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魔法师莱恩传 > 第二章 战乱又起(二)

第二章 战乱又起(二)

    在兽人三大氏族的军队听见上古魔兽比蒙的吼声之后,他们的士气也随之降到了极点,无论是奸诈的亚历桑德拉、狡猾的伊格纳缇伍兹和最勇猛的阿纳西斯塔都对接下来的战争不报任何希望,当年蛮熊氏族的军队横扫整个兽人部落,如今又有比蒙巨兽助战,那已经不是人力可以抗衡的了。

    也许现在三大氏族心中唯一的侥幸心理就是他们还占据了南北交通要道雷神要塞,蛮熊氏族军队数量很多,可是要像数年前那样为了跨越这里而大量的损失,相信即便是兽皇也不能接受,多半会派出使者收编三大氏族,毕竟眼下的局面已经很清楚了,兽皇在重夺雷神要塞之后必然会在极短的时间内再一次南下,以发动对人类帝都的攻击,现在内斗的实力损耗一分,再未来的攻击中获得的战果也就减弱了一分。

    然而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兽皇仅仅只是屯兵在雷神要塞以北数十公里的地方,一连七天却没有任何举动,这种反常的举动让亚历桑德拉感到一丝阴谋的味道,他秘密派出斥候想要探明兽皇军营的虚实,却被蛮熊氏族的战士直接用弓箭狙杀。

    到了第八天上午的时候,兽皇的军营这才响起了漫天的战鼓声,伴随着一队一队整齐的兽人战士,兽皇的战车也出现在了三大氏族联军的面前。兽皇安德里亚斯高高的坐在战车上,傲然远望已经被彻底拆毁的雷神要塞,在那辆足足可以占满百人的战车上,就只有先知埃文一人而已,这也突出了他的身份。

    当然最让三大氏族联军感到震惊的,却是拉着兽皇战车的那头大地之熊,即便它那比最强壮的兽人腰杆还要粗的四肢着地,可整个大地之熊的身躯依然超过了3米,它那灰白色的容貌根本无法遮盖大地之熊身体内的野性,从它不时发出的低声咆哮就可以很清楚的知道这头达到了8级强度的魔兽拥有如何可怕的力量了。

    “亚历桑德拉、伊格纳缇伍兹、阿纳西斯塔,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你们还不肯投降吗?”当蛮熊氏族二十万军队摆好了阵形之后,踌躇满志的兽皇安德里亚斯坐在战车上,以王者君临天下的气势傲然发问。

    三大氏族首领相互看来一眼,他们从同伴的眼中看到了犹豫,这和私下里的谈判不同,兽皇不可能在大举压境,并且以王者的身份质问的时候能够接受别人的任何条件。可是没有一个明确的答复,恐怕三大氏族在放下武器投降后的几天内就会被彻底肢解,变成蛮熊氏族的奴隶,其中的精壮兽人更会在接下来对人类的一系列征战中投放在最激烈的战场上,很快就消耗殆尽。

    最终还是以武勇著称的狂豹氏族族长阿纳西斯塔朗声回答了兽皇的质问:“兽皇陛下,我必须承认你才是整个兽人的王者,我也毫不犹豫的认为你可以带领兽人走向一个新的辉煌!不过很可惜,那是属于蛮熊氏族的,而不是三大氏族。所以,无论我们今天做出什么样的举动,三大氏族都必然要面临灭族的危险,蛮熊氏族是不可能留下任何威胁的,不是吗?”

    兽皇微微一笑,脸上充满了掌控一切的表情,他轻轻挥动手臂,而站在他身后的先知埃文则突然双臂挥舞,念诵了一大段奇怪的咒语。由于相隔很远,三大氏族首领并没有听清楚先知埃文到底在干什么,可是在看到对方完成了那个先祖仪式后并没有任何事情发生,反而心中警惕变得更深,显然在这个时候,对方不会做出一个毫无意义的举动。

    黑鹰氏族族长亚历桑德拉皱着眉头遥望着先知埃文,对于这个兽皇手下最信任的萨满祭祀,亚历桑德拉可是充满了警惕,若非他身边的护卫程度远远超过兽皇本身的防卫强度,亚历桑德拉是不会介意策划一场暗杀行动。

    “咦?”亚历桑德拉正在心中盘算着兽皇到底再搞些什么名堂,突然感受到大地传来的微微颤动,他疑惑的看了看周围,并没有发生任何异常,亚历桑德拉再看了看自己的两个盟友,发现他们的脸上和自己有着同样的疑惑表情。

    大地震动的频率越来越密集,很快在场所有人都感受到了这股强烈的震动,不少三大氏族联军的战士更是心惊胆颤的丢下手上的武器,抱着脑袋蹲在了地上,不过他们所得到的,自然是督战队的屠刀。

    在见了血之后,三大氏族联军的战士们稍微安定了一下,再看到自己的首领依然和自己并肩站立在最前线,这些兽人们又一次握紧了武器,准备迎接来自对面同胞的攻击。可就在这个时候,不知道谁突然回头看了一眼,紧接着尖声叫了起来:“烟,浓烟!”

    亚历桑德拉心头一跳,他立刻扭头看去,却看见南方冒起了浓密的黑烟,看那方向,正是三大氏族的新城所在地。到了这个时候,亚历桑德拉终于明白自己的担心是什么了,他立刻失声叫了起来:“船!日出城的船!”

    “不好了,不好了!”几个兽人传令兵骑着战狼一蹦一蹦的从南面的隘口出跑了过来,他们也顾不上将自己带来的消息秘密禀告给首领,十万火急的情报让他们烧昏了头脑,直接就嚷了起来:“蛮熊氏族袭击了新城!”

    “混蛋!”亚历桑德拉恨不得一斧头砍翻这几个白痴,本来三大氏族联军在士气上就不如对方,现在竟然如此大喊大叫,就算这不过是一只偏师骚扰,那己方也完全失去了斗志,没有立刻崩溃逃走已经是万幸了,还怎么可能据险而守抵抗蛮熊氏族的攻击呢?

    “禀告,禀告族长大人!”那几个传令兵手忙脚乱之下竟然直接从座狼上摔了下来,他们手脚并用几步爬了过来,然后带着哭腔说道:“蛮熊氏族猛犸军团已经突袭了新城,我们留守的全都是老弱病残,根本挡不住啊!族长大人你赶快想个办法吧,不然……”

    那传令兵平生最后一句话只说到这里,就被狂豹氏族族长阿纳西斯塔直接扭断了脖子,而后这位以武勇著称的族长冲着自己的盟友们苦笑了一声,开口说道:“我们已经输了!”

    “是立刻像兽皇投诚?还是负隅顽抗?”巨蛇氏族的伊格纳缇伍兹族长心中已经萌生了退意,不过他却故意这样说,只是希望有一个合理的借口而已。

    “哎呀,到了这个时候,你们几个还耍什么心思啊!”阿纳西斯塔在伊格纳缇伍兹和亚历桑德拉两人的肩膀上各自重重打了一拳,然后带着一丝决绝说道:“事已至此,我们败局已定,必须要为子孙的将来着想了。老伙计,你们赶快走吧,带上我们三个氏族的种子,立刻往南方突围!”

    “那你……”伊格纳缇伍兹迟疑的问。

    “这里除了我的亲卫队,其他人谁可以扛得住兽皇的精锐部队?”阿纳西斯塔没有正面回答问题,却用了一个反问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和选择。

    “想不到我亚历桑德拉一生自诩谋略过人,却还不及你看得远啊!”亚历桑德拉仅从阿纳西斯塔的只言片语上就明白了对方的意思,而他在刹那之间也将整个计划重新考虑一遍,却发现这是目前局面下对三大氏族唯一有利的选择。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我们还能往哪里逃?”伊格纳缇伍兹跺了跺脚,恨声说:“难道我们在大草原上还跑得过猛犸军团的镰刀战车?”

    “往帝都,我的朋友!”亚历桑德拉用力给了阿纳西斯塔一个拥抱,然后冷冷的对伊格纳缇伍兹说:“我们要逃亡了,走吧,别让阿纳西斯塔的牺牲白费!”

    在得到了提示后,伊格纳缇伍兹只觉得脑袋嗡的一下变得无比的混乱,昨天还是你死我亡的仇人,今天却要舔着一张脸去求助对方,任凭是谁也会觉得难以接受,可伊格纳缇伍兹毕竟算得上一个枭雄,他从怀中掏出自己的兵符,塞进了狂豹氏族族长阿纳西斯塔的手上,那是他巨蛇氏族的兵符,凭此就可以统帅据守雷神要塞隘口的所有巨蛇族战士。

    “活着回来!”虽然知道这句话根本毫无意义,可是巨蛇氏族族长伊格纳缇伍兹还是说了出来,而当他骑上座狼往南方狂奔的时候,却听到了身后狂豹氏族族长阿纳西斯塔对他的回答:“算了,还是我在下面等你吧,不过记得要比兽皇晚点,不然我不会放过你的。”

    漫天的兽人战鼓声再一次想起,整整五十头雷霆兽跨着整齐的步伐向三大氏族在雷神要塞隘口的阵地大踏步的走了过来,而在这兽人战鼓的激励下,整整二十万蛮熊氏族的精锐部队也齐声呐喊,发出了攻击的吼声。

    二十万训练有素的战士朝着一个方向大踏步的前行,这情景足以地动山摇,震撼一切人的心神,而狂豹氏族族长阿纳西斯塔却露出了一个轻松的微笑,轻声说道:“准备好杀死我的代价了吗,我的兽皇陛下?我的命,可是很值钱的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