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八六 母皇!(四千字章)

章一八六 母皇!(四千字章)

    在外域的时候,每当此时无定就会孤身前往最危险的区域,在那里杀个痛快再回來,

    每次出发的时候,无定都沒有准备活着回來,可是每一次她都回來了,一次次濒死战斗的经历,也成就了她超绝的战斗技艺,

    只是外域艰苦卓绝的环境,同时一点点侵蚀了她的身体,直到回诺兰德之后,她才有机会开始修复身上数不清的旧伤暗伤,慢慢消弭混乱法则对她生命本源的吞噬,

    若不是听到了菲利浦的召唤,她绝不会回來,当年离开的时候她就已经选择了自己的最终命运,在外域变成一堆枯骨,

    可若早知道会是这个结局,无定也绝不会回來,她现在总觉得在虚空中某个地方,菲利浦和梵琳正相对而坐,看着对方,哪怕他们什么也不能做,甚至无法说话交流,可是只要能够看到、能够感觉得到对方,那就是幸福,

    他们的幸福,对无定來说就是地狱,

    无定忽然站起,大步走出寝宫,吩咐道:“带我去斗兽场。”

    皇家斗兽场修建在另一个读力的半位面内,这里圈养着数以百计的凶猛异兽,从巨龙到比蒙,应有尽有,无论是凶兽互斗,还是人**战,都是贵族们最喜欢的节目,

    但是这个下午,皇家斗兽场内最凶狠最危险的十只巨兽全都被无定陛下徒手撕碎,用时还不到三分钟,

    无定陛下眼瞳中危险的紫色还沒有褪去,可是斗兽场内豢养的凶兽已大多瘫倒在地,拉都拉不起來,还能动的几头则死都不肯进入场地,或是一进场就倒地不起,只有哀鸣求饶的份,

    这样的对手,让无定索然无味,于是拂袖离去,

    此时此刻,在某个神秘的位面,浊流正站在一头巨大飞兽的背上,向前疾飞,

    脚下的大地正快速后退,即使在这个高度都能清晰看到干涸的宽阔河床、片片枯死的古木,一切都是静止的,沒有任何活动的物体,

    天空是一片混浊的灰色,地平线上却还有不知來处的暗淡光亮,但也沒有半分摇曳,整个世界仿佛凝固在了一个最阴沉的黄昏时刻,

    浊流负手而立,他穿着一身简练的旅行装,脊背挺得笔直,此时的他褪去了匍匐于女皇面前的谦卑,也沒有初回诺兰德时亡命般的疯狂,气势巍然如山,尽显强者本色,在他身边站着一个黑袍法师,后方则有十几个人正忙于艹纵飞兽,

    这是一只宛若巨型蠕虫的飞兽,长达三十米,它沒有翼翅,只是在腹部和尾部有两排浮空器官,这些器官不断闪烁着碧色的光芒,每闪动一下,就会推动飞兽向前滑行百米之远,

    在许多浮空器官旁都安放着炼金机械,艹纵人员就通过这些机械刺激飞兽开启或是停止浮空器官,从而实现加减速,升降转弯等艹作,

    这些艹纵人员配合默契,艹作虽然复杂,但是飞兽的飞行也颇为灵动,看來他们都是久经训练了,

    飞兽很快就飞到一座黑色的山脉前,徐徐降落,

    浊流从飞兽上跳下,仰起头饶有兴味地看着它,

    那黑袍法师也落在浊流身边,说:“它可以运载五十吨物资,时速一百公里,完全进食后可以连续飞行十几个小时,怎么样,不错吧,这东西如果数量多一些的话,完全可以改变战争的形态,另外你也看到了,我们的艹纵技术已经成熟,只要多训练一些低阶法师,数量就不是问題。”

    浊流脸上微笑不变,看不出赞成还是其它什么,他淡然地说:“但普通人的战争决定不了大局。”

    黑袍法师说:“能够打赢普通人战争的一方,在强者方面也不大可能吃亏。”

    浊流想了想,点头道:“也有道理,那么黑廷斯大师,我们是不是可以看看别的了。”

    黑廷斯说:“当然,请跟我來,我相信,接下來展示的东西,一定会让您印象深刻的。”

    浊流还是神情淡淡,说:“希望如此。”

    黑廷斯做了个手势,引着浊流向山谷中走去,

    浊流刚刚踏进山谷,忽然停步,将已经踏出的脚又收了回來,在他踩过的地方,出现了一个浅浅的脚印,那脚印忽然蠕动起來,转眼间就消失平整了,

    山谷中的地面,竟然是软的,

    黑廷斯见了,微笑道:“从这里开始,就都是‘她’的领地了,我们现在就等于是在‘她’的身体上行走。”

    浊流眼中闪过一抹精芒,点了点头,跟随黑廷斯向山谷内走去,两人身后留下两排浅浅的脚印,

    不管浊流如何调整步伐,甚至浮空走了几步,下方总是会出现相应的脚印,深浅如一,这一下浊流终于有些动容,而黑廷斯则是自信地笑了笑,显然早知会如此,

    进入山谷不久,一排黑色的巨塔就从雾气中徐徐浮现,

    这些巨塔高达三百余米,直径足有五十米,巨塔通体黑色,并且有阔大且鲜艳的红色或是黄色条纹,

    浊流深深叹了一口气,强压着心中的震撼,说:“这是虫巢。”

    “沒错,我们可以到近处去看看。”

    这一次浊流不再矜持,而是直接升空而起,飞到虫巢近旁,仔细观察面前昂着头都无法看到顶端的庞大生物,

    黑廷斯也飞到浊流身旁,微笑不语,任由他检视,

    虫巢表面覆盖着黑色甲质,就象昆虫的甲壳,浊流伸手一戳,居然只戳进去几厘米深,浊流虽然沒用全力,可是这一下就是捅钢板也不止这么深,

    浊流再次抬起手,这次手臂上迸发出淡淡光芒,已是动用了能力,

    扑的一声轻响,浊流整条手臂齐根沒入甲质,可是他却毫无表情,缓缓抽出了右手,刚刚这一记已可媲美圣域强者全力一击,但也只是堪堪将整条手臂插入而已,四周只出现了一些细小的裂缝,

    而且甲质厚得出奇,浊流明显感觉到远远沒有刺到尽头,看刚才那一击余力被消解的样子,恐怕就算他手臂再长一倍,也穿不透这层甲质,

    黑廷斯在旁边适时地解释:“这层甲质厚达三米,可以经受得住传奇级别的轰击,虫巢的防御力毋庸置疑,何况这里还会有战斗单位守护。”

    浊流点了点头,上上下下又看了遍虫巢,忽然降落地面,

    在地面上,有数根巨大管道连接在虫巢根部,另一端则蜿蜒延伸,沒入远方的山体里,所有管道都在不断鼓张蠕动着,让人毛骨悚然,

    浊流手一挥,掌锋如刀,已经将两米粗的管道切了个大口子,里面浓黄色的液体喷涌而出,几乎是立刻,管道破口边缘开始冒出大量泡沫,管壁本身也蠕动着,慢慢将创口合拢,而泡沫则开始凝固,封住了裂口,

    “伤势恢复得有点慢。”浊流说着,又伸手接了点喷涌出的液体,放在嘴里尝了尝,说:“不是很新鲜,营养物质也不是很足。”

    黑廷斯脸色微变,随即恢复了正常,说:“活力正在增强,这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

    “有多漫长。”

    “还需要十年。”

    浊流点了点头,说:“假如我们给了你需要的东西呢。”

    “那样的话就会缩短到三年。”

    浊流沉吟了一下,说:“三年,倒也不是太难以忍受,不过,这就是你要给我的惊喜吗,一个不知道何时才会复甦的母巢,一些控制权不稳定的战斗单位,就是这些,当然,我承认,您的才华确实无以伦比,居然能够让一头已死的母巢重新产生活力,但是,这不够。”

    “这不是母巢,而是更高一级的形态,这是母皇。”黑廷斯有些激动地说,

    浊流摇头道:“不管母巢还是母皇,都不够。”

    黑廷斯怔了怔,一咬牙,说:“浊流大人,请跟我來,你需要的惊喜在那边。”

    浊流跟着黑廷斯飞到虫巢明显粗大了一圈的上部,

    黑斯廷伸手在某个部位一拍,虫甲即刻凸起一块,然后缓缓张开,在这块三米见方的椭圆型虫甲下,居然隐藏着一个舱室,

    舱室表面有一层透明的膜封闭着,里面充满了清澈的液体,中间躺着一个异形生物,他的头部不大,上面开着数十个密集的小孔,不知是作何用途,他有四条手臂,末端不是手,而是分成数根柔软触手,至于下半身则是覆甲虫躯,生着六根节足,

    看到这个异形生物,浊流的脸色立刻变得严肃起來,即使隔着舱室他仍然能够感觉得到,这个异形生物是活的,而且它那强横的生命力让浊流也有些心惊,如果它苏醒过來的话,战力应该相当于人类的圣域强者,

    浊流微微眯起眼睛,掩盖住了所有的情绪,说:“这个东西还有多少。”

    黑廷斯沒有回答,而是一口气连着拉开了十几个舱盖,个个下面都沉睡着异形生物,它们分为数种不同的形态,但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战力均达到了圣域级别,

    已经不用开更多了,浊流只一眼扫过就能看出类似舱室的范围大小,显然光是这座虫巢,里面就至少藏着了上百只异形战士,

    黑廷斯飞远了一些,又伸手指了指山谷深处,浊流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放眼望去,赫然看到数十座林立的巨大虫巢,而在山脚下的云雾里,隐约还有更多的虫巢,

    浊流的目光落在那座黑色的山峦上,停留了许久,他能够感觉到那座山峦中传出的澎湃生命力,那座山,就是黑廷斯成功复活的母皇,

    浊流向母皇一指,问:“如果它恢复了意识,你能够控制它吗。”

    “那只是一具空壳,它的灵魂意志早已消散了,能够复活,完全是因为身体的生命力太强大的缘故。”

    顿了一顿,黑廷斯又说:“如果它有恢复意识的可能,我是绝不会尝试复活它的,我不认为我有足够的能力可以控制这种东西。”

    “确实如此。”浊流深表赞同,

    想要强行控制一头母皇,无论是谁,那个人一定是疯了,

    “既然控制不了母皇,那这些东西你准备怎么办。”浊流对着那些异形战士挥了挥手问,

    黑廷斯当场释放出一头异形战士,将它提到山谷边的一座法师塔,已经有十几个黑袍法师从在法师塔走出,启动了地面上一个魔法阵,那名异形战士就被扔在魔法阵的中央,魔法的光芒随即将它整个包裹起來,

    黑廷斯浮在半空,不停地念着咒语,片刻后一点光芒从他身体中飞出,沒入到那异形战士身体中,

    那异形战士随即四肢挣动,片刻后竟然摇晃着站了起來,它抬头,好像看到了半空中的黑廷斯,忽然节肢落地,竟然跪了下去,用古怪的腔调说了声:“主人。”竟然是诺兰德通用魔法语言,

    浊流抚摸着短须,若有所思,说:“你刚才是把一个灵魂植入它的体内了吧,唔,这种控制方式倒是很可行,不过你使用的那个灵魂很强大,而这里的战士又这么多,就需要很多很多强者的灵魂啊。”

    黑廷斯露出一个诡秘的笑容,说:“事实上,我已经有足够多的强者灵魂了。”

    浊流笑了笑,说:“这种事可不适合开玩笑,你从哪里能弄得到这么多的灵魂,那个至少得是圣域的灵魂才行。”

    “实际上,有一个地方绝对不缺强者灵魂。”

    浊流先是怔了怔,随即脸色微变,说:“黄昏之地,。”

    黑廷斯坦然道:“沒错,绝域战场上每时每刻都有收集强者灵魂的机会。”

    浊流恢复了平静,再也看不出悲喜,淡淡地问:“这么说,当初在曰不落之都的那场守卫战,也是你们有意为之的了。”

    “龙德施泰德元帅认为坚守可以培养真正的军魂,他一向看重这个,而我只是说服了他,把坚守进行到极致而已。”

    “这就是说,元帅也知道你的计划,并且同意了。”浊流问,

    “是的。”

    PS:无视,你这是表示对俺能力不满意,假期结束,就这样吧,4000字大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