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魔法师莱恩传 > 第三百零九章 黑手(二)

第三百零九章 黑手(二)

    短短的十次呼吸之间,苏菲就悄无声息的穿上了一套紧身衣,手握着两把乌黑的匕首从事先布置好的后窗通道溜到了屋外,此时的苏菲再也没有一丝软弱女人的模样,她脸上取而代之则是一股肃杀的味道,那个手上沾满了无数鲜血的女杀手苏菲又回来了。/

    “啪!”又是一声轻响,苏菲已经从这个声音判断出来人具体的位置,虽然她住进这里才不过几个月,可是整个城市就算苏菲闭上眼睛,也可以用语言描绘的清清楚楚,更不要提她的住所了。

    一阵冷风传来,院子中的大树也微微发出了颤抖,伴随着“哗哗”的落叶声,苏菲已经在暗影中潜行到了来人的身后,那个家伙从身材上看应该是一个男性,不过他的身上竟然穿着一件燕尾服,而不是盗贼通常会选用的深色紧身衣。

    苏菲一看到这个男性的背影,心中就非常气愤,她好像一片树叶顺风飘荡,不为人知的来到了那个男性的身后,然后苏菲突然发力,以一只手扳住对方的脖子,而一只脚则插入对方两腿之间,再运用腰力将这个深夜不告而访的家伙重重摔在了地上。

    在对方哎呦的呼痛声中,苏菲把手上冰冷的匕首紧紧的贴在了他的咽喉要害处,然后恶狠狠的说:“巴德,你这个混蛋,谁让你跑到这里来的!”

    巴德,也就是之前被苏菲误认为是盗贼的那个家伙强忍住身上的疼痛,谄笑的对苏菲说:“嘿,美丽的苏菲小姐,我刚刚看到一朵鲜艳的玫瑰花,正打算给你送过来……”

    苏菲的反应比巴德快得多,在他恰恰举起手上已经被压坏的玫瑰花的同时,苏菲另一只手上的匕首便轻轻的从花茎上划过,所以等到巴德把手上的玫瑰花举到苏菲面前的时候,就只剩下一个光秃秃的枝条。

    巴德大概已经有过无数次类似的经历,他的脸上完全没有一丝的尴尬,而是哈哈一笑,对苏菲说:“看啊,一个神奇的魔法,一朵鲜花在瞬间消失了。/不过你猜它多长时间会变回来?不如我们一起探讨一下?”

    苏菲正要用匕首削掉巴德的头发,以给他一点点教训,突然心中暗生警惕,似乎有人在暗中窥视她,这种感觉令苏菲非常的不舒服,就好像被一条剧毒的毒蛇盯住那样。这种感觉苏菲以往也曾经有过那么一回,就是在以前的杀手组织中,她和她的搭档被伏击的那一次,一想到很可能是自己背叛的那个组织找上门来了,苏菲的心就往下沉,她甚至没察觉到自己背后连冷汗都下来了,

    显然那暗中窥视的杀手已经锁定了目标,随时都可以出手,生死存亡之际,苏菲的表情反而松懈了下来,她甚至还装作一副轻松的样子对巴德说:“讨厌,你要来就直接来,干什么还拿花啊。还有啊,你这个笨蛋,难道不清楚女主人帝都玫瑰的名号吗?小心莱恩主人知道了狠狠教训你一顿!”

    “啊!”巴德这才想起自己从花圃中偷出来的,正是法拉丝亲手种下的玫瑰花,他顿时吓了一跳,不过一想到待人处事都算和蔼的莱恩,巴德心中又有了些许底气,这种事情只要苏菲不去告发,似乎莱恩也不会追究,就算追究,大概也不会有什么太严厉的惩罚。

    巴德却不知道苏菲这样说的目的就是对潜伏在暗自的杀手点出自己现在庇护在目前大陆上风头正盛的莱恩手下,也许这不会让那些杀手有太多的顾虑,不过总要试试不是?说不定可以让他们稍微有一点点顾虑,而给了自己一点点反应的时间,同时苏菲也顺理成章的和巴德搭上了话,她用力把巴德从地上拉了起来,然后将整个身体都贴在了他的身上。

    巴德可不知道苏菲其实是把他当成了盾牌,如果现在那些杀手发动,倒霉的必然是他无疑,他轻嗅着苏菲身上沐浴后的芳香,一时之间连灵魂都飘荡了起来,完全不清楚自己身在何处。对于苏菲今晚的态度变化,巴德一厢情愿的认为是自己的诚意打动了她,所以就这样心甘情愿的跟着苏菲进入了她的屋子。

    “哈哈哈哈!你可以真幽默!”苏菲的一阵娇笑从屋子里面传了出来。

    “亲爱的,你今晚实在是太漂亮了!”巴德那鼻音很重的声音也从屋子里面传了出来。

    “还等什么?”听这句话似乎是苏菲发出了某种邀请。

    “唔!”屋子里面传来了男女亲吻的声音,紧接着是急促的脚步声,然后是衣服撕烂的声响,再接下去就是被压抑的呼吸声音了,任何正常的男女听到这种声音,都会毫不怀疑此时屋子里面的人正在进行灵与肉的交流,就算是屋子外面的杀手也不例外。

    眼看着今晚的目标竟然做起了那种事情,这倒让屋子外面的杀手们稍微松了一口气,以他们的实力,如果是在莫里那种小地方,恐怕早就破门而入了。可是这里是铁拳城堡,是那个大陆最年轻魔导师的领地,他们可一点不敢大意,谁知道那个可怕的小魔法师是不是在自己的家里布置了什么魔法陷阱。

    虽然在事先进行了全面的计划,可是只要这些杀手在发动后不能在第一时间控制住目标,哪怕给了她一声呼救的机会,肯定就会有大批的精锐部队冲上来救援,他们和他们背后的主人可是从情报中得知了卡萨诺三大精锐的强大,要想正面战胜他们,这些杀手还没有这么狂妄。

    杀手中的头目慢慢的做出了几个手势,他让另一个同伴负责在外面警戒,而自己却和其他两人分别从屋子的不同地方慢慢潜行了进去,虽然房门紧闭,可是对于杀手来说,这间小屋根本就不曾设防。

    此时屋子里面就只有那张大床上的被褥在不停的蠕动着,显然苏菲和那个男性正进行到了最关键的地步。三名杀手都进入了屋子里面,他们一个守住门口,另一个守住窗户,而第三个,也就是那个头目拿出一个小瓶子,慢慢朝着大床走了过去。因为身处莱恩魔法师的领地,这些杀手甚至不敢使用任何魔法,哪怕是魔法卷轴,所以他们只能用秘制的药粉去迷晕苏菲,这才能悄无声息的带她走。

    杀手头目才走了几步,立刻就觉察出事情有些不对劲,可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却不是很清楚,他停下了脚步,双眼随意的往床上和地上扫了几下,立刻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那种感觉了,因为地上的几件撕坏的衣服无论是颜色还是样式都和之前苏菲与那个男人身上的不同。

    杀手头目立刻身形暴退,不过他的耳边却传来了一声压抑的痛呼,杀手头目甚至不用去猜就知道发出这个声音的是自己在外面警戒的同伴。杀手头目情知自己这一次行动暴露了,他立刻打手势示意同伴按照预定方案逃走,却突然看到了天窗那犹如白昼的光亮。

    “轰!”一声巨响打破了铁拳城堡的宁静,苏菲的小屋完全湮灭在熊熊烈焰之中,而在院子里,苏菲依然穿着她之前的那套紧身衣,不过手上却是一张被撕成两半的卷轴。

    “啊!”巴德惨叫声从屋子里面传了出来,一团火光直接撞开了小屋的大门,冲到了院子里面。那团火光中的人在地上连续翻滚了几圈,总算抑制住了身上的火势,露出了巴德那张胡子被烧得一干二净的大花脸,在发现苏菲根本没把视线投到他身上后,巴德小声的嘀咕了一句:“苏菲你也太狠心了吧?你刚才可不是这么说的。”

    “白痴!”苏菲只回答了巴德这么一句话,她刚才之所以要急于回到屋子里面,就是为了拿莱恩送给她的魔法卷轴,此时看到自己一击得手,便丢下手上使用过的卷轴,毫不犹豫的又撕开了第二张。

    又是一声巨响,苏菲的小屋彻底的变成了火海,等到她确认在屋子里面的那三个杀手肯定都活不了之后,这才扭头去查看刚刚被自己捅了两刀然后敲晕的那个家伙,在确认他没有死而短时间内又昏迷不醒之后,苏菲这才松了一口气。

    巴德看到苏菲竟然不理会自己,心中很不是滋味,刚才苏菲带他进入屋子后,立刻就在他耳边小声说出了外面有杀手,而巴德也从苏菲严肃的脸上明白这并非是开玩笑。后来的一切自然就是一个圈套了,苏菲的口技让外面的杀手以为她在和巴德做那种事情,而巴德则躲在床上不停的动来动去以吸引外面杀手的注意力。

    身为莱恩的手下,巴德也弄到了几张魔法卷轴,此时他自然毫不犹豫的给自己加持了“防护火焰”和“石肤术”,可是事情总会比预想的要糟糕,巴德也万万没有想到因为他身边紧紧的包裹了厚厚被褥,结果还是被烈焰灼伤了。

    在亲眼目睹苏菲完全以口技模拟出****的声音,真实的甚至让他某方面都起了一些变化,巴德突然发现眼前这位漂亮的女人身上似乎有很多东西是他所不知道的,比如刚才紧紧贴在自己身上,难道真的只是做戏?还有为什么让自己留在屋子里面,真的只是为了吸引杀手们的注意力吗?如果不是自己运气好,也许今晚因公殉职的名单上就会多出一个吟游诗人的名字吧?

    难怪当时莱恩会收留这个叫做苏菲的女人,甚至还给与了她远远超过自己的信任,从今晚的事情看来,假如自己的对手是苏菲,那么死的那个人绝对会是自己,这个女人的心机之重,绝对不是自己能够匹敌的,这也引起了巴德的一阵后怕。一时之间,整个院子里面竟然只有火焰燃烧发出的声响,以及远处仆人高喊出的救火呼喊声和纷纷乱乱的脚步声。

    (452789419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