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魔法师莱恩传 > 第十一章 棋子(三)

第十一章 棋子(三)

    卡瑞娜面露微笑的看着自己的手下和那些德鲁伊拼命,她作为一个女人,想要将整个迪亚尼丝王国王室遗留下来的力量以及塞纳特交给她的一部分力量整合起来,慢慢变成自己的力量,就必须要树立威信,而这里面最快的手段就是铲除异己扶植亲信。

    这一次卡瑞娜奉命剿灭德鲁伊部落,她自然带上了手下对于自己没有完全忠诚的力量,一旦战事不利,正好可以拿那些首领来开刀,然后趁机换上自己的亲信人手。迪亚尼丝王国王室目前唯二的血脉就是她的丈夫史蒂文和孩子,而史蒂文几十年来一直沉迷男色不思进取,甚至还无视自身的力量被别人慢慢腐蚀吞并,已经让对王室忠心耿耿的那些卫士心中极为的不满。

    任何一个国家,在暗中都会秘密训练出只忠诚于自己王室的卫兵,迪亚尼丝王国王室自然也不例外,这些人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接受严密的训练,他们唯一活下去的动力就是振兴迪亚尼丝王国的荣誉,王室的血脉就是他们效忠的对象。

    因此当卡瑞娜成功产下一名男婴,被证实是迪亚尼丝王国王室的血脉后,这些王室亲卫便把希望寄托在了这个小小的婴儿身上,在这个时候,卡瑞娜以王室下一代继承人母亲的身份开始拉拢他们,很快就换取了这些暗中力量的效忠,只要卡瑞娜一直在为重振迪亚尼丝王国王室荣誉而行动,那么这种忠诚就绝对不会动摇。

    解决了迪亚尼丝王国王室这边的事情,卡瑞娜又把心思放在了父亲塞纳特派过来的力量上面,这些人手却不是那么好被拉拢的了,因为他们是当年人类七个王国中另外一个,莫罗尔帝国训练出来的力量,若是那么容易就倒戈,那整个莫罗尔帝国早就灰飞烟灭了,更不会有塞纳特存在。

    所以卡瑞娜采取的办法就是消耗和更换,这一次剿灭德鲁伊部落,卡瑞娜全部用上了属于塞纳特的力量,并且以极为严厉的手段给他们施加压力,甚至已经不近人情的拿出了10分钟歼敌的命令,其目的就是为了找个借口干掉这个首领,然后更换一个自己身边的亲信,也只有在这种场合下,卡瑞娜才能不动声色的铲除异己。

    一阵冷风吹拂而过,吹开了笼罩在夜空中的浮云,露出了皎洁的月光,将卡瑞娜那窈窕挺拔的娇躯映照着淋漓尽致。卡瑞娜面露微笑,可是心中却冷冷的说:“要怪就怪你们都是那个男人的棋子吧!如今的大陆,就是一盘混乱的棋局,而我,绝不甘心只做为一枚棋子!”

    ——————*——————*——————“咳咳!”凯里木搀扶着不停咳嗽的阿卜杜勒酋长,在丛林的小径中慢慢的走着,在他们两个人的身后,是鲁格曼和鲁卡妮兄妹。

    “酋长大人,您身体不好,就不要在深夜到处走了,不如我扶着您回去休息吧。”凯里木见阿卜杜勒酋长咳嗽得非常厉害,有些不忍心他这样难受,忍不住劝说道。

    “哈哈哈哈!”阿卜杜勒听完了凯里木的话,顿时哈哈大笑,他用力推开凯里木,指着透过那些稀稀落落的树叶照射在自己身上的月光说道:“今晚的月亮真不错啊。”

    凯瑟琳微微一愣,他没懂阿卜杜勒酋长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而在后面的鲁格曼兄妹也快步走了上来,三个人你望着我我望着你,都没有理解阿卜杜勒酋长到底准备说什么。

    “咳咳,今晚的月亮可真不错,只可惜我们却没有了下棋的资格啊,再美丽的月色,又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呢?”阿卜杜勒酋长面色突然潮红了起来,他一改刚才的虚弱,竟然依靠自己的力量挺直了胸膛,而在镜湖会战全面溃败后,他就一病不起,平时没有人搀扶,甚至连站都站不住。

    “你们听着,凯里木、鲁格曼,还有鲁卡妮,你们都是我克莱族的后起之秀,也是我们克莱族未来的希望。”阿卜杜勒酋长在月光下侃侃而谈:“现在我们克莱族输掉了国运,在我们这一代,就不用再提及恢复祖先荣誉了。为今之计,我们无非是有第一个就是学习我们的先祖忍辱负重,慢慢的在恶劣的环境中生存下去,慢慢的恢复元气,等待下一个机会的到来”

    “显然,这需要太漫长的时间了,而且,而且啊,凯里木,你说我们这一次镜湖会战为什么会输呢?”阿卜杜勒酋长突然问起了这个问题。

    凯里木早就想过了无数遍,此时自然张开就回答说:“我们克莱族这一次兵精粮足,又是在自己的家乡大草原上,可以说在开战之前占尽了无数便宜,就算是强大的皇家骑士团也不得不选择防守,以等待反击时机。可是我们的后方却被那个魔法师袭击,我们以为是天险的镜湖却在他的魔法下变成了康庄大道……”

    “不错!”阿卜杜勒酋长不等凯里木说完,就点头说道:“这就是我们失败的原因了,因为,咳咳……”阿卜杜勒酋长说到这里,突然猛烈的咳嗽了起来,凯里木连忙扶住了他,而鲁卡妮则站在阿卜杜勒酋长的身后,慢慢的为他拍击着后背。

    过了好一会,阿卜杜勒酋长才喘过气来,他无奈的摇了摇头,自嘲的说:“人老了,不行了。唉,我刚才说到哪里了?哦,说到那个小魔法师。是的,凯里木,我们克莱族这一次镜湖会战,没有输在其他地方,而是输给了这个叫做莱恩的魔法师。”

    “早知道这个叫做莱恩的家伙会有今天的成就,我们当初直接干掉他就好了!”鲁卡妮站在阿卜杜勒酋长的身后,心中愤愤不平的说:“那个时候他不过是一个魔法学徒而已,我一刀就可以了结他!”

    “事实上,我们也不是输给了莱恩,而是输给了时代!”阿卜杜勒酋长笑着对鲁卡妮摇了摇头,慢慢的说:“在很久之前,克莱族骑兵闻名于整个大陆,大群的战马为我们提供了卓越的机动力,再加上我们的战士从小练就的精妙箭术,曾有过‘克莱不满万,满万无可敌’的神话啊!”

    “然后随着时代的变迁,如今的战争,已经不再是那些以智谋著称的名帅,以武勇闻名的勇士可以主宰一切的时候了,在几十万人的大会战中,咳咳…….在这种规模的大会战上,就算你是百战百胜的将军,麾下十倍于敌人的精锐之士又如何?对面一个魔法师,一个禁咒就足以毁灭这一切!”

    “那是我们无可抵御的力量,也是整个大陆也无可抵御的力量!”阿卜杜勒酋长说到这里,脸上神情越发的趋于平静:“我们这一败,一直来到了最西面的横断山脉,这里就算快马日夜不停的疾驰,跑到帝都也要一个月之久,帝都暂时是不会顾及到我们了,毕竟他们的北面和南面还有更大的威胁,可是等帝都打掉那些威胁之后呢?只要我们克莱族的子民一天没有掌握那种巨大到可怕的力量,我们的子孙就永远只能是别人的奴隶!”

    “那我们也可以去学习魔法啊!”鲁格曼突然插嘴说道:“我不相信我们优秀的克莱族儿女学不会那个东西!只要给我们时间,我们一定可以……”

    “没错,只要给我们时间,可是我们有时间吗?”阿卜杜勒酋长反问说:“那个莱恩已经算是异数了,可是他从开始接触魔法到最终成为禁咒法师花费了多少时间?差不多十年,十年啊!这还是在另一位禁咒法师维克多的指点下!你们打算花费多长时间?别忘了,我们克莱族对于魔法几乎是一无所知,我们必须从头开始。”

    “那……”

    “所以我们必须自己来争取这个世界,凯里木。”阿卜杜勒酋长突然面露微笑:“你觉得在接下来的大陆争霸之战中,谁会最终胜出?”

    “恐怕……恐怕是帝都。”凯里木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说了出来:“在战胜我们克莱族后,帝都肯定会获得大批战马,这样在面对北方的兽人就有了绝对的机动力优势,而南下对付南方的其他领主也会更加便利,再加上维克多和莱恩两位禁咒法师,南方除了那个凯瑟琳之外,最厉害的布莱尔大师似乎并不会禁咒魔法。”

    “不错,你说的很对,凯里木。”阿卜杜勒酋长指着大陆的南方说道:“带上我们的白霜军团,去南方吧,你的目的地是塞克城。塞纳特手下没有强力骑兵部队,你的到来会极大的弥补他机动力的不足,而且,你还可以在那里找到学习魔法的机会,别忘了魔法起源之地望月城现在可是塞克城的盟友!”

    “克莱族已经失去了在大陆这个混乱的棋局上落子的资格,我们也从棋局的参与者变成了棋局中一个不起眼的棋子,可是,凯里木,我们要用胯下的战马,手中的弯刀,以及心中的信念告诉所有人,我们克莱族人哪怕沦落到一个微不足道的棋子,依然拥有着改变整个棋局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