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魔法师莱恩传 > 第三百七十章 加力布的奇怪请求

第三百七十章 加力布的奇怪请求

    “这……”莱恩对于加力布的这个奇怪请求显得非常的犹豫,出于对老师的尊敬,莱恩知道自己应该无条件的答应他唯一的一个请求,可是凯瑟琳却是莱恩目前最强大的敌人,莱恩根本没有任何把握战胜这个对手,又如何自欺欺人的答应加力布这种自己根本达不到的要求呢?

    加力布显然也知道自己的这个请求实在是太怪异了,他看到莱恩脸上露出的为难样子,叹了口气,开口说道:“好吧,我知道我的这个请求有些不合情理,你就当我没说过吧。嗯,如果你有时间,不如听我讲一个故事?”

    莱恩心中暗暗好笑,在他的心中,加力布一直都是有主见,个性坚毅的形象,没想到现在居然也会在他面前露出自己这种矛盾的心情,显然他的心已经因为某种原因乱了,这倒也引起了莱恩的兴趣,他更加期待加力布的这个故事了。

    “嗯,我曾经在大陆上游荡,到处流浪,到处冒险,对于我来说,这大概是打发时间的一个还算不错的办法。”莱恩静静的听着加力布讲述着他的往事,这也是他第一次听加力布谈起自己的往事。

    “事实上在这个大陆,我差不多也没有什么特别刺激的事情做,无论我接到的任务如何的艰巨,对于一位传奇强者来说,还不是举手之劳?这种还没开始就已经知道结局的冒险,基本上也就是打发时间了。”

    “这样的日子很容易令我感到厌倦,所以有的时候我也会找一个地方隐居一段时间,这也是我为什么会在浓雾镇的原因,事实上,如果不是浓雾镇民风朴实,让我感受不到那种人与人的尔虞我诈,那种当面笑容背后捅刀的虚伪,我也不会在那里待上这么久。”

    “莱恩你刚才对艾伦多说要做学长,其实这句话并不正确,因为你可不是我的第一个学生,所以学长这个称号也轮不到你。”加力布说到这里,脸上微微一笑:“其实我并不是第一次来到这里,大约几百年前,我也同样在这里居住过一段不算短的时间,而在那段时间里面,我收了我的第一个学生。”

    “莱恩,也许你绝对想不到,你当初希望和我学习武技的模样,表情,言语,竟然和我的第一个学生一模一样,这里面唯一的区别,大概是你们的出身不太一样。嘿嘿,你们两个后来的选择也近似相同,你是选择了魔法,而他,则选择了权力之路。”

    莱恩听到这里,脑袋里面“嗡”的一下,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于是用颤抖的声音问加力布:“那个人,他的名字是不是……”

    “是的,他就是安德鲁,后来的亚历山大第三帝国的君王,那个几乎统一了整个大陆,却在晚年莫名其妙失踪的家伙。”加力布坦然说道:“我知道你曾经见过他,不过我总以为这应该只是巧合,可是当我见到凯瑟琳的样子后,我突然发现,她竟然也应该和我有关,因为她的样子,实在是太像一个人了。”

    “嗯,我似乎跑题了,好,还是继续从安德鲁的身上说起吧。”加力布轻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陷入了无尽的回忆:“我至今还清楚的记得,那个小家伙才7、8岁的样子,这里是他的封地,而他又不是长子,除非排在他前面的王位继承人全都死光,否则他父亲的王座是轮不到他的,因此安德鲁异常的调皮,整天玩耍嬉戏,不过对于国王还有王位继承人,以及国家的大臣而言,这样的王子却是最理想的,因为他们没野心没威胁。”

    “虽然我不愿意承认所谓的命运,但是我也不得不赞同运气这个说法,我隐居在卡萨诺附近的山林之中,而安德鲁生活在铁拳城堡的山上,我们本来不可能相遇的,然而安德鲁一个异想天开的念头,却让他来到了我隐居的地方狩猎,当我第一次看的他的时候,他的身后跟着一条4级的斑点黑豹。”

    “这种程度的魔兽对于我来说和雪绒兔一样没有威胁,可是对一个才7、8岁的孩子可就不一样了,尤其是这个孩子只有一个人的时候。我虽然不理俗务,可是也不能见死不救,何况我当时也很好奇,因为我没有在安德鲁的脸上看到惊恐之类的表情,我所找到的,就只有漠然。”

    “事后我曾经问他,在和卫士失散,孤身一人逃亡的时候,心中到底害不害怕?安德鲁很平淡的告诉我,他从出生开始身边就环绕了无数居心叵测的家伙,那头斑点黑豹顶多吃掉他的身体血肉,而那些居心叵测的家伙会连他的灵魂也不放过,这也是为什么安德鲁会做出一副纨绔的样子的原因。”

    “莱恩,你可知道我当时的心有多震撼吗?一个3岁的孩子就已经明白了自己的处境,而当他5岁来到自己的封地后,更是用尽手段伪装自己,这样的心思,就算是饱经沧桑的老者也未必做得到啊!”

    “也许是因为我救过他的原因,安德鲁对我的态度异常的恭敬,不过我心中也很明白,这大概是我对他并没有什么图谋的缘故,说不定还有其他的利用价值。果然,安德鲁向我请教武技,希望可以学会自保,而我则答应了下来。”

    “当安德鲁自行骑马回到铁拳城堡的时候,别人只以为他命大躲开了危险,却不知道还有我的存在。安德鲁为了掩饰我的存在,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弄来了几个女人,将她安置在城堡之中,每天晚上都会带上各种令人发指的工具过来,让别人以为他又开始沉迷在女人那丰满的身体上,却不知道其实是来找隐藏在那里的我学习武技。”

    “大约两年之后,安德鲁就武技就足以战胜他身边任何一个卫士了,不过在表面他依然还是以前那副纨绔的样子,甚至有一次胯下的战马受到惊吓,安德鲁还特意重重摔在地上,并且以受伤为名在床上躺了几个月。”

    “那一次‘伤’养好之后,安德鲁借口身边的卫士无能,开革了不少人,然后用他收养的孤儿取代了这些卫士的位置。这些孤儿的年纪也就只比安德鲁大几岁而已,都是因为各种原因失去了一切,不是安德鲁收养他们,这些人早就死了。嘿嘿,如果不是安德鲁自己亲口告诉我,我真的很难想像他小小年纪居然学会了培植亲信。”

    “接下来的2年里面,安德鲁干脆直接在铁拳城堡之外的某个地方建造了一个很大的住所,把他从大陆各处收刮来的美貌女性全都塞了进去。从外人看来,这个才十岁的王子越发的荒淫了,可是安德鲁整天待在那里除了继续和我学习武技之外,还开始有计划的教授他身边的卫士。”

    “啊,这么长的时间,难道就不会走漏任何风声吗?”莱恩颇有些好奇,毕竟这位安德鲁的所作所为实在是太让人惊讶了,他有些忍不住问加力布说:“那些卫士,居住那里的女人,还有其他可能接触到这个秘密的仆人、厨子……难道他们都对一个十岁的孩子忠心耿耿?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当然不可能,不过死人是不会泄密的,而那些可以拘束灵魂的高阶魔法师自然也不会来过问一个只有一小块封地的落魄王子。”加力布微微一笑,可是脸上却露出了残忍的表情:“你不会以为那些女人真的只是弄进去享福的吧?事实上,他们是安德鲁训练卫士的工具,而且还是很有用的那种。”

    “你手下的那个女盗贼,叫什么来着了?”加力布说到这里的时候,突然问了莱恩一句。

    “苏菲?”莱恩没明白加力布为什么要问这个,不过他手下最得力的盗贼,又是女性的就只有前影子的杀手苏菲了,于是他说出了这个名字。

    “其实她的名字根本无关紧要,我只是想告诉你,你有时间可以和她聊聊以前的事情,你就会明白那些杀手组织是如何训练出冷血无情的杀手的。虽然安德鲁的这个方法比起那些大的杀手组织差得多,不过性质还是很类似的。”

    “那里的仆人几个月就更换一次,然后就会很快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至于那些接受训练的卫士,只要达不到训练的要求或者稍有异心立刻连尸体都找不到了,在这种高度的压力之下,那些进去的女人通常不超过半年都会变成尸体出来,她们的尸身上也布满了饱受虐待的痕迹,这是在安德鲁暴力训练下的卫士们为了发泄而造成的。所以你现在还会认为会有人泄密吗?”

    “这,这也太残忍了吧?”莱恩目瞪口呆的望着加力布,而后者则对他摇了摇头,回答说:“你根本就没有身为上位者的意识,要知道任何一个手握大权的人,必须要做到1个字,那就是‘忍’。实力不足的时候要学会容忍,而对待敌人要学会残忍,做不到的唯一下场就是成为别人的垫脚石,可不是每一个领主都有传奇魔法师的实力啊,莱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