数秒钟之后,一个闪烁着的魔法阵就出现在莱恩面前,魔法阵的中央隐隐约约出现了一片模糊的景象,每当你认为自己只要再仔细看一眼就可以分辨出那个模糊的景象到底是什么的时候,你却无奈的发现,那些景象在不停的拉伸收缩,让你不得不再多看几眼才能确认眼前的模糊景象到底发生了变化没有。

    “你们都来吗?老师说这个魔法阵可以持续一小段时间,这样就能够让多个人通过了。”莱恩说完这句话后,一步踏入了魔法阵的中央,而他的身体也开始慢慢的模糊,就好像雪融化在湖泊之中那样渐渐的消失了。

    奥兰多轻轻拍了拍培根的肩膀,嘱咐他说:“我离开这段时间里面,皇家骑士团暂时有你指挥,务必要保证帝都的局面不能陷入混乱。嗯,对于我离开的消息,暂时保密!”

    “快走了,这个传送阵已经开始不稳了!”维克多一把抓住法拉丝,拉着她快速跨入了魔法阵中,同时不忘扭头招呼奥兰多一句,而奥兰多点了点头,也大步迈了进去,很快,整个魔法阵的光芒就减弱了下去,而魔法阵中央的模糊景象一下子变得清晰起来,可是当你仔细去看却发现那原本是魔法阵的位置已经恢复了原则,而你看到的清晰景象就是房间里面原有的情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