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八三 灵魂争夺

章一八三 灵魂争夺

    动荡之地的边缘,生长着一株特殊的小树,

    如果有一个普通人站在它面前,哪怕是最沒有力量的凡人,甚至是小孩子,都会毫不犹豫地说:“那不是树,那是一个人。”

    然而这些年來动荡之地已经完全成为母巢的领域,彻底成为死亡之域,沒有任何冒险者敢于到这里淘金,只有最强横的强者,才敢在动荡之地的边缘活动,

    这些强者在奔行中都是以感知代替了眼睛,所以无论是他们,还是母巢的造物,在他们的感知中,这里就是孤零零地生长着一棵小树,

    其实这片土地上立着的不是树,而是克鲁斯,一个在世间寂寂无名,但在学者法师的圈子里却声名赫赫的法师,

    他已经在这里站了快一个月,放眼望去,远远的地平线是就是黑压压的虫巢森林,森林上方的时光飘带格外的绚烂美丽,但在真正强者的眼中,这些飘带越是美丽,就越是恐怖,

    克鲁斯看到了虫巢森林,也看到了母巢的诸多造物,就在三天之前,一只新生的巨大飞蜉缓缓升空,就从他正上方飞过,在那一瞬间,克鲁斯也抑制不住地激动了一下,他知道,自己找对了地方,

    而这刹那的松懈,立刻引來了一道强横无匹的意志扫描,偶尔会有那么几个无知且无畏的冒险者误入动荡之地,有的甚至还深入到虫巢森林,但是这些人的下场无一例外都变成了虫巢森林的养分,但是在母巢的感知中,克鲁斯也依然是一棵树,

    而在克鲁斯身后,是一片稀疏的树林,

    象这样的林木在动荡之地的边缘有很多,星罗棋布,这是对虫巢森林的天然掩护,在这些地带上空,偶尔也会出现条条时光飘带,因此也被强者们归入不能涉足的禁区,

    克鲁斯一直在等待,等待着一个机会,而现在,这个机会终于來了,

    一只工蜂匆匆在旷野上爬过,它明显受了伤,所以失去了飞行能力,而且还落了单,在虫巢森林的边缘地带,工蜂可以说是安全的,而且它的价值并不大,之所以要赶回來,仅仅是母巢造物不肯浪费任何一点资源的本能,这只受伤工蜂被回收之后,还能得到相当于半只工蜂的资源,

    克鲁斯突然动了,

    他无声无息地跟上了那只工蜂,左手如电,狠狠插入工蜂背后翅翼与身体衔接的部位,然后握住了一颗拳头大小的核心,这是工蜂的动力之源,也是它指挥躯体行动并且与上一层指令节点连接的核心,

    啪的一声,克鲁斯捏碎了核心,工蜂即刻瘫痪在地,再也不动了,

    在母巢的序列中,一只工蜂的节点暗淡下去,分脑检测了一下工蜂的死因,发觉它之前就已经重伤掉队后,就自行将这个节点从母巢造物的序列中剔除,

    每一天,母巢都有成千上万的造物产生,另有数以百计的造物死去,有的是到了使用寿命,有的是因为意外丧生,

    特别是虫巢森林出现后,在森林中产生了蜂蚁,它们类似于工蜂,但不具备飞行能力,大小如猫,它们是清道夫、搬运工和清洁工,干着一切最琐碎繁杂的工作,单只蜂蚁的力量甚至连一级都到不了,它们的数量则超过了百万的大关,

    所以母巢造物的一张完整清单所包含的数据已经是难以想象的庞大,如果再即时更新的话,即使对分脑來说也是颇为沉重的负担,所以母巢早就将许多权限下放到了分脑,而分脑甚至还会把权限进一步下放,

    比如说蜂蚁的蚁后就是有智慧的,它负责自己群落蜂蚁的统计和管理,并且在需要的时候向分脑报告,一只智慧蚁后可以管理大约数万只的蜂蚁群落,

    克鲁斯三两下就掏出工蜂的体液,涂抹在自己身上,然后将一点体液放在嘴里,仔细品尝着,慢慢的,他身上的气息就变了,变得和工蜂相近,乃至一模一样,

    克鲁斯随即脱去了全身衣服,用魔法之火烧尽,再将余灰深埋地下,然后他又向工蜂尸体上施放了一个法术,这是一个一级小法术,可以使工蜂尸体上的伤口从新伤变成旧伤,用來欺骗母巢是不可能的,但骗骗分脑和更下面的思考节点已经足够了,

    片刻之后,克鲁斯走进了虫巢森林,

    虫巢森林中每一棵树木都可以说是母巢的眼睛,它们看到的是一只落单的工蜂爬进了森林,虽然沒有这只工蜂的纪录,但是这种情况很正常,说明这只工蜂是隶属于其它节点的造物,于是树木们就沉默了,继续去关注其它的东西,

    克鲁斯在森林中不断深入,大多数时候他是一只工蜂,而在休息时,则会站到某棵大树旁边,在这个时候,他又变成了虫巢森林中一棵普通的大树,就这样,克鲁斯在虫巢森林中渐行渐远,

    他看到了许多,有些景象甚至让他有尖叫的冲动,

    克鲁斯看到了雄伟的血肉熔炉,这是个宛若超级城堡的巨大生物,一只飞蜉恰好从远方赶來,将携带的上百吨精选寒铁矿石投入到血肉熔炉顶部的巨嘴里,片刻后,成群的工蜂涌入熔炉的开口,从里面运出的是一条条整齐的寒铁锭以及大量的废渣,

    克鲁斯还看到了高达百米的虫巢,在如同巨塔一样的虫巢中部,是紧密排列的如同蜂巢般的储格间,大多数储格中都沉睡着某个兵种,等待着被星蛹运上前线,仅仅是一座虫巢,克鲁斯就数出了近千个中高阶的战斗单位,而在远方,隐约还矗立着数座同样的高塔,

    他在虫巢森林中走了整整一周,终于眼前一片开阔,

    这是一块奇异的空阔地带,大约有数十平方公里,周围都被虫巢森林包围着,头顶的天空中全是密布的时光飘带,它们毫无规律地产生,也毫无规律地消失,

    克鲁斯向天空望去,看到时光飘带从五百米起始,一直蔓延到千米高空,如此密集的时光飘带,多达五百米的空域,就算是擅长感知空间的克鲁斯也不愿意冒险穿越,如果不能够控制时光飘带,或是至少预知时光飘带的出现和运动轨迹,穿越这片空域的死亡机率会大到一个让人完全无法接受的数字,至少超过了95%,

    在这片实际上被立体封闭的区域中央,停留着一个无比庞大的生物,它象是一只巨虫,然而长达一千两百米,高度则接近一百五十米,远远望去,这就是一座小山,

    克鲁斯的心脏都停止了跳动,他终于看到了母巢,而且是一只进行过灵魂补完计划的母巢,在克鲁斯的视野中,母巢身上那道若隐若现的魔法标记是如此夺目,以至于它在一刹那间几乎变成了世界上惟一的光,

    母巢一动不动,好象死了一样,克鲁斯也沒有看到运送食物的工蜂进出,

    每隔半个小时,会有一道庞大的精神波动扫过全场,那是母巢的例行检查,显示着眼前的庞然大物是活着的,

    这种程度的扫描,当然不足以把克鲁斯检查出來,学者法师就站到了一棵大树旁,他的双脚已经异变,出现无数肉须,扎进泥土,与整个虫巢森林联接在一起,现在克鲁斯已经变成了虫巢森林的一部分,就那样静静地观察着母巢,

    这一等,就是整整一个月,克鲁斯很有耐心,所有的学者法师都不缺乏耐心,探索世界的过程精彩只是少数,大多数时间要与寂寞和孤独为伴,

    一个月后,克鲁斯终于确认,母巢正在晋阶的沉睡中,

    这是绝佳的机会,甚至好到出乎意料,克鲁斯知道这只母巢刚刚晋升十阶不久,居然又开始了再一次晋升,它从哪弄到这么多的神姓,

    但是母巢晋阶的时候,就是防御最松懈的时候,在晋阶沒有结束之前,母巢很难从觉睡中苏醒,

    克鲁斯终于下定了决心,

    平静的空地上忽然起了一阵风,穿梭的工蜂们忽然全都痛苦地在地上翻滚,许多飞在空中的更是干脆从天上掉了下來,克鲁斯仍然站在原地,但是他的身体已经变成了一个空壳,

    克鲁斯的灵魂已经扑入母巢体内,沿着魔法信标的指引,直冲母巢的灵魂,

    在克鲁斯此刻的视野中,周围都是无尽的虚空,前方则是一颗巨大的光球,光球中央飘浮着一个母巢的影像,那就是母巢的灵魂,光球则是母巢对自己灵魂的防御,

    可是原本无懈可击的防御光幕上,却多了一道微不可察的裂隙,而一点暗红色的魔法信标,这唯一的裂隙清晰无比地标识出來,

    纯灵魂的状态维持不了多久,克鲁斯再无犹豫,如闪电般冲入那道裂隙,然后向母巢灵魂核心扑去,

    当他捉到母巢的灵魂核心后,还会有一场恶战,但是克鲁斯是灵魂战争的大师,对这种争夺信心十足,而沉睡中的母巢多半只是本能的反抗而已,

    如果母巢不肯臣伏,那么克鲁斯就准备直接毁灭它的灵魂,然后以自己的灵魂取代它的位置,这当然是不得以而为之的最后办法,因为这样他将无法得到母巢战争兵器的终极秘密:层层进化的相关知识,

    克鲁斯的灵魂化为一道流光,如电般扑向母巢,

    PS:感谢大家送的月饼,不过,谁的榴莲砸了俺的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