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魔法师莱恩传 > 第二百三十三章 裂痕(一)

第二百三十三章 裂痕(一)

    “培根队长,请你让开!”克里斯蒂娜昂首对挡在奥兰多军帐之外的培根大声说道:“你说奥兰多将军在处理一些私人事情,可是现在时间已经过去了整整八个小时,就算他没有忙完,总要吃东西吧?再说让我们见一下他,当面询问几件事情又能耽搁多少时间?”

    培根心中暗暗焦急,因为奥兰多他们通过传送魔法阵离开了已经差不多快一天了,而在下午的时候,原凯瑟琳女王的贴身护卫克里斯蒂娜突然带着一些年轻的神圣骑士找上门来,希望能够和奥兰多当面谈谈,而奥兰多根本就不在帝都,不只是他,就连法拉丝、维克多他们都不在,而且他们去做什么培根也心知肚明,他很担心万一这件事情被泄漏出去会导致帝都发生动荡,毕竟现在帝都能够主事的三个人可都是一起离开了。

    万般无奈之下,培根只好用尽手段拖延到了现在,可是深夜降临之后,漆黑的夜空依然无法阻挡克里斯蒂娜他们的信念,看她们的这个架势,很显然今晚不见到奥兰多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而克里斯蒂娜他们的神情态度也告诉培根,一旦这件事情没有处理好,极有可能发生恶行事件。

    培根在军营中有着很高的威信,只不过那是在年纪大一些的神圣骑士中间,最近几年,军营大肆扩充实力,这些年轻的骑士们和培根等老一辈骑士相处的时间很短,彼此之间也只能说是相互熟悉而已,要说在这些年轻的骑士当中谁最有威信,恐怕还得算是眼前的这位克里斯蒂娜。

    在凯瑟琳的指示下,克里斯蒂娜常常和那些年轻的骑士们接触,在她们看来,帝都现在的手段太温和了,应该用雷霆之击强行征服那些叛逆者,对于帝都的敌人应该用闪电般的攻势直接荡平他们,就好像当年奥兰多率领皇家骑士团在短短数天之内就击溃塞纳特的数倍军队一样。

    可是由于奥兰多并不赞同这种观念,所在在凯瑟琳的慢慢诱导下,许多年轻气盛的骑士们就觉得奥兰多太过于保守了,而且由于法拉丝和凯瑟琳在帝都的争权夺利也让这些年轻的骑士认为奥兰多很可能在偏袒着法拉丝,因为在名义上凯瑟琳才是这个帝国唯一的主人,而且在凯瑟琳若有若无的诱导下,很多年轻的骑士都坚信只要凯瑟琳上位,自己就可以用武力解决帝国的危机,这同时也给了个人建功立业的机会,让他们对未来充满了渴望。

    “你太过分了,克里斯蒂娜!”培根知道这个时候自己不能有任何软弱,否则事态将更加恶化,他用极大的声音训斥克里斯蒂娜说:“难道这里不是军营吗?你难道打算违抗军纪吗?我警告你,你现在的行为相当的危险!”

    “今天的一切后果都由我承担!”克里斯蒂娜毫不畏惧的瞪着培根说:“现在,请奥兰多将军出来给我们一个解释吧,培根队长!或者说,奥兰多将军根本就不在这里,或许他正在和法拉丝在一起?”

    “来人啊!”培根脸色一变,他大声招呼旁边的卫兵上前,而8名手持长剑的执勤卫兵则毫不犹豫的抽出了长剑,齐刷刷指向了克里斯蒂娜。培根脸上相当的严肃,他义正严词的喊道:“请你们现在立刻回到自己的军帐,现在已经是深夜,按照皇家骑士团的规定,你们不是执勤的卫兵,现在还出现在军营中的重要场合,我可以直接将你们拿下处置,如果你们反抗,可以当场格杀勿论!”

    听到培根的话,跟在克里斯蒂娜身后的那些年轻的骑士们脸色都是大变,他们在接受骑士基础训练的时候,被大量灌输了服从和遵守等等思想,军营夜晚戒严这是铁一般的规定,而他们现在跟着克里斯蒂娜打算找奥兰多讨个说法,明显违背了这条军纪。

    “哼,培根先生,你好算计啊!”克里斯蒂娜毫不畏惧的反驳说:“从下午拖到了现在,你恐怕早就打算用这个借口对付我们了吧?”

    “我数到三!如果还停留在这里的,格杀勿论!你们如果找奥兰多将军有事情,请先按照军营的规矩一层一层反映上来,难道你们都是一群乌合之众吗?这一点规矩都不懂?整个军营几万人,人人有事情都直接跑过来,我们这里还是军营吗?还是那支以纪律闻名的无敌军团?”培根的话再一次重重的敲在了那些年轻骑士的心口上,让他们的心中产生了畏惧感。

    看到培根已经占据了上风,自己这边人心有些浮动,克里斯蒂娜决定孤注一掷,她唰的一下抽出了自己的长剑,然后在左手手掌上划出一道伤痕,让自己的热血流淌在剑刃上,而克里斯蒂娜脸上如常的大声说:“我以自己的名誉起誓,我克里斯蒂娜今天要见奥兰多将军绝非为了自己的私怨,只要奥兰多将军当众回答我几个问题,我愿意承担由此带来的一切后果。”

    克里斯蒂娜说到这里,话题一转又说:“现在事情已经到了这一个地步,奥兰多将军还是不肯出来见我吗?难道说他心中有愧,还是……”

    “闭嘴!你竟然肆意侮辱奥兰多将军!”培根大怒的说:“你不过只是一个见习骑士而已,现在却煽动众人在此闹事?你是何居心!”

    “我已经发下了血誓,现在请奥兰多将军出来!”克里斯蒂娜不理会培根的话,她冲着奥兰多的军帐扬声喊了起来:“血誓意味着什么大家都很清楚,现在请奥兰多将军出来当面回答我几个问题!”

    培根心中一阵叫苦,因为神圣骑士的血誓是相当严肃的,如非万不得已或者意志坚定是不会那样做的,克里斯蒂娜的这一手连消带打,不仅化解了培根站在军营长官身份的优势,还直接将奥兰多逼迫到了一个不得不现身的地步,否则那就是奥兰多无视一名神圣骑士最大的荣誉,这对于奥兰多本身就是一名神圣骑士而言,那是仅次于渎神的罪行。

    可是现在奥兰多他们根本就不在这里,培根心中焦急,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而周围的骑士们则在克里斯蒂娜发出血誓后勇气大振,齐声呐喊:“请奥兰多将军出来!请奥兰多将军出来!”

    这声势一浪高过一浪,很快的工夫就席卷了整个军营,原本应该安寝的骑士们在听说了克里斯蒂娜的发下血誓要见奥兰多后,纷纷忍耐不住跑了过来,结果整个军营一下子就混乱了起来。

    培根眼前局势已经无法控制,他把牙一咬,决心以武力强行将克里斯蒂娜拿下,实在不行宁可自己名誉受损,也绝对不可以连累到团长的身上,而就在他用把手握在了长剑的剑柄上的时候,从军帐里面传出奥兰多将军那个威严的声音:“你们都在干什么?”

    奥兰多的声音并不响亮,可是他这句用普通音量发出的声音却传遍了在场每一个骑士的耳中,就好像一记重锤敲在他们心坎上,让他们情不自禁的倒退数步,只留下了依然站立在原地的克里斯蒂娜。

    “吱呀!”一声,房门被推开,奥兰多昂首走了出来,培根心中大喜,他正要上前去跟奥兰多说一下眼前的情况,不料奥兰多站定在原地,将目光四顾环绕,他目光所及,每一个被奥兰多看到的骑士都再一次情不自禁的倒退好几步,将中间空出了老大的一片空地。

    “你们不是要见我吗?我现在来了。”奥兰多不怒自威的声音传到了每一个人的心中:“既然你们不肯服从培根队长的命令,既然你们已经公然违抗皇家骑士团的纪律,还要付出血誓这样的代价,就为了见我一面?好,我就站在这里,给你们说话的机会。”

    “奥兰多将军!”克里斯蒂娜毫不畏惧的跨上一步,她下意识的先对奥兰多行了一个骑士礼,然后大声的说:“我是见习骑士克里斯蒂娜,我今天来就是想请问奥兰多将军,我们尊贵的女王陛下到底在哪里?”

    “这就是你要见我的目的吗?”奥兰多早就猜到了克里斯蒂娜此行的目的,在保护凯瑟琳的过程中,奥兰多已经察觉到这位曾经的见习神圣骑士已经慢慢在信仰的道路上迷失了,甚至还在不停的煽动那些年轻的骑士们倒向凯瑟琳,只是以前奥兰多不知道凯瑟琳的真实身份,这才容忍下来,现在凯瑟琳外逃,她的这位护卫骑士竟然跑到军营来想当面从自己这里讨一个说法,这到底是克里斯蒂娜不明真相还是她已经成为了凯瑟琳忠实的走狗?

    “克里斯蒂娜女士,首先我要剥夺你见习神圣骑士的荣誉,因为你违背了骑士谦卑的信条,你违反了皇家骑士团的纪律,从现在这一刻开始,你将不再是皇家骑士团的一员。”奥兰多当然不可能顺着克里斯蒂娜的问题走,那岂不是将主动权拱手让人?所以奥兰多先声夺人的宣布了对克里斯蒂娜的处罚,这才郑重其事的对在场所有人说:“关于帝都的前女王凯瑟琳陛下,我只能遗憾的说,从新年伊始开始,她就已经不再是我们的女王陛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