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魔法师莱恩传 > 第一百二十五章 血祭秘法

第一百二十五章 血祭秘法

     “大人,大人!”钱袋约翰冲着来检查的塞纳特军队的队长说道:“我向您保证,我们商队昨夜都是安安稳稳的待在这里了,绝对没有人溜出去!再说,再说他们胆子再大,喝酒找女人倒是有可能,也不至于跑到陛下的皇宫中偷东西吧?”

    钱袋约翰说到这里,微微停顿了一下,在院子角落中的莱恩很清楚的看到他将一个鼓鼓囊囊的钱袋塞进了对方的衣服里面。那个小队稍微挺了一下肚子,自然感觉到了钱袋的厚实,他似乎非常的满意,于是大大咧咧的说道:“那最好,我们也是例行公事。哦,对了,明天是我们陛下的加冕仪式,你们既然来了,那就做个见证吧。”

    “没问题,没问题,这是我们的荣幸!”钱袋约翰送走了来搜查的这一队士兵后,心有余悸的在额头上擦了擦汗水,然后指着院子里面自己的下属和雇佣的佣兵大声的骂了起来:“都给我老实点,今天谁都不能出去,全都给我回去睡觉!明天的观礼都把嘴巴闭上,要是招惹了什么忌讳,到时候我们全都完蛋!”

    把刚才卑躬屈膝的感受发泄出来后,钱袋约翰嘀嘀咕咕的回到了自己房间,莱恩很清楚的听到钱袋约翰在用很小的声音说道:“一群贪婪的家伙,什么皇宫失窃,摆明了就是来敲诈勒索的,哼,要不是你们这一次给的金币都有我们商会一年的收益,谁要是来这里谁是白痴!”

    莱恩暗中一笑,以钱袋约翰的眼光,自然看不出刚才混杂在那一队士兵当中的两个血族,显然所谓高贵的血族还不至于为了区区一点点金币跑到这里来敲诈这个商会。虽然那两个血族的实力还不入流,估计还没有达到男爵的程度,但他们的确确是真正血族,而不是那种血奴,这一点莱恩也得到了艾蜜莉雅的肯定。变成了蝙蝠的血族少女艾蜜莉雅就藏身在莱恩的衣领之下,在莱恩的保护下她不用担心自己的行踪会泄漏,同时也能够很好的观察周围的情况,当那两个血族后裔装扮的士兵进入院子的时候,她就给了莱恩一个提示。

    “看来你的哥哥已经知道你到来的消息了。”莱恩悄然和艾蜜莉雅交谈说。

    “没关系,有你的保护,就算他亲自来这里也找不到我的气息。”艾蜜莉雅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说:“如果一切顺利,今天下午我的下属就可以找到那件东西的具体位置,这样我们就可以直接去抢回来!”

    “不要大意,我的敌人可不只是你的哥哥,还有亡灵军团。”莱恩压低了声音说道:“至少我知道凯瑟琳一定在这里,而那个尼古拉斯还有它手下的巫妖也是非常具有威胁的,另外我也没办法确定那群红衣主教到底打着什么主意。如今敌人已经出现,可是友军却没有确定,对我是很不利的,隐藏行踪等待机会或许是个更好的选择。”

    “你说得对,看来我们只能等待了!”艾蜜莉雅回答说。

    ——————*——————*——————

    “哗啦!哗啦!”塞纳特慢慢从翻滚着污血的血池中走了出来,他伸出双臂,让身上浓稠的血浆顺着自己的手指往下流淌,细心体会着身体里面那充沛的力量,忍不住大声吼了起来:“太棒了!太棒了!这就是力量!这就是力量吗?我似乎又回到了年轻的时候,我现在浑身都充满了力量!”

    一个阴沉的声音在巨大的密室中回荡:“塞纳特陛下,您还不必如此兴奋,整个血祭的仪式才刚刚开始呢。等到整个仪式全部完成之后,您自然会拥有无尽的生命!”

    “萨法纳斯大师,你说的没错!”塞纳特扭过头去看着自己的身后,在那里有一团深邃的黑影不停的发生的扭曲旋转,隐隐约约形成了一个人类的头像,这正是大巫妖尼古拉斯的投影。

    “原来当初的亚历山大就是用上了这样的秘法,这才可以在80多岁的高龄依旧可以夜御十女,依然可以跨马扬刀奋勇杀敌!”塞纳特的嘴角带上了一点点邪气:“可是萨法纳斯大师,为什么亚历山大最终会突然死亡呢?”

    “桀桀桀桀!谁说亚历山大突然死亡了!”尼古拉斯的投影突然强烈的变换了起来,那隐隐约约的人类头像也因此变得异常的清晰,整个山洞密室里面也顿时涌出强大的黑暗能力,将仍在置身在血池中的塞纳特紧紧的包裹了起来。

    塞纳特感受到身边出现的可怕力量,心中顿时一惊,他这才想起自己的实力和对方根本无从比较,若是眼前这位萨法纳斯想要杀死自己,根本不需要动用什么阴谋诡计,仅仅随意念出一声咒语或者律令,就足以让自己灰飞烟灭。

    “这真是太好笑了!”尼古拉斯发出了长长的笑声,可惜却是说不出的诡异:“塞纳特陛下,谣言是不可信的,当年的亚历山大并没有死亡,因为……我就是亚历山大——安德鲁!”

    “你就是安德鲁?那个亚历山大君王?不可能?这怎么可能!”塞纳特满脸惊讶的望着尼古拉斯的投影,他实在无法相信眼前这个诡异的存在竟然是数百年前那位强大的君王。

    “很简单,我也同样接受了这样的仪式,塞纳特。”尼古拉斯缓缓的说。

    塞纳特惊愕了半响,最终有些迟疑的说道:“难道这一次血祭完成之后,我也会变成您的那副模样吗?啊,我可没有丝毫不敬的意思!”

    “放心吧,塞纳特,这并没有什么,凯瑟琳也是我们当中的一员,而且,我的真实面目你并没有见过,不是吗?”尼古拉斯说到这里,他那由阴影组成的投影突然开始实质化,区区十几秒钟之后,整个投影竟然形成了一个真实的人类模样,这和莱恩当初在亚历山大墓穴中见到的亚历山大——安德鲁本人完全一模一样。

    塞纳特自然很清楚安德鲁长得到底是什么模样,毕竟他的祖先就是安德鲁麾下的猛将,后来安德鲁突然失踪,所有的血脉也都消失,这才引发了整个亚历山大帝国的崩溃,他的祖先也由此成为一个新兴国家的皇室,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关系,塞纳特的祖先才留存着亚历山大年轻时候的画像,而塞纳特早就见过无数次了。

    “果然是安德鲁的样子,看来他没有骗我。”塞纳特知道这位亚历山大君王虽然威名赫赫,可是他的模样却不为人所知,罕有画像流传下来,如今看到尼古拉斯以魔法幻化出来的安德鲁模样,心中就信了七成。

    “亚历山大?尼古拉斯?真是让人熟悉的名字啊!”待在自己房间中的凯瑟琳随手一挥,关闭了窥视塞纳特血池的秘法,她站起身来,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得见的声音说道:“莱恩和尼古拉斯,到底你们谁在撒谎呢?难道说我当年的经历,竟然是……”

    (总算回来了,撑着眼皮更新2k,打算早点休息,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