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七五 规则变迁

章一七五 规则变迁

    西奈的大神殿被李察攻陷后,就被切断与凡间信仰的联系,更加糟糕的是这一战中高阶的神职人员几乎全部战死,哪怕李察立刻将神殿归还,几十年内西奈的教会也不可能恢复元气,

    在凡间宗教战争的惨败,将使西奈重归中等神力的愿望无限推迟,

    三女神安静地注视着神战战场,她们并不着急,有凡间信仰之力的坚定支持,打赢这场神战只是时间的问題,也许几十年,也许上百年,

    就在这个时候,虚空中突然出现一道无形的波动,迅速扫荡了整个晶壁系,神国战士无知无觉,依旧在厮杀征战,强大的英灵们则显得有刹那的茫然,随即又投入战斗,

    三女神却是全部站起,脸有惊容,她们的意志即刻放了出去,在广大虚空中扫视着,

    “刚才是规则的波动。”森林女神说,

    “难道有什么影响了规则之力。”生命女神也惊疑不定,诸神天生就是对规则无比敏感,

    神力最强的泉水女神默默扫描了片刻,脸上渐渐浮现出震惊:“不,不仅仅是规则之力受到了影响,而是而是位面的基本规则发生了改变,虽然仅仅是微不足道的改变,而且也可能是暂时的,但是怎么会这样,究竟发生了什么。”

    同一时刻,不止是三女神,法罗诸神也纷纷从神座上站起,强大的意志纷纷扫过虚空,

    位面基本规则发生了改变,带來的冲击不亚于星兽的入侵,诸神都是依规则而生,哪怕是再微小的规则改变,一旦被波及,对诸神的影响都极为巨大,

    诸神都在彼此探询,想知道究竟是哪一处的规则发生了改变,

    只有西奈是沉默的,

    他坐在自己的神座上,下方是圣山,圣山上跪满了虔信者和强大的英灵,他们都等待着出战,等待着为自己的神奉献一切,然而西奈却沒有和平时一样发布命令,他的目光即沒有关注神战战场,也不在神国内的英灵身上,

    此时此刻,西奈只是在看着自己的左手,在他的左手中,握着一个透明的酒杯,里面是淡金色的酒浆,然而现在完美无瑕的酒杯上却突兀地出现了一条裂缝,并且还在不断蔓延着,

    神国忽然一片死寂,

    在极致的寂静中,突然出现了啪的一声轻响,响声非常的轻,可是此刻神国太静了,以至它瞬间就传遍了整个神国,

    西奈左手上戴着一枚硕大的宝石戒指,此刻宝石表面上出现了几条裂痕,可是碎裂的声音却不是发自这枚有上千年历史的神器戒指,而是來自神国晶壁,

    神之目光投向声音传來的方向,晶壁上不知何时已经爬满了龟裂!

    终于,龟裂得最严重的一块神国晶壁破碎了,來自虚空的风暴呼啸着涌入,疯狂撕扯着遇到的一切,

    神国陆块上转眼间就被能量风暴撕下一大块,陆块本身,连同上面附带的草木、建筑和英灵,都被能量风暴绞得粉碎,

    西奈霍然站起,怒吼声中,无数时光沙漏飞向晶壁的缺口,强行将破损补上,堵住了能量风暴,在海量神力的作用下,晶壁重新修复、生长,

    可是西奈的神国内已经是一片狼藉,天空中到处飘浮着破碎的岩石,神国圣山大约有三分之一被损毁,英灵和神国战士的损失比例还要高一些,

    西奈沒有在意这破败景象,他的目光缓缓扫过整个神国晶壁,几乎每处晶壁上都可以找到微不可察的细小裂纹,这些裂纹还不足以让晶壁崩溃,但是它们的存在本身却足以让西奈崩溃,

    晶壁是规则的最直接体现,晶壁出现了裂纹,说明支持着西奈封神的基本规则发生了改变,哪怕是最微小的一点改变也是致命的,此时此刻,最直接的后果就是西奈的神国防御大降,神国战士和英灵的战力都被削弱了一半以上,

    如果基本规则的改变是暂时的就好了,西奈轻声自语,不知不觉间,他竟然把心事说出來了,

    话一出口,西奈就悚然一惊,知道自己的心已经乱了,不然的话,怎么会失口把这种话说出來,而且基本规则的改变,哪怕是最微小的改变,又怎么可能是暂时的,就算是因为某些意外事件发生的暂时改变,想要恢复也需要几十上百年的时间,这点时间足够三女神攻破他的神国好几次了,

    西奈颓然坐下,半天后才一声长叹,

    六处神国战场上,本來胶着的战局突然变成了一边倒,

    西奈的战士和英灵突然变得虚弱无比,成片倒下,三女神的战士踏着对手的尸体,如潮水般涌向战线的另一端,很快就包围了传送门,

    又过片刻,传送门周围的西奈战士终于被杀光,一名泉水女神的英灵高举战斧,率先冲入了传送门,

    他进入了西奈的神国,

    这名英灵转眼间就被守卫传送门的战士斩杀,但是更多的战士和英灵正从传送门内涌出,在圣山脚下的平原区,六座传送门中都开始有三女神的战士和英灵出现,平原随即就变成了战场,

    在西奈的神国内,双方的战力堪堪拉平,战局重新变成了胶着,

    此时巨龙山谷内,无面刚刚完成了献祭最重要的部分,把祭品转化成时光之力,

    按照正常的流程,接下來这些时光之力应该回归永恒与时光之龙,然后再从永恒与时光之龙处得到新的神恩,李察已经献祭过无数次,这套流程已经是闭着眼睛都能知道了,

    然而,无面只是向空中一指,那些时砂就象群鸟归巢般向她汇聚,沒入她的身体,转眼消失,

    李察当场愕然,

    他从沒有想到给永恒与时光之龙的祭品还能被人半途截取,等等,李察忽然感觉有些不对,这次献祭过程似乎和平时所经历的献祭并不相同,可是区别在哪里,却不是李察现在能够想得出來的,

    无面向李察看了一眼,将他的反应全部收于眼底,然后说:“还不错,居然能够看出问題來,好吧,我也不瞒你,这次献祭的对象不是永恒与时光之龙,而是我自己。”

    说着,无面向自己指了指,一副天经地义的样子,

    李察张了张口,却是无话可说,眼前发生的一切早已颠覆了他的常识,

    向诸神献祭是常有的事,问題是献祭之物要符合诸神的规则,某些深渊或者是地狱之类的强横存在也需要祭品,它们或是需要祭品的能量形成稳定的通道,或者是汲取吸收祭品的力量,但是只要涉及吸收祭品力量的,其实都是在吸收规则的力量,所以无面才让李察如此震惊,因为她吸收的是时光之力,

    这岂不是说,她已经掌控了时光规则,

    时间与空间,都是超脱于普通位面基本规则之上,在各个位面都能通行的规则,这是支撑着整个世界的底层规则,

    到目前为止,李察解析的规则虽然不少,可但凡涉及到高等位面甚至是主位面基本规则的都停滞不前,有所进展的不是象绿森这种类型单一的次级位面的生命规则,就是如基本金属这类普通规则的一个分支,

    在李察接触到的规则中,能够超脱基本规则的仅有寥寥数种,包括休兰神巢、炎之魔药、苏海伦的命运天秤,以及末曰印记,

    此时无面身内忽然发出噼啪声响,身体也缓缓增高了少许,她的气息则不断提升,一路突破圣域,然后缓缓收敛,又变诚仁畜无害的普通人模样,

    无面活动着双手,满意地说:“祭品品质不错,比我想的还要好些,冲破圣域后还有些富余,下次这样的祭品再來四五个,我就可以突破传奇了。”

    李察看看无面,再看看祭坛,又看看无面,再看看祭坛,

    他现在已经可以确定,刚刚感觉到的位面规则改变就是无面引起的,起因就是她的这次献祭,有所改变的是时光类规则,原本法罗原始而单纯的时光规则被修补了一小块,

    但是任由李察怎么看,那个祭坛就是一堆石块堆在一起,丝毫看不出特殊作用,

    诺兰德上千年积累的魔法与神学知识告诉李察,在献祭中祭坛是沟通双方的桥梁,其重要姓远远超过献祭者与祭品本身,这就是当年母巢还是幼生体时,能够从地精祭坛上吃到神姓的原因,

    看着无面的祭坛,李察百思不得其解,智慧天赋完全失效,真实天赋则不断提醒李察,那就是一堆石头,最普通的石头,连盖庄园用着都嫌粗糙的石头,它们也就能拿來盖盖平民的石屋,

    可是这一次,李察甚至开始怀疑真实天赋的结论,

    看了半天,李察终于承认自己找不出祭坛的秘密,只得向无面问道:“这个祭坛”

    “祭坛,什么祭坛,哦,那不过是堆石头罢了。”无面说得云淡风清,

    李察非常无语,如果只是一堆普通石头,怎么可能完成如此重要的献祭,在献祭的过程中,时光之力几乎沒有浪费,

    PS: 恭贺芒果喜得贵女,加更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