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八零 小胜

    在这一次随机传送时,索兰多动作略显迟缓,随即觉得心神一紧,准备好的瞬发随机传送竟然失败了,

    这是被对方成功锁定的标志,当一名法师被魔法信标锁定后,传送类魔法的失败机率就会直线上升,就是这么一点迟疑,索兰多就被李察锁定,

    三张虚幻假面继续着未完的咒语,转眼间三颗形态各异的巨大火球就狠狠砸向索兰多,

    一颗是滚动的熔浆,另一颗则象是纯正的生命能量,反而感觉不到多少火焰的气息,但是那光球表面上浮着一层淡得几乎透明的火焰,谁要是小看了它的威力,必然会被轰得惨不忍睹,最后,则是中央假面吐出的纯蓝火球,那蓝色的火焰倒象是流动的浓稠液体,

    这三颗火球一出,李察脸色立刻变得苍白,显得十分虚弱,人也凝立在空中不动了,而那三具假面则缓缓消失,

    但索兰多脸色瞬间变得惨白,

    如果说李察原先射出的火球都具有传奇级别的威力,那么这三颗火球的威力大幅提升,已经到了资深传奇的级别,就算一颗索兰多也要全力应对,何况是一下三颗,而且属姓各不相同,

    索兰多再也顾不得魔法反噬的后果,立刻燃烧魔力,瞬间大幅提高施法速度,无数中低级攻击魔法如狂风暴雨般轰击其中一颗火球,终于将苍蓝流火轰碎,

    威胁最大的苍蓝流火碎开后,索兰多他不退反进,迎向了熔浆火球,轰的一声,熔浆火球爆开,瞬间将他包裹在内,而索兰多身周不断闪动魔法光芒,一个又一个魔法防护抵抗着熔浆的灼烧,

    这些防护有索兰多自己加持的,更多则來自于身上诸多的魔法饰品和那件传奇法袍,熔浆被成片扑灭了,而索兰多的魔法防护也消耗大半,这时那颗生命炽炎也已飞來,轰在了传奇法师身上,

    乳白色的生命能量浓郁得有如实质,淡得几乎透明的火焰瞬间爬满魔法护罩的表面,变成一个透明的巨大火球,将索兰多整个包裹在内,

    所幸这些生命之火的威力并不算强,就算是已经残破不堪的魔法护罩也沒有立刻被攻破,只是一阵阵明灭不定,似乎随时摇摇欲坠,

    索兰多抓紧时间,立刻补了两重魔法防护,这才松了口气,那些生命之火附着之后蔓延极快,威力却弱得出奇,看这样子最多烧穿两层防护,也该熄灭了,

    然而片刻后索兰多的脸色就变了,生命能量不断补充进生命之火中,让火焰燃烧得越來越烈,显然在生命能量耗尽之前,这些生命之火根本就是不熄的,

    再弱的火焰,持续燃烧一段时间后,也会变得难以抵挡,何况李察生命之火的弱,也只是和苍蓝之炎和熔浆火球相比而已,论威力并不比索兰多的太阳之火差太多,

    这时索兰多的魔力已所剩无几,他沒有动作,只是死死盯着李察,

    李察此刻虽然还能保持着浮空,但也显得十分虚弱,他的阿克蒙德血脉暗淡无光,火网中流动的熔浆几乎凝滞不动,精灵血脉中,生命、自然和元素生命树萎靡不振,月力世界树因为激发苍蓝流火的关系也同样消耗殆尽,

    李察体内所余无几的魔力还处于沸腾状态,不断给身体造成伤害,这就是使用牺牲增强魔法威力的后遗症,比索兰多强行燃烧魔力付出的代价更大,

    炎之魔药的真正作用是可以使服用者灵魂强大,并且直接达到掌控火焰类规则的程度,一旦有过掌控规则的经验,那么人们就会知道正确的方向在哪里,从而少走弯路,几乎必然可以达到至少是稍稍掌控一点火焰规则的程度,

    这也就是说,服过炎之魔药后,就等如是消除了跨越传奇的障碍,一份炎之魔药,就等于造就一位新的火焰专精传奇法师,这才是炎之魔药的珍贵之处,

    就象无面让李察提前体验了掌控金属规则的滋味后,李察随即就在金属规则领域大幅进步,沒用多久就达到了基本掌控的地步,而且以此为凭依,创造出了金属之王的构装,

    炎之魔药另一个作用,则是让使用者的火焰类能力提升一个等级,和前者相比,这个作用就显得颇为不重要了,不过这也是李察还不到传奇,却能够对冲传奇魔法太阳光束的原因,而最后三个火球,李察还动用了牺牲的力量,将火球威力再度提升了一个等级,一举压制住了索兰多,

    这时索兰多终于认了这场魔法对决的结果,发出一声不甘的怒吼,自行将最后的防护罩引爆,狂暴的魔法能量四溅将大量生命之火炸灭,但代价是他自己再次被魔法反噬,也受了不轻的伤,

    而几小片生命之火还是落在了他的身上,顿时烧得索兰多痛呼不已,他带着这几片不熄的生命之火,全速远遁,

    主场胜负已分,但是李察一直悬停在原位沒有动,显然也是消耗殆尽,情况甚至还不如索兰多,

    然而场外的力量对比却是强弱分明,索兰多在巨龙山谷不过有十几名随从,下方可还有李察十几名穷凶极恶的追随者以及一百六十名构装骑士,这份力量如果倾力一战的话,可以灭掉两个索兰多,这种情况下索兰多如何敢多留,自然要立刻逃跑,

    李察的意识一动,宗虎出现在索兰多儿子的身后,把手里的奇形兵器搭在了这位大少爷的肩上,至于原本应该担负保护职责的那些追随者,都在绯色不怀好意的注视下明智地选择了不说不动,

    宗虎那些兵器的顶端吐出十几根粘稠的触须,象爬虫类的长舌般不停地在这位大少爷的脸上脖子上舔來舔去,

    这位大少爷显然沒有受过这个,立刻吓得高声尖叫,

    远处的索兰多全身一震,停止了逃跑,缓缓转身,寒声说:“李察,你想要干什么。”

    李察从容地说:“这不是很清楚吗,你跑得了,你儿子可跑不掉。”

    索兰多面如寒霜,哼了一声,说:“你是想和我结成生死之仇吗,你拦不住我的,下一次你可就沒这么好的运气了,至于儿子,沒有了可以再生几个,但是从今以后,李察,你和你的族人就别想睡一个安稳觉。”

    李察笑了笑,温和地说:“这个威胁不到我,你应该知道,等我也成为传奇的时候,你在我面前就跑不掉了。”

    索兰多冷笑道:“传奇的殿堂要是那么好进,满大街就都是传奇了!”

    “传奇殿堂对别人好不好进我管不着,但对我來说,想进随时可以。”

    李察说的很平淡,但平淡之下是强大的自信,

    索兰多想要出言讽刺几句,毕竟他自己为了晋升传奇可是经历了九死一生的磨难,可是话到了嘴边,却突然说不出口,

    索兰多想到了一个可怕的可能姓,李察这句话也可以解释为他正在压抑实力,并不急于晋升传奇,凡是敢这样做的人,一旦磨练圆满,晋升传奇后战力往往远超同辈,

    大多数人苦苦追寻的还只是一个晋升传奇的机会,拼尽全力犹不可得,哪敢压抑什么实力,索兰多就是这一类人的代表,可是和那些毕生都沒有可能触摸到传奇门槛的人比起來,索兰多又无疑是幸运的,

    索兰多本就难看的脸色变得更为阴沉,一时不知该如何进退,在强者的世界里,部下和追随者确实不如血亲重要,而一个圣构装师本人是应该得到尊重,却并不意味着他名不见经传的随从也能得到同样待遇,

    他原本就不觉得自己先前的要求有什么超出规则的地方,潜意识里也未必沒有对拥有巨龙位面,却无传奇压阵的阿克蒙德家族宣示武力的想法,

    在索兰多的心目中,传奇就意味着高人一等的话语权,可是沒有想到李察不但在巨龙山谷布下数量众多的天位圣域和庞大的构装骑士团,而且他本人就是最强大的那种天位圣域,

    就在索兰多骑虎难下之际,杜恩打了个哈哈,向这边飞來,可是他只飞出数米,就不得不停下,苦笑着说:“我只是想过去说几句话,真沒别的意思。”

    但是地上的无面面无表情地盯着杜恩,手始终沒有离开剑柄,那队构装骑士的方阵在无面引导下,也全部锁定了杜恩,如果稍有异动,身在空中的杜恩立刻就会被百余支掷矛追袭,

    看到无面丝毫沒有放松的意思,杜恩无奈地耸耸肩,停在原地,提高了音量,对李察和索兰多说:“嗨,要我说也不是什么大事,只不过是场误会而已,何必非要战到分出生死呢,这件事起因确实是索兰多的儿子不对,刚才这场战斗也算索兰多小败,所以按照惯例,索兰多需要补偿李察殿下的损失,这样一场精彩的决战,应该价值一个高级祭品,至于索兰多殿下儿子的言行虽然不太得体,可是毕竟沒有真造成什么损失,此事李察殿下就宽容一些,放过去吧,你们看如何。”

    索兰多紧绷的脸一松,立刻说:“我沒有异议,就拿那头巨龙代替赔偿吧。”

    “李察殿下的意思呢。”杜恩又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