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魔法师莱恩传 > 第一百一十六章 阴谋气息(一)

第一百一十六章 阴谋气息(一)

    塞纳特用充满了炙热的目光偷看了一眼坐在圆桌对面的凯瑟琳,他对于这位帝都前女王陛下异常的仰慕,可惜却不敢有任何不规矩的举动,毕竟他不是第一次见识过传奇法师莱恩的力量,而眼前这位完全无暇的美艳女人,却是可以正面对抗莱恩的存在,若是他招惹到对方,只怕凯瑟琳一根小手指就足以把整个塞克城变成废墟。

    “塞纳特陛下!塞纳特陛下?”化名萨法纳斯的大巫妖尼古拉斯坐在塞纳特的身边,他早就看出了塞纳特的那点心思,不过却装作没有看见,他仅仅只是用很平常的语气呼唤塞纳特,不过却悄然用上了微弱的精神诱导魔法,这个小小的手段很快就把塞纳特的心思调动了起来。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来自帝都的几位红衣主教大概在明后天就可以抵达了,相信塞纳特陛下已经做好了接待他们的准备,这一次我也准备了一点小礼物送给那位未来的教皇陛下,不过还是请塞纳特陛下转交吧。”尼古拉斯的语气始终保持着一种不疾不徐的平缓,听起来似乎他的心情永远都不会受到任何外来因素的影响。

    “啊,萨法纳斯大师您的礼物一定是非常珍贵的,不知道我可不可以在这里先见识一下啊?”塞纳特毕竟是枭雄,一旦说到正事他还是很快从凯瑟琳的美色中脱身出来。

    “当然可以,而且如果有可能的话,我倒是希望这件礼物以您的名义送出去,这样对于大家都有一个交代。”尼古拉斯随手一指,一个黑色的木匣突兀的便出现在了圆桌之上。

    塞纳特怀着好奇的心情轻轻把这个木匣拉到自己面前,木匣上布满了各种他完全看不懂的玄奥咒符,不知道它们到底有什么作用,不过单单从这一点就足以看出木匣中所盛放的物品相当的重要了。塞纳特没有着急打开木匣,而是用手轻轻抚摸了一下这个看上去经历了无数沧桑的木匣,指尖传来了一种只有经过时间沉淀才特有的感觉,这让塞纳特对黑色木匣中的东西更加的期待了,他稍微思考了一下,却始终想不出萨法纳斯能拿出什么样的礼物吸引到那些红衣主教的目光。

    对于萨法纳斯的真正身份,其实塞纳特的心中早就有了觉悟,只不过反正他的处境非常恶劣,也就不再顾虑这些了,如今和萨法纳斯身后的势力密切合作后,塞纳特不仅稳定了防线,还有了更进一步的可能,只要按照现在的计划执行下去,他甚至有机会成为和当年费尔南多一世那样的存在,不,应该说他会超越那位开创了神圣同盟帝国200年历史的君王,因为他塞纳特可以成为数百年来人类第一个重新被教皇加冕祝福的君主,这其中的重大意义自然不言而喻。

    塞纳特没有想出自己的答案,他手指轻轻一挑,拨开了木匣上的挂扣,紧接着塞纳特双手轻轻往上一推,黑色木匣的盖子立刻就被他推开,露出了木匣中所盛放的物品。没等塞纳特有所表现,一股柔和的淡黄色光芒便将他的上半身都笼罩了进去,不只如此,那木匣中物品所散发出来的圣洁气息甚至很快就弥漫在整个房间之中。

    “这…这是……不……不可能!”塞纳特已经语无伦次了,他并非是一无是处的草包,自然很清楚眼前所看到的这件物品到底是什么。只是这件东西在人类历史上早就失踪了数百年,没想到它现在就这样静悄悄的躺在自己的面前,现在塞纳特终于明白尼古拉斯提出整个计划时候的那种自信的语气了,因为无论是哪一位红衣主教都无法拒绝它的**。

    塞纳特用颤抖的手轻轻拿起了木匣中散发出圣洁气息的头冠,这以不知名材料制作的头冠才一入手,塞纳特立刻感到一股神圣的力量融入了他的身体,他的精神顿时为之一振,而他的身体因此充满了无穷的力量。

    “众神的怜悯,天啊,真是众神的怜悯!”塞纳特此刻已经明白眼前这事物觉得不是赝品,因为这种浩瀚的神力是根本不可能仿制的,他用吃惊的目光看了看手上的头冠,又看了看化名萨法纳斯的尼古拉斯,不清楚这位有着亡灵军团背景的**师怎么可能拥有昔日人类教皇的皇冠。

    没错,这件外表朴素的头冠,就是每一任教皇世代传承的神器——“众神之怜悯”,它可以无穷尽的为教皇陛下提供庞大的神力,这样身为人类的教皇在动用各种强大的光明魔法之时,也就不必再消耗自身的生命了。不过很可惜,在末世教皇弗朗茨二世去世后,这件神器就不翼而飞,而继任的新教宗因为没有这件神器可以引导光明教会以对抗亚历山大——安德鲁君王的打压,最终不得不放弃教皇的称号,改称大主教。

    “是的,就是那件神器。”身为大巫妖的尼古拉斯也承受到了“众神怜悯”散发出来的神圣气息,不过它却显得完全若无其事,看上去并不没有受到这种力量的影响,而凯瑟琳根本就已经被逆转换成*人类了,这种气息对于她而言不会有任何伤害,反而会令她心情气爽。

    “您真的要把它送给下一任教皇?”塞纳特有些迟疑的问,他现在心中也是非常的矛盾,因为一旦教皇拥有了这样的神器,势必会慢慢拥有和他分庭抗礼的力量,可是不拿出这样的重礼,又如何让那些红衣主教们坚定的倒在他这边,共同对抗帝都的压力呢?

    “当然。”尼古拉斯用很轻松的语气说:“说起来这也算是物归原主吧?”

    “可是,您,您的身份特殊,难道就不怕……”塞纳特的话说到这里却嘎然而止,因为他突然发现这份很可能是巫妖的萨法纳斯也同样沐浴在这件神器的圣洁之光下,却完全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

    “这并没有什么可担心的,神器是死的,而人是活的,我的陛下。”尼古拉斯解释说:“何况我的老师是一位无比强大的存在,它的力量实在是过于强大了,以至于不得不和那些神明一样只能以位面投影的方式来到这里。不过即便是如此,老师的力量也足以压制光明之神在这个大陆上的代言,我想塞纳特陛下你不会不知道数年之前在帝都皇宫发生的变化吧?那一夜就是我的老师亲自出手,彻底毁灭了光明教会大主教伊贝尔,同时也摧毁了光明教会的另一件神器炙天使法杖。”

    塞纳特对于这样的隐秘早就知道了,他心上稍微盘算便得出了一个很重要的结论,既然尼古拉斯的老师可以毁灭拿着另一件攻击型神器的伊贝尔,那么就算新教皇拿着防御性神器的众神怜悯,同样也不会是他的对手,既然如此,塞纳特也就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了,反正尼古拉斯背后的力量只要不打算一次性彻底毁灭整个大陆,他们就必然要有一个代理人,就好像光明之神设立光明教会那样,而他塞纳特只要好好的配合,日后未必不能成为尼古拉斯背后力量的代言人,虽然这样一来他行事肯定会有些掣肘的感觉,却好过成为帝都的阶下囚,再说塞纳特的野心虽然大,可是作为一名人类枭雄,他就算拥有了无尽的权势,似乎最终也只能体现在美色、金钱等方面的享受和尽可能长的寿命上,其他的他可以自行解决,而延长自身的生命却只能依靠尼古拉斯背后的势力,这也是塞纳特积极支持尼古拉斯他们的最大原因。

    “好了,想必塞纳特陛下也要多花费些时间处理繁重的日常事务,我就先告辞了。”尼古拉斯站起身来开口说道:“为了避免麻烦,我一会就回去莫里,并且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会出现在塞克城,省得见到那些红衣主教,影响了整个计划。”

    “啊,萨法纳斯大师要是不在这里,我怎么和你联系呢?毕竟整个计划没有您的帮助很难顺利进行啊!”塞纳特依依不舍的把众神怜悯放了回去,然后也站起来对尼古拉斯说:“没有你坐镇塞克城,我很担心维克多和莱恩他们,万一要是这些传奇强者来到这里,我……”

    “放心吧,凯瑟琳会留在这里的,而且以后她会在你身边负责这些事务。”尼古拉斯说道:“以凯瑟琳的身份,她负责这些明面上的事情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而我,还是继续转入暗影之中,掌握那强大的武力好了。”

    塞纳特把目光投向了凯瑟琳,看着对面那晶莹剔透般的面庞,心下一阵火热,虽然不敢有任何亵渎的表情和动作,可是他那贪婪的目光还是出卖了自己内心的想法,一想到在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他可以天天面对这样的绝色,塞纳特的心中就开始蠢蠢欲动了,他决心一会就去自己的后宫好好发泄一下,然后不妨秘密选拔一些和凯瑟琳稍微有些相似的女人,至少这样可以增加他发泄体内暴虐时候的爽快感。

    凯瑟琳自然很清楚塞纳特心中的龌龊思想,毕竟她掌握了天然魅惑这样的力量,再加上传奇法师的实力,想要了解一个凡人的念头实在是太简单了,她没有在表面上表露出任何不满,不过心中已经宣判了塞纳特的死刑,只要一有机会,相信这样的家伙根本不可能逃脱她的指掌,可是现在,凯瑟琳必须像容忍当初费尔南多十三世那样容忍一下塞纳特,至少凯瑟琳现在的传奇法师身份不用担心塞纳特会像那个白痴君主一样自作多情的动手动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