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魔法师莱恩传 > 第六十一章 风起(四)

第六十一章 风起(四)

    “咣当!”几件生锈的兵器被丢在了地面上,贝雷那深沉阴冷的声音回荡在整个洞穴之中:“杀死他,或者死。”贝雷说完这些话,用手指了指静静站在那里的银叶大师,便退到了一旁,将场地留给了他带来的两男一女。

    这三个人中有一个是兽人,而其他的全是人类。在听到贝雷的话后,其中那个外表健壮的人类男子扑通一下就跪倒在地上,连声哀求说:“我求求你们,放了我吧!”,而在他的身后,一个瘦弱的人类女性呆呆的看着洞穴四周那些残缺不全的人类骸骨,似乎已经被吓傻了。

    “懦弱的人类!”那个男性兽人用不屑的眼光瞟了一眼身边的人类同伴,用兽人语骂了一句,然后他弯腰从地上捡起一把斧头,小心翼翼的朝着银叶大师逼了上去。银叶大师静静的站在原地,对慢慢接近自己的兽人视而不见,直到尼古拉斯轻声对他下达了命令:“杀死他们!”

    尼古拉斯一声令下,银叶大师突然张开了眼睛,不过那兽人却没有看到银叶大师眼眶中的眼珠,只看到一片虚无中两点若隐若现的微光。男性兽人看到那点点微光,立刻觉得身体发冷,好像置身在冬天的北塔伦大草原,出于战斗的本能,男性兽人更加小心翼翼,他试探着朝着银叶大师晃动手上的斧头,以作为一种威慑,不料银叶大师并没有理会那在自己身边不到半米远划过的斧头,而是很随意的挥了挥手。

    几颗不知名植物的种子轻轻落在地上,随即就钻入了泥土,消失得无影无踪。等到那男性兽人按耐不住挥舞着生锈的战斧朝着银叶大师的脑袋劈下来的时候,地面上突然钻出一颗小小的植物幼苗,并且在眨眼的时间里面就快速生长变成了布满荆棘的枝条,将那个兽人的手臂牢牢的缠住。

    男性兽人心中一惊,他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怪异的情形,正要用力挣脱这些枝条的时候,更多的枝条钻出泥土,将他的身体完全包裹了起来。男性兽人越是挣扎,那些枝条就捆缚着越紧,很快,男性兽人就停止了动作,整个枝条组成的丛林也静止了下来。

    银叶大师微微张开嘴巴,吐出了满意的叹息声,仿佛刚刚品尝了世界上最美味的佳肴,与此同时,那些将兽人缠绕起来枝条也缓缓褪去,露出了里面的一副白森森的骸骨。眼前的怪异彻底将求饶的男性吓得瘫倒在地上,那个女人也“嘤”的一声晕倒在了地上。

    银叶大师并没有任何怜悯的神情,他再一次挥动手臂,操纵着从地下钻出的几根枝条慢慢爬向这对男女。虽然内心非常害怕,可是这对人类男女却完全没有胆量反抗或是逃走,他们甚至连哀求的力气都没有,就这样软倒在地上看着自己的脚踝被几株不知名的植物枝条缠住。

    那些植物的枝条看上去非常的柔软,可是力气却非常的大,它们好像蛇一样缠住这对人类男女之后,立刻昂力,直接将这两个人倒着牵引了起来,紧接着又从地面探出十几根枝条,它们扬起自己尖锐的枝条前端,对准这对人类男女的身体就扎了进去。

    “啊!”令人心寒的惨叫声从男人嘴里传了出来,真不知道这个家伙连挣扎的力量都没有,又怎么可能发出这般响亮的叫喊声。男人的叫声很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因为伴随着那些枝条的扎入,他的身体也在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慢慢萎缩,很快就变成了一具干尸。

    银叶大师如法炮制,将那个女人也变成干尸之后,再一次发出满足的叹息声,而尼古拉斯也满意的点了点头,他用巫妖语发出了几个短促的声音,命令下属又带过另一个材料,继续进行下一个邪恶的仪式,而这一次被丢在魔法阵中央的,赫然是浑身伤口昏迷不醒的德鲁伊利爪大师。

    ***

    兽皇安德里亚斯漫步在茫茫的大草原上,在他的身边就只有先知埃文一个人,至于其他的护卫全都远远的躲在后面,此时兽人在人类北方三堡和帝都军队对峙,大批的补给和圆木被远远不断的从雷神要塞以北运送到这里,因为这一次兽皇准备在这里和人类进行异常旷日持久的消耗战,以分摊帝都的兵力,减轻南方盟友的压力。

    “兽皇陛下!”先知埃文的面色从没有这样凝重,他一改往日时常出现的笑容,而是用很严肃的语气说道:“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一定要在这个时候南下。我们蛮熊氏族好不容易才脱离了和人类的战斗,正好趁着三大氏族和帝都对抗的时候休养生息。可是这才短短的三年,我们又来到了这里。”

    “这是因为一个约定,埃文。”若是别人这样质问,兽皇可能直接将动怒了,可是面对自己的首席智囊先知埃文的那张严肃的面容,兽皇决定还是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和对方沟通一下。

    “兽皇陛下,那些所谓的约定,不过是利益交换而已,既然现在那约定对我们没有什么利益可言,我们完全不需要再为此付出什么!”先知埃文有些无奈的说道:“我始终就不明白,为什么你要履行这个对我们毫无意义,甚至还要付出沉重代价的约定呢?”

    “埃文,你的意思我明白,相信这也是蛮熊氏族绝大多数人的考虑,可是你又没有从帝都的方面来思考呢?”兽皇眼中闪现出睿智的目光,他指着大草原的南面侃侃而谈:“还记得我们刚刚离开帝都时候的情形吗?面对三方的联手夹击,帝都完全喘不过气来,他们唯一可以做的,就是疲于奔命。”

    “是的。”

    “那现在呢?当克莱族覆灭之后,帝都已经完全摆脱了被动的局面,不要说我们在北方继续休养生息,就算是现在,帝都南北两条战线同时作战,他们依然从容不迫,而这一切还是建立在南方的自由天堂、望月城和卡萨诺并没有真正加入到帝都阵营中的情况下。”

    “所以,埃文,我这一次南下并非一时冲动,而是我已经没有了选择!若是今天我们还不能合力打垮帝都,那么假以时日,无论是我们兽人还是南面的塞纳特,都只能像克莱族那样被各个击破”兽皇的神情出现了一丝的落寞,他用力踩了踩脚下的草地,沉声说道:“这一战将决定我们兽人未来百年的命运,而我们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当风起的时候,勇敢的去面对!”

    (今天状态实在不好,头晕的厉害,吃了点药,准备早点休息,抱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