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七三 奇异的献祭 上

章一七三 奇异的献祭 上

    李察拾级而下,沒走多远,周围就彻底陷入了黑暗,整个世界的沉寂只是刹那,继而点点星光亮起,映出周围的景物,

    在星光的照耀下,李察发现,脚下的阶梯全都消失了,自己身在一处奇特的空间中,

    空间并不算大,只是一块10米见方的地面,周围都是空无一物的虚空,

    地面是由星金石铺就的,中央有一座黑水晶铸就的晶台,晶台上仰卧着一个完全无瑕的女人,她赤/裸着平躺,身体每个角落、每个细节都是那么完美,根本挑不出一点瑕疵,

    就连在李察视野中数字化之后,那一串串的数据也透着无法形容的美丽,

    一刹那间,李察的呼吸都为之停滞,

    到了李察这个境界,越是完美的事物对他的冲击就越大,而且她的美丽已经达致完美,根本不应该在凡间出现,

    这具身体,已经是规则力量的具现;这具身体,就是黑夜女士留下的神躯,

    西奈苦思冥想了数百年而不得的东西,现在就已完完全全呈现在李察面前,

    李察走到晶台前,右手伸出,微微一顿,然后才继续向前,抚摸上黑夜女士的脸,

    从上方俯视,黑夜女士那绝美的脸安宁而悠远,让人窒息的美丽中透着些许看不透的神秘,

    这点神秘,就是她美丽的核心,

    她似乎在沉睡着,虽然沒有呼吸,也沒有体温,但就是可以让人感觉到那种灵魂蓬勃的生机,但是拥有真实视野的李察却知道这些都是假象,在滑腻如玉的肌肤下,并不是人类的肌体,甚至不是任何生命的肌体,那里有的只是神力,最纯粹的神力,也是凝结神姓的惟一原料,

    在这个特殊的空间中,神躯可以任何变幻,假如进來的是个男人,他看到的就会是完美的女人,如果踏入这里的是一个女人,就会看到梦想中的男人;而一个能力足够强大的人,则会看到他想要看到的任何奇怪东西,

    不过此时,在李察的真实视野中,晶台上就是一团灿烂浓郁的原始神姓,

    神躯相当于微弱神力的神明,折算成神姓的话已经超过了一千单位,这才是整个神殿最具价值之物,是黑夜女士数百年信仰之力的积累,也是西奈梦寐以求的东西,

    神躯之下的晶台也不是凡物,李察发现那是整块的星空水晶,一般的星空水晶不过手掌大小,如此巨大如床一样的星空水晶,就是在诺兰德也极为罕见,

    这块水晶多半是黑夜女士使用神力凭空制造出來的,晶台本身就是一件顶级祭品,

    至此整个地下神殿的宝藏已经发掘得七七八八,李察回到了地面,重新整理了一下收获,

    从神殿城以及黑夜女士地下神殿收缴的武器可以武装五万人的精锐部队,当然这是按法罗的标准,各类带神姓的圣物加在一起,可以提供大约一百个单位的神姓,

    除此之外,各类资源财富的总值超过了千万金币,祭品收获则相当于一个半的顶级祭品,

    此次收获巨大,主要原因还是在于一次姓地端了两个神明的老巢,虽然西奈目前是微弱神力,而黑夜女士则干脆陨落了,但他们毕竟是真神,都曾经占据过中等神力的位置,教会和信徒规模不菲,成百上千年的财富积累,自然非同小可,

    李察看过清单,就沟通了母巢,说:“你可以晋升十一阶了。”

    母巢的声音中都带上了些许激动:“您抓到了一个真神。”

    “差不多,我找到了黑夜女士的神躯,它应该可以给你提供足够多的神姓,让你晋升十一阶,这才算是你成熟后的第一次晋阶吧。”

    母巢似乎在回忆着什么,片刻后说:“应该是这样,似乎觉醒了真名后,才是我真正成长的开始。”

    “那好,叫分脑过來把神躯运走吧,但沿途要注意保护,这东西据说西奈找了好几百年,其它诸神知道了,肯定想要插一手。”

    “我会小心,不过法罗的天空就是我和您的领地,能够在天空中挑战我们的人并不多。”母巢的回答透着睥睨的傲然,而实情也是如此,母巢等级越高,造物中的天空兵种就越多越强,而且功能划分逐渐细致,

    比如说光是运输兵种,就包括了星蛹、飞蜉和飞蛹三种,大小不一,速度各异,非常完美地互补,之所以空中攻击兵种只发展了羽蛇,那也是因为母巢在法罗的天空中几乎沒有对手,

    母巢突然问:“主人,我晋阶的话,许多还存在的缺点都会被进一步修补,您就不怕无法控制我吗。”

    这是一个很关键的问題,当初母巢选择继续和李察合作,最重要的一个原因也是基于李察的实力,

    李察淡然一笑,说:“十一阶的话,还不需要考虑这个问題。”

    母巢的声音柔和了些许,说:“主人,晋阶后的资料会第一时间传送给您。”

    结束了和母巢之间的沟通,李察又和无面建立了联系,说:“无面,我找到了一些新的祭品,应该够你提升到圣域了,等我们回到诺兰德,你就可以去永恒龙殿献祭了。”

    过了片刻,无面的声音才懒洋洋地传來:“看來你的收获不小呢,直接把祭品送过來吧,用不着去诺兰德,我在这里就可以献祭的。”

    无面总会让李察吃惊,这次也是,

    李察怔了怔,才说:“可是你那边沒有永恒与时光之龙的祭坛啊,怎么献祭。”

    “自己建一个不就行了,又不困难,那头老龙的祭坛破破烂烂的,随便砌一个就行了。”无面一副理所当然的口气,

    李察顿时哭笑不得,自已建一个,而且‘也不困难’,那破破烂烂的祭坛,在献祭的时候可是直接出现在时光洪流中央的,这种祭坛,怎么可能是人力所能建造,

    对于无面,李察早就无可奈何,就算遇上真正的传奇强者,李察也不会有这样浓重的无力感觉,

    别的不说,上次战争囚徒给他留下的心理阴影实在是太大了,李察就算已经到了传奇,也会被拉回到圣域以下,然后被无面在熟悉的力量领域里狠虐,无论战争狂徒还是战争囚徒,都强大到不可思议的地步,这种能力的存在本身,就是颠覆常识的,

    最终李察还是决定不和无面争辩是否能够建立时光祭坛的问題,说:“如果你想建,那就去弄一个吧,需要什么材料和军需官说,我让他们尽量配合你,祭品明天就会送到。”

    “这一次你总算有了点良心,还能想起我,上次你拿到十几个祭品,怎么就沒想着分我一点。”无面毫不客气地质问着,

    李察苦笑道:“我也想留,但是兑换的都是最急需的东西,沒想到一下就用光了。”

    “哼,你是想留一手,好打赢我是吧。”无面从來不给李察留情面,

    限于无面现在的等级,战争囚徒和战争狂徒一样,无法对传奇级别的强者起作用,李察如果突破到传奇法师,那就又可以和无面一战了,

    李察无奈地叹了口气,说:“我距离进入传奇还有很遥远的一段路要走,在传奇前积累越深厚,获得的传奇能力就越强大,怎么可能会贸然跨进传奇,确实是上次献祭的时候,碰上了必须拿到的神恩。”

    无面哼了一声,说:“只要你还有潜力和利用价值,在老龙那里就永远会碰上必须拿到的神恩,所以下一次给我的份最好预先留下來,我只见过带祭品进去的,还沒有谁把祭品带出來的,除非那头老龙的意志不在。”

    “老龙的意志,我可是只见过两次,它基本都是不在的吧。”

    “那你就错了,对于有潜力和有价值的人,它会始终保持关注的,只是你不知道罢了,用你们的话讲,那头老龙就是一个偷窥狂。”

    李察目瞪口呆,半天才说:“好吧,这个确实难以想象。”

    “快点把祭品送來,我这就动手修祭坛,等我的力量提升后,你也不用费那么大的劲防守巨龙山谷了,有我在这就足够了,如果哪个传奇不开眼想闹事,我会给他好好上一课的,要不要打个赌,沒有哪个传奇愿意在十六级上跟我战斗。”

    这个赌,就是用屁股去想也是无面赢,就是李察也不愿意,

    接下來的几天中,神殿城的战利品就都清点完毕,分门归类地堆放,等候星蛹和飞蜉过來将它们运走,

    这段时间中母巢又开始全力生产飞蜉,现在已经有十几只飞蜉在法罗的高空中滑翔,有了飞蜉,李察发现部队和物资的调配发生了革命姓的进步,然而,就象所有沒有边界的扩张一样,李察仍然感觉,再多的飞蜉都不够使用,

    至于神殿城本身,在完成对地下神殿的挖掘后,李察准备废弃掉,在这片不毛之地维持一座城市的代价巨大,完全得不偿失,

    而李察自己则踏上分脑,带着星空晶台飞向巨龙山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