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魔法师莱恩传 > 第二百四十九章 无间道(三)

第二百四十九章 无间道(三)

    约莎漫不经心的用喷壶浇着水,因为她现在是法拉丝府邸的一名花匠。在五天之前的那个夜晚,约莎借助莱恩躲开了后面追捕她的密探,等到第二天天亮之后,法拉丝的管家就来到了她的面前,在简单的几句对话后,这位六十几岁的老管家便任命约莎成为了法拉丝府邸的一名花匠,而她的职责无非就是每天浇水这种相当轻松的事务。

    约莎之所以答应那位管家留下来,完全是因为她希望能够从这里得到一些重要的情报,同时她也有躲避外面追捕的意思,既然那些鼻子比狗还灵的治安署密探盯上了她,那么就必然会找到她那个简陋的家中,如果不留在法拉丝的府邸,约莎还真不知道自己该往哪里躲。

    如果不是身负重任,这里的工作对于约莎而言简直就是置身天堂一般,每隔三天便可以休息一天,一个月能够拿到1枚金币,而且吃住都由法拉丝府邸这边提供。如果拿这个条件和外面的商铺去比较的话,至少也要是一个高级管事才有的待遇了。

    不过约莎却没有因为生活的安逸而放弃自己的理想,她痛恨帝都的统治,正是因为这个帝国,她的未婚夫才会死在战场上,正是这个帝国,她父亲的裁缝店才会毁于暴乱,正是因为这个帝国,她才差一点死于非命,如果不是组织在关键时候拯救了她,也许她早就落在帝都追捕她的密探手中,经受对女人而言最悲惨的折磨了……

    按照约莎的想法,既然是机密,必然会放在法拉丝的书房里面,她所在的后花园距离法拉丝的书房倒也不算很远,可是法拉丝的府邸里面却防卫森严,她可以在后花园和仆人住宿用餐的地方自由行走,却根本无法抵达法拉丝府邸的其他位置,甚至在昨天下午法拉丝一时兴起来到后花园的时候,约莎这些花匠们都被法拉丝的亲卫带到了别处,不要说偷什么秘密情报,就是想再看到法拉丝一面也是相当困难的事情。

    “怎么办,怎么办?难道我就在这里一直等下去?”约莎漫不经心的洒着水,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手上的喷壶里面早就没有水了,因为她的心中一直在不停的思考着对策,她仅仅受到过一些最基本的训练,无非就是暗中送、取一些情报而已,根本谈不上其他,又如何想得出一个稳妥的方法呢?

    “约莎,约莎!”耳边一个女声连续喊了约莎好几次,在看到约莎依然在走神的情况下,那个女性用力在约莎肩膀上推了几下,这才唤醒了约莎:“喂,你怎么总是在走神啊,虽然这些事情很简单,可是你也要用心才好嘛。”

    “哦,啊,啊,对不起,我……这里的日子实在是太好了,我这几天老是以为自己在做梦,所以……”约莎这才发现站在自己面前的正是这群女花匠的首领,也是整个法拉第府邸的副管家贝蒂,她飞快的找出一个理由来搪塞,然后问贝蒂说:“贝蒂夫人,您,您找我有事情吗?”

    那个贝蒂夫人年纪大约有三十六、七岁吧,眉眼之间依然残留着年轻时候的风韵,她从卢克年轻的时候就在这里做事了,算起来至少也有30年,对整个雷迪亚家族非常的忠诚,也正是因为这样,她才会从最下面一步一步做到这个位置。一般而言,在贵族府邸中的管家、副管家之类的人员,通常都会和主人有那么一点点血缘关系,虽然说雷迪亚家族人丁稀少,可是贝蒂能够做到这个位置也正是说明了她的忠诚和勤勉。

    贝蒂夫人看着依然有些魂不守舍的约莎,心中忍不住皱起了眉头,若非眼前这个女孩是二小姐亲自安排进来的,恐怕早就被贝蒂赶走了,不过贝蒂夫人在表面上却没有表露出这个意思,只是轻声说:“你跟我来,莱恩大人要见你。/”

    “见我?”约莎微微一愣,随即她的脸上顿时流露出喜色,因为她突然想到了一条可以偷取机密情报的了,于是约莎连声说:“在哪里?快带我去吧。”

    贝蒂夫人并不清楚眼前这个女孩和二小姐到底是什么关系,她心中很奇怪为什么二小姐会把这么一个看上去贪慕虚荣的女孩子弄进府邸里面,而且看她的样子,似乎对未来的男主人别有用心,可是贝蒂依然没有没有多问,就连在私下打听都没有,这便是她在雷迪亚家族能够做到副管家最大的原因了。

    像约莎这样的花匠,尽管待遇比起外面商铺要好得多,但是要想去见主人依然需要经过如沐浴、更衣等重重繁琐的步骤,所以当约莎再一次看到法拉丝的书房见到莱恩的时候,已经是整整2个小时后的事情了。

    在看到精神不错的约莎快步走进书房后,莱恩微微的点了点头,看来她这几天的日子应该过得不错,希望她能够一直这样开朗下去,甚至可以快一点找到自己另一位心仪的伴侣,毕竟巴特已经去了快4年了,像约莎这样的女孩子,一生又能有几个4年呢,难道把自己美好的时光都放在对记忆的忧伤上吗?

    “来,坐下吧。”莱恩指着自己对面的椅子,示意约莎坐下,而法拉丝此时则在自己的书桌上,埋头处理公文。约莎眼睛飞快的往法拉丝那边瞟了几眼,然后又飞快的把视线放在莱恩的身上,而莱恩则用微笑面对着约莎。

    当约莎坐好之后,莱恩开口说话了:“这几天过得还好吗?没有人欺负你吧?”

    “哦,还好,还好。”约莎心不在焉的说,她的内心飞快的思考着,打算找一个办法能够自由的出入法拉丝的书房,这样她就可以接触到这个帝国最核心的机密了。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莱恩,大约在4年前,我曾经前往雷神要塞,在那里,我遇见了巴特,我们一起并肩作战。”莱恩微笑的向约莎介绍自己,而约莎的嘴角则轻微的撇了撇,她才不相信眼前这个家伙的话呢,因为她在组织里面曾经听过关于这个莱恩的一些事情,据说他是一个好色的家伙,身边的美丽**就有好几个,从十几岁的少女到三十几次的成熟女人统统不放过。

    约莎和巴特从小一起长大,她当然很清楚巴特根本就不擅长战斗,要说一起并肩作战,除非这个叫做莱恩的家伙在雷神要塞的时候一直躲在后面了,等到城破的时候就第一个跑掉,而他现在对自己这么和颜悦色,想必又是看上自己的姿色了。

    莱恩似乎并没有觉察到约莎的心不在焉,他简单的几句把自己和巴特的关系交代出来,就对约莎说:“就在我们快要回答帝都的时候,克莱族偷袭了我们,巴特也在那一役中不幸战死,他临死前托付我要好好照顾你……”

    “哼,果然说到正题了,‘好好’照顾我,你还不是贪图我的美色?”约莎心中冷笑一声,不过她眼珠一转,立刻想出一个自认为是绝佳的办法,她故意用悲痛的心情对莱恩说:“唉,巴特死了,我现在也无家可归,我该怎么办啊?”

    莱恩心中微微叹了口气,在法拉丝接管了卢克的大部分权力后,也自然而然知道了以前的很多事情,比如莱恩一行怎么也找不到这个约莎的最大原因,就是卢克把她还有当时进入皇宫的所有裁缝都软禁了起来,以莱恩一个普通冒险者的力量,怎么可能对抗一个庞大的帝国机构呢?

    “那你以后就好好在这里生活吧,嗯,这枚是巴特临死前留下的戒指,你……你留着做个纪念吧。”莱恩轻轻的把巴特的那枚戒指递给了约莎。

    约莎接过戒指后,心中再也无法忍受未婚夫去世的悲伤,一滴晶莹的泪水流淌了出来,正巧滴落在那枚戒指上,看的莱恩心中不住的叹息,若是自己当时拥有现在的力量,哪里还轮得到那些克莱族轻骑兵肆虐,巴特也就不会战死了。

    约莎闭上眼睛,把巴特的那枚戒指轻轻放在心口,她在心中默默的发誓说:“对不起了,巴特,我会用我全部的力量为你报仇,也许……也许我会牺牲一些东西,但是我的心,永远是属于你的,等着我,亲爱的巴特,等我为你复仇后,我就会追随你而去!”

    约莎慢慢的张开了眼睛,以楚楚可怜的表情看着莱恩说:“莱恩先生,你打算怎么安排我呢。”

    莱恩说:“法妮对我说,她安排你在后花园做花匠,怎么,你不习惯吗?”

    “嗯!”约莎连连点头说:“是啊,那些事情我一个人根本做不来,人家……”

    “哦,那你想做些什么事情呢?”莱恩微微思考了一下,觉得约莎以前在裁缝店里买做事,现在做不来花匠也很正常,于是开口询问说:“你说吧,只要我能办到,我就一定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