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魔法师莱恩传 > 第二百八十一章 神殿探险

第二百八十一章 神殿探险

    虽然魔法师的法力受到了很大的阻挠,可是对于善于近战的艾伦多和擅长远程的塞雷斯而言,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压力,这一路蜿蜒崎岖前往宫殿的深处,沿途冒出的拦截者全部给他们两个解决掉了,莱恩一行所过之处,遍地都是干瘪的尸体,而那股难闻的味道也越来越重。

    莱恩他们又走了一段路程,发现前面的通道出现了一些坍塌,以至于没办法再继续进行下去了,艾伦多尝试的搬动那些巨大的岩石,可是整个堵塞的面积实在是太大了,而且巨大的岩石相当难以撼动,搬空它们可并不是一个好办法。

    无奈之下,莱恩他们只能倒回去走了几十米,从左右两个通道随意的选择了一个,看能否绕过去。莱恩他们沿着这侧面的通道慢慢走了下去,大家一面慢慢沿着通道深入,一面不停的感慨着当年这座宫殿的庞大,整个天启神殿至少也有十米以上的高度,这让前来祭祀的人员在行走于宫殿之中的时候自然而然会生出自身无比渺小的念头,所以也就会更加虔诚的信奉着这里那位接受祭祀的神灵。

    这一路上遇到的敌人更多,而且更密集,不过这些敌人的力量完全不足以阻止莱恩他们的脚步,大约花费了30多分钟之后,莱恩他们来到了一个全是小型房间的区域,估计这里以前应该是那些圣堂武士休息的地方。

    莱恩他们随意的进入了一个房间,那打个喷嚏都会变成粉末的木门自然不能够挡住莱恩等人。房间并不算很大,也不过一张石床,简单的家具而已,经过了200年岁月的流逝,这些木制的家具早就变得异常脆弱,法拉丝因为地面的灰尘飘到鼻孔中而打了一个喷嚏,房间里面的家具就悄无声息的倒塌,变成了一堆粉末。

    莱恩苦笑的摇了摇头,不要说这里找不到什么线索,就算是有,再经过了几百年之后,大概也全都消失了吧。在连续看了几个房间后,莱恩他们就失去了继续查找的**,而根据一般祭祀用的宫殿布局,这里的居住区应该会有通道前往其他地方,甚至应该有进入主殿的途径,毕竟整个宫殿的正门应该是给尊贵人物使用的,而普通的圣堂武士大概会有专有的通道才对。

    “这些圣堂武士的生活应该很简朴,你看,这么多的房间,每一间里面全都是最简单的布置,我竟然没有看到任何装饰,难道他们以前都是过着苦修的生活吗?”法拉丝轻声在莱恩身边说。

    “圣堂武士,顾名思义,应该是守卫某个圣地的卫士,那么他们也许都是一些狂热的家伙,做到这一点大概没什么稀奇的吧?”莱恩想了想,回答法拉丝说。

    “吱吱!”苏菲刚用木棍剥开一个腐朽的房门,顿时从里面扑出一具干尸,那干尸脸上扭曲的样子距离苏菲不足半米,说不出的令人做呕,吓得苏菲脸色大变,直接尖叫了起来,不过她身为一个优秀盗贼的本能,还是在最低的时间内压倒了内心的恐惧,在尖叫声传出的同时,苏菲左手紧握的匕首已经刺向那具干尸,然后她的身体则反身向后急退,以避开敌人的攻击。

    那具干尸并没有手持什么长剑、权杖之类的武器,他只是空着手扑向苏菲,结果手掌被苏菲的匕首刺穿了,不过他对于疼痛应该没有什么感觉了,即使被刺中,也依然继续往前扑,只不过苏菲的防御动作也给了他身边的塞雷斯一个足够的反应时间,三支白光从镇魂之歌上喷出,在近距离命中了这具干尸,将它那尚未安息的灵魂直接净化了。

    苏菲惊魂未定的抚摸着胸口,她那把匕首已经插在干尸的手掌上了,而苏菲似乎也不打算从一堆残缺不全的干尸堆里把它收回来,莱恩想了想,干脆直接把自己的那把影殇掏了出来,递给了苏菲,毕竟随着他魔法力量的增加,已经不需要借助这把锋利的武器作战了。

    “这是我第一次出来冒险的时候,我的武技老师送给我的,所以我只能借给你用。”莱恩耸了耸肩膀,对满脸感动的苏菲说,不料他这番话更加让苏菲心潮澎湃,她轻轻的抚摸着影殇短剑的锋刃,从手指感受到一丝凉气,让见惯了生死的苏菲心中微微一动,显然这应该是一把非常厉害的武器,可是苏菲竟然完全没办法从那上面找到任何魔法波动的迹象。

    “好了,继续前行吧。”法拉丝轻轻的白了莱恩一眼,她的这个夫婿就是这一点不好,对身边的朋友太照顾了,尤其是女性,简直有一点点迁就对方,不过幸好自己是他离开家乡后遇见的第一个年龄相若的女性,否则啊,很多事情还真说不清楚呢。

    苏菲从一进入宫殿开始,就不停的开始在一张羊皮卷轴上绘制的草图,随着莱恩一行的深入,这张草图上的内容也越来越丰富,不过根据目前已知的结构来看,莱恩他们这几个小时所走过的路程仅仅相当于整个天启神殿的十分之一而已。

    “这里真的只是圣堂武士的圣地而已?”法拉丝忍不住发问了:“就算是供奉着至高光明神的圣内比罗大教堂,也没有这么庞大的建筑啊,而且,似乎整个宫殿完全是一个整体,而不是建筑群?”

    “你都不知道的话,那我就更不清楚了。”莱恩一面走一面耸了耸肩膀说:“我对于这里之前的历史完全不了解的,当然没办法去凭空想象。”

    “那这边的圣堂武士呢?看起来他们似乎在自己房间里面休息,结果突然遭遇到了半神巫妖的黑暗仪式影响,于是全都变成了干尸。”法拉丝根据眼前的缩看到的情景开始推测说:“不过那个黑暗仪式的最终目的应该不是变成干尸才对啊,亡灵法师的魔法,如果不是剥夺生命,就应该操控死者,眼前这些干尸似乎还留着死前的某些意念,看上去总觉得和真正的亡灵不相同。”

    “也许是神殿深处的魔法阵保护了他们,只不过这个效果却只是削弱,而不是让那个黑暗仪式完全消失。或者,这里的圣堂武士们自身力量极为强大,那个邪恶的魔法并没有完全生效?还有一种可能,会不会就是半神巫妖康斯故意的,它要让这里触犯了它的人永远变成这种不死不灭的样子,永远痛苦下去?”莱恩回答说。

    “我们还是放弃这里直接前往主殿吧,我现在倒有些好奇,当时到底都发生了什么事情呢?”法拉丝说:“为什么明知道数以千万记的亡灵军团从这里经过,他们依然还是不肯撤离呢?是因为心中的狂热信念,还是这里有什么必须让他们守护不能离开?”

    “那好吧,我们不再搜索这里的房间了,嗯,按照苏菲画的草图,我们沿着这个方向大概可以走向神殿更深的地方,只是不清楚那边能不能找到路。”莱恩指着苏菲手上的草图说。

    “也好,我也建议先把这里大致弄清楚才做其他的,实在不行,你完全可以从卡萨诺找几千人来慢慢翻这些的东西。”塞雷斯笑着说:“外面的湖水的确是一道天堑,不过对于你们两位魔导师以上级别的人而言,这并不是什么问题,甚至你们可以发动人手掘开一条通道,只是花费的时间更多而已。”

    “你们觉不觉得,这里的宫殿应该全是一体的?”艾伦多突然开口说话了:“给我的感觉,好像是把一座山给挖空,然后修建的这座宫殿,至于外面的湖水,我猜大概当年是没有的,只不过因为魔法或者时间的关系,导致应该高高在上的宫殿反而沉没在了湖底。”

    “整体?你也有这个想法?”莱恩惊奇的说:“如果这是真的,那么当初修建这座宫殿的工程绝对超过了费尔南多城,而且,这个主意是谁想出来的,实在是太疯狂了!”

    “如果这群圣堂武士和神圣骑士都是信奉某位神明的狂热信徒的话,这倒也没什么。”法拉丝摊开了双手说:“要知道无论是神圣骑士还是光明牧师,他们的力量都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而是源自所信奉的神明。越是虔诚,得到的力量也就越大。”

    “我们之前遇上的那些圣堂武士,他们可以用魔法攻击,还擅长武技,显然在生前是非常厉害的。我估计,最优秀的圣堂武士和姐夫手下的精锐相比也并不逊色。从这个结果逆推回去,如果不是他们信奉的神灵力量远远超过了光明主神,那么就是他们的信念和姐夫他们一样的虔诚,很明显,前者的可能性实在是太低了,我宁可相信第二种。”

    “好了,我们还是别讨论这些了,出发吧。”莱恩可不想和法拉丝对这种纯粹是猜测的事情进行辩论,在莱恩看来,力量还是自己掌握的好。

    突然一阵微风拂面而来,紧接着一个若隐若现的女性声音回荡在巨大的通道之中:“你们是……外来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