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七四 奇异的献祭 下

章一七四 奇异的献祭 下

    巨龙山谷内,李察的追随者们除了轮值的,都聚到无面的院落内,看着她修建祭坛,

    李察不在的这段时间,无面骑士可谓声名鹊起,

    传奇强者们还都在巨龙位面冒险,但是他们的一些手下和随从已经到了法罗,來到巨龙山谷,超远程传送阵还沒有修建好,不过李察为他们提供了狮鹫和双足飞龙,把他们从蓝水绿洲城直接送到巨龙山谷,

    这些人只是第一批,但也有近百人,其中半数是圣域和大魔导师,还有两名天位圣域,光从这批人的数量和力量,就可以看出传奇强者们对巨龙位面的重视,

    这些人不光是传奇强者们的仆役和随从,一旦需要,他们也可以成为强有力的帮手,他们跟随传奇强者,本身实力又不弱,自然不会少了眼高于顶之辈,也很有些人对阿克蒙德不屑一顾,

    李察的地位沒有人会愚蠢到不去承认,但不意味着他们就会遵守李察定下的规则,更不是必须去尊重李察的手下,

    这些人一到巨龙山谷,就生出数起摩擦,对于蓄意闹事的,李察的追随者们早就有了李察的指示,那就是坚决镇压,必要时不怕杀人,可是还沒等摩拳擦掌的食人魔领主或是绯色、水花这类猛人出手,无面就直接动手了,

    仅仅一个下午,无面连战七场,七战全胜,打得对手鬼哭狼号,

    下场动手的甚至还包括了一位天位圣域,但凡与无面动手的,都是惨败,输到毫无翻盘余地,无论对手是谁,圣域强者也好,天位圣域也罢,无面都是把他们直接拉低到十六级,然后在十六级上用自己无比丰富的低等级战斗经验把对手按倒,一顿海扁,

    这里面还有一个十四级的家伙,结果被无面用战争狂徒提升到了十六级,还沒等他为力量的突然提升感到惊喜,就也迎來一顿痛扁,

    无面格斗风格鲜明,那就是贴身肉搏,拳拳到肉,而且专门打脸,当那名为手下出头的天位圣域也被打成猪头之后,这些桀骜不驯的家伙终于老实了,再也沒人敢轻易炸毛,对这些人來说,就是重伤濒死也比眼圈被打青,还几天消不下去要强,

    就在这个下午,无面骑士一战成名,

    而现在,无面骑士又声称要修建一座可以献祭的祭坛,这下就引发了追随者们的兴致,

    归根结底,追随者们穿的用的,大多來自献祭所得,而且法罗如果能够多出一座永恒与时光之龙的祭坛,无疑将使整个位面的力量体系跃升一个台阶,

    无面在自己院子后面随便找了块空地,就开始修建祭坛,可是祭坛所用的材质也太朴素了,朴素到难以相信的地步,

    无面用的就是些再普通不过灰泥碎石,就是修建那些庄园用剩下的边角余料,除此之外,任何稍微珍贵一些的魔法材料都沒有,即便是中等家族砌座花坛,用料也比这讲究多了,

    最终无面花了两个小时,建好一座还算平整的石台,

    这就是祭坛,所有追随者都冒出疑问,哪怕是地精修建的祭坛,恐怕也比这东西华丽一些,起码地精们还知道装饰点树枝什么的,

    但是无面就沒有后续动作的意思,静等着祭品运到,

    好在李察已经传來了消息,一小时之内就会抵达巨龙山谷,所以一众追随者们都沒有离开,而是聚集在院落里,等待着法罗位面第一次真正的献祭,

    等待的时间并不长,李察乘坐的分脑直接降落在院落里,他也急着要看看无面修建的祭坛是什么样,

    黑夜女士神躯栖身的星空晶台,被分脑完整地运了过來,这块神迹一样的晶台充满了绚丽与神秘的美丽光泽,让人啧啧惊叹,

    无面骑士的面具上罕见地出现一个严肃的表情,她绕着晶台转了好几圈,翻來覆去检查了很久,甚至还切下一小条丢进嘴里,嚼了几下就咽了下去,然后说:“味道不错。”

    就连李察都怀疑无面的肚子究竟是什么材质做的时候,无面终于点了点头说:“这东西不错,值两块顶级祭品。”

    “两块顶级祭品。”李察自己检查的结果,可明明只有一个顶级祭品多一点,

    “不要拿你们那种粗糙的献祭方式和我相比,现在,帮我把这东西搬到祭坛上去,仪式现在就可以开始了。”

    李察这才明白院子中那个粗糙石台就是祭坛了,

    永恒与时光之龙的祭坛确实破败,但那是在时光洪流中,经过亿万年时间的冲刷洗礼而成,一看就充满了历史和沧桑感,而无面做的这石台除了粗糙还是粗糙,

    但和无面争辩是不明智的,李察于是帮着无面把星空晶台抬上石台,等待献祭仪式开始,

    无面骑士走到祭坛前,将手放在星空晶台上,默然不语,

    片刻之后,一股难以形容的空旷和苍凉感觉从她身上缓缓浮现,

    在李察的目瞪口呆中,一点淡金色的光点从星空晶台中飞出,在半空中來回飞舞着,

    时之砂,

    李察已经看多了永恒与时光之龙将祭品化为时光之力,然后再由时光之力凝聚神恩赐下,但那是在永恒龙殿,又是无所不能的永恒与时光之龙,

    可现在主持仪式的只是无面,她甚至不算神官,竟然从星空晶台中出现了时之砂,这意味着无面的祭坛确实有将祭品转化成时光之力的能力,

    可是李察无论怎么看,甚至用上了真实视野,依然无法分辨这祭坛和一堆石块有什么区别,

    不管有沒有区别,星空晶台内出现了时光之力的结晶,时之砂,就说明献祭确实在生效,时之砂越來越多,浮飞在空中,包括李察在内,所有追随者都屏息凝视着,

    当深邃无边的时光之力清晰浮现在面前时,哪怕是食人魔领主也会深深感觉到自己的渺小,

    献祭就这样无声进行着,整座晶台开始向时砂转化,就在这时,李察敏锐地感觉到整个法罗似乎震颤了一下,某些规则发生了改变,但这只是微不可察的变化,转瞬即逝,

    虚空中,正发生着另一场惨烈的战争,

    晶壁的外空间凭空出现了数片战场,地势各不相同,区域有大有小,战场两端各自竖立着一座或者几座传送门,浑身闪耀着金色光芒的神国战士不断从传送门中涌出,络绎不绝地奔入战场中央厮杀着,

    战况极为惨烈,双方都沒有什么指挥和阵形,彼此交错混杂,舍生忘死地厮杀鏖战,一旦有战士倒下,躯体上会同时落下好几把刀剑,然后尸体就会分解为点点灿烂的神力,消散在空中,

    从传送门中涌出的神国战士无穷无尽,战争也似乎永无休止,

    这是三女神和西奈的神战战场,无数神国战士就在这些战场上厮杀着,

    每个神国战士战死后,就会还原为精纯的神力,部分永远消散,部分回归神国,重新用于制造新的神国战士,神国战士的灵魂则会回归神国,然后再重新被制造成神国战士,

    但是这个过程每重复一次,灵魂就会削弱几分,一个虔信者的灵魂反复利用三五次,就会永久姓的消亡,哪怕是强大的英灵,使用次数也不会超过百次,所以除了神力之外,这也是另一种形式的消耗,

    当神力和虔信者灵魂消耗到了一定程度,神国的防御才会开始变得脆弱,才有可能被入侵、攻占,这个过程一般至少会持续数年,有时可能会达数百年,

    诸神间的战争,一定是漫长、残酷且枯燥的,

    三女神为了加快神战进程,同时开辟了六处战场,

    即使此时泉水女神神力占优,三女神数量也占优,却不意味着神战必然胜利,

    近百余年,三女神信徒数量低到了濒危线上,因此神国无论神力还是虔信者灵魂储备都远不及西奈,虽然在李察崛起的十年中三女神发展迅猛,可是想要弥补数百年造成的巨大差距,时间还是太短了,

    这也就是暴发户和老牌贵族间的区别,所谓底蕴,是文化,是传统,也是储备和资源,

    六座战场仿若六颗珍珠,成环形洒落在虚空中,珍珠中央则是三女神与西奈的神国遥遥对峙着,

    神国都是一个形态各异的陆块,表面则被一层朦胧的光幕所笼罩着,那层光幕看似普通,好象不同神国仅仅是颜色不同,但实际上代表了不同的规则力量,

    光幕之后,即是规则的国度,如果仔细观察,就可以看出那些光幕实际上是由一颗颗细微的晶粒构成,和保护整个位面的外层晶壁非常类似,

    在神国内,三女神都端坐在各自的神座上,关注着神战战场的实况,战局依然是胶着,甚至三女神还要暂时处于下风,

    西奈的积累实在是太雄厚了,远非三女神可比,然而虚空中会有点点光芒飘飞而上,汇入三女神的神座,这是信仰之力,经过神国的洗炼提纯,就会转化为纯正的神力,

    信仰之力汇成三条光河,源源不断地进入三女神的神国,而西奈的神国方向则是一片黑暗,仅有零星几点信仰之力的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