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魔法师莱恩传 > 第三百零三章 问答

第三百零三章 问答

    莱恩猛的醒悟过来,他抬起头,看到精灵女王芙丽娅那一双有如大海般蔚蓝清澈的眼睛中所流露出的戏谑,淡淡一笑,开口回答说:“这个嘛,嗯,女王陛下,这似乎是我的习惯了,事实上这并非我第一次。”

    “哦,那你的第一次是?”

    “呵呵,也许是年少的时候对很多东西并不在意吧,我记得几年前曾经和我的夫人,还有艾伦多他们一起接受人类国王费尔南多陛下的宴请,那一次我同样的走神了。”莱恩摊了摊手说:“似乎我的精力很容易在相当正式的场合中发散,这对于身为魔法师的我而言,的确是挺奇怪的。”

    “哈哈!这可真有趣。”芙丽娅笑着说:“那么,别把我的邀请当作成那种无聊的政治应酬吧,就当成是朋友之间的交流,让我们来谈一些轻松的话题。首先,请叫我的名字芙丽娅,而不是什么女王,同样,我也会叫你莱恩,而不是人类特使之类无聊的称呼。”

    “我很荣幸。”莱恩点了点头:“那么,芙丽娅,你可以告诉我,为什么你的行为,嗯,看起来很希望精灵抛弃以往隐居的生活,走向外面纷争的世界?”

    “那你又为什么不在安静的家乡小镇平平淡淡的度过一生呢?”芙丽娅没有正面回答,而是用反问的语气向莱恩提出了问题。

    “我不知道!”莱恩老老实实的摊手说:“也许是我不甘心平淡?或者我听多了那些英雄的传说,以至于自己的这颗心开始不安分起来?可是直到现在,我也没有那种挥斥方遒的感觉。或许,嗯,我想大概是希望我能够变得更强吧。”

    “变得更强?”

    “是的,芙丽娅。从小开始,我就希望自己能够拥有强大的力量,不过不是为了什么所谓的去征服,去主宰,而是保护,我希望自己有足够的力量让自己身边的人过上他们自己喜欢并且选择的生活,而这种力量,只能从无尽的冒险中获得。”

    “我有些明白你的心情了,莱恩。那么你觉得,从你走出家乡开始,自己所遇到的最大的危机是什么呢?假如你没有从那一次危机中度过,你会后悔吗?至少,你会永远失去保护身边亲人和朋友的机会。”

    “没有假如,芙丽娅。我并不喜欢去思考,嘿,当年我在某次冒险中,如果换一种选择,或者换一个处理方法,也许会如何如何。”莱恩轻轻的晃动手指,他面对高贵的精灵女王一点都没有拘束的感觉:“要知道,如果当初我的老师加力布没有传授我武技,那么现在,我多半还是在家乡做一个和父亲一样的猎手,终日进入横断山脉,猎杀各种强大的魔兽。”

    “难道说在猎杀魔兽的时候就没有危险了吗?难道说成为一名普通的猎手就不能保护家人了吗?不,绝对不是这样的,芙丽娅。”不知道为什么,莱恩在面对着才刚刚认识的精灵女王,竟然在心中有曾经相识许多年的感觉,他竟然毫无保留的说出了内心的想法。/

    “身为猎手的我,也许只能保护我的父母,还有妻子。可是身为卡萨诺霸主,魔导师莱恩的我,却要保护我的子民,还有我妻子统治下的帝都数千万子民。同样,我的治下,一样会有无数的丈夫会尽力保护他们的父母、妻子,他们作为一名真正的男子汉,绝对不会因为我的存在而放弃自己身上的责任,因为,那是他们与生俱来的责任,无法推脱的责任。”

    “莱恩,你的这番话,其实在很多年以前,也从另一个男性人类的嘴里说出来过。”芙丽娅淡淡的说:“后来他获得了我们精灵,还有矮人的最强力支持,建立了一个庞大的人类帝国。可惜,他的继任者,在他死的第二天就撕毁了对我们的承诺。”

    “我知道。”莱恩完全明白精灵女王指的是谁,他大方的坐在了芙丽娅对面的那张以无数绿色植物盘绕而成的椅子上,微笑的说:“所以我从没向你许下各种诺言,因为我只能保证我自己的内心不改变,可是,任何一个生物的寿命都是有限的,哪怕是一头可以存活上万年的龙族。”

    “”那你又如何保证自己的继任者不违背你的意愿呢?”

    “我不能保证,也不会去保证。”莱恩冲着精灵女王芙丽娅展开了自己阳光般的笑容,侃侃而谈说:“我说过了,我不喜欢去主宰别人的命运,那么我又有什么资格要求我现在的子民接受我指定的继承者呢?虽然我拥有足以强大到扑灭领地内任何反对声音的力量,可是如果我的子民让我离开,我依然会选择接受。”

    “这岂不是有如儿戏?莱恩,任何一个霸主,都必然要有一定的控制**,要有把一切都掌控在手心的**,这是他们前进的动力,也是一个庞大力量集合体前进的动力。”

    “你说得对,芙丽娅。”莱恩脸上的笑容丝毫没有减弱,他对于对方的问题似乎也曾经考虑过无数次了,所以立刻就给与了回答:“事实上,我刚才发笑的原因就是想起了我妻子对我的评价,没想到你和她的看法竟然一模一样。”

    “评价?”

    “是啊,芙丽娅。法妮曾对我说过,我并不是一个合格的霸主,因为我太随和了。如果换做是当年的费尔南多,哪怕是她的父亲卢克,现在的卡萨诺早就被整顿成一块坚固无比的精金盾牌了,而不是依然存在着三种不同势力明争暗斗的卡萨诺。”

    “可是,为什么要那样?”莱恩平静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就算当年费尔南多的继任者实现了对精灵和矮人的诺言,难道又可以保证这个帝国真正的统治整个大陆吗?不,那是不可能的,因为即便是在200年前亡灵军团席卷大陆之后,这片大陆上的人们依然还没有做好准备,做好在同一个国度,遵守同一个法令,一起生活的准备。”

    “无论是北方的费尔南多城还是南方的望月城,虽然大家都是人类,都使用人类的大陆通用语,可是,他们的生活习惯完全不同,他们的想法也完全不同,不要说那么大的国家那么大的大陆,就算是在一个家庭里面,也会有分歧,不是吗?”

    “所以,芙丽娅,你告诉我,为什么就一定要用手段铲除异己呢?为什么自己的声音就一定是正确的呢?为什么这个大陆就一定要统一在一个强权之下,然后等强权不在的时候重新分裂继续相互厮杀?”

    “我……我不知道该说你什么好,莱恩你就不怕这番话被我听到之后,会对人类和精灵之间的联盟产生负面的影响吗?要知道,没有谁希望自己的盟友软弱,除非我现在打着假借联盟吞并你的主意。”

    “事实上这种情况是不会出现的,芙丽娅你不会那么做,因为你依然知道某个强大的家伙正在异界等待着我们中间出现不可调和的内讧;而且,我也不会让那种情况出现,因为,这是我的责任,身为卡萨诺霸主的责任。”

    “你也提到了半神巫妖康斯,那么,你如此的散漫,就不怕它回来吗?要知道你现在根本没有抵抗它全面进攻的力量!”

    “芙丽娅,我不是神,我也不会自信到了成为整个大陆统治者、征服者和保护者的地步,抵御半神巫妖的攻击是整个大陆生物共同的责任,而不是我一个人的责任,这也是我为什么拒绝接受德拉耐老师手中那根‘大地守护者’的原因之一。”

    “假如可以选择,我希望自己是一件神器,一件强大到足以威慑所有敌对和窥视的神器,在和平的时候,我会安静的隐居起来,和心爱的人,和朋友们一起享受着快乐的日子,而不是去干涉别人。而等到危机降临的时候,我会发挥自己的作用,给与敌人最致命的一击,让他们知道,侵略者必然会付出代价,沉重到他们根本无法接受的代价。”

    “那如果无法战胜,怎么办?”芙丽娅已经完全被莱恩的新奇观点吸引住了,她出神的坐在了莱恩椅子的把手上,却根本没发觉自己的这个姿势和对方那是相当的暧昧,通过短暂的思考,芙丽娅便发现了莱恩整个心愿中最大的问题,于是直接问了出来。

    “所以我从未改变自己那颗变强的心,也从没停止自己追求力量的脚步,当然这一切都要依靠自己的努力去获得。”莱恩也没有注意到芙丽娅此时的姿势和自己之间已经颇有些恋人之间的样子,因为通常除了法拉丝,就算是薇薇安他们也不会撒娇一般的坐在自己的椅子把手上。

    “说句实话,我也不清楚你的想法到底是对还是错,不过,我很希望能够知道最终的答案。”芙丽娅猛的发觉了自己姿势的不妥,不过她根本没有立即改变这种暧昧的动作,而是轻轻的用手拂了一下耳边的头发,除此之外,她依旧保持着之前的样子,不过如果仔细的查看,就可以看到她那双本来有如大海般清澈的眼睛中隐约投射出某种妩媚的目光,让人很容易就会想入非非而不可自拔。

    芙丽娅的小动作也让莱恩察觉到了彼此之间的距离已经相当接近,这绝对不是一个人类大使和精灵女王应该保持的距离,而如此近的距离,也让莱恩可以完完全全的看清楚芙丽娅的样子。

    粗心的莱恩这才发现,精灵女王芙丽娅早就换了一身装束,和之前女王的那种高贵相比,现在的芙丽娅穿上了紫色的束腰长裙,更显出她的妩媚,然而最让莱恩口干舌燥的是,芙丽娅的这套束腰长裙在款式上竟然和凯瑟琳的那件紫色魔法长袍非常类似,而且芙丽娅的这套长裙更是充满了无数的镂空,从艺术的角度来说,这种配合着长裙上无数纹饰的镂空完美的衬托出女王陛下的修长身躯和洁白无瑕的肌肤,可是这一切看在了莱恩的眼中,却让他的脑海中又出现了另一个深藏的影子。

    “凯瑟琳?芙丽娅?”莱恩的神志在这一刻也隐约有些浑浊,他很奇怪的看着眼前出现了凯瑟琳和芙丽娅两个人的身影,然后目瞪口呆的看着着两个美丽的影子慢慢融合在一起,最终,一个身穿着芙丽娅的那些装扮的凯瑟琳站在了他的面前。

    虽然莱恩看到了一提起就咬牙切齿的敌人,可是他的内心却相当的平和,完全没有立刻大打出手的感觉,这让他的心中隐约觉得事情有些奇怪,不过他已经没有多少时间去思考到底什么地方不对劲了,因为那个凯瑟琳开口说话了。

    “我漂亮吗?”这声音完全是凯瑟琳的声音,莱恩有这个自信自己不会听错,可是他无法想象出这个强大的女法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他现在的脑子已经完全变成了混沌的状态,基本上除却人类最原始的一些本能,他已经想不起别的什么了。

    在此刻的莱恩那双瞳孔已经完全发散的眼中,就站在自己面前的凯瑟琳好像万物众生的主宰那边,让人忍不住为她疯狂,她的一句话就可以让数以万计的勇士为她奉献出自己的生命,可以为她摧毁一切强大的敌人,可是如此强大的主宰竟然就这样站在他的面前,目光中甚至还隐约发出了某种邀请的意味。

    莱恩轻轻的抬起了手,慢慢的抚摸了过去,入手之处一片滑润,让他的心中忍不住发出了呻吟声,莱恩根本没有办法用语言来形容这种这种从头到脚都沐浴在欢愉之中的感觉,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继续抚摸下去,并且希望这样的感觉永远不要停止。

    一切看起来似乎都理成章进行下去了,莱恩的那只手顺着凯瑟琳那滑润的面容慢慢来到了她饱满的胸口,灵巧的指尖无意中抚摸到了戴在凯瑟琳胸口的弯月形胸针上,引起了凯瑟琳的一阵若有若无的娇喘,让整个寝宫之中充满了暧昧的空气。

    暧昧的空气、火热的漏*点、滑润的肌肤,还有那邀请的眼神,这一切似乎都让一位正常的男性人类无可拒绝,可是莱恩的动作却僵硬的停了下来,而他那发散的瞳孔也在芙丽娅惊讶的目光中开始慢慢的集中了起来,区区几秒钟,莱恩就从精灵女王那强大的天然魅惑中觉醒了出来。

    精灵女王芙丽娅的身体微微僵硬的站在莱恩的面前,她从没有想过,竟然有人可以自行从自己的天然魅惑中挣脱出来,这就好像一个快乐的生活在这个世界的人类,突然有一天自行发现其实自己根本只是活着梦中,然后又自行找到了离开梦境的办法那样,其难度和一个普通人晋升成为神并不太大区别。

    “天然魅惑?”莱恩的语气和之前一样平缓,可是任何人都可以从那里面听出他的愤怒。

    “是的,天然魅惑。”芙丽娅没有过多的解释,仅仅是正面回答了他的问题。

    “接下来,我应该问你为什么之类的问题了吧?”莱恩淡淡的说。

    精灵女王芙丽娅摇头说道:“不,事实上许多年以来,你是第一个经历这种强大的梦境却自行觉醒的人类,所以如果你这么问,也是第一个问出这种问题的人。”

    “这也是精灵的规矩吗?”

    “不!”

    “看来我只能问出这一句了,为什么?”

    “这个答案,其实每一任精灵女王都准备了许多年,可是,几千年来,我却是第一个说出它的人。”精灵女王芙丽娅苦笑的说:“希望你可以听我说完这个漫长的故事。”

    “我的耐心一向很好。”莱恩的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不过芙丽娅却知道这根本不是笑,而是某种可怕的先兆,她相信如果自己的解释不能使对方满意,那么眼前这个人类魔法师绝对会毫不犹豫的爆发,虽然她胸口所带着的那枚月光胸针可以保护她安稳的离开,但是芙丽娅不知道月光女神留下的这件神器到底可以保护整个精灵多久。

    要知道坐在芙丽娅对面的那个人类魔法师,从开始学习魔法到现在可以释放禁咒,也不过花费了七八年的时光而已,以人类百岁的寿命来看,或许这位莱恩魔法师只需要三五年就可以踏入那一步,而所有达到了传奇境界的强者,都自然而然的摆脱了自身种族的诸多限制,比如寿命。所以芙丽娅不敢想象十年或者二十年之后,一位强大的半神法师再一次来到魔月城报复自己今天所作所为的可怕情景。

    “你知道月光祭祀吗?”

    “听说过,似乎是精灵一族中指挥军队战争的首领,我记得昔日七英雄中,就有精灵族的月光祭祀月影。”

    “其实,我们精灵族的上一任女王陛下,就是月影大人……”

    (452789419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