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魔法师莱恩传 > 第二百五十六章 下水道(二)

第二百五十六章 下水道(二)

    “莱恩!”冰冷的男人,也就是变成了亡灵巫师的贝雷用阴沉的语气开口了:“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因为这毫无意义,既然我已经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那么之前的一切都与我无关了。”

    贝雷用这句话吸引了莱恩的注意力,然后悄无声息的伸出了他那支变成了骷髅的左手,以白骨手指对准了莱恩的身体,大声念出了“死亡一指”的魔法咒语,不过一秒钟的时间,一只白骨手爪从虚空出现,直接抓向了莱恩的身体,似乎要把他的灵魂从身体中强行剥离出来。

    莱恩脸色微微一变,他倒不是害怕,只是万万没有想到对面这个亡灵巫师竟然可以使用这种高级的邪恶魔法,在那支纯粹以魔法能量变换的白骨手爪来到自己面前的时候,莱恩身体上再一次迸发出炙热的红光,连绵不绝的火焰狂涌而至,直接对上了那只白骨手爪。

    7级的“死亡一指”的确是强大的存在,而贝雷在变成亡灵巫师之后,甚至不惜代价改造了自己的手臂,将他的左手变成了骷髅,这样就可以如同巫妖一样可以快速释放多种邪恶的魔法而不会对自己造成太大的伤害,通常在这么近的距离,贝雷的敌人根本就来不及做出什么反应就会被杀死,可是这一次他碰上的是莱恩,曾经战胜过他的莱恩。

    莱恩一直就在全力提防着贝雷发动攻击,所以在“死亡一指”发动后并没有感到慌乱,他直接用自己的强项来对抗这个邪恶的魔法,用占据着压倒性优势的“数量”来对抗贝雷那7级魔法的“质量”。

    因此在贝雷那惊讶的眼神中,他竟然看到自己的死亡一指被莱恩用似乎永无穷尽的火焰吞噬了,那足以杀死对手的邪恶能量在火焰中被强行净化,而这些火焰甚至连一点点停留的意思都没有,直接形成了一片火墙,直接推向了贝雷和麦亚。

    “该死!”贝雷虽然知道莱恩在这4年里面实力一定会提升到一个很强大的地步,可是他依然没有估计到莱恩的力量达到了如此可怕的境界,只凭借着类似于区区2级的“火焰灼烧”这种魔法,就直接抵消了自己的7级魔法,甚至还有余力趁势反击。

    一想到昔日莱恩那狂风暴雨般的打击,贝雷就脸色大变,他那张以多个人类缝合在一起的面容就显得更加扭曲了,当机立断之下,贝雷扭头就跑,同时口中默念咒语,反手指向了地上学徒的那具尸体,而麦亚根本连做出攻击的念头都没有,跟在贝雷身后就开始逃命。

    莱恩本来打算用火焰监牢困住贝雷和麦亚的,不料贝雷的反应超出他的预料,尽管莱恩已经用火焰将此处下水道的所有空间都已火墙术笼罩了起来,可是贝雷根本不在乎自己的身体,直接闯进了熊熊燃烧的火焰,在发出一片焦臭的味道同时,贝雷那残破不全的身体便逃了出去,而麦亚因为跟在贝雷身后,受到的火焰灼烧很少,不过他的脸上、身体表面依然被灼烧出大片的伤痕。

    莱恩正要追击,地上那具躺在大量残肢断臂中的学徒尸体突然开始膨胀,就好像新年伊始那些无辜死去的帝都市民的尸体那样,莱恩情知不妙,他虽然有火焰铠甲护身,不畏惧这些东西,可是万一让这种瘟疫再一次扩散的话,那对于帝都而言又是一场浩劫。

    刹那之间,莱恩权衡得失,果断的选择了放弃追击贝雷他们,改用火焰监牢魔法将学徒的尸体强行笼罩起来。“轰!”的一声闷响,学徒的尸体在火焰监牢中爆炸了,无数残破的身体碎片飞溅了起来,却被早就等候在外面的炙热火焰在极短的时间内焚烧殆尽。

    莱恩控制了这个尸体爆炸的范围后,依然不放心,他干脆直接用火焰将这片空间整体的净化了一次,要知道哪怕一只感染了那种瘟疫的老鼠跑到地面上,都有可能重新引起新的瘟疫的。

    等到治安署的密探终于赶到这里的时候,莱恩已经放心的离开了,而那些举着火把的治安署密探则惊讶的看着这片区域干净得有如自己家一般,完全不像使用了200年的下水道,这也成为治安署秘密档案中一个永久难解的谜题。

    莱恩在离开下水道后,第一个选择就是去洗澡,置身在下水道那种肮脏的地方,光是气味就足以让人窒息,若非莱恩当初经历过亚历山大君王墓穴的血池,恐怕他早就开始呕吐了,下水道那种**的气息,毕竟还不如那种不停翻滚着的鲜血带来的震撼。

    至于追击贝雷和麦亚,莱恩还是明智的放弃了,下水道四通八达,对方随便找一个出口就可以离开,以莱恩一个人的力量是根本无济于事的,如果是普通人,莱恩还可以强行用“魔力神眼”来搜索,可是对方身为亡灵巫师,必然有某些不为外人所知的隐匿手段,不然又怎么能在这200年里面不停的逃得过光明教会、皇家骑士团和德鲁伊部落的追杀呢?

    不过莱恩还是强忍着这种**,先行赶到了光明教会,他详细的和雷德讲述了自己在下水道的见闻,希望雷德调动人手在整个城市布防,然后莱恩又赶去立刻军营,在培根那不解的眼神中,散发着恶臭的莱恩走进了奥兰多的军帐,再一次重复了整个事件的过程。

    无论是光明教会还是皇家骑士团,都对莱恩的叙述相当的重视,新年伊始的那场惨剧至今还让人历历在目,而帝都的下水道则出现了亡灵巫师的踪迹,虽然还不能完全肯定这个亡灵巫师那新年伊始的那场瘟疫有关,但是无论是雷德还是奥兰多都不会容忍亡灵巫师继续存在于这个大陆上。

    看着无数神圣骑士和光明牧师涌向了帝都的每一个角落,莱恩终于松了一口气,他总算可以不再继续忍受身上这股味道的侵袭了,于是莱恩以最快的速度冲回了法拉丝的新府邸,直接来到浴室,跳进了盛满了热水的浴桶当中。

    在身体浸泡在温暖的热水当中之后,莱恩终于发出了舒服的呻吟声,这已经是他换掉的第四桶水了,而他的身体也终于没有了那种刺鼻的异味。一想到刚才薇薇安皱着可爱的小鼻子看着自己的那种表情,莱恩就想发笑。

    在经过了一个多月的静养后,薇薇安终于可以自己下地行走了,现在的她除了还不能进行剧烈的活动,似乎也没有什么大碍了。看到薇薇安逐渐恢复健康,莱恩的心中也是非常开心的,除了他和薇薇安的密切关系之外,最重要的就是薇薇安曾经奋不顾身的救下法拉丝,而法拉丝,则是莱恩心目中最重要的女人。

    也许是身体感受到愉悦的缘故,莱恩的思绪开始飘荡,不知道怎么的,他居然想到了在下水道遇到的那个冰冷的男人,从对方的语气中,他确认这个人自己曾经见过,可是莱恩却怎么也想不起这个人到底是谁。

    在反复把自己所认识的所有人都想过几遍后,莱恩略带着颓废的把身体靠在了浴桶上,既然怎么也想不起来,那就暂时放弃好了,莱恩相信自己一定会再一次遇到那个冰冷的男人,而他现在最重要的则是去思考如何面对一名实力很强的亡灵巫师,这样才会在下一次战斗中占据绝对的优势。

    浴室的房门被人轻轻推开,一个轻柔的脚步声从身后传来,莱恩以为这是薇薇安又借着给自己搓背的机会跑进来和自己亲热,于是开口说:“薇薇安,你身体还没好,就别来添乱了,我在想事情呢。”

    身后的那个人没有说话,只是把一双小手轻轻的按在了莱恩的后背上,慢慢的揉捏着,而莱恩则是心头一跳,因为这双手的动作相当的生硬,很明显不是薇薇安那已经熟练而流的动作,他慢慢的转过头来,却看到了只穿着一件浴袍的法拉丝。

    在看到莱恩转过头来之后,法拉丝没有说话,只是继续以双手在莱恩的肩膀上揉捏着,不过莱恩却从法拉丝的眼中看到了一丝愧疚和疑虑,显然法拉丝在为自己隐瞒了莱恩的举动而感到了深深的后悔。

    “对……对不起!”法拉丝突然垂下了头,轻轻的说出了这句话:“莱恩,我不应该欺骗你,我……”

    莱恩用自己的大手轻轻掩住了法拉丝的小口,然后他用自己那阳光般的笑容化解了法拉丝心中的忧伤:“亲爱的法妮,请永远不要和我说什么对不起,我们是夫妻,是这个世界上最亲密的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甚至是一体的,举个不太恰当的例子,牙齿咬到了舌头,难道还要说对不起吗?”

    “我……”法拉丝的心中一阵感动,毕竟这件事情她有错在前,在早就知道约莎的身份后却瞒住了莱恩,甚至还利用约莎制定了一个陷阱,差一点把约莎置于死地,幸好莱恩的手下苏菲及时出现救下了那个女孩,如果法拉丝肯早一些告诉莱恩有关约莎的真实身份,那么也许整件事情就不会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