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魔法师莱恩传 > 第一百二十七章 众神之怜悯(二)

第一百二十七章 众神之怜悯(二)

     听完了艾蜜莉雅在背后的一番话,莱恩揉了揉鼻子,再一次将身影从黑暗中隐去,他刚才其实并没有离开,仅仅只是一个隐身术遮挡了他们的视线而已。如今身处险地,面对的又是血族,莱恩可不会完全相信艾蜜莉雅,谁知道这里是不是她和塞纳特联手布置下的陷阱?如今偷听了艾蜜莉雅和下属的谈话,莱恩总算明白了这个血族少女的心思,想来依附强者的念头不只是血族,就是在人类当中也是经常能见到的,倒也不足为奇,至于说未来血族会不会因此而崛起重新奴役人类,莱恩根本不会放在心上,自己的命运自然要由自己掌握,莱恩还不会狂妄到要担负起守护整个人类的命运这种伟大的使命。

    当莱恩的身形再一次出现后,他已经进入了那栋建筑,或者说进入了这一片建筑群中。魔法师擅长的元素魔法和牧师精通的光明魔法虽然都称之为魔法,其实在本质上是截然不同的,元素魔法是魔法师依靠自身的力量操纵外界游离的元素,将它们聚集在一起发动攻击,而光明魔法则是纯粹从所信仰的光明神那里借用的力量,前者需要经年累月的冥想,而后者必须全身心的投入到对神明的信仰之中。

    莱恩对于光明魔法也同样并不熟悉,不过他对于法力的波动却异常的敏感,那些被红衣主教们事先布置好的警戒魔法阵只要稍微泄漏一丁点法力波动,莱恩就可以敏锐的觉察,然后悄无声息的绕道而行,所以当莱恩来到整个建筑群最中央的那栋尖顶建筑外面的时候,竟然没有哪怕一个人发现他的踪迹。

    莱恩没有动用任何魔法,他完完全全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潜伏在建筑物外面的阴影里面,透过镂空的窗户观察里面的情况,尖顶的建筑里面的空间非常的宽阔,正中央是光明之神的塑像,七位身上披着红色披肩的主教都虔诚的跪拜在它的面前,用心向他们所信奉的神明表达内心的坚定信仰,至少从表面上看是这样。

    “7个?”莱恩再一次数过眼前的7名红衣主教后,心中微微一愣,他记得情报上只是说有6名红衣主教来到塞克城,可是眼前的数目却和情报上对不上号。仅仅发呆了数秒钟,莱恩立刻明白自己的疑惑出自哪里了,7名红衣主教当中,赫然还有一名前红衣主教亨利的助手费迪南,而且他所在的位置是最接近光明神塑像的地方,显然这个家伙已经成为了这里面这些人的首脑。

    莱恩屏住呼吸慢慢把目光从这7名红衣主教的身上扫过,除了这个费迪南之外,其他6个人的的确确都是来自帝都光明教会的红衣主教,以莱恩现在的实力自然可以很明确的看出他们并非是使用了幻术或者被人控制了心神,这样说明这些家伙纯粹就是为了权力才倒向塞纳特,和帝都光明教会分裂的。

    莱恩微微摇了摇自己的脑袋,心中对这些红衣主教们充满了鄙视,争权夺利竟然到了不顾人类死活的地步,他们还有脸跪在光明神塑像的面前祈祷?而那位高高在上的神明竟然没有伸出一根手指把这些信徒全都捏死,看来这位光明神的行事也并不是那么光明正大呀。

    “诸位,明天就是给塞纳特加冕的仪式了,按照塞纳特陛下和我们商议的结果,我们7个人都会晋升为大主教,轮流执掌新光明教会的大权,等到我们当中任何一个人可以熟练的控制这件神器后,他就是未来的教皇。”费迪南在祈祷完毕后,对着其他第一个支持塞纳特陛下的红衣主教,明天的加冕仪式自然由我代为主持了,大家没有意见吧?”

    听完了斐迪南的话,其他6名红衣主教的脸色都不尽相同,或是不屑,或是嫉妒,或是痛恨,绝对没有赞同的表情,只可惜这6个红衣主教各怀心思,并不能够团结起来对付斐迪南,否则凭着这个昔日亨利手下的跟班,怎么有资格和这些真正的红衣主教们平起平坐,甚至稳压他们一头呢?

    费迪南冷笑的看着面前的6位红衣主教,他同样也瞧不起这些家伙,虽然他在帝都的时候不过是个普通的教士,可是如今这个塞克城的光明教会成立后,大家都是这个新教会的成员,也就不再有以前的所谓资历问题了,等到明天加冕仪式结束后,以他费迪南的手段,绝对可以把这些家伙玩弄于手掌之间,那个新的教皇之位,除了他费迪南还有谁能够担当?想想自己在亨利身边卑躬屈膝,把一个人最精华的岁月都奉献给了那个狗屁不通的神明,最终换来了今天的威势,似乎也值得了。

    看着建筑物里面这些所谓的神明使者在那里勾心斗角,莱恩突然有一种冲动,他很想直接一个禁咒把这些该死的家伙全都送到冥神的怀抱,也省得他们留在这个世界上糟蹋粮食,不过这个念头在莱恩心中也只是转了那么一下,毕竟他今天来的目的可不是这些尸位素餐的家伙,而是摆放在光明神塑像下方的那顶“众神怜悯”头冠。

    莱恩的视线很快就落到了那顶头冠上面,感受着这件神器隐隐散发出来的光明力量,莱恩的嘴角微微的翘起,他的眼前也仿佛看到自己和芙丽娅最终攻克了所有难题,成功的帮助雷德修复好神器“炙天使法杖”的一幕,有了这件同样出自光明神之手的神器,相信自己很快就可以了解到光明力量是如何作用的,它们所散发出来的波动……

    “等等,这个波动不对!”莱恩突然心中一惊,因为他突然从那件“众神怜悯”神器上察觉到了一点点不对劲的地方,如果莱恩不是传奇法师,并且没有和芙丽娅进行过“能量转换”这个课题的研究,他对于法力波动的精妙体会不是那么深刻的话,莱恩是绝对不会察觉到这个问题的。

    “这顶头冠,这顶头冠散发出来的力量不是纯粹的光明力量!”莱恩猛然握紧了拳头,他已经发现了整件事情到底有什么不对,那件神器所散发出来的力量确实和光明之力很相似,可是莱恩却隐隐约约察觉到这股力量并非是真正的光明力量,而是动用了类似于能量转换的手段,将其他的力量转化过来的。

    “什么人!”莱恩的异动尽管幅度很小,可是还是惊动了建筑物里面整个勾心斗角的7名红衣主教,莱恩的心思转换的非常快,他知道自己行踪已经暴露,若是扬长而去相信这里还真没有什么人可以留下他,可是这也势必会暴露莱恩的真实身份,于是他把牙一咬,几乎在瞬间就披上了那件有着末卡维家族徽记的斗篷。

    “砰!”用拟像术把自己虚拟成了艾蜜莉雅身边那个中年保镖的莱恩直接用身体撞开了镂空的窗户,冲进了建筑物里面,紧接着莱恩双臂挥动,学着血族的战斗方式快速的移动着自己的身形,同时嘴里发出了阴冷的笑声。

    “该死的家伙,你们竟然该伤害我的后裔!”莱恩想起罗切尔德讲述过他是如何发现这些红衣主教位置的经过,于是假装自己是来报复的血族高手,毫不犹豫的朝着这7名红衣主教发动了攻击。莱恩身为一个魔法师,自然不可能像血族那样真正的用身体来进行战斗,不过他却采用了一种投机取巧的办法,那就是以瞬移魔法迷惑对方,让他们以为自己是一名速度极快的血族高手,以莱恩的恐怖魔法控制能力,自然可以在7名主教主角如鱼得水般的穿梭而不用担心他们可以伤害到自己。

    “该死,这是哪里来的血族高手?这实力只怕已经达到了伯爵的顶端!”费迪南一面给自己加持了一堆光明魔法,一面边往后退边在心中嘀咕,他自然很清楚塞纳特可不只是拉拢他们这些光明信徒,在这塞克城里面同样也有血族和亡灵军团的存在,只不过斐迪南一心扑在权力上,而且认为自己的光明魔法是这些邪恶生物的克星,所以并不是很在乎他们,谁知道当白天有几个血族后裔跑到附近探头探脑被他借助那神器的力量干掉之后,今晚竟然又有血族高手找上门来报复了。

    “且让你们几个和他拼命去吧,最好你们全都死绝,这样我落得轻松。”斐迪南慢慢把身体挪到墙角,摆出了一副别来惹我我也不阻挡你的架势。除了费迪南之外,其他6个红衣主教也都是这个心思,谁愿意和一个实力达到了伯爵顶端,相当于人类魔导师级别的血族高手拼命呢?光明魔法虽然克制血族,可是释放出来的魔法也要能打得到对手才行啊,再说自己和那血族拼得两败俱伤,岂不是便宜了其他人?

    莱恩心中叹息了一声,若是眼前这7名红衣主教能够携手合作,绝对可以逼莱恩露出真正的身份,可惜大家一个个畏敌如虎,竟然坐视莱恩对他们各个击破,假如莱恩真的是一名血族高手,今夜只要肯付出足够的代价,绝对可以一举杀死这7个红衣主教,而在数百年前光明教会势力最鼎盛的时期,一个红衣主教足以轻松干掉数名达到伯爵顶级实力的血族战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