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魔法师莱恩传 > 第九章 棋子(一)

第九章 棋子(一)

    在一望无际的南塔伦大草原上,兽人黑鹰氏族亚历桑德拉族长带着身边不足十名亲卫亡命奔逃,连续七八天的逃亡已经他们筋疲力尽,可是他们依然咬着牙在坚持,因为在他们身后数公里处,五六百名蛮熊氏族的狼骑兵正在紧紧追赶他们,尽管亚历桑德拉用尽了手段,可最多也只能阻拦他们一小段时间,若非一天半之前三十多名黑鹰亲卫以生命作为代价保护着亚历桑德杀出重围,他们现在已经全军覆没了,可即便如此,原先近2000名护卫包括亚历桑德拉本人在内也只剩下8个。

    一名亲卫的胯下座狼再也承受不了这般狂奔,它突然前腿一软,摔倒在地上,将骑在它脖子上的兽人直接甩了出去,重重的砸在了地上。有了这第一个,自然有第二个、第三个……很快,亚历桑德拉自己的座狼也坚持不住了,直接跪倒在地上,让亚历桑德拉和地面进行了一次亲密的接触。

    亚历桑德拉顾不得身体上的疼痛,挣扎的爬了起来,绝望的看着身后还有不到一公里的追兵,眼下他身边的护卫人人带伤,又连续多日没有休息,根本没有一战的力气,就算想拼命也没办法,只是束手待擒。

    “难道我命丧于此吗?”亚历桑德拉满脸惨笑的拔出一把装饰了无数宝石的匕首,这是他平日里最爱的玩物,不想今天却用它来结束自己的生命。当亚历桑德拉用颤抖的双手将那把匕首送在咽喉处的时候,耳边突然响起了亲卫的惊喜交加的声音:“骑兵!是人类的骑兵!”

    亚历桑德拉心中大喜,他立刻往南面看去,果然看到一小队人类骑兵正在往自己这边疾驰而来,显然是发现了他们,不过当亚历桑德拉再一次把头扭向北面的时候,心却在飞快的下沉,蛮熊氏族的追兵距离他们已经不到500米了,如果没有任何意外发生,他们会先被那群狼骑兵追上,而且就算人类骑兵赶到又如何,他们那不过二十几个人,怎么可能对抗数百兽人战士?

    “快跑!”亚历桑德拉咬着牙大声的吼了起来,他几乎丢下了身上所有东西,奋力提起沉重的双腿往人类骑兵来的方向跑去,而他的亲卫自然也如法炮制,他们甚至连用来抵抗的武器都丢在了地上,只为能够跑得再快一点。

    亚历桑德拉毕竟年纪大了,才跑了几十步就实在坚持不住,就算他身边的亲卫半拖半拽,也多让他往南面移动了大约十米的样子,而此时身后的蛮熊氏族狼骑兵已经距离他们不到150米了,这是足以发动冲锋的距离。

    就在亚历桑德拉心力交瘁的时候,他突然发觉脚下的地面开始颤抖了起来,这让亚历桑德拉感到非常奇怪,不过在数秒钟之后,他的心中再也没有了任何疑惑的表情,取而代之的则是无边的震撼:一面硕大的战旗迎风飘扬,数千装的重装骑兵好像一堵城墙似的出现在了亚历桑德拉的视野中,并且朝着追击而来的那些狼骑兵推了过去。

    那些狼骑兵如果肯加快速度,大概可以抢先追上亚历桑德拉,不过他们肯定会陷入到人类重装骑兵的攻击中,毕竟这些座狼也连续奔跑了几天,虽然有充足的补给,但是体力依然不支,绝对跑不过负重很高的重装骑兵的突击,到头来等于是和亚历桑德拉他们同归于尽。

    没有给这些狼骑兵们犹豫的时间,他们的身侧再一次响起了激昂的号角声,不过这一次出现的,却是手持着弯刀的轻骑兵,两支人类骑兵从西北和正南慢慢合拢,隐隐有将蛮熊氏族的狼骑兵合围包抄之势。

    “退!”带头的狼骑兵首领当机立断,立刻下达了撤退的命令,只是一路狂奔的狼骑兵想要停下再掉头往回走,必然需要一段时间,而这点时间已经足够亚历桑德拉被人类骑兵救下,并且那些手持弯刀的人类轻骑兵也堵上了狼骑兵们北归的路线。

    “杀出重围,让这些懦弱的人类知道我们蛮熊兽人的厉害!”狼骑兵首领发出连串的叫喊声,抡起手上的武器冲在了最前面,在他的带领下,这几百狼骑兵摆出了拼命的架势,全力往自己的北面突围。

    那群人类轻骑兵果然不敢和兽人狼骑兵正面对抗,在发觉兽人准备拼命的时候,那带队的队长立刻呼啸一声,拉拢着队伍让出了兽人北归的通道,似乎非常畏惧兽人的武力。那兽人狼骑兵的首领心中冷笑,心想如果不是今天你们人数多出我们十几倍,而且我们又连续追击太过于疲劳,我绝对要把你们全都留下。

    就在兽人狼骑兵飞快的通过人类轻骑兵让出的空隙时候,人类轻骑兵们在队长的命令下齐刷刷的拿出了背在后背的弩弓,毫不犹豫的朝着几乎没有防备的兽人扣动了机括。虽然人类轻骑兵们的弩弓都是改造过的,威力要较弩弓手使用的那种要小一些,可是彼此不过几十米的距离,却依然足以洞穿兽人不穿着铠甲的身体。

    兽人的惨叫声连连响起,他们被这一次偷袭至少干掉了一百多人,同时队形也是一阵大乱,这个时候那群人类轻骑兵齐声呼啸纵马跑开,那带队的兽人狼骑兵首领正准备带着手下追击,却感受到了地面剧烈的震动,在数百米之外的人类重装骑兵发动了冲锋。

    兽人战士固然比人类战士要强壮许多,可是却依然是血肉之躯,自然不可能挡得住疾驰而来的战马撞击力,而他们的阵形又在人类轻骑兵的偷袭下大乱,更谈不上结阵抗衡了。所以当那数千人类重装骑兵辗压过之后,地面上一片狼藉,唯一可以证明这里发生过战争的,就只剩下了一片鲜红的土地。

    亚历桑德拉看着两眼发直,他这才明白为什么当年区区十万人类就将所有兽人都赶出了这里,人类重装骑兵的冲锋实在是太可怕了,如果没有准备,就算空有百万之众,也不过给大地增添了一些明年的新肥而已。

    几十匹战马踏着小碎步来到了亚历桑德拉的面前,为首的那个人类重装骑兵统领掀开了自己的面具,露出了一张清瘦的脸,他看了看狼狈不堪的亚历桑德拉,以人类的语言说道:“我是帝都第一军团下属重装骑兵团统领,冯——沃尔夫。”

    “亚历桑德拉。”亚历桑德拉半坐在地上,他的腿已经因为发软无法站立起来,可这位年老的兽人还是坚持用双手支撑起自己的上半身,尽可能让自己可以挺直胸膛面对着这位沃尔夫统领,不过他最终还是选择了用自己并不熟悉的大陆通用语,也就是人类的语言生硬的回答说:“兽人黑鹰氏族族长。”

    “哦?你就是兽人三大氏族之一的亚历桑德拉?雷神要塞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你怎么会被别的兽人追击呢?”沃尔夫眉头一挑,立刻想到了整件事情的关键之处,他用熟练兽人语说道:“难道蛮熊氏族又打过来了?”

    亚历桑德拉浑身一震,他突然发现人类并非像他所想象的那么简单,至少据他所知,在兽人当中能够会说几句人类语言的并没有几个,可是如今人类的军团指挥官却可以说出流利的兽人语言,并且从对方的只言片语中,可以很清楚的明白对方对于自己情况的了解,显然这需要平日里花费很多时间来关注。

    亚历桑德拉抬头仰望夜空中的那一轮圆月,心中一片茫然:也许兽人当初重新回到南塔伦大草原本身就是一个错误,因为他们很可能唤醒了人类对雷神要塞以北土地的野心,只怕兽人从此再也不会有以前的那种虽然艰苦却安稳的日子了。200年前他们的祖先可以往北跑到北塔伦大草原,可200年后呢,他的子孙又往哪里迁徙?

    ——————*——————*——————

    “嗷!”变身为风狼的加戈尔面对着天空中圆月发出阵阵嚎叫,在他的身边,至少有三十具被撕成碎片的尸体,这些都是夜袭德鲁伊村落的敌人。这些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家伙人数众多,在夜袭德鲁伊村落被德鲁伊暗哨发现后,索性就改为强攻。虽然这些人的战斗力远远不如德鲁伊战士,可是巨大的人数优势还是让德鲁伊们且战且退,慢慢退往了大山的深处,那里有德鲁伊早就布置好的隐居所,可以倚仗险要的地形阻挡敌人。

    作为一名具有橡树战士实力的德鲁伊,加戈尔奉命保护德鲁伊村落中的老弱撤走,他这一路上边打边退,终于在走到山径入口的时候被敌人堵住了,在数百名手持利刃的敌人围击下,就算是加戈尔本人也受了些轻伤,不过对方也付出了不少的代价。

    “弓箭队,上!”不远处传来了敌人首领的命令声,30名手持短弓的射手快步走了上来,对准德鲁伊这边放出了箭矢,以加戈尔的速度,自然不会畏惧这种攻击,他双手快速挥动,将所有射向自己的箭矢全都拍落在地上。

    那敌人首领显然也是第一次看到竟然有人会这样拍打箭矢,不过他眼珠一转,立刻指着被围住的那群德鲁伊村落老弱喊道:“射他们,快!”

    加戈尔心中暗叫不好,他正要全速扑过去,却看到一头灰熊低吼一声,将自己肥硕的身体挡在了那些德鲁伊老弱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