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魔法师莱恩传 > 第三百五十四章 镜湖会战(七)

第三百五十四章 镜湖会战(七)

    莱恩骑在战马之上,默默的注视着四处着火的克莱族镜湖营地,看着罗杰他们纵马驱赶克莱族牧民,看着自己招呼出来的火元素巨人不停的焚烧着这里的一切,突然让莱恩想到了4年前雷神要塞沦陷的那个夜晚。(

    )

    同样是烽火连天,同样是呼号逃命,而当初造成那一切的,却只不过是几个野心家的阴谋。这么多年下来,帝都早就把当年的情况调查的一清二楚,那位汉斯副官,多半是塞纳特安插的内线,而整个克莱族在事发之前突然西迁,显然也牵扯进这场阴谋之中。

    莱恩不明白为什么总有人要有哪些不切实际的幻想,而这一切幻想却又被冠上了各种冠冕堂皇的口号,什么重振祖先荣誉,什么再造辉煌事迹,其实还不是为了满足某些野心家的野心。

    如果当初不是塞纳特的反叛,不是克莱族的参与,雷神要塞又怎么可能沦陷?帝都又怎么可能陷入战争的泥潭?将近千万的帝都子民又怎么可能无辜丧生?今天的这场杀戮又怎么可能出现?所以说克莱族今天所面临的悲惨一切,全都是他们自找的。

    也许有人会说,这些普通的克莱族牧民是无辜的,然而在莱恩看来,事实并不是这样。要知道也许这些普通的克莱族牧民并没有直接加入战斗,可是他们依然参与了战争,他们的父亲、兄长是阿卜杜勒酋长的战士,他们每天放牧的牛羊也为克莱族多次入侵帝都提供了后勤支援,当克莱族兵锋指向帝都,对帝都郊外的农场进行掠夺之后,那些被抢走的战利品最终还不是分配到了这些普通克莱族牧民的手上。

    既然已经进入了这场不死不休的争斗,那就别幻想着对手会愚蠢的忽略以上事实,从而让暂时处于下风的敌人有喘息的机会,这也是并不嗜杀的莱恩可以下达格杀勿论命令的原因。{}在经历了卡萨诺自己的内部叛逆事件之间,莱恩已经深刻的理解到了人心的险恶,在卡萨诺他如此宽松的统治,依然会有人因为利益铤而走险,更何况现在已经成为了世仇的克莱族牧民呢?

    “也许他们以后可以在帝都的统治下生活下去吧,虽然生活会很艰苦,不过总好过失去生命。”莱恩在心中默默的对自己说:“任何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这是克莱族应得的惩罚,莱恩你还是不要太在意了!”

    莱恩心中的自我安慰让他自己的内心好受了很多,也许很多事情人们所需要的不过是一个理由,就好像阿卜杜勒酋长高呼恢复昔日荣誉的口号一样。“只不过我这样安慰自己,是不是意味着我也成为了像阿卜杜勒酋长那样的人呢?”莱恩有些无聊的想。

    由远及近的马蹄声让莱恩将脑海中那股莫名其妙的心思抛到了脑后,莱恩他抬头望去,只看到从克莱族营地的东面远远跑来大队的骑兵,,从这些骑兵的装扮来看,显然不是帝都远征军。

    “领主大人,不好了,大批克莱族骑兵过来了!”莱托兹纵马驶向了莱恩,没等跑到莱恩面前,就已经焦急的喊了起来:“至少有5万,而且基本上都是最精锐的部队!领主大人,我们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任务,不如……”

    莱恩不等莱托兹说完,就已经猜到他想要说些什么,显然这位曾经的丛林之王是准备劝说自己撤走,毕竟风行射手只有4500人,而对手却是克莱族的5万以上精锐部队,这样的战斗不需要开打就已经知道最终的结局了。

    大队克莱族精锐骑兵突然出现也引起了其他风行射手的担忧,他们知道在这个时间,这些克莱族主力部队应该还在和乔纳斯军团的同袍们进行会战,可是却突然出现在了这里,难道说远征军已经战败了?

    莱恩看着手下各个脸上都颇有些惊慌的表情,微笑的摇了摇头,拒绝了莱托兹的建议,他俯身将胸口轻轻靠在马背上,然后伸出右手慢慢的抚摸着胯下战马的脖子,在莱托兹不知所措的眼神中,莱恩重新挺直腰杆,纵马慢慢的走向了镜湖湖畔。{}

    莱托兹见莱恩无论如何也不肯下达撤走的命令,只好叹了口气,从身后用力抽出那把秘银长弓,并且用力握住了它。虽然莱托兹不知道莱恩为什么如此固执,可他还是毫不犹豫的留在了莱恩身边,毕竟当初在自己的族人走投无路的时候,是莱恩收留了他们,今天那些猎人部落的成员可以在卡萨诺平原安居乐业,全都是这位年轻领主的恩惠。

    “既然如此,那就把这条命还给他吧。海伦,对不起了!”莱托兹决心已下,面色也就恢复了平静,他掏出未婚妻海伦送给自己的项链,轻轻的吻了一记,然后郑重其事的把它又贴身收好。做完了这一切,莱托兹飞快的从背后箭囊中抽出一支羽箭,搭在了秘银长弓之上,然后高声喊道:“血战!”

    在看到自己的队长依然保持着高昂的士气,莱托兹手下的风行射手们也都纷纷学着他的样子抽出羽箭,准备和疾驰而来的克莱族精锐部队决一死战,他们这支风行射手军团本来就是模仿者克莱族轻骑兵组建的,正好今天可以让世人证明,这个大陆上最精锐的轻骑兵不是克莱族的白霜军团,而是来自卡萨诺的风行射手军团。

    莱恩根本没有去看他的那些风行射手下属们,而是纵马慢慢来到了镜湖湖畔,他轻轻跳下战马,随意的回首注视了一下距离克莱族镜湖大营只有不到2公里的大队骑兵,然后回身张开双臂,面对着镜湖那平静的湖水。

    莱恩之前的那个小型禁咒“极地冰封”早就已经失效了,镜湖的湖水又慢慢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只是被那个魔法冻结起来的克莱族牧民却再也没有醒来,他们那僵硬的身体直挺挺的沉入了湖底,由于镜湖湖水的清澈,莱恩站在湖畔依然可以看到在数米深的水下,那几具或站或卧的冰冻尸体。

    晦涩难懂的魔法咒语再一次从莱恩的嘴中发出,不少风行射手还以为他们的领主打算故技重施冻结湖水呢,可是跟随在莱恩身边日子比较久的罗杰队长却很清楚的分辨出莱恩现在释放的魔法咒语和之前那个完全不同,显然这是另外一个魔法。

    “踏踏!踏踏!”在看到镜湖营地变成一片火海之后,保护着阿卜杜勒酋长回撤的克莱族精锐骑兵们人人心中都是莫名的悲愤,到了此时此刻,他们已经不再奢望自己的家人可以安然无恙,这些战士心中唯一的念头就是冲进大营为死去的亲人报仇。

    看着越来越近的克莱族精锐轻骑兵,再看看依旧慢条斯理在湖畔施法念咒的领主大人,莱托兹无奈的叹了口气,大声命令手下集中起来准备射击。4500名风行射手由于之前的分散出击,现在能够集中到莱托兹和罗杰身边的也不过3000左右,这点人手显然根本不可能只是凭借着弓箭就击杀进攻的那5万克莱族骑兵,就连莱托兹自己的心中,也是抱着能杀多少算多少,以减轻接下来肉搏战斗压力的念头。

    就在回撤的克莱族精锐轻骑兵前锋踏入镜湖营地的那一瞬间,莱托兹毫不犹豫的下达了射击的命令,3000多支羽箭在瞬间脱离了弓弦,对着敌人冲来的方向飞了出去。这些羽箭望着高空拼命的飞翔,如果不出意外,会在几秒钟之后达到最高点,然后借着下降的速度穿透敌人的护甲、身体……

    就在这一刻异变突生,平静的镜湖水面突然暴涨了起来,那急速上升的湖水也带来了震撼人心的呼啸声,这巨大的声响甚至直接压制了满天飞舞的弓箭破空声和疾驰而来的战马马蹄声。

    正准备下达第二次射击命令的莱托兹只觉得身体一下子僵硬住了,因为从他的身后投射来一道巨大的黑影,这种感觉通常会在他被某些强大的魔兽盯住的时候才会出现。莱托兹再也顾不上远处的克莱族骑兵,他飞快的扭过头望去,却看到一个完全由湖水组成的巨大生物飞快的从他头顶掠过,这巨大“生物”所到之处,立刻就把天空中强烈的阳光都遮挡了起来,莱托兹和他身边那3000多风行射手自然也都被笼罩在了那大片的阴影之下。

    “这……这是什么?”莱托兹失声喊了出来。

    “九头蛇,这是九头蛇!”罗杰更是语无伦次的叫了起来。

    一听到罗杰的叫喊,莱托兹立刻往莱恩所在的方向看去,却看到了令他终生难忘的一幕:原本平静的镜湖湖水突然露出了至少方圆数公里的的湖底泥土,而泥土之上的湖水竟然不翼而飞,可是旁边的湖水却依然耸立在原处,似乎和莱托兹自己一样不知所措。

    被抽走的湖水下面出现了大片面积的干涸,看上去就好像一大块面包被人切掉拿走,露出了一个缺口一样,而湖底的鱼虾在湿润的湖底泥土上乱蹦乱跳,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而之前沉入湖底的那几个被冻僵的克莱族牧民,竟然也完好无损的躺在湖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