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魔法师莱恩传 > 第一百二十四章 秘密潜入(五)

第一百二十四章 秘密潜入(五)

     艾蜜莉雅神情很安定的坐在地上,看起来似乎心中很有把握,而对于莱恩而已反正自己也不过给了对方5分钟的时间,这点点工夫还是消耗得起的,他索性闭上了眼睛慢慢的思考自己下一步应该怎么办,殊不知他的这个举动反而引起了艾蜜莉雅的兴趣,后者开始用好奇的目光上下的打量他,希望能够弄明白这个秘一般的传奇法师心中的秘密。

    5分钟的时间自然转瞬而至,那少女艾蜜莉雅竟然长长的伸了个懒腰,看上去完全不担心自己的安全,当莱恩睁开眼睛之后,艾蜜莉雅开口说道:“好了,你到底想怎么样?别说什么不杀我的理由了,事实上你要是打算杀我就直接动手了,用得着说这些话吗?其实我想来想去,都想不出你有什么理由杀我?虽然我在末卡维家族并不是掌权者,却也是少数拥有家族嫡系血脉的血族,像我们这样的血族就算什么都不做,只要花费个几百年一样能够把实力提升到侯爵的顶端,这已经相当于你们人类大魔导师的级别了,虽然在破坏力上没办法相提并论,但是凭借着我们血族异禀的天赋,我们依然可以在正面对抗中占据一定的优势。”

    “因此每一个拥有家族嫡系血脉的血族,都是受到重点保护的对象,因为这些人都是家族未来的希望。十三家血族中结成隐秘和魔宴两大同盟相互杀戮十余万年,期间不乏有血族家族的基地被连根拔起的情况,可是只要有一个拥有嫡系家族血脉的血族幸存下来,花上个几百上千年这个家族的人丁就会再一次兴旺起来了,因为我们身上流淌的,是初代血族的血!只有我们才有资格通过初拥繁殖下一代血族,那可是真正的血族,而不是塔伦斯特所弄出来的那种充作奴仆或者万物的血奴!所以你别看我和我的哥哥之间关系非常的糟糕,我的父亲似乎也不怎么重视我,可是如果我死于非命,那么杀死我的敌人就会成为整个家族的死敌,甚至成为整个血族隐秘同盟的共同敌人!”

    说到这里,艾蜜莉雅语气一转,又开口讲道:“因此作为帝都阵营一员的你,怎么可能在和塞纳特对抗的关键时刻招惹上强大的血族隐秘同盟呢?一旦隐秘同盟的血族大军席卷这片大陆,恐怕带来的后果远比什么亡灵军团更可怕,他们不过是一群毫无传统的暴发户,根本不能和我们有着几十万年传承的高贵血族相提并论。虽然说现在末卡维家族和你们人类的领主塞纳特结盟,但是这不过是我那好大喜功的哥哥在利用塞纳特。现在我落在了你的手里,你不仅可以通过我了解到很多血族的内幕,更可以借助我的存在对抗我的哥哥乃至于我的父亲,这可不仅仅只是分化那么简单,若是你有足够的实力和野心,甚至可以将我扶植成傀儡,进而掌控整个末卡维家族,未来若是机缘巧合,就算在即将爆发的千年之战中占据一席之地也未可知!”

    “哈哈哈哈!”等到艾蜜莉雅把这一通长篇大论说完之后,莱恩爆发出了爽朗的笑声,听起来就好像是被人说中了心事不得不放声大笑以作掩饰,就在那艾蜜莉雅自以为得计的时候,莱恩突往前跨出了一步,他本来是坐在椅子上,这一步跨出,刚好出现在那艾蜜莉雅的面前,紧接着莱恩的右手在后者毫无反应之前就抚摸在了她的脸上。就在艾蜜莉雅以为莱恩打算轻薄自己的时候,从莱恩手掌中再一次涌出令她十分熟悉的电流,她甚至还不及有所反应,整个身体就已经被这强大的魔法力量充斥了。

    “痛苦!痛苦!痛苦!痛苦……”艾蜜莉雅的脑海之中几乎全被这个词语要挤爆了,她完全不明白为什么莱恩竟然会出手杀死自己,这无论如何也没办法解释,难道说他真的不惜挑起一场可怕的战争吗?带着这个疑问,艾蜜莉雅陷入了无尽的昏迷。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艾蜜莉雅慢慢的冲昏迷中清醒了过来,她勉强撑开双眼,目光呆滞的看着眼前的事物,不知道身在何处,即便这个时候有人在她面前来回的走动,艾蜜莉雅也绝对是视而不见,这大概就是昏迷的后遗症吧。

    过了好一会,艾蜜莉雅的瞳孔这才慢慢恢复了,当她看清楚坐在自己面前的莱恩后,眼中立刻露出了惊恐的表情,作为一名拥有初代血族嫡系血脉的后裔,艾蜜莉雅拥有漫长的寿命,即便是遭受到致命的伤害,她也可以将身体化成烟雾逃走,顶多躺在秘制的石棺中睡上几百年就可以恢复如初。可是刚刚莱恩那轻描淡写的一摸,却带给了她死亡的阴影,让艾蜜莉雅心中明白若是莱恩刚才不打算留下她,她绝对已经灰飞烟灭了。在生与死之间盘旋了一圈之后,艾蜜莉雅的心底再也没有了侥幸的念头,她现在老老实实的待在原地,等待着莱恩的吩咐。

    莱恩并没有把目光投向艾蜜莉雅的方向,不过此时这个女血族就置身在他的结界之中,莱恩自然对这个少女的一举一动都了若指掌,在感受到艾蜜莉雅心中的畏惧后,莱恩这才带着挟类似于释放“红龙吐息”时候所散发出来的那种淡淡的威压开口说道:“哼,女人你给我牢牢的记住!我刚才没有杀你,不是因为你所说的那些乱七八糟的理由,而是我不想杀你,明白了吗?”

    艾蜜莉雅顺从的点了点头,她知道莱恩的话都是真的,事实上这个时候莱恩也不需要欺骗她。

    “你的生死只在我的一念之间,我不想你死,你就是没有那么多理由也同样不会死;我不希望你活,无论你多么有价值也难逃一死!这就是我的规则!”莱恩说到这里,将伸出的右掌用力握成了拳头,以加深他这番话在艾蜜莉雅心中的印象,而后者则挣扎的半跪在地上,双手在胸前交叉抱肩,做出了一个奇怪的姿势,随后艾蜜莉雅开口说道:“遵命,大人!”

    莱恩并不知道艾蜜莉雅这个姿势意味着什么,他见自己暂时收服了这个血族少女,心中满意的点了点头,刚才那些动作和语言可并不简单,那里面掺杂了幻术魔法的作用,虽然并不属于正统的魔法,可是用在这样的场合往往却也有意料之外的效果,这还是莱恩从芙丽娅那里学来的,只可惜他在这方面见识过太多次凯瑟琳的天然魅惑,因此在不知不觉中把这种精神系的魔法变成了类似于凯瑟琳的那种魅惑效果。

    “起来吧。”莱恩淡淡的说,等到艾蜜莉雅站直了身体后,这才继续说道:“现在我们离开这里,你还是你,而我就是你身边的那个保镖。嗯,我们先找一个地方落脚,你既然来到这里,必然有办法隐瞒自己的行踪吧?”

    “是的,我有几个忠诚的下属,他们从小就和我一起长大,并且全都发下血咒绝不背叛我。”艾蜜莉雅说到这里,看到莱恩脸上露出的怀疑表情,立刻猜到他心中的念头,连忙解释说:“我的哥哥费雷兹并不知道他们的真正身份,这是在我被父亲初拥之后就获得的助手,那个时候我们的实力相当弱小,很容易引起外人的窥视,就算是血族同样有人打着吸收我们精华达到进阶的目的,因此必然有这样的忠诚卫士保护我们,我哥哥身边也有这样的人物。”

    “那你的父亲?”莱恩欲言又止,不过他的意思艾蜜莉雅却知道的很清楚,于是继续为他解释。

    “我的父亲的确很清楚,但是他也发下了血咒绝对不会泄漏,否则他会立刻灰飞烟灭而死!事实上就算我可以打败我的兄长,我同样不能够伤害他的生命,因为家族还需要他进行初拥以增加家族的力量,顶多只能软禁他,而这样的时光对于我们来说不过只是多休眠几次而已。”

    莱恩点了点头,他看了地上已经死去的那个中年人保镖,艾蜜莉雅立刻说道:“他就是其中之一,也是实力最强的一个,不过依然没办法在您的手上挨过一秒钟!”

    “如果他老实一点的话……”

    “不,没有关系,这就是他的宿命!”艾蜜莉雅开口说道:“若是我有任何危险,他都同样面临着死亡,而且还是最痛苦的那种,何况当时的情况并不能怪任何人,如果一定要找一个人来负责,那就是我,不是我坚持要秘密前来塞克城,也就没有这些事情了,不过却也不会遇上您了。”

    莱恩见艾蜜莉雅言语中对自己非常的顺从,语言也是很恭敬,心中大奇,不明白她到底是被自己打怕了还是另有主意,不过莱恩拥有压倒性的实力,并不担心艾蜜莉雅有什么花样,他想了想,开口说道:“他的尸体怎么办?”

    “请你净化他吧!”艾蜜莉雅到了这个时候脸上还是露出了悲伤的表情,她解释说:“您的力量对于他过于强大了,他其实不应该冒险往外闯的。结果在您的攻击下他根本就没办法逃生,已经彻底死亡了。”

    “你是说变成烟雾逃走?”莱恩插嘴问了一句。

    “是的,这样他就可以逃走,然后通过休眠慢慢恢复。”艾蜜莉雅回答说:“可是我们血族虽然天赋异禀,却也不是无敌的存在,依然会死亡的,就好像他这样。”

    艾蜜莉雅说完这里,走到那中年人保镖身边,半跪在他的身边,默默的念诵了些什么,然后她从那中年人身上掏出一个储物口袋,并且解下了他的披风,将这些东西递给了莱恩。莱恩摇了摇头,示意自己不要,艾蜜莉雅这才把那储物口袋放在自己的身上,不过依然把披风给莱恩系上。

    做完了这些,艾蜜莉雅对着莱恩做出了一个手势,后者点点头,朝着死去的中年人微微颔首以示歉意,然后挥动手臂召唤出一团火焰将他化为了灰烬。艾蜜莉雅看到自己的保镖灰飞烟灭,眼眶竟然涌出晶莹的泪花,不过她依然坚强的没有任何哭泣的表示,而是开口对莱恩说到:“这件披风上面有我们末卡维家族特有的徽记,你披上他再拟像成奎利安的样子,足以瞒过外面所有人了。”

    “啊,您这就走了吗?”在外面守卫的下属听到房间里面传来了迪伦斯特毕恭毕敬的声音。

    紧接着一个少女刁蛮的声音响了起来:“我吩咐你的事情,你给我老老实实去办,我哥哥那面我自然会给他一个交代。还有你这边要是有人泄漏了我的行踪,哼!”

    “放心吧,我会剥了他们的皮!”

    “很好,那你继续吧,我先走了。我吩咐的事情你最迟明天午夜之前就好给我办好,明白了吗?”艾蜜莉雅依旧穿着她那件鲜艳红色的披风,大摇大摆的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而迪伦斯特则弯着腰满脸媚笑的跟在后面,看到自己的顶头上司都是如此,外面的守卫自然也都老老实实的呆着,自然不会有人上来过问。

    等到少女艾蜜莉雅走出院子后,那迪伦斯特这才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然后指着下属的鼻子骂了几句,然后让大家都给他滚得远远的,不要再影响他玩弄女人时候的心情。说完了这几句话后迪伦斯特这才回到房间之中,砰的一声把房门关得死死的。

    此时艾蜜莉雅已经走出了后门,她打了一个响指,那个中年人保镖奎利安这才从阴影中慢慢走了出来,然后用恭敬的语气说道:“大人,没有发现通风报信的人物。”

    艾蜜莉雅满意的点了点头,带着她的中年人保镖大摇大摆的走掉了,在场的其他人自然不会怀疑什么,那几个安插的奸细甚至在心中暗叫侥幸,觉得自己没有急匆匆的离开报信实在是太明智了,不然现在自己恐怕就变成了一具干瘪的尸体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