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魔法师莱恩传 > 第二百五十一章 无间道(五)

第二百五十一章 无间道(五)

    约莎若无其事的行走在法拉丝的府邸里,一路上倒也顺利,那份从法拉丝书房偷走的分布图就贴身藏在她的衣服里面,是的,那个所谓的最后办法就是最笨的方法,直接带走分布图的原件。

    约莎知道,自己偷走了法拉丝的那种重要的东西,假如法拉丝回去翻看,就一定会暴露,所以她必须在法拉丝察觉东西被盗之前离开法拉丝的府邸,否则只要法拉丝一声令下,整个府邸就会戒严,以约莎的身手,根本就闯不出去,等到法拉丝一个个排查,必然会发现今天约莎也进入了书房,那样这份机密情报就白偷了。

    一想到这个严重的后果,约莎就情不自禁的抚摸了一下自己的前胸,那份机密的情报就藏在这里。虽然这样会让约莎很不舒服,但是却是一个极佳的办法,别人最多会认为约莎胸膛比往日高耸了许多,却绝对不会想到那里面其实另有玄机。

    尽管约莎现在心中万分焦急,可是她依然在外表保持着镇定,按照往常那样不紧不慢的行走着,就好像她往日当值后回到自己休息的地方那样。按照约莎的设想,她会悄悄的溜到后门,从平日里仆人进出的那个大门离开,不料事情总会比预先设想的要糟糕很多,而约莎也在拐过一个弯后,一头撞上了贝蒂夫人。

    “哎呦,约莎,你怎么急急忙忙的?”贝蒂揉了揉自己被弄痛的胸脯,用不紧不慢的声音说:“你跑到哪里去了,二小姐找你呢!”

    约莎听到这个消息,顿时吓了一跳,她几乎要下意识的拔腿就跑,不过她最终还是强行忍住了自己的这个念头,而贝蒂根本就不知道约莎脑袋里面到底打着什么主意,她慢慢的说:“二小姐说了,让你这几天别去书房了,如果你无聊,可以出去到处转转。”

    “咦?怎么又不让我去了啊?不是答应了我的吗?”约莎心中狂喜,可是嘴上却故意说:“法拉丝怎么说话不算啊?”

    “你啊!”贝蒂夫人狠狠的白了约莎一眼,她用略带不快的语气轻轻的训斥着约莎:“二小姐的名字也是你随便叫的吗?哼,主人的吩咐你照做就可以了,你啊,若不是二小姐亲自交代,你不知道犯了多少条规矩了。”

    “哦,知道了,贝蒂夫人。”约莎朝着贝蒂夫人做了一个鬼脸,然后故作开心的说:“人家正好这几天闷的很,正好出去逛逛,新年的时候城里好乱,我都没好好玩一回。”

    “行了,你去忙吧,不过记得晚上一定要回来,这是规矩,记住了吗?”贝蒂夫人也不可能和约莎这种人一般见识,毕竟对方是主人家亲自安排进来的,她随意的叮嘱了几句,就离开了,而约莎则强忍住兴奋的念头,扭头往法拉丝府邸的后门走去。

    “怎么样?一切顺利吗?”法拉丝坐在自己的书房里面,轻轻的说:“整个计划一定要保证万无一失,我们只有一次机会。”

    “请放心!”一位身穿着魔导师长袍的男性魔法师微笑的说:“以我们几个人的力量,完全可以用‘魔力神眼笼罩整个帝都,根本不用担心这么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会脱离我们的监视。’”

    “那就好。”法拉丝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扭头对自己的参谋官说:“各个地区的人手都布置好了吗?能够让鱼儿顺利的回巢吗?”

    “没问题,大人。”那个参谋官,也就是在约莎面前假装下属叛逃的那个中年男人开口回答说:“整个治安署都已经布置完毕,而且按照您的吩咐,奥兰多将军为我们提供了3000名精锐战士,不要说这个小小的反抗组织,就是一只正规的军队也足以击垮他们。”

    “嗯,我知道了。”法拉丝端起面前的酒杯,轻轻的品了一口,然后开始盘算整个计划中还有那些不足之处。

    本来法拉丝是打算给约莎安排一条精心设计好的逃跑路线的,否则帝国最机密的情报上都有特制的魔法印记,而这种机密情报一旦离开指定的区域,就会触犯魔法阵报警,也就是说,那个傻傻的约莎竟然打算拿着那份分布图从后门离开,这绝对会触发报警魔法阵的。

    万般无奈之下,通过魔力神眼观察到约莎情况的法拉丝只要让贝蒂夫人出面了,给了约莎一个光明正大的理由离开,然后再进行压迫式的追击,让所有接触到这份情报的反抗组织成员根本没有足够的时间来慢慢查看,而整个计划中的破绽也就不再是破绽了。

    看到“魔力神眼”中显示出约莎哼着小曲快步迈出后门,法拉丝微微摇了摇头,就这种水平也敢来做潜伏任务?如果不是因为她的未婚夫是莱恩曾经的战友,恐怕约莎早就住进治安署的大牢了,能不能活到现在还很难说呢。

    “大人,可以开始了吗?”法拉丝的参谋官低声的询问着。

    法拉丝在心中微微叹了一口气,她其实并不指望这一次一定可以挖出对方的重要首脑,因为一方面是整个计划只是她临时起意,策划和布置的并不算周密,而另一个方面则是这个约莎所作所为实在是太愚蠢了,换做是任何一个稍微有头脑的人,都会怀疑整个潜伏和盗取行动过于顺利,从而发现这里面的破绽,可这个约莎却根本视而不见,还以为是自己运气好。

    “行动吧,不过要记住,尽可能保证那个女孩的生命。”法拉丝淡淡的说。

    “遵命,大人,我们会尽力而为的。”参谋官点了点头,快步离开法拉丝的书房,他要把法拉丝的命令传达下去,而法拉丝则有些心虚的慢慢喝着杯中的葡萄酒,因为她整个计划只不过是临时起意,根本没有和莱恩商量,万一莱恩知道了事情的真相,说不定会大发雷霆的,法拉丝宁可帝都布满了敌人的密探,也不愿意让莱恩不开心。

    约莎在大街上快步往前走,在离开法拉丝的府邸后,她就以最快的速度赶往那个联络地点,希望能够赶在法拉丝察觉之前把这份重要的情报送出去。在接受训练的时候,教官再三强调,这种特殊的联络地点通常都是用来处理紧急事务的,不到万不得已不许动用,而且只要动用一次,整个联络通道就会在使用后关闭,以防止出现意外。

    约莎气喘吁吁的走进了这家名为“北地毛皮”的皮革店,正在像一位客商推荐商品的侍者在看到约莎后愣了一下,随即他使劲了咳嗽了几声,紧接着从旁边走上来一个年轻的学徒,脸上带着职业的笑容对约莎说:“您好,美丽的女士,需要什么帮助?”

    约莎当然还清楚的记得整个联络的暗语,她按照规定好的次序抬起自己的左手放在了自己的右手手背上,然后对那个学徒说:“听说你这里有来自最北面的毛皮?有成品的女式大衣吗?”

    “当然,本店可是应有尽有的,各种款式都是由从事这一行几十年的老师傅亲手制作的,保您满意。”那学徒一边说,一边把一只手放在了身后,而他留在身前的那只手却只伸出了两根手指。

    约莎眼睛一晃,已经看到了对方的反应,她随口说:“只怕未必吧?我听说自由天堂的皮衣更珍贵。”

    “我想您记错了,夫人,自由天堂盛产的是鲜花。”

    “哦,如果鲜花和皮衣配在一起,一定很好看。”

    “是的,夫人,请您跟我来,你可以随意试穿,直到您满意为止。”那个学徒说完这句话,将约莎领到了后堂。后堂比起前面的店铺可就狭窄多了,那个学徒带着约莎慢慢穿过后堂,一边走一边随口说:“夫人你看上去很年轻,不知道平时都是怎么保养的啊?”

    “火焰会净化一切!”约莎说出了最后一句暗语,而那个学徒眼中立刻发出惊人的光芒,开口说:“来自南方的自由之风会重新吹拂大地。哼,约莎,你怎么突然跑到这里来了,难道不清楚这里不是你可以随便来的吗?”

    约莎见对方已经完全对上了暗语,于是急匆匆的开口说:“前几天我混进了法拉丝的府邸,而今天我偷出了一份相当重要的情报。”

    “你?”那个学徒根本不相信约莎的话,他脸上非常严肃的说:“重要情报是这么好偷的?”

    约莎见对方不相信自己,于是很着急的解释说:“那个莱恩看上了我,于是我就……”

    约莎刚刚说到这里,就听见外面一片吵杂声音响起:“快,立刻包围这里,仔细的搜查,不可放走任何一个人!”

    “混蛋,你们知道我是谁吗,喂,你……你竟然……啊!”听这个声音,应该是刚才选购毛皮的那个客商的声音,显然对方根本没有任何顾忌,而在帝都,只有法拉丝直属的治安署才有这个巨大的权力。

    “该死的,你把治安署的恶狗招来了!”那个学徒狠狠的对约莎说。

    约莎则反唇相讥说:“这不正好说明了这份情报的重要,否则他们需要这样大张旗鼓吗?”

    那个学徒冷冷的瞪了约莎一眼,他不再理睬这个女人,而是从一堆杂物中扳过一张梯子,然后飞快的爬了上去,而约莎则拎起自己的裙子,也紧紧跟着他爬了上去,在那个学徒刚刚把梯子抽上去后,外面那些治安署的成员都冲了进来,除了留下几个人慢慢翻找这里之外,剩下的人全都涌入了后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