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魔法师莱恩传 > 第一百二十九章 加冕仪式(一)

第一百二十九章 加冕仪式(一)

     塞克城的早晨略微有些寒冷,微风吹拂在身上让人感受到些许寒意,莱恩紧了紧自己的衣领,跟在钱袋约翰等人的身后慢慢走进了塞克城的中心广场。这座城市莱恩以前也只是匆匆往来过一次,并没有深入其中,今天他站在这个能够容纳十万人的大型广场,用一种旁观者的心态注视着周围的人们。

    在帝都或者卡萨诺等地的人看来,塞纳特统治之下的子民应该过着水深火热一般的生活,他们每天度日如年,翘首向北期盼着帝都军队解救他们。可是眼前的情况却并非完全如此,至少莱恩从周围的守卫士兵的脸上看到了某种期盼,就好像当初帝都的人们和入侵的兽人浴血奋战,希望自己的后代可以过上好日子那样。

    这个发现让莱恩颇有些惊讶,不过当他把自己代入到周围这些普通的士兵身上,他也就很容易理解对方的心思了,或许塞纳特的统治相当苛刻,但是他治下的人们却还是勉强能够吃饱,而在塞纳特官方的宣传中,这都是因为帝都方面压在塞克城沉重的赋税拖累了整个领地的发展,而塞纳特领主为了保护这里的人们不受到帝都的奴役,自然必须维持庞大的军队,这笔军费开支当然也要有这里的子民分摊了。

    现在塞纳特宣布独立并且加冕成为君王。这样他就成为了和帝都尚未成年的费尔南多十四世成为了相同的存在,两个不同的政权当然相互独立,塞克城的子民也就想当然的认为自己以后的生活不会那么辛苦了,因为他们可以不必再向帝都纳税,反正那个地方的君王从没来过这里,似乎也从没让他们的生活有所改善。

    类似这样的心思,其实在卡萨诺、自由天堂和望月城等南方城市或者地区都很有市场,只不过程度各有不同,至少从人类的历史上来看,塞克城一直都没有真正臣服于北方的统治,在这方面的抵抗意识自然要大很多,而自由天堂、望月城这样的城市一向采用中立的姿态,往往选择一种表面上的臣服,可是实际上依然是我行我素,至于卡萨诺本来就足够混乱了,在莱恩统一它之前,也根本谈不上真正的归属,无非就是利益结合而已。

    “也许,当年费尔南多一世并不是不能够用武力强行大陆南方,而是他考虑到了南北的差异,选择了一条漫长的道路,只可惜当他死去之后,帝国的继任者就陷入了内部的争斗,用自己的手开始消弱帝都魔法公会那宝贵的战斗力。”莱恩在心中默默的对自己说:“不过现在时过境迁,无论南方的人们心中怎么想,我们必须群策群力才能够真正和亡灵军团对抗,所以……”

    “快看,快看,啊,来了,你们看,这支军队好厉害,他们的铠甲全都是最坚固的全身铠甲!”莱恩身边的佣兵发出了惊叹的声音,这让莱恩的心思回到了眼前的加冕仪式上,他举头望去,看到一支超过千人的卫队快速从广场之外进入,他们每走大约10步,就会留下两名卫士分别在超过20米宽阔的道路两旁站立,手持着锋利的长斧面对着观礼的人群,他们所拿着的长斧与其说是武器,还不如说是一种仪仗,这种武器外面看上去异常的光亮,甚至可以在斧头的平面上清楚的看到手持它的卫士头盔上的白色雉鸡尾羽。

    在这些卫士缓步前行的同时,几十名仆人打扮的男子扛着鲜红的地毯飞快的从中央的道路上跑过,他们似乎早就练习过无数次了,在保持了很快的奔跑速度同时,依然可以熟练的将卷起来的红地毯拉抻铺设在道路中央。

    随后而来的一大群年轻的少女,她们身上穿着的是洁白的无袖胸衣,手上则托着一个很大的花篮。这些少女还没有走进,一股浓郁的花香就扑鼻而来,原来她们手上的花篮里面盛放的是最娇艳的鲜花,全部都是在一个小时之前刚刚采摘下来的,莱恩甚至还可以看到那上面的露水。

    “真够奢侈的!”这是莱恩脑海中唯一的念头,比起帝都费尔南多十三世的那一场婚礼,塞纳特的加冕仪式可以用奢华来形容了,可以说莱恩能够想象到的花销,这里全都能够看见,难怪塞纳特要紧接发出一大笔订单了。

    “呜!”雄壮的号角声响起,紧接着是数十面巨大的战鼓被擂响,伴随着战鼓的敲击声,一座高台缓缓的朝着中心广场的观礼台驶来。莱恩额头微微一跳,因为他竟然没有从那高台上找到任何魔法波动的痕迹,不过很快莱恩就哑然失笑,因为他发现这座塞纳特的辇舆不是用魔法操纵,而是由人力扛着行进的。

    整座辇舆大概有5米高的样子,不过它的面积却相当的大,莱恩稍微估算了一下,那上面大概可以站满百人的样子,不过在整个辇舆的上面完全没有其他任何事物,仅仅在正中央摆放了一张王座,而身穿着盛装的塞纳特此时就坐在那里。

    当塞纳特的辇舆从铺设的红地毯上经过的时候,天空中顿时出现了一片花雨,那是道路两旁的少女们挥洒出来的鲜花,空气自然也弥漫起浓郁扑鼻的香气。这味道让莱恩颇为熟悉,他猛然想起这味道正是法拉丝最喜欢用的一种香水,这种香水是帝都某位贵族独有的秘方,他开设的香水店生意火爆,每一小瓶香水的价格都是相当昂贵,没想到这一次他们为了金钱也偷偷的把这香水走私到塞克城来了。

    “嘿哟!嘿哟!”塞纳特脚下的辇舆从莱恩身边经过的时候,辇舆下传来了数百人前进的号子声,如今近距离的看到这种难得一见的情景,自然让其他人欣喜若狂,可是莱恩的鼻子却突然发痒了起来,因为他在空气中浓郁的香水味道中嗅道了轻微的鲜血气息,这和他在亚历山大——安德鲁君王的墓穴血池旁嗅到的味道是一模一样的,就在他环顾四周,打算找出这鲜血气息的由来,却又突然发现那味道已经渐渐消失了。

    换做其他人兴许会以为自己搞错了,可是安德鲁墓穴的经历是莱恩永生难忘的,所以他根本不会怀疑自己的感觉,只是一时之间却怎么也找不到那鲜血气息的源头,这倒也让莱恩有些奇怪,他随意的把目光四下打量,希望可以找到什么东西提醒自己,当他重新把视线投向了塞纳特辇舆后面的时候,莱恩心中突然涌起一个念头,他终于知道那种味道到底来自何方了——没错,就是来自辇舆顶端王座上的塞纳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