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魔法师莱恩传 > 第二百三十四章 裂痕(二)

第二百三十四章 裂痕(二)

    奥兰多话一出口,下面顿时乱成了一团,“凯瑟琳不再是女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类似于这样的疑问几乎涌现在所有人的脑海中。克里斯蒂娜双拳紧握,面色潮红的瞪着奥兰多,她的身体在颤抖了十几秒钟之后,这才用吼叫的声音问出了在场所有人的疑惑:“为什么?”

    “谋杀!”奥兰多用很平常的语气吐出了这个词语,紧接着他开始补充说:“凯瑟琳在新年伊始之夜意图谋杀帝都大执政官法拉丝,以及卡萨诺的霸主法比亚,幸好法比亚的下属薇薇安替法拉丝挡了那致命的一击。然后凯瑟琳在维克多、法比亚和艾伦多三人围攻下依然脱逃。”

    “奥兰多将军,您在说什么?凯瑟琳女王居然可以在维克多三个人的夹击下安然离开?”克里斯蒂娜哈哈大笑的说:“这怎么可能,女王陛下……”

    “没什么不可能的。”维克多的声音从奥兰多的身后传出,这位帝国唯一的**师慢慢的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跟在他身后的,是携手并肩的莱恩和法拉丝,只不过现在的莱恩依然带上了那副魔法面具,对外保留着自己法比亚的身份。

    “维克多**师吗?”克里斯蒂娜对于这位**师的尊敬远不如奥兰多,她毫无顾虑的用嘲讽的语气质问着:“堂堂的**师居然让一位女士在自己面前安然离开,这实在是太让人不可思议了,难道说您这个**师的头衔是……”

    “呵呵!”维克多轻轻一笑,他看着克里斯蒂娜那张因为愤怒扭曲了的面容,淡淡的说:“我**师的实力并不会因为你的质疑而减弱,至于凯瑟琳,谁说她是安然离开的?如果不是她逃走前召唤出一头冰霜骨龙,她也未必走得掉。”

    “冰霜骨龙?”

    “不错,克里斯蒂娜,就是在费尔南多十三世和凯瑟琳婚礼上出现过的那种,冰!霜!骨!龙!”维克多说到最后那四个字的时候着重加强了语气:“还有,你还真的以为凯瑟琳不过是一个娇弱的女人?真是笑话,她在当初的竞技大赛上显露的实力不过是她很小的一部分而已,这位凯瑟琳的真正实力和我不相上下,因为她也是一位传奇魔法师。”

    “传奇魔法师?那是什么?”

    “凯瑟琳女王的力量有这么强?我以前怎么总是感觉她是一个很需要别人保护的小女人呢?”

    “哎呀,这些事情怎么越来越复杂了……”

    奥兰多平静的看着周围的神圣骑士们针对维克多刚才说的话议论纷纷,他的心中充满了苦涩,神圣骑士应该是帝国最强大的武力,他们无敌的荣誉源自严格的纪律,可是看看眼前这些人,竟然是这样一副模样,这还是那只无敌的黄金狮子吗?而偏偏眼前这一切,都是因为奥兰多开始扩充军队造成的后果。

    平心而论,奥兰多扩充军队的想法并没有错,可是错就错在了凯瑟琳和法拉丝分别把手都插了进来。这并非是奥兰多故意放纵的,而是凯瑟琳和法拉丝借着奥兰多领军在外对抗来骚扰的克莱族、兽人和塞克城军队的时候,在帝都悄悄的展开了一系列手段,等到奥兰多发觉的时候,整个局面已经有些失控了,而奥兰多根本没有太多的时间去纠正,因为外部的骚扰始终没有停止,他必须保证后方帝都的局面不能乱,否则就会出现更大的麻烦。

    法拉丝插手军队不过是为了自保,希望掌握一只保护自己的力量而已,所以她花费的精力和金钱都是相当巨大的。而凯瑟琳根本就是在故意搅乱这一切,在她的干扰下,费尔南多皇族和帝都的贵族都把手插了进来,结果军队扩张之后,战斗力反而下降了,现在帝都军队当中最精锐的部队,除去奥兰多直属的皇家骑士团第一大队那不满编制的3000神圣骑士外,竟然是法拉丝掌握的以原乔纳斯军团整编的第三军团。

    “幸好,这些都是新晋的骑士,我手下的老人依然还保持着元原先的战斗力,依然可以保持着对其他势力的威慑。”奥兰多在心中暗自庆幸,同时他也打定主意,要以最快的速度重新整编军队,把凯瑟琳留下的问题统统解决,重新保持军队的独立性和他们的战斗力。

    奥兰多的这些思考在他的脑海中只是一闪而逝,他也只是在心底存下了这么一个念头,而没有一个详细的计划,在看到场面依然混乱,奥兰多眉头一皱,轻声的说:“这就是神圣骑士的纪律吗?你们的荣誉何在?”

    奥兰多的话让乱成一团的场面很快就平静了下来,不得不说奥兰多对皇家骑士团十几年的经营,在配上他“战神”的声誉,还是相当有威信的。在重新控制了场面之后,奥兰多开口说:“维克多**师在帝都保卫战的时候已经向所有人证明了自己的实力,我想克里斯蒂娜女士你不会那么快就遗忘吧?而凯瑟琳可以与维克多进行抗衡,她的力量自然也就可想而知了。”

    “而且凯瑟琳并非只是涉及到这一场谋杀,三年前卢克遇害一案,也是凯瑟琳做的。当时莱恩就在卢克身边,可以作为证人。还有,既然她召唤了一头冰霜骨龙,那么在费尔南多陛下的婚礼上出现的那一头是不是也和凯瑟琳有关呢?而且,凯瑟琳拥有这样强大的力量,那么婚礼当夜,费尔南多陛下遇刺一案,恐怕也和她脱不开关系,因为她有足够的力量避开皇宫内部的防御魔法阵去做一些事情,至少在这件事情上,目前她的嫌疑最大。”

    “你胡说,你说的这几次事情,我都是一直陪伴在女王陛下身边,我可以证明她哪里都没有去!”克里斯蒂娜绝对不允许别人污蔑凯瑟琳的名誉,她几乎是声嘶力竭的把这些话喊出来的:“你说的这一切都是猜测,根本就没有证据,难道说有实力就一定要去做吗?那维克多、还有你奥兰多将军,还有这个什么法比亚,不都是可以做这些事情吗?”

    “克里斯蒂娜!”莱恩走上前几步,用怜悯的目光看着这位曾经的对手,而克里斯蒂娜也是微微一怔,因为眼前的这个法比亚给了她曾是相似的感觉,这让她很奇怪,因为克里斯蒂娜相信自己以前绝对没有见过这位什么卡萨诺的霸主。

    莱恩看着微微有些**的克里斯蒂娜,在心中暗暗叹息了一声,他知道无论结果如何,眼前的这位女骑士身败名裂是肯定了的,因为凯瑟琳三次谋杀都由她来证明自己不在场,显然很难让别人相信克里斯蒂娜不是凯瑟琳的同谋。

    “克里斯蒂娜,”莱恩缓缓的说:“你不觉得有些奇怪吗,凯瑟琳居然连续三次找你做她不在场的证人。”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我本身就是凯瑟琳女王的贴身护卫。”克里斯蒂娜随口说。

    莱恩的声音并不算大,可是却很清晰的传到了在场每一个人的心中:“一般来说,连续三次事情都由你做见证,本来就是很巧合的,凯瑟琳的身边可不只是你一个护卫啊。如果我现在问你,克里斯蒂娜,你两年前的今天晚上吃的是什么?你还能回忆起来吗?”

    “这种小事,我怎么能……”

    “不错!你就算你天天陪在凯瑟琳的身边,可你也不能把凯瑟琳身边发生的每一件事情都回忆的清清楚楚,在你不知道同一时刻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居然可以把那一刻的细节说的清清楚楚,而你的行为又恰好证明了凯瑟琳当时并不在场,这难道不是很奇怪的一件事情吗?”

    “我不明白你到底想说什么。”克里斯蒂娜的心有一些慌乱,因为她和凯瑟琳之间发生的某些事情根本就没办法说出口,因为从费尔南多遇刺那一夜凯瑟琳对她身体轻抚开始,克里斯蒂娜就慢慢的和凯瑟琳保持了一种暧昧的关系,表面上克里斯蒂娜经常贴身保护着凯瑟琳,可是在暗地里她们却没少有那种亲密的接触。

    在凯瑟琳的天然魅惑下,克里斯蒂娜的内心对于这种事情也从一开始的犹豫变成了渴望,她甚至已经开始享受和凯瑟琳在一起的时光。以凯瑟琳的天然魅惑和手段,她在和克里斯蒂娜缠绵的时候,很快就可以让克里斯蒂娜的心灵上达到****的境界,而通常一个人在达到这种快乐的时候警惕性就会降低到最小,凯瑟琳就会趁着这个机会以某种心智魔法催眠克里斯蒂娜,让克里斯蒂娜一直保持在这种如潮水般涌现而来的快乐之中,以为自己一直在和凯瑟琳缠绵,两个人根本没有分开过,而事实上里斯蒂娜的身边根本就没有其他人,她所感觉到的一切完全是凯瑟琳的天然魅惑魔法带给她的影响,而这个时候的凯瑟琳就可以抽身去做自己的事情,比如和老师半神巫妖联络,比如去杀掉某位费尔南多皇族……而凯瑟琳唯一要考虑的就是在魔法失效之前回到克里斯蒂娜的身边。

    假如帝都魔法公会以全力对克里斯蒂娜进行魔法检查,多多少少都可以找到一些端倪,可是克里斯蒂娜毕竟是一名见习神圣骑士,又是凯瑟琳女王的亲随,不可能用那种对脑部有很大损伤的手段去探查,而且那个时候谁也没有去怀疑凯瑟琳,又怎么会想到以自己神圣骑士名誉发誓的克里斯蒂娜其实在说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