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魔法师莱恩传 > 第三百一十一章 黑手(四)

第三百一十一章 黑手(四)

    薇薇安尴尬的看了看法拉丝,又看了看阿德拉的背影,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怎么办才好,法拉丝仿佛猜到了薇薇安那种忐忑不安的心情,她微笑的拉着薇薇安说:“走吧,我们去继续刚才没有完成的那一局塔罗牌。/”

    法拉丝的笑容中带着无比的自信,这让薇薇安的心很快就安静了下来,在后者看来,也许今晚的一切都在法拉丝的掌握之中,否则她怎么可能在传送阵完成之后就第一个传送了过来,而且在面对这一连串的突发事件的时候又那么的镇定?

    在发觉薇薇安选择了亲向法拉丝,阿德拉的心中一阵茫然,她知道自己今晚的行为有些冲动了,虽然这些都是事出有因。在过去的几个月中,由于来自帝都的金钱和人员大量涌入到卡萨诺,卡萨诺本地土生土长的三个家族已经在很多地方失去了掌控局面的力量。

    这倒不是帝都的力量有意而为,可是帝都的人口是卡萨诺的百倍之多,土地和财富之间的差距也绝对不比这个数目小,要说对卡萨诺一点没有影响绝对是不可能的。莱恩作为一个外人统治这里,一方面是他强大的实力,卡萨诺中任何一个势力都没有抵御的可能,另外他孤身一人在此,不可能一个人处理整个卡萨诺的所有事情,必然还要借助卡萨诺原有的势力。

    然而现在帝都的力量疯狂的涌入导致了这些卡萨诺旧有力量的戒心,他们担心帝都会趁机吞并卡萨诺,而卡萨诺的霸主莱恩身为帝都大执政官的丈夫,平日里又几乎不管政务,万一他选择了默许,那就糟了。

    当这种情绪一直向上来到了阿德拉这里后,即便是背后得到了莱恩的支持,阿德拉的心中也还是对卡萨诺的未来感到茫然,因为她不知道一旦两者爆发冲突,莱恩会选择支持哪一方,不过阿德拉却很清楚莱恩选择法拉丝的可能性更大,这便是阿德拉今晚选择和法拉丝闹一些小小矛盾的原因。

    对于这种勾心斗角的事情,薇薇安根本不适合,所以阿德拉也没有提前告诉她,不料往阿德拉失望的是,薇薇安选择了法拉丝,显然她虽然是艾米里奥家族的族长,却把莱恩放在了一个更重要的位置,这说明一旦帝都和卡萨诺之间爆发了矛盾,薇薇安会毫不犹豫的选择爱情,而不是家族。

    “也许她的选择是正确的吧?”阿德拉坚定的步伐并没有透露出内心的彷徨:“可是我呢?作为那人的灵魂契约仆人,联姻的对象,可是直到现在他还没有真正把我放在心上,我多想跟随你去帝都的人是我啊!”

    “阿德拉大人?阿德拉大人?”一个呼声从遥远的地方传来,它把阿德拉的思绪拉回了现实,阿德拉随意的看了身边一眼,却看到了苏菲。

    “什么事情?苏菲。”

    “卫兵抓到了一个袭击者的同伙,就是她之前释放的魔法阻扰了卫士们抓捕那个袭击者!”苏菲回答说。

    “很好!”阿德拉几乎是从紧咬的牙缝中挤出了这句话:“苏菲,带我去,我要你让她知道,她不应该选择降生在这个世界上!”

    ——————*——————*——————

    “呱!”金黄色的雷鸟扇动着翅膀,慢慢落向大地,就在它距离地面还有七八米的时候,趴在它背上的那个年轻人突然用力一跃,跳向地面,而雷鸟下降的速度也随之减缓,他的翅膀扇动速度也开始减慢,并且逐渐变成了人类的手臂,等到雷鸟站立在地面的时候,它已经变回了人形。

    “布雷迪大哥!”那个曾经变成灰熊偷袭法拉丝她们的年轻男子还没等站稳就立刻大声的说:“珍妮还在那里,我们要回去救她!”

    “阿瑟,你自己也受了伤!”那个被称作布雷迪的男子,也就是曾经变成雷鸟带着阿瑟脱险的男子摇着头说:“我在带你飞走的时候,已经看到珍妮被他们抓住了!”

    “混蛋!”阿瑟用力的把自己那曾经手上的拳头砸在了身旁的大石头上,完全不在乎鲜血从手上的伤口流淌出来。

    “给!”布雷迪从身上的储物口袋掏出一大卷绷带,并把它递给了阿瑟,而阿瑟则用力的推开了布雷迪的手,气愤的说:“我们必须马上回去,布雷迪大哥,不然,不然珍妮她……他们一定会虐待她的!”

    “我知道!”布雷迪用力抓住了阿瑟的手臂,然后慢慢的给他的伤口包扎了起来,并且一面缠绕绷带一面说:“如果你现在回去,那不但救不出珍妮,就连你自己也别想再出来。如果不是有几位朋友帮助我们混进去,就凭我们三个根本进不去那座城市!”

    “该死!”阿瑟用力的捂住了自己的脸:“这群禽兽,他们毁了我们的一切,我……我不会放过他们的!”

    “我们会的,不过要想看到邪恶得到惩罚,你就必须活下去,坚强的活下去!”布雷迪脸色如常的对阿瑟说,可是他那双颤抖的手臂却表明了自己此刻内心是多么的愤怒。

    “生命女神在上,我阿瑟以自己的灵魂向您发誓,我必将惩罚那些恶人!”阿瑟挥动着被包扎好的手臂对着大地喊道:“求你拯救珍妮吧,她还是个孩子,所以对她的罪恶行为请让我一力承担!”

    ——————*——————*——————

    “布雷迪大哥会为我报仇的!”被结结实实困在铁拳城堡地牢中的小姑娘倔强的昂着头,丝毫不在意那杆锋利的匕首在自己的咽喉上轻轻的划过,当她施法以“纠缠术”拖住那些护卫,让自己的同伴逃走的时候,小姑娘就有了牺牲的准备。

    “在那之前,你还不如祈祷他能够活下去!”苏菲嘴上慢慢的说,同时手上的匕首熟练的从小女孩的喉咙上切了过去,她的手法非常的巧妙,刀刃只是极其轻微的划破一点点皮肉,甚至连鲜血都不会流淌的太多,可是对于受刑者的感觉就好像自己的喉咙真的被切开了,这对于心理上的打击是相当残酷的。

    “生命女神啊,请让我回到你的怀抱了!”小姑娘似乎也认为审讯者苏菲因为自己不肯开口而恼羞成怒杀了自己,她闭上眼睛,轻声的祈祷着。

    “放心吧,在那之前我会把你变得面目全非。”苏菲恐吓对方说:“不会有人认出你的,哪怕是你的布雷迪大哥,或者又是什么生命女神!”

    “哼!”小姑娘闭上了眼睛等死,再也不理睬苏菲。

    而对于苏菲来说,这样的犯人是最头疼的,像这种狂热的信徒,无论你对她的身体施加什么样的刑法,也无法动摇她脑海中对于信仰的疯狂,所以苏菲并没有真的使用摆放在地牢中的那些恐吓意义大于实际意义的刑具,而是选择了另外的一个办法。

    站在地牢外的阿德拉顺着铁门上的窗口打量了一下里面的情形,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因为她也曾是这里的阶下囚,如果不是因为莱恩,也许她的下场会更惨,而阿德拉身后的家族也不会有现在的风光。

    一想到这里,阿德拉突然对自己今晚的莽撞行为有些后悔,也许是族人和那些信得过的下属在她耳边嘀咕了太多的缘故吧,阿德拉在不知不觉中也对帝都起了那么一点点戒心,虽然到目前为止,帝都并没有任何异常的行为,他们的所有动作都是实实在在的援助,而不是取代。

    “希望莱恩能够明白我的处境,否则我……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阿德拉软弱的把身体靠在了铁门上,默默的回忆着第一天见到那个男子时候的情景,那个时候的她还以为这是薇薇安的新队员,为此她还狠狠的取笑了薇薇安几句……

    阿德拉靠在铁门上的声响传到了地牢之中,让里面的苏菲以为这是阿德拉不耐烦的表现,她心中有些焦急,脑海中飞快的思考着对策,突然之间她的目光落在了那个女孩的脖子上,一根细细的项链引起了苏菲的注意。

    苏菲眼前一亮,她毫不迟疑的伸手抓住了那根项链,并且在女孩反应过来之前用力扯断了它,将它拿在了手上。

    “快还给我!”一直不肯开口的女孩大声的喊了起来,她原本淡定的神情也随之变得有些焦急,现在这项链对于她而言是一件很重要的事物。

    苏菲心中终于松了一口气,她明白自己找对了方向,不过在表面上,苏菲还是摆出一副冷漠的样子,随意的翻看着手上的项链。这个东西看起来非常的粗糙,显然并不是什么太值钱的东西,而从女孩的表情上,苏菲认为这个东西纪念意义应该大于实际的价值,而项链上吊着的饰物上有一个年轻女人的头像,或许是她的母亲。

    “这女人看上去可不怎么样,山下酒吧里面一夜10枚银币的舞女大概比她还好那么一点。”苏菲故意用侮辱性的话来刺激女孩,而这个女孩经验上远远不如苏菲,果然上当了:“闭嘴,不许侮辱我的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