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魔法师莱恩传 > 第一百六十五章 号角(七)

第一百六十五章 号角(七)

    莱恩看着已经被改造成亡灵生物的奥兹,他的眼前却突兀的出现了那个身穿钢甲,手持利斧盾牌,始终战斗在第一线的矫健身影。在埃尔米达的矿洞,他们一起和巫妖拼杀,在帝都的皇家竞技场,他们一起为了荣誉而战。原以为奥兹退隐后可以和妻子过着幸福而快乐的生活,可惜,卷土重来的亡灵军团最终打破了平静的一切。

    一直以来,莱恩都以为自己可以很平静的面对任何事情,可此时此刻他的眼眶却湿润了,一滴泪水从莱恩的眼眶中脱落,轻轻的摔打在地面上。而站在莱恩对面的奥兹却没有体会到莱恩内心的悲伤,他在被改成成亡灵生物后已经完全丧失了自我,如今他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无条件的服从主人的命令。

    当莱恩出现在亡灵奥兹的视野中后,后者很快就辨认出莱恩的身份,因为他的名字已经被亡灵奥兹的主人贝雷无数次的提到,即便是没有了自我思想的亡灵奥兹也能够分辨得出主人贝雷说出这个名字时候的那种愤恨和忌惮,甚至还那么一点隐隐约约的畏惧。

    亡灵奥兹长大嘴巴,露出了自己的牙齿,他朝着莱恩吼叫了一声,随即举起了手上的盾牌。奥兹的叫声也让莱恩回到了现实,他微微抬头,以掩饰那在眼眶中打转的晶莹。等到莱恩再一次平视亡灵奥兹的时候,他的眼中就只有唯一的一种目光,那就是——怒火。

    亡灵奥兹也感受到了莱恩的愤怒,以及隐隐从莱恩身上散发出来的威压,虽然他的心底对莱恩有了一种难以言表的畏惧,可是脑海中主人的声音却在反复的激荡:“杀了那个男人!杀了那个男子!”在主人无数次的催促下,亡灵奥兹迈开大步,将整个身体加速朝着莱恩奔跑了过来,而在他的整个奔跑的过程中,那面颅骨盾牌始终举在他的胸口,就好像在皇家竞技大赛时候奥兹所使用的举盾冲锋那样。

    当亡灵奥兹开始行动之后,他的那面盾牌上几十个被妖术缩小的骷髅发出了痛苦的哀号声,这声音异常的悲切,凡是听到这个声音的卡萨诺防御者都立即觉得自己脑袋开始无限的碰撞,仿佛随时随地就要炸裂那样,这种精神上的痛苦让不少卡萨诺防御者丢下了武器,跪倒在地上用力撕扯着自己的头发,希望可以减轻一些疼痛,可是无论他们怎么努力都做不到这一点,鲜血很快就从这些受到颅骨盾牌影响的卡萨诺防御者的眼眶、鼻子、耳朵、嘴巴等处流淌了出来。

    奥兹从卡萨诺的防御者中间冲了过去,凡是挡在他面前的人类全都被他无情的践踏在地上,有几个身体强壮的卡萨诺防御者强忍着那刺骨的剧痛,挥舞着武器想要攻击奥兹,却被奥兹抡起手上的战斧直接劈成了几段。

    飞溅的鲜血也抹去了莱恩心中的旧情,现在的奥兹已经不再是那个喜欢喝酒、寡言少语的战士,而是一个邪恶的亡灵生物,对于它们最好的归宿就是重新陷入永恒的安眠,否则他们的灵魂会被黑暗魔法永远的禁锢在那丑陋的身体里面,这种遭遇远比那孤独的待在自己的墓穴中几百年的亚历山大安德鲁还要悲惨。

    一团雾气从莱恩手上出现,很快就汇聚成一团明亮的蓝色光团,莱恩锁定了亡灵奥兹的身躯,将手上的光团释放了出去。那光团无声无息的飞行在天空,几乎在眨眼之间就来到了奥兹的面前,它不等奥兹有任何反应就一下子炸裂,重新恢复冲一开始的雾气状,将奥兹的下半身笼罩了起来。

    “咔嚓!咔嚓!”亡灵奥兹前冲的脚步被阻止了,因为莱恩的那个魔法已经将他的那有如战马一般的下半身冻结在一大块寒冰之中,因为已经死去的缘故,奥兹自然不会感到任何“身体”上的疼痛,他用力的挣扎了几下,却发现自己根本没办法从这坚冰之中挣脱,于是他抡起手上的颅骨盾牌,朝着莱恩掷了过来。

    盾牌上的几十个头颅在急促的空气流动中不停的痛哭着、哀嚎着,这所有的负面影响完全叠加在莱恩的身上,让他的身形微微一滞。等到莱恩凝聚意志抵抗了来自颅骨盾牌的邪恶呐喊后,那面盾牌已经飞到了不足莱恩10米的地方,然后发生了猛烈的爆炸。

    黝黑的浓雾冲天而起,它化作一只巨大的手掌,用力将莱恩握在了手心之上。与此同时,一团阴影出现在莱恩右侧大约30米的地方,那是等待已久的贝雷。奥兹被改造本身就是贝雷为了对付莱恩而冥思苦想出来的手段,这一切全都是为了影响莱恩的心智,给贝雷争取到发动偷袭的时间。现在一切都如同贝雷设想的那样,奥兹成功的进入了莱恩身边30米的区域之内,那个咒术魔法“邪灵之手”也成功的控制住了莱恩的行动,虽然这也许只有很短暂的时间,但是已经足够贝雷发动威力强大的黑暗魔法了。

    一只白骨之手出现在了莱恩的头顶,这是贝雷以亡灵魔法制作出来的,这只白骨之手抓向了莱恩,准备将他的灵魂从身体里面剥夺出来,为了保证这个“死亡一指”魔法的成功率,女妖苏珊也在贝雷发动的同时对准莱恩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嚎叫声,以这个可以直接攻击人类灵魂的“心灵尖啸”来干扰莱恩凝聚意志。

    一切配合的完美无瑕,女妖苏珊的“心灵尖啸”和贝雷的“死亡一指”悉数击中了莱恩,让贝雷的脸上出现了狰狞的笑容,他不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人可以抵御这种强大的黑暗魔法,就算莱恩是什么传奇魔法师也不可能抵御这种直接对灵魂发动的攻击。

    无论莱恩发生什么样的变化贝雷都不会感到奇怪,可是被“邪灵之手”死死抓住的莱恩完全承受了两个直接攻击灵魂的魔法后却没有任何异状,他依旧气定神闲的站在原地,只不过看向贝雷的目光中却充满了怒火,因为他已经从眼前的情况中猜到改造奥兹的那个亡灵巫师就是贝雷。

    “不可能!”贝雷失声叫了起来,他无法想像这个世界上竟然有人可以抵御自己全力发出的“死亡一指”,要知道他曾经指挥数目庞大的亡灵战士捕获了几头8级魔兽,可是即便是山林中生命力顽强的大地之熊,或者又是海中的霸王锯齿虎鲨也无法挨过这一下,莱恩虽然身为传奇法师,但是他的身体和灵魂未必强的过那8级的魔兽,怎么可能在自己的攻击下安然无恙呢?

    “看来我的心肠还是太好了,其实我当初就不该放过你。”莱恩的身体冒出熊熊的烈焰,在瞬间就将那“邪灵之手”的束缚化于无形:“贝雷,本来我还对你的遭遇有些同情,毕竟你的父亲虽然恋权,却不应该承受弑君的罪名,可是你竟然成为一名堕落的亡灵巫师,还居然敢把注意打到了我的朋友身上……哼!”

    莱恩的一声轻哼对于贝雷和苏珊来说却有如炸雷响在耳边一样震撼,尤其是纯粹以灵魂状态存在的女妖苏珊更是浑身发抖,那可不是因为她感到寒冷,而是莱恩释放出来的力量已经直接攻击到了她的本体。

    “这是什么力量?”贝雷对莱恩展示出来的力量大为震惊,因为他竟然从中感受到了一股类似于老师尼古拉斯身上散发出来的黑暗气息,可是这股气息却没有那种阴冷的味道,反而和莱恩体表那热情的烈焰完美的交织在一起,形成了一股独有的能量。

    莱恩没有解答贝雷的疑问,他只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伸出手指点了一下漂浮在贝雷身边的女妖苏珊,后者只觉得一股巨大的力量扑面而来,紧接着她以魔法形成的身体立即被一团烈焰包裹在了其中,紧接着苏珊就感受到了烈火焚身的痛苦,她惊恐的看着自己的身体被莱恩放出的魔法逐渐吞噬,那种肢体被焚毁的痛苦令她再也无法忍受下去,痛苦的哀号声立刻从苏珊的嘴里传了出来。

    “不!”贝雷顾不得那足以灼伤自己肌体的烈焰,他伸出自己的右手死死的拉住苏珊,希望可以将她从烈焰焚身的痛苦中解救出来,可是无论贝雷怎么努力,苏珊身上上的烈焰却始终如附骨之疽一般跟随着苏珊的身体一起一动,并且继续猛烈的燃烧着。

    “混蛋!”贝雷牢牢抓住苏珊,用自己的白骨之手紧握那根“君王”法杖,他将法杖顶端那颗人类骷髅对准了莱恩,急促的念诵出大段的魔法咒语。伴随着贝雷的咒语声,无数长满了尖刺的骸骨从莱恩的脚下地面破土而出,形成一座骸骨监牢把莱恩死死的困在里面。贝雷以为这样可以切断莱恩对焚烧苏珊的烈焰魔法的控制,不料他这个魔法还没有彻底的完成,立刻就燃起了熊熊的烈火,几乎是一眨眼的时间他费劲心力制造出来的骸骨监牢就变成了一大堆灰烬。

    莱恩再一次出现在贝雷的面前,他此刻全身都笼罩在一团烈焰之中,看着气急败坏的贝雷,他淡淡的说道:“这就是对于你胆敢触碰我底线的报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