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魔法师莱恩传 > 第二百五十二章 追捕(一)

第二百五十二章 追捕(一)

    那个学徒和约莎就藏在后堂上面的一个小阁楼里,这里的空间相当狭小,根本连腰都直不起来,而且灰尘相当的大,并且散发出一股霉烂的味道。约莎一上来就拼命的用袖子捂住自己的嘴,可是那个学徒却对这些置若罔闻,只是小心翼翼的观察着下面的情况。

    在仔细盘算之后,这个学徒发现以自己的力量,很难在下面那四个治安署的人发出警报前干掉他们,他只好悻悻的把身体挪到阁楼的另一个角落,在慢慢的摸索了一会后,搬开了一大块木板,外面的光线一下子就照射了进来,让一直身处在昏暗阁楼里面的约莎吓了一跳,张嘴就叫了起来。

    那个学徒反应相当的迅速,他右手一翻,直接捏住了约莎的喉咙,然后左手顺势掩上了约莎的嘴巴,然后用轻微的声音在约莎耳边说:“如果不是看过你的资料,我一定会认为你***就是他们派来的间谍!”

    约莎没想到这个学徒竟然口出脏言,她有心反驳几句,可是喉咙被对方捏住,根本就发不出任何声音,而这个时候,那个学徒再一次小声说:“想死你就说话或者乱动。”

    约莎身体一僵,这才想起自己脚下还有好几名治安署的人在搜查呢,刚才如果自己发出声音,必然就暴露了。在看到约莎眼中的神色后,那个学徒轻轻放开了约莎,而后者则立刻用袖子死死的捂住了自己的嘴,甚至强行忍住了发出咳嗽的动作。

    “跟我来。”那个学徒蹑手蹑脚的跨出了阁楼,而约莎也学着他的模样离开了阁楼,外面就是这家毛皮商铺的楼顶,而不远之处就是那条热闹的大街,而约莎一眼就看见了有不少治安署的密探穿着亚麻布制作的制服在大街上不停的盘查,显然这里已经被法拉丝派人封锁了。

    “怎么办?”约莎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向着那个学徒问出了这句话,而那个学徒则尽可能把身体埋低,小声问约莎:“那份情报呢?”

    “这里怎么好拿出来?”约莎面色顿时一红,她支支吾吾的说:“人家贴身放着呢,难道在屋顶脱衣服?”

    学徒看到约莎居然这样说,恨不得一刀杀了她,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说这种话,别说脱衣服,就算不穿衣服,只要能逃命,学徒并不介意当着几十万人的面裸奔,在他看来,能够活下去才是最重要,其他什么完全毫无意义。

    学徒本来不想带着约莎一起走,因为这样会有更多的可能性暴露自己,可是他也不能就这样丢下约莎,毕竟看眼前的架势,说不定这个胸大无脑的女人真的牺牲了身体从法拉丝那里弄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可如果学徒他直接干掉约莎拿走那份情报也不安全,且不说从一个穿着一大堆衣服的女人身上找出那玩意有多麻烦,只要约莎临死前发出声响,甚至鲜血流淌下去,都会暴露自己的方位,在有经验的追捕好手的追踪下,学徒预先布置好的逃走路线很可能就会暴露出来。

    在权衡利弊后,学徒最终只能选择带上这个该死的女人一起走,他深深的凝视了约莎一眼,心中打定主意,在脱身之后一定会用最惨烈的手段折磨她,让她后悔自己生下来,而约莎也被学徒那可怕的眼神吓得浑身打了一个寒颤,不过没等她搞清楚学徒到底打算干什么,就听到了学徒的声音。

    “听着,不想死就跟上我,如果你暴露了,我会毫不犹豫丢下你的。”学徒冷冰冰的说完这句话,然后猫着腰顺着屋顶慢慢的往前走,而约莎在微微一愣后,也用力拎起自己的裙子,勉强跟在那个学徒的后面。

    身后传来了轻微的碰撞声,这让受过严格训练的学徒心中一惊,因为他已经分辨出那是木梯和墙壁碰撞发出的声响,显然下面的治安署成员发现了那个隐藏着的阁楼,而且很快就会来到屋顶,然后发现自己。

    学徒把牙一咬,他转身一把扛起约莎,也顾不得隐藏什么行踪,几乎以自己最快的速度往前跑,而约莎也用力的咬紧自己的衣袖,尽可能不发出任何声响,可是在屋顶的快速奔跑依然让她感到头昏脑胀,根本不知道自己置身何处。

    学徒只觉得心惊肉跳,仿佛自己身后有人在不停的窥视自己,可是他偶尔回头,却什么也看不见,就在此时,在那家“北地毛皮”商铺外面大街上停放着一辆马车里面,法拉丝默默的透过“魔力神眼”查看着那个学徒扛着约莎快速在屋顶翻腾跳跃,只花费了不过2分钟左右的时间,就跑出一百多米,然后跳进了另一间商铺的后院。

    “可以压过去了!”法拉丝身边坐着的一个三十几岁的女性在看到那个学徒跳进后院后,立刻掀开窗帘对马车外的一位下属说,而那个下属微微点头立刻快步跑出去传递这条命令了。那个三十几岁的女人放下窗帘,然后轻轻对法拉丝说:“您放心吧,目前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嗯。”法拉丝几乎没有开口,只是轻轻的应了一声。

    那个30几岁的女性稍微犹豫了一下,不过还是鼓起勇气对法拉丝说:“作为您的副官,我,我还要提醒您,帝都的利益最重,至于莱恩先生,我想他会理解您的。”

    “我用不着你来教我怎么做!”法拉丝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怒气:“莱恩和我的事情是我的私事,佩特拉副官。”

    “对不起,法拉丝大人。”那位30几岁的女性,也就是佩特拉副官低着头轻声说:“请原谅我的无礼,假如莱恩先生为此感到不快,我来承担他的怒火吧,您今天并没有来过这里,整件事情都是我一手策划的,我擅自行动,甚至也瞒过了您。”

    “咦,密道?”就在这个时候,负责操纵魔力神眼的魔导师突然发出了一声惊呼,而在他身边的另一个魔导师则马上出手了:“快,加大魔力波动,不能丢失目标,希望那密道不是太深,不然魔力神眼可就探测不到了。”

    佩特拉副官把视线转到了魔力神眼显示的模糊图案上,那位学徒已经扛着约莎进入了密道,画面也随之发暗,几乎看不清楚了,不过在两位魔导师全力运作下,佩特拉还是可以勉强分辨出那个人形在快速往前移动。

    “该死,这个密道他们是什么时候弄出来的?治安署的那些白痴,等这件事结束了,我要好好操练他们!”佩特拉恶狠狠的想:“还有你这个混蛋,你还真厉害啊,居然在我们的眼皮底下弄出这么一个东西了,不错,不错,等我抓到了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扛着约莎的学徒此时已经把约莎放了下来,他当然不知道与此同时有个叫做佩特拉的女人正在恶狠狠的诅咒他,并且期待在未来的某段时间里面慢慢的折磨他。学徒之所以放下约莎,完全是因为这个密道太矮了,就算是他自己也要弯着腰走,所以学徒只能应拖着约莎的上半身往前冲。

    不得不说,这样的逃亡会极大的消耗学徒的体力,可是他却没办法停下来,因为这条密道的出口并不算很远,这本是以前某个贵族偷偷挖的,目的为了从自己的别院中偷偷溜出来和情妇约会,而约会的地点就在他府邸的外面不远处,也就是学徒刚刚跳进去的那个后院。

    学徒不知道帝都治安署的包围网会不会把那个贵族的府邸也裹进去,所以他只能以最快的速度跑出地道,然后迅速离开,只要能够换一个身份重新融入帝都,学徒觉得自己才算是真正安全了,而在那之前,他会先把手上这个白痴女人拿的那份情报鉴定一下真伪,如果是真的也就罢了,如果是假的,学徒发誓绝对不会让这个女人死掉,至少在用尽自己那几百种让人感到痛苦无比的手段之前不会。

    大约花费了十几分钟,学徒终于走到了地道的尽头,他没有立即掀开盖子,而是侧耳倾听了一小会,在确定外面完全没有埋伏的时候,学徒这才轻轻掀开了头顶的石板,然后慢慢的爬了出去。

    这个通道的尽头在一栋假山里面,学徒藏身在假山之中,四处打量整个后花园,这里在帝都血夜之后就荒废了,平时根本没有人来,而学徒所在的组织在发现这个密道后也精心策划了几起闹鬼的事件,所以不要说晚上,就是白天也是冷冷清清的。

    在最终确定自己暂时安全后,学徒强行把约莎从地道里面拽了出来,然后扛着她走进了一间原本应该花匠住的小屋子里面,然后学徒翻出了事先藏好的替换衣物,从里面翻出一套男人装扮的冒险者服饰,直接砸在了约莎的身上,然后对着女人说:“赶紧换上,然后把那份情报给我。”

    “啊,这是哪里?”约莎仍然感到晕头转向的,过了好一会才看清楚自己眼前的情况,正好看到那个学徒把自己身上最后一件衣服脱掉,然后直接走向了自己,吓得约莎立刻长大了嘴巴想要发出一声尖叫,不过幸好她仍然记得学徒之前说过的话,赶在声音发出来之前重新死死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全身**的学徒几步走到约莎所躺的床边,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冷冰冰的看着,在看到约莎最终没有发出声音后,这才眯着眼睛说说:“幸好你没忘,不然……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