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七六 米达伦

章一七六 米达伦

    无面看穿了李察的想法,说:“献祭的对象就是我自己,祭品就在我面前,直接转化吸收了就是,哪还需要什么祭坛,建这个台子,就是为了摆东西方便,另外也要显得隆重和正式一点,好了,这是我的新能力,你仔细看看吧,另外别忘记继续去找祭品,找到了要优先给我。”

    李察无瑕说话,意识已经被无面传送过來的大量资料所占据,

    晋入圣域后,战争狂徒能力就象无面所说的那样得以提升,变为战争之王,

    战争之王同样可以大幅提升对象的攻防魔力等各项属姓,效果相当于提升两个甚至更多的完整等级,而且对传奇强者也同样有效果,只不过对象是传奇强者的话,那么等级只能提升一级,

    李察看到这里,已经吃惊得有点麻木了,不要小看传奇之后的一级,22级传奇强者和21级差别很大,除了正常的各大属姓提升外,传奇强者每提升一个等级,还会有额外传奇属姓和传奇抗姓的提升,而且每一级之间的差距之大,比传奇之前有质的提升,

    战争之王还让目标拥有一项新的能力,战争傀儡,被加持了战争之王的人可以向已方战士施放战争傀儡,一共可以施放十次,这样就可以造就一支临时的强力战队,与施法者共同拼杀战斗,如此一來,被战争之王加持的人还相当于拥有了一位十八级战争神官的能力,

    原本战争狂徒就已经颇为逆天,而战争之王的强大则已到不可思议的地步,李察追随者中已经不乏天位圣域,无论哪个被无面加持了战争之王,都立刻可与普通传奇一战,

    “战争囚徒呢。”这是李察同样关心的能力,

    “哦,它沒什么大变化,就是施法间隔缩短了一半,叠加次数从四次变成了七次而已。”

    这一下,李察彻底无语,这还叫沒什么大变化,还要怎么变化,一名传奇强者中了战争囚徒,如果无法抵抗能力效果的话,会从21级被直接拉低到14级,那时遇上18级的无面,还不是被随意蹂躏,

    但无面带來的不仅仅有惊喜,还有戒惧,无面太强大了,强大到李察根本想不出控制方法的程度,她又极为神秘,李察直到现在也弄不清楚她有什么需求,生存的目的和意义何在,

    一个完全无法控制、也无法预测的强横存在,在习惯了诸事准备周全完美的李察眼中,其实也是潜在的巨大危机,

    不过现在至少巨龙山谷是安全的,看过了无面的能力,李察就知道除了星贤者斯潘和无定女皇外,其它那些已经有意向來狩猎的传奇强者们恐怕都不是无面的对手,

    献祭结束了,与西奈的战争凡间部分也已落下帷幕,现在李察只需要等待神国战争的结果,他得到了一些难得的空闲时间,立刻投入到天使之王米达伦的研究中,

    在巨龙山谷架设的魔法实验室中,李察面前一字排开三张设计图,

    一张是残缺的米达伦设计图原稿,另一张则是李察根据原稿与残片重新设计补完的设计图,第三张就是自永恒与时光之龙处兑换的米达伦战斗版,

    三张设计图可谓一脉相承,能力却又高下有别,单独看,每张设计图都是自成一体、独具匠心的设计,但三张图放在一起,就勾勒出一条清晰的路线,而这条道路的尽头,并不止步于米达伦战斗版,而是指向了完整版,

    这就是李察耗费巨资也要兑换出米达伦战斗版设计图的原因,这是到目前为止,李察找到的惟一一个超越五级的构装,和完整版相比,这三张设计图都象是程度不一的削弱版本,但若沿着这条道路逆行而上,却有可能窥视到六阶构装的世界,

    李察已经对米达伦的战斗版有了初步的研究,准确地说,这是以六阶构装的思路设计,并结合部分五阶构装绘制方式而完成的作品,

    有了深蓝咏叹作为对比,再加上米达伦战斗版作为参照,李察已经明白了六阶构装的思路,六阶构装全都是一体设计,集中体现某种能力,而且能力背后已经有了规则力量的影子,

    若是某个六阶构装出现数种力量,也多半是某个核心力量在不同方面的体现,真正的六阶构装就是一体的,也就是说一件,但由于它们威力过于巨大,因此不仅会占据所有的构装位,而且对承载力的要求极为苛刻,

    一般的强者就是给他一件六阶构装,只启动一下就可以把他的生命力全部抽干,

    米达伦战斗版并不具备真正六阶构装的威力,但也在普通五阶构装之上了,因此采取五六阶混合设计的方案,

    它分成了六个主要构装件,三个次要构装件,以及十二个连接均衡构件,这些构装件并不是直接装载在构装位上的,而是绘制在类似于盔甲甲片一样的基本件上,然后通过主要构装件加载在构装位上,再拼成一个整体,这才是米达伦战斗版,

    作为超越五阶的构装,米达伦战斗版有三大难点,一个是绘制本身,一个是拼接,再一个则是对承载力的超高要求,而为了降低绘制难度和对承载力的要求,则需要使用大量极为珍稀的材料,不然的话,李察真怀疑除了超级强者之外,还有谁能够穿得上这套战斗版构装,

    即使手中的版本用上了成年星兽灵魂结晶这种极为珍稀的材料,对承载力的要求也是高得离谱,最佳选择是传奇,实在不行天位圣域也勉强能用,至于圣域级别的人物,除非有极为强横的顶级血脉,比如说无定陛下、梅克斯的黄金月河那一类的,否则穿上就是找死,

    就是普通的米达伦,对承载力的要求也远在一般水准之上,尤其因为沒有使用数量众多的传奇材料,因此其实对承载力的要求并不比战斗版低多少,当初圣彼德解决问題的方式,则是通过限定使用血脉的方式來变相降低对承载力的要求,

    圣树王朝皇族血脉包含着浓郁的光明与神圣力量,因此对米达伦和其它天国武装格外适合,看到了圣彼德设计图的残片,李察也就明白并非仅有皇族的人才能够使用天国武装,其它血脉的人一样可以,只不过皇族子弟基本达到圣域以上就可以使用,某些血脉力量格外出众的要求还能低些,而其它人就要接近传奇才能使用,要想发挥天国武装的全部力量,则需要传奇强者才有可能,

    天国武装系列和李察过去所掌握的传统构装截然不同,主要是设计思路上的差异,而且这也是李察第一次接触其它人设计的五阶构装,里面许多思路都让李察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比如说圣彼德以锁定特定血脉的方式來降低构装的要求,就是李察以前完全沒有想到的,

    三张设计图放在一起,对李察來说,就是三座挖掘不尽的宝藏,他吩咐了沒有要事,任何人不得打扰自己,就完全沉浸在构装的世界里,

    这一次,李察要用最正统、也是最扎实的方式破解米达伦,即是把设计图分解成一个个最基础的魔法阵,然后再重新组合起來,还原成最初的设计图,

    这是一项堪称浩瀚的工作,光是圣彼德的设计图残片就包含了上千个魔法阵,李察自己初步补完的版本则达到了三千余个魔法阵,而战斗版设计图第一次分解的功能魔法阵就超过一万个,

    再多的魔法阵,一个一个地啃,也能够啃下來,一件构装,其实就是魔法、力量与世界规则的体现,从一阶到六阶,莫不如是,

    在构装的世界里,时间是沒有意义的,

    转眼之间,一个月就悄无声息地过去了,魔法实验室四壁原本空旷的货架上现在已经堆了一堆堆厚厚的设计图,这些设计图全是李察解析还原出來的基础魔法阵,他在以最笨拙的方式破解着米达伦,他不仅仅是要绘制制造,还要设计改进,乃至设计出全新的天国武装系列,

    只有这样,花去的十个顶级祭品才会物超所值,

    其它东西也就罢了,随着时间的积累和法则的解析,李察对构装的掌控不知不觉已凌驾于众多构装师之上,

    绝大多数构装师只会依照设计图绘制构装,改进和创新寥寥可数,或许终其一生,也不过对一两个构装作些实质姓改进,而能够自己设计构装的十中无一,

    想要设计出三阶以上的非标构装,就需要在主要十几项相关魔法领域中的造诣达到大师级水准才行,

    而象李察这样,准备吃透一个著名的五阶构装,并且加以改进的想法,一旦说出去,哪怕以他今时今曰的成就地位,也多半会被人认为是疯了,

    对于这个领域,诺兰德的共识是圣构装都有灵魂,灵魂不可捉摸,特别是那些可以经世流传的著名圣构装,就算复制都极为艰难,往往原创者一死,就是绝版,李察还打算对天国武装进行改进,而且不是针对普通版,是冲着战斗版去的,

    这就是不折不扣的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