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七八 教训

    这么一闹,整个巨龙山谷都被惊动了,许多人都走出屋子,抬头看到隔空对峙的索兰多和李察,就都驻足观望,

    一方是成名已久的传奇法师,另一方则是新晋的圣构装师,谁也不愿意在沒弄清楚情况的时候胡乱插手,

    李察实在懒得理会那个小家伙,他的态度无礼之极,就算是索兰多本人也不应该这样和李察说话,

    李察随即沟通了无面,问:“这是怎么回事。”

    片刻之后,无面才懒洋洋地回应:“用得着管是怎么回事吗,你要是不想动手,那就我來吧,老家伙大约是好久沒有尝试过用十五级魔力战斗是什么滋味了,我会让他好好回忆一下当初的青春岁月的。”

    “究竟怎么回事。”李察又问了一遍,

    无面叹了口气,有些不情不愿地说:“好吧,看在那件祭品的份上,就让让你,那小子,就是有传奇法师当老爹的那个家伙,听说了珞琪的美貌,就想去见识见识,你知道珞琪天天都呆在魔法工坊里不出來,所以那小子就想硬闯,而我恰好在那里闲逛,嗯,然后这小子就想摘我的面具看看我究竟长什么样,还要我跟他回去,并且许了不少条件,哦,对了,人家说肯定可以让我成为传奇,几个顶级祭品算什么,啧啧,你看人家多有诚意。”

    李察失笑,几个顶级祭品算什么,索兰多全部身家大概也就这么多了,

    “他对你不错啊,然后你的反应就是揍了他。”

    “这怎么能叫揍呢,他想來摘我的面具,然后我甩了他一巴掌,就这么简单。”

    这种情况下被无面甩了一巴掌,居然沒被抽死,只能说她确实挺顾大局的,

    李察想了想,笑道:“这小子口味够特别的,居然会看上你。”

    无面沉默了一下,才恶狠狠地说:“我看你也想回忆一下十三级的少年时代了。”

    李察明智地回避了这个话題,

    李察和无面通过灵魂交流,在其它人眼中就是沉默,

    索兰托却等不及了,冷冷地说:“李察,把无面交出來,这件事就算过去了。”

    李察笑了笑,说:“你这算是给我面子。”

    索兰托冷道:“不算吗。”

    李察说:“我觉得无面做得沒错,这里不是什么地方都可以开放的,对一位构装师而言,魔法工坊就是最核心的场所。”

    索兰多怒意显露,喝道:“无面一个随从,也敢打我的儿子,我再说一次,李察,把她交出來,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李察脸上笑容渐去,伸手向下指了指,一字一句地说:“你看清楚了,这里是我的位面,我的领地,我的意志就是秩序,我说哪里不能进去,哪里就是不能进去,所以,无面沒做错。”

    就在这时,传送门忽然一阵波动,又是一名传奇强者从里面走出,他抬头就看到了空中对峙的两人,当下叫道:“嗨,那不是索兰多吗,在巨龙位面的收获如何咦,这是在干什么。”

    索兰多摆了摆手,说:“杜恩,我和这位李察先生有些摩擦,你在这看着就是,嘿嘿,圣构装师大人果然威风,连传奇都不放在眼里了,我怎么记得,阿克蒙德家族现在还沒有一位传奇呢。”

    李察早已沒了笑容,冷冷地说:“但我也记得,阿克蒙德也沒有被哪位传奇给欺负了去。”

    索兰多怒极,哈哈一笑,说:“这么说,我得替苏海伦好好教训你一下了,让你知道应该怎么去尊重一位传奇法师。”

    “如果老师在这,谅你也不敢把这句话放出來。”李察淡淡地说,

    索兰多的脸骤然胀红,法袍无风自动,寒声说:“看來我非得教训你一下不可了。”

    杜恩显然和索兰多有些交情,闻言也浮空而起,对李察笑着说:“李察,如果不是什么大事,就给我个面子,退让一步算了,索兰多这家伙脾气可不怎么好,他会來真的。”

    李察看着杜恩,冷冷地说:“珞琪是我手下首席构装师,无面则是我最核心的追随者,这如果还不是大事,还有什么是大事,索兰多的儿子却想把她们两个给一起收了,呵呵,他凭什么,就凭他老爸是一个22级的传奇法师,!”

    杜恩听了,也面有难色,但看了看索兰多,还是说:“就算她们两个有点身份,毕竟还是手下,也沒什么大不了的吧,我觉得这事还是算了,把那两个人给索兰多,让他给你些补偿不就行了。”

    这话可就有些威胁的意思了,

    李察这一次认真地看了杜恩一眼,忽然笑了,问:“你想参战。”

    杜恩明显沒想到李察会问得如此直接,当下竟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于是脸色也很是难看了:“李察,你这么说可就有些不对了,你这是在逼我吗。”

    李察根本不再看杜恩,裁决和月光双刀跃在手中,刀鞘自行脱开,向大地坠落,

    李察淡淡地说:“杜恩,你不想参战的话,现在就退开吧,如果参战,那就是我阿克蒙德的死敌,至于这位22级的传奇法师,想要得到珞琪和无面,他还不配。”

    索兰多听了这话,已经怒不出來了,惟有仰天大笑,声如雷鸣地说:“好,好,好,我倒要看看一个22级的法师配不配从圣构装师殿下手里要两个女人,杜恩,这事不用你帮忙,我要是搞不定这么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还真不用回诺兰德了。”

    杜恩摇了摇头,还是飞远了一些距离,但并沒有落地,在这段距离上,只要他愿意,随时可以插手战圈,

    李察只是冷笑,在意识中不断下达命令,转眼间下方的巨龙山谷不断震动,百余名骑士从军营中涌出,瞬间在空旷广场上结成一个密集方阵,肃穆杀气顿时冲天而起,

    杜恩瞳孔骤然收缩,长发几乎倒竖,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构成方阵的都是构装骑士,可是那数量呢,四十乘以四十的方阵,哪怕最笨的魔法学徒都能够算出结果,

    可是怎么会这么多,怎么会有这么多的构装骑士出现在这里,

    杜恩还是第一次來到巨龙山谷,可是他早就听说阿克蒙德家族大力开发的高品质位面有五六个,难道那些位面不用派构装骑士驻守,难道诺兰德的领地不用构装骑士驻守,难道浮世德的浮岛不用构装骑士驻守,

    从另一个角度看,不要说整整一百六十构装骑士,就是一半骑士集火,也绝不是杜恩敢硬接的,也就是说,李察只要呆在这队构装骑士的火力范围内,杜恩就根本不敢接近,除非他肯冒生命危险,

    索兰多脸色也变得非常难看,怒道:“李察,你觉得靠这些构装骑士就可以赢我了。”

    “你要是一跑了之的话,我的构装骑士倒还真追不上,不过他们只是用來维持秩序的,要是有人愚蠢到想要插手你我这场决斗的话,他们倒是可以给那些蠢货一个沉痛的教训。”

    李察的话无异于在杜恩脸上狠狠抽了一记耳光,可是看到如此数量的构装骑士,刚成为传奇不久的杜恩终于明白了阿克蒙德的实力,尽管脸色阴沉难看,他还是又向外退了一段距离,

    不管退了多远,这起码是个退让的态度了,

    而这时李察的追随者纷纷现身,向这边聚拢过來,那一个个或强横,或晦涩,或捉摸不定的气息,再次让杜恩脸色大变,

    别的不说,单是食人魔领主和水花的组合,就足以让杜恩避战了,除此之外,还有绯色,还有宗虎,还有山德鲁,

    至于无面,则是惟一能够让杜恩看得清清楚楚的,可是她实在是太清楚了,圣域的实力完整地展示,只要是个感知敏锐些的家伙都能看得出來,

    然而这个最透明的无面,却让杜恩最是惊惧,他还从來沒有见过哪个圣域是全套传奇装备的,象这样的人要么就是有极深厚的背景,要么就是有惊人战力,完全不能够以等级來衡量,无论是哪种,都属于杜恩不愿意招惹的人,

    无论构装骑士还是追随者,杜恩战都是战不过的,要跑的话,倒是沒什么人能够追得上,

    索兰多脸色同样难看之极,他显然也错估了李察的实力,他实力在杜恩之上,但也仅是一级的差距,实力相差并不算大,

    杜恩搞不定八十构装骑士的集火,索兰多则搞不定九十构装骑士的集火,然而李察摆给他看的,就是一百六十构装骑士!那些一个比一个强横的追随者还不在其内,

    无面看了眼杜恩,金属面具上浮现了一个笑脸,说:“哟,这好像是个想管闲事的,要不就交给我吧,我好久沒有打场过瘾的了。”

    李察摇头道:“别胡來,他只要不插手,就随他去吧。”

    “那我帮你收拾这位22级的传奇法师。”无面蠢蠢欲动,

    “那是我的对手。”李察几乎是用吼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