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魔法师莱恩传 > 第一百零六章 权力危机(二)

第一百零六章 权力危机(二)

    “喂,醒醒,醒醒!雷德!雷德?”莱恩用力拍着雷德脸,可惜依然没有办法弄醒这个喝得酩酊大醉的家伙。

    “老师,对…不起,我…真……没用!”沉醉的雷德说出了含含糊糊的醉话,不过身子依然匍匐在地上,完全没有一丁点光明教会大主教的风范。

    莱恩看着雷德如此模样,心中突然觉得很不舒服,作为自己的好朋友之一,雷德现在变成这副模样也是莱恩不希望看到的,眼看用正常的办法没可能弄醒雷德,莱恩决定采取最直接的手段,他再一次弯下腰,一把抓住了雷德的小腿,然后拖着这个酩酊大醉的家伙就往传送魔法阵走去。

    “啊,主人!”在一旁的米罗手足无措的看着莱恩,作为一名极其聪明的地底侏儒,米罗早就知道雷德在这个位面的身份意味着什么,那可是高高在上的神明在这个位面的代理人,可是自己的主人竟然完全不顾及神明的脸面,就这样好像拖着一条死狗那样把这个家伙拖走了。

    “忙你自己的事情去吧!”莱恩挥了挥手,拖着雷德进入了传送阵,一阵强光闪烁,两人便离开了魔法材料仓库,只把米罗一人留在这里。米罗呆了一下会,便拿起自己不久之前从艾玛那里借来的一本关于魔法材料的书籍,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

    “啪!”莱恩随手一甩,把雷德丢在院子里面的土地上,后者虽然重重砸在了地上,可是依然没有醒转,倒是站在一旁的艾伦多等人吓了一跳,他们也没想到莱恩竟然用这样的手段来对付雷德。莱恩才没有去理会这些,他现在眼中只看到自己的好朋友雷德,而不是什么神之代言者,若不是为了前者,莱恩哪里会去管一个醉鬼的死活?

    莱恩手指在胸前随意的划了几下,完成了一个水系的魔法阵,随后一颗拳头大小的水球浮现在莱恩的面前,莱恩控制着这颗水球,将它直接砸在了雷德的脑袋上,那水球中所被压缩起来的冰川之水失去了束缚,立刻把雷德的上半身都包裹了进去,不仅如此,在莱恩的魔法作用下,完全没有抵抗的雷德被他满满的塞进去一肚子冰川水,这种寒冷到足以抑制万物生长的冰川水立刻迸发出巨大的威力。

    “哇!”宿醉不醒的雷德只觉得一股极寒的冷气从肠胃开始朝着他的整个身体开始扩散,这种寒气直接浸入雷德骨髓,仿佛连他的灵魂都要冻结起来,同时他再也无法呼吸到任何空气,就好像溺水的感觉那样。在这样的刺激下,雷德“噌”的一下从地面上跳了起来,看上去倒颇有些像一只因为烧红而弯曲的龙虾。

    “咳咳!咳咳!”雷德跳起来之后,他的身体自然就没有被那冰川之水包裹在其中了,可是他的肚子里面可是被塞满了冰川水的,于是雷德很快又跪在了地上,昨夜喝下去的酒在肚子里面混合了冰冷的水,这种很强烈的刺激让雷德开始不受控制的往外呕吐,并且还伴随着不住的咳嗽,弄得满地狼藉。

    “总算肯醒了是吧?”莱恩站在一旁注视着雷德慢慢恢复了神志,然后从薇薇安那里接过一条干净的毛巾,丢在了雷德头上,后者随手抓起它,用力在脸上擦拭,这种毛巾可不是大主教使用的那种特制的精致货色,毛巾中那粗糙的亚麻摩擦在雷德被冰川水冻得有些发麻的面庞上,竟然让雷德感到了轻微的疼痛。

    “我说,你这毛巾也太……”雷德慢慢的把头发擦干,然后竟然开口说了一句毫无关系的话。

    “太安逸舒服的生活,很容易让我懈怠。”莱恩回答说。

    “好吧,好吧,我知道你是对的,可是你干嘛用这么激烈的手段弄醒我?”雷德苦笑的问。

    “费迪南的事情,我们都已经知道了。”莱恩很干脆的回答了一句,随后把手伸向了雷德,后者在听到“费迪南”这个名字后,脸上的肌肉不由自主的变得僵硬无比,不过雷德很快就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伸手抓住莱恩的手,借力从地上站了起来,然后看着脚下一片狼藉,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看,我们要换个地方说话了。”

    莱恩、雷德、艾伦多、芙丽娅、薇薇安等人围坐在莱恩的私人图书馆里面,这里是莱恩平时研究魔法的地方,也是接待比较亲近朋友的所在,能够进入这里的,都是莱恩很看重的人物,也是有资格知道艾玛存在的人物,尤其是在秘密修补炙天使法杖之后,这里还是第一次聚集了这么多的人。

    雷德端起面前的热水,将它一股脑的喝了下去,一股热流顿时涌遍了他的全身,让雷德的心中觉得非常的舒适,他微微的叹了口气,开口说话了:“好吧,你要说什么问什么,可以开始了!”

    “不,不是我要问,而是你说。”莱恩微笑的开口说:“我们现在想知道你的心中到底是怎么想的,这样才能帮到你!”

    “帮我?”雷德的脸上带着一丝嘲讽的笑意,不过这不是针对莱恩他们,而是针对那个令他无比失望的光明教会:“你觉得我一个完全没有威信的大主教,能够阻止这些热衷于权力的红衣主教们投向塞纳特吗?尤其是在我已经失去了大主教这个合法身份之后,更是一无所有了!”

    “不,你还有的!”莱恩依然微笑的说:“你还有朋友,比如我!”

    “当然也包括了我!”艾伦多也开口说话了:“还有我们的朋友,大家都在关心你。”

    雷德心中一热,他刚要说话,就听到门外传来了另一个熟悉的声音:“还有我哦!”

    莱恩一听到这个声音,立刻跳了起来,惊喜交加的说道:“法妮,你怎么来了!”

    大家的目光齐刷刷的投向私人图书馆的大门,法拉丝那俏丽的身影正俏生生的站在那里呢,后者看到自己成为了焦点,于是迈步走了进来,并且边走边说:“这么大的事情,我不亲自来怎么行,不过看起来你们似乎已经有了决断?”

    “没有!”莱恩摇了摇头,他拉着法拉丝坐好,然后对芙丽娅说:“你来说吧!”

    芙丽娅点点头,她将自己昨夜对费迪南这件事情的推演重新讲述了一遍,末了又补充说道:“现在法拉丝姐姐你来了,肯定是带来了更新的情报,接下来就由你说了!”

    芙丽娅的话令法拉丝愣住了,她万万没有想到芙丽娅以精灵女王这般高贵的身份,竟然还会称呼自己为姐姐,这显然不是什么客气话,而是某种身份的排列,她看了莱恩一眼,又看了看依然微笑的芙丽娅,心中突然涌起了一片柔情,虽然说莱恩身边的女人已经不止她一个人了,可是莱恩的心中,依然最看重和自己的关系。

    法拉丝的发呆让场面稍微有些清冷,不过法拉丝很快就觉察了这一点,她朝着芙丽娅点了点头,开口说道:“芙丽娅姐姐你说的很对,这基本上就是帝都智囊团最终的推演结果了。我刚才在想,既然我们大家都可以得到同样的结论,那塞纳特也应该知道他这样大张旗鼓的做会使我们做出什么样的反应,那他这样做的最终目的又是什么呢?”

    法拉丝巧妙的把自己刚才的失神掩饰为思考,并且也引起了大家的沉思,整个私人图书馆又陷入了一片安静之中。过了好一会,莱恩这才开口说:“其实我相信这里面无非就是布置了两手准备,如果我们不积极应对,那么按照芙丽娅刚才的分析,光明教会出现分裂,教皇成为塞纳特的傀儡,而亡灵军团也减少了一个对手。如果我们主动发起攻击,那么塞纳特,不,应该说是亡灵军团就会布置下若干手段来对付我们。”

    法拉丝白了莱恩一眼,莱恩的话非常正确,不过和没说又有什么区别呢,她刚想说话,不料莱恩又继续说了下去:“我觉得我们不应该被塞纳特牵制,而是应该走自己的路。因此我觉得,我们现在如何应对,不是去分析塞纳特的阴谋是什么,而是听听雷德的心里话!”

    “我?”雷德很意外莱恩会这样说,他失声说道:“你……”

    “很简单,雷德!”艾伦多开口补充说道:“如果你打算放弃大主教之类的身份,那么我们就无视塞纳特这一次的阴谋,反正光明教会之前一直在袖手旁观,少了这个勾心斗角的同伴,我们反而可以更加团结。”

    “是的!就是这样。”莱恩接着艾伦多的话说道:“说吧,雷德,如果你有雄心,希望可以重新整顿光明教会,那我们就给塞纳特一个狠狠的教训,如果可能,我们甚至可以借着塞纳特的手,好好收拾一下那些比腐朽贵族还令人作呕的家伙。权力危机?呵呵,所谓危机,不正是危险和机遇相互并存吗?”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