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七七 挑衅

    一个月过去了,李察已经解析出三百余个基础功能魔法阵,并且彻底弄明白了圣彼德设计的血脉限制模块原理,

    每种血脉都有特定的力量,也会对某种伤害具备特殊的抵抗力,圣彼德就是将天国武装的大部分承载力指向了圣树王朝皇室的血脉,从而达到变相降低承载要求的目的,

    李察轻舒了一口气,不得不说圣彼德的创意确实如天马行空,让人极为惊叹,

    原本只能给传奇强者使用的天国武装现在就降为圣域即可使用,甚至血脉强横者不到圣域也可使用,天国武装和普通构装不一样之处在于,它的威力是固定的,只要穿得上,传奇和圣域之下都沒什么区别,

    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发现,李察立刻涌出了无数对已知构装的改进方案,

    比如生命诛绝,如果针对某个特定血脉重新设计的话,原本能够承载五个的人,现在就能承受七个的叠加,

    在天位圣域和传奇强者这一层次,每一点每一滴的力量增加都是极为困难的,力量越是增加,为每一份力量付出的代价就会越高,这是诺兰德早已人尽皆知的道理,

    而对许多传奇强者來说,生命诛绝是一个可有可无的鸡肋,生命诛绝要叠加得足够多才能够显示出真正的威力,可是太多的生命诛绝需要大量的承载力,就会对其它构装产生挤出效应,迫使人们放弃某些同样需要高承载力的构装,

    战力是综合的体现,并不单纯等于杀力,某些构装可能是不可替代的,比如说李察万物成灰套装的核心就是魔动武装,他可以沒有生命诛绝,却不能沒有魔动武装,其它人也是如此,

    然而,当生命诛绝对承载力要求大幅下降,能够叠加足够多时,情况又不一样,许多强者可以忍痛放弃两幅甚至三幅叠加的生命诛绝,但若是五幅叠加的生命诛绝,几乎沒有什么人能够拒绝,

    当然,这前提是李察愿意为他们量身订制生命诛绝,

    想到这里,李察也不禁有些兴奋,

    从制作速度和成本上來说,生命诛绝无疑是李察最能赚钱的构装,沒有之一,但是之前李察已经出售了不少生命诛绝,感觉市场接近饱和,再往外卖,就有可能引起价格下跌,

    可是现在完全不一样了,且不说许多原本沒有生命诛绝的强者会选择这个构装,而且叠加数量也要比原來多出不少,最后,就是那些已经购买了生命诛绝的,如果想要更换全新的构装,也需要找李察修改升级旧的构装,

    升级的费用,李察已经思考过了,大致升级一幅旧构装的成本是新构装的六分之一左右,而李察完全可以索要三分之一乃至一半的升级费用,甚至还可以更高,对构装使用者來说,哪怕升级费用是三分之二,也比买一个新构装要强,

    不经意间,李察好象看到了一条金币铺就的大道正在眼前铺开,

    李察失笑,摇了摇头,现在对他來说,需要把财富和资源尽快兑换成战力,这样才能够在位面战争中抢得先机,光是赚钱沒用的,

    他推开实验室的大门,走到外面,意外地发现巨龙山谷变得热闹了许多,放眼望去,有许多陌生面孔正在匆匆來去,

    天空中一只巨大的飞蜉正在悠然地飞來,而在视线的尽头,那一片庄园已经修建成了,中央的湖泊碧波如洗,水汽氤氲,湖畔绿草如茵,并且点缀着许多大树古木,其中有许多一看就不是北方的树种,

    包括湖泊在内,整个庄园区都在魔法阵的作用范围内,光是魔晶的消耗就是天文数字,这是难以想象的奢华,却比房间内装饰用什么古董油画都要來得更吸引人,不过这点消耗对于能够去巨龙位面淘金的强者來说根本不算什么,

    李察在意识中询问了一下,思考者就传來了资料,所有的庄园都被抢购一空,就连三个还沒有完全建成的也被人预订了,而这个时候,除了星贤者之外,所有庄园都还沒人住过,

    这些传奇强者们奉行的是圈地概念,人还在巨龙位面探索,但不妨碍先把庄园占下,有些传奇强者还不知道消息,但是他们的追随者或是家族族人就自行决定先订个庄园再说,能够和星贤者当邻居的机会可不是很多,

    这也算是一个意外的收获,现在诸强者的手下正源源不断赶來巨龙山谷,特别是现在超远程传送魔法阵已经建成,也就沒有人愿意在路上花费几天时间奔波了,

    而这一个月中,又有不少人得到了消息,也打算到巨龙位面去淘一淘金,这些人中圣域强者的比例占到了大半,就在李察埋首实验室研制构装时,已经有十几位圣域强者缴纳了费用,传送进了巨龙位面,

    这个数字再次超过了李察的预期,他很清楚这些圣域去了巨龙位面会是什么下场,哪怕有众多传奇强者吸引着巨龙的注意力,这些圣域依然面临着巨大风险,很有陨落的可能,

    他们中大多数人注定收获寥寥无几,不足以弥补前往巨龙位面的费用,甚至会死在巨龙位面,但是少数人也会一夜暴富,只要抄到一个主人暂时离开的龙巢,收获就多半不止一个顶级祭品,

    或许每个人都觉得自己会是格外幸运的那一个,

    巨龙山谷的秩序依然良好,一般來说强者云集的地方是非也多,不过根据思考者传來的资料,最近这段时间新來的人都还算老实,

    这一方面得益于强大的武力威慑,李察现在巨龙山谷里驻扎了百名构装骑士,另一方面,那些不老实的家伙都被无面给收拾得非常彻底,

    李察伸展了一下身体,渐渐有种一切尽在掌控的感觉,

    研究和绘制构装的过程,也是锻炼魔法艹控能力的过程,对拥有深蓝冥想的李察來说,魔力已经不是瓶颈,相反要尽量压制魔力的成长,好在他还有牺牲这个变态的血脉能力,可以不断消耗魔力,从而延缓跨越传奇的脚步,

    在屋外活动了几圈,李察自我感觉状态已经调整到最佳,就准备回实验室了,这一次他要趁着状态良好,先试制一套米达伦出來,

    远处的位面传送门光芒闪动,又有什么人从巨龙位面回來了,

    这几天里,最初进入巨龙位面的强者们已经有陆续回來的了,他们都对巨龙山谷的变化感到惊喜,特别是李察在这里提供的一系列服务异常贴心,

    对缴纳过费用的强者们來说,每一天都意味着金钱,都意味着机会,谁也不愿意浪费一周甚至更长的时间在法罗和诺兰德之间穿梭,仅仅是为了处理手头的战利品,

    并不是每个传奇强者都象苏海伦那样富有,能够得到可以装运活的巨龙的空间装备,绝大多数强者都得靠蛮力把捕获的巨龙拖回法罗,

    可以想象,回到法罗的路途中肯定是一场场大战,一个传奇强者一次只能带一头巨龙回來,强如星贤者,也不过拖头青铜巨龙罢了,

    这些传奇强者看到了巨龙处理场,个个都喜出望外,直接把巨龙一扔,说清楚了要求,就马不停蹄地回巨龙位面去了,多跑两趟,就是多两头巨龙,

    李察刚刚回到实验室,还沒來得及设置隔音魔法阵,一阵庞大的威压忽然自天而降,然后一个雷鸣般的声音响起:“李察,你给我出來。”

    这是传奇级别的威压,

    李察先是愕然,然后阻止了蠢蠢欲动的追随者,他顺手取过一直倚放在桌边的裁决和月光,不慌不忙的走出实验室,徐徐浮空,

    在百米空中,悬浮着一位相貌威严的传奇法师,法袍上耀动着五彩光芒,手中持有一根比他整个人还要高得多的巨大法杖,法杖竟是以龙骨炼就的,

    李察一眼就认出这是传奇法师索兰多,也是巨龙位面探险的第一批客户,索兰多看样子刚刚从巨龙位面归來,传送门旁还扔着一头被猎杀的巨龙,

    李察飘飞上前,微笑道:“索兰多殿下,什么事情让您如此生气。”

    索兰多脸色阴沉,狠狠地盯了李察一眼,说:“你的手下打了我的儿子,你说我需不需要生气。”

    李察一皱眉,道:“有这种事吗。”

    索兰多脸色一沉,冷笑着说:“难道我会骗你。”

    这时地面一个年青人高声叫了起來:“是一个叫无面的人干的,她总是戴着面具,把她叫出來,我要好好地教训教训她。”

    李察低头向那个年轻人看了一眼,脸色露出怀疑之色,

    那年轻人眼力倒是很好,一下就看到了李察的脸色变化,忍不住跳脚高叫:“怎么,你敢怀疑我说的话。”

    李察淡淡一笑,他倒确实是在怀疑,不是怀疑其它,而是觉得就冲着这个家伙叫嚣的模样,既然无面动了手,居然还活蹦乱跳的,倒真是奇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