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魔法师莱恩传 > 第三十三章 月之呢喃长街之战(五)

第三十三章 月之呢喃长街之战(五)

    “嗨!”阿德拉双手握剑,身子高高跃起,她人在半空之中发出一声大喝,手上的安德鲁双手巨剑已经后发而先至,直接劈向了对面那个望月城高阶战士手上的长剑。8.CN锋利的双手巨剑无声无息的从对方的长剑剑身上划过后,去势未消又从他的身体上一闪而过,那满脸狞笑的望月城高阶战士只觉得身体一亮,脸上的表情随即变成了惊愕。

    “咔嚓!”望月城高阶战士手上的长剑一分为二,那剑尖部分在空中翻了几个圈后扎进地面,望月城高阶战士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手上的半截短剑,那是以精钢混合秘银打造的魔法武器,在他全力一击下就算是军队的制式铠甲也可以刺穿,不料却被对方手上那边毫不起眼的武器轻松劈断。

    望月城的高阶战士只觉得身上涌起一股凉意,他咬紧牙关想要用力将手上断剑刺向阿德拉,可是身上的精力却从左胸到右腹那一段被对方武器划过的部分飞快的流逝,望月城高阶战士从没遇到过这样的事情,他低下头来查看自己的伤口,却完全看不到任何痕迹,哪怕连一点点鲜血也没有渗出来。“嗒!”这个望月城高阶战士浑身无力的慢慢跪倒在地上,他挣扎着用手上的断剑刺入泥土,尽可能的让自己的身体挺直。在这个高阶战士看来,卡萨诺的军队是侵略者,他绝对不能向对方低头,哪怕死也要死的有尊严。

    望月城的高阶战士全身用力的结果终于使他胸口被安德鲁双手巨剑划过的伤痕裂开了,满腔的鲜血直接从伤口中喷洒了出来,不可避免的淋到了阿德拉的身上。当这些鲜血中的部分粘在那吧双手巨剑的时候,这把陪伴亚历山大君王征战一生的武器发出了轻微却又满足的叹息声,而阿德拉只觉得手上一热,一股微弱的能量从武器上传到了自己身体,令她说不出的愉悦。

    “难怪当年亚历山大陛下一生杀人无数呢,原来是这样啊!”出身卡萨诺的阿德拉当然很清楚那位封地就在这里的亚历山大君王一生的功绩,不过到了今天这个时候她才真正理解为什么亚历山有会在战场上战无不胜杀人如麻了,那种吸取敌人生命补充自己体力的愉悦感觉,还真是容易上瘾啊。刹那之间,阿德拉仿佛置身于昔日那位亚历山君王征战的战场之上,她的声音也在不知不觉中充满了令人窒息的威严:“将这些敌人的尸体全都吊起来,然后继续给我搜索!”说完这番话的阿德拉两眼中放射出无穷的精光,令人不敢直视,即便是她身边的亲卫,那些陪伴了她十几年的侍女,也小心翼翼的后退了几步,仿佛无法承受阿德拉身上的气势。

    眼看阿德拉的心神就要被那把武器上带来的杀意控制,莱恩的声音突然在她的心中响起了:“学会尊重生命,阿德拉,这样才能要驾驭它而不是被它控制。”

    这句轻描淡写的话却让阿德拉有了巨雷轰顶的震撼,她猛的醒悟了过来,很快就摆脱了手上武器带给自己的那种愉悦感,她的声音也恢复了以往的模样,举手投足之间所带来的那种迫人的气势也消至于无形。

    很快,十几具浑身鲜血的尸体被高高吊在了屋檐之下,这些刚刚死去的尸体身体还没有变得僵硬,所以鲜血不停的从伤口流出,慢慢的顺着他们的身体从脚上滴落在地面,很快就将附近的地面染成了红色,这种情景看起来显得非常的恐怖,若是心智不坚的人看到了,多半会吓得转头就跑。剑圣奥斯韦德所带来的人手中,那最后隐蔽起来的人似乎也承受不了这种死亡带来的威胁,他突然从藏身之所(露)了出来,语无伦次的喊道:“我投降!我投降!不要杀我,我是尤利乌斯的儿子,我可以告诉你们我所知道的一切!”

    “马希尔?”远处的莱恩隐约辨识出了这个声音的主人,他应该就是梅恩三兄弟中的老二,那个望月城盗贼公会的马希尔,只是没想到在上一次分别后,竟然在这种场合重逢了。莱恩仔细打量了一下那个跪在地上满脸尘土的男子,一眼就看到他身上那件用毒蝎狮兽制作的护甲,而那个男子的模样似乎也很像梅恩,看来他的身份应该错不了。

    “我的父亲也是望月城九人议事团的成员,他的代号是‘贵族’!我知道他们在哪里,我可以带你们去,只求你们别杀我!我还认识莱恩**师阁下,你们……”马希尔跪在那里高举起双手,嘴里面不停的说着,似乎希望说出一两句可以吸引对方兴趣的话,阿德拉手一挥,几个近卫军战士小心翼翼的就走了过去。

    马希尔没有做出任何抵抗,他老老实实的跪在原地,任凭卡萨诺近卫军战士将他身上的两把匕首拿走。在仔细检查过马希尔身上没有武器后,几个近卫军战士转身做出了一个手势,更多的近卫军战士立刻快步走了过去。

    由于受到了之前偷袭的影响,这一次阿德拉身边的警卫变得异常严密,她周围几十米都有近卫军战士举着盾牌全神戒备,无论从周围任何一个方向都休想找到一丝一毫的破绽。等到这些都做好之后,阿德拉这才带着侍女慢慢的走了过来,她手上依然拿着那把双手巨剑,不过剑锋上却没有任何血迹,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把武器足够锋利,杀人都不沾血呢,却不了解其实那血液已经满足了武器内的魂灵。

    为了保证阿德拉的安全,马希尔此时是被几个近卫军战士死死按住了的,就是怕他突然暴起伤人。马希尔的脸被牢牢的贴在了地面上,身体也被完全制住,自然不用担心他有异动,不过这样一来,马希尔说话的声音却也显得模糊了许多,他隐隐约约说了几句话,却因为声音太含糊,阿德拉根本就没有听清楚。

    “放开他,一个没牙的老鼠,有什么好担心的。”阿德拉挥了挥手,让那几个近卫军战士退了下去,令马希尔重新获得了自由,他挣扎的从地面上爬起来,半跪在地上仰望着阿德拉。阿德拉居高临下的看着跪在地面上的马希尔,用戏谑的语气说道:“马希尔?我听过你的名字,可是你有这么怕死吗?该不会又是什么诡计吧?”

    马希尔满脸谄笑的看着阿德拉,完全是一副没有骨气的胆小鬼的模样,他用讨好的语气开口说道:“尊贵的征服者,您想知道我的老师,剑圣奥斯韦德的藏身之处吗?”

    (*^__^*)

    三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