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魔法师莱恩传 > 第二百五十四章 追捕(三)

第二百五十四章 追捕(三)

    那个出手救了约莎的女性盗贼,也就是莱恩新收的盗贼同伴苏菲,在听到法拉丝问出这个问题后,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她回答说:“当然了,否则我干嘛来管这档子闲事?”

    “你一直都跟在那个家伙的身后?”法拉丝的副官佩特拉急促的问。

    苏菲当然明白佩特拉这样问的含义,不过她也并不打算说出来,曾经身为大陆某个杀手集团顶级的杀手组合之一的苏菲,当然有其独特的技巧,否则又怎么可能活到现在呢?只是这种事情苏菲并不想说出来,因为她希望自己能够忘记以前的经历,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如果不是莱恩开口,苏菲是绝对不会重操旧业的。

    看着苏菲笑而不语的模样,佩特拉心中大急,因为她绝对不能够允许超过自己掌控的人物或者力量出现,否则苏菲哪一天突然潜入了法拉丝的府邸,那乐子也就大了,于是佩特拉往前跨上一步,继续追问说:“怎么,不敢说?”

    “够了!”法拉丝一声怒喝,让佩特拉乖乖的又站了回去,在深深的凝视苏菲几眼后,法拉丝再一次开口说话了:“莱恩,他全都知道了吧?能告诉我他在做什么吗?”

    “真的很抱歉,法拉丝小姐。”苏菲心中打着可是和薇薇安差不多的念头,所以她无论如何也不敢得罪法拉丝,所以苏菲对法拉丝一直都是相当客气的,甚至有一点点畏惧,只是苏菲的确不清楚莱恩到底在做什么,她只得把实情讲了出来:“是这样的,在几天前,莱恩先生突然吩咐我跟踪约莎,并且让我尽可能的保护她。不过我没办法进入您的府邸,就只能在外面安排人员监视了。”

    “我明白了,当约莎离开的时候,你得到了情报,就一直在跟在她,是吗?”法拉丝问。/

    “是的,法拉丝小姐。”苏菲老老实实的回答说。

    “你可真厉害啊,两位魔导师用‘魔力神眼’竟然都没能察觉到你的存在。苏菲,你的表现可真让我耳目一新啊。”法拉丝淡淡的说,不过苏菲还是能够从她的语气中听出那么一点点赞扬。

    “您夸奖了,我也就是做这点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已。”苏菲可不敢居功,毕竟这件事情涉及到莱恩和法拉丝之间的信任问题,她可不像就此惹上麻烦。

    “大人!”房间外传来了法拉丝某个下属的声音:“目标从水井逃走了,是否继续追击?”

    法拉丝听完汇报后没有立刻答复,而是把目光投向了苏菲,然后对苏菲说:“莱恩的计划到底是什么?我们这边还需要继续追击吗?”

    苏菲连忙摇头说:“我真不清楚,法拉丝小姐,我得到的命令就是监视和保护约莎,其他的我真的是一概不知,而且在接到这个命令之后,我也再没见到过莱恩先生,也没有得到来自他的任何新的指令了。”

    法拉丝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她最担心的事情到底还是发生了,可是目前这个计划已经执行到了这个地步,如果停止那就前功尽弃了,于是法拉丝只好苦笑的下达了命令:“收网吧,能捞到多少鱼儿就捞多少好,另外,佩特拉,你亲自带人去把我们已经知道的那几个反抗组织的据点都拿掉吧。”

    “遵命!”佩特拉如果还不明白法拉丝这是支开自己,不打算让自己把责任揽过去,她就不配做法拉丝的副官了,虽然佩特拉有心解释几句,可是对于法拉丝的私事,她毕竟还是不方便开口,于是只能默默的执行命令去了。

    看着手下纷纷离开,法拉丝忍不住苦笑了起来,以往她和莱恩之间并没有什么事情相互隐瞒的,不料因为约莎这个莫名其妙的女人,两个人之间竟然出现了一丝裂缝,这可绝对不是法拉丝所希望的,她目前最想做的就是马上找到莱恩当面给他解释,希望能够得到他的谅解,可是现在的莱恩到底在哪里呢?

    “该死,该死,你这个臭婊子!”学徒强忍着下水道的腐烂味道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前快速奔跑着,他本来计划换成冒险者服侍后直接置身到热闹的大街上,帝都穿着冒险者服饰的人少说也有十万之多,治安署力量再打也休想在短时间内找到他。

    可是学徒万万没有想到,一个女性刺客竟然一直跟在他身后,在关键时刻救下那个约莎,而且治安署的人也来的相当之快,这些就只说明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自己的行踪根本都在对方的掌握之中。

    既然如此,学徒就不敢再往组织的秘密联络据点去接头了,而是选择从下水道逃亡。帝都地面之下的下水道四通八达,差不多连通了整个城市,只是这座城市建成后的200年里面,几乎并没有过清理下水道的举动,换句话说,现在的下水道不仅仅漆黑一片,伸手不辨五指,甚至如果不熟悉路线和方位的话,很可能就会在里面迷路,再也走不出来。

    好在学徒之前曾经弄到过一份帝都下水道的大致分布图,虽然简陋,学徒依然把它熟记在心里,正好在眼前这个时候用上。学徒滑下那口水井后,就立刻潜入水底,从事先布置好的通道跳进下水道里面,他现在浑身都湿透了,自然没办法弄出火把出来,只是从身上拿出一颗明珠,借着那珠子发出的微弱光亮面前辨认周围的环境。

    很快,学徒就转而向左前进,他清晰的记得只要自己再往前跑大约三条街的长度,再往左边转过去走上数百米,就会到达某个空旷一些的地方,然后就可以找地方出去了,而那个出口,应该就是另外一个街区某个巷子的深处。

    饶是学徒体力充沛,在亡命狂奔十多分钟之后,依然还是感到心胸气闷,这不完全是因为他运动量很大,也和下水道空气不畅通有很大的关系,学徒无奈,只好放慢脚步慢慢的走,权当是恢复体力好了。

    “呼!呼!”学徒一边穿着粗气,一边举着明珠往前走,这种珠子相当珍贵,最难得的是它能够发亮完全是天然形成的,根本与魔法无关,甚至可以不被某些侦测魔法阵检查出来,只是这样一来,它发出的亮光也就有限的很,以学徒的目力,也只能勉强看清楚身边不过半米多模模糊糊的环境。

    “啪!”一声轻响传入了学徒的耳中,在这种安静的环境下突然出现这种响动,的确可可疑,而学徒也在听见声响的那一刹那立刻五指并拢,将明珠紧紧的攥在了手心里面,而那一团微弱的光亮也就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学徒停下脚步侧耳倾听,希望能够找出刚才那个声响是从哪里发出来的,整个下水道里面一片安静,学徒也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音,还有特意压制下的微弱呼吸声,大约过了十几分钟,这才听见从前面拐角出传来了第二声响动:“啪!”

    学徒眉头一皱,轻轻抬起自己的右脚,然后用极缓慢的速度往前迈出一步,再轻轻的放下,整个过程完全没有发出任何声响,紧接着学徒继续抬起自己的左脚,如法炮制的向前迈进……

    这样的行走方式速度相当的慢,不过却不会发出任何响声,学徒打定主意要把发出声音的那个人招出来,他绝对不允许自己再被人跟踪了,那不只是他本人的自尊心问题,还关系到整个组织在帝都据点的安危。

    十分钟,学徒才前进了不过二十几步,拐角处发出声响的那个人似乎完全没有察觉到学徒的存在,依然相当有规律的每隔几分钟就会发出“啪”的响声,学徒一面缓缓前行,一面警惕的听着四面的响动,他打定主意,一旦有任何异响,立刻毫不犹豫的逃走,可是四面依然安安静静的,不要说声响,就是连心跳的声音都没有,一个人可以不动,可以压制自己呼吸的频率,但是却没办法控制自己的心跳,所以学徒相当的放心,他确认自己不会陷入别人的圈套。

    就在学徒慢慢接近拐角的时候,突然一阵剧痛从他后脑传来,他的身体几乎是不受控制的软绵绵摔倒在地上,紧接着一双冰冷的大手用力握住了学徒的脚踝,就这样拉着他向前走,学徒的后脑本就受到了重创,现在又在地上摩擦,痛得他情不自禁的叫了起来,这痛苦的声响回荡在整个下水道空间之中,让人不寒而栗。

    “很好,竟然有人送上门来,我已经很久没找到新鲜的材料了。”一个低沉冰冷的男性声音传进了学徒的耳中,这个声音让学徒浑身的血液都有凝固的感觉,接下来,又有一个女人的声音响了起来:“好了,我们各取所需吧,你先来还是我先来。”

    “你们……你……们……是……什么……人?”学徒用微弱的声音说出了自己的问题,他无论如何也不明白,那个在背后敲了自己以闷棍的家伙是怎么避开自己的侦听的,他学徒绝对有把握在这种环境下听到方圆几十米内的所有声响,比如人类的心跳声,可是他由始至终,全然没有察觉到那个人的存在,就好像那个人根本并不存在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