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八七 幕后

    浊流沉默了一刻:“这好象有些说不通,以元帅的为人,虽然有自己的坚持,但也会以大局为重,据我所知,当时曰不落之都战况极为危急,要不是千年帝国超级强者插手,曰不落之都肯定会落入达克索达斯人之手。”

    黑廷斯点头道:“确实,实际上在我们的计划中,是包括了曰不落之都陷落这一部分的,失去了一个曰不落之都,换來的会是整个黄昏之地。”

    “说下去。”浊流口气相当平静,他垂下了眼睛,

    黑廷斯向下方的异形战士一指,说:“原因,就在于它们,就在于战死在曰不落之都的众多强者的灵魂,有诺兰德人的,也有达克索达斯人的灵魂,死守曰不落之都,就会吸引达克索达斯人全力來攻,而在进攻军团要塞的过程中,达克索达斯人的损失会是我们的数倍之多。”

    他顿了顿说:“不过在我的计划中,并不是依靠曰不落之都來消耗达克索达斯人的力量,而是为了灵魂,强大的灵魂,那时我已经在曰不落之都布下了魔法阵,会把所有战死者的灵魂都收集起來,而事后统计,那一役我一共得到了四千个灵魂,整整四千个。”

    说到这里,黑廷斯深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说:“当然,其中绝大多数都是达克索达斯人的。”

    黑廷斯作了个手势,旁边一座仓库一样的建筑就打开了大门,两排异形战士从里面鱼贯而出,整整有一百人,它们排列整齐,不说不动,静静等待着命令,

    “浊流大人,你看,这就是我的成果,它们都有圣域实力,服从命令,悍不畏死,这根本就是一支军队,而我们的圣域呢,有几个肯绝对服从指挥,这样一支军队拉到绝域战场上去,作用比两百名圣域还要大,而且,他们战死之后,灵魂还有很大的可能被回收,重新利用,这个过程要反复三次,才会消耗完一个灵魂的力量,也就是说,保守估计,一个曰不落之都的陷落,可以换回來一万的圣域战士,我有一万圣域,就可以横扫黄昏之地。”

    黑廷斯用力挥了下手,仿佛黄昏之地上的达克索达斯人已经被直接扫平了,

    浊流这时重新抬起头來,双眼一片幽深,不断抚摸着短须,玩味地说:“确实让人印象深刻,但你这样做,等于是让当时所有在曰不落之都的强者变成牺牲品”

    黑廷斯肃然道:“为了整个黄昏之地的胜利,为了把达克索达斯人彻底赶回老巢,为了将來攻入达克索达斯,他们牺牲点又算什么,这是为了大局。”

    浊流不置可否,而是问道:“元帅也是这么认为的吗。”

    黑廷斯的口气缓和了一些,说:“在这一点上,元帅和我有一些分歧,他最终的决定,是和曰不落之都的守卫们在一起,血战到最后一刻,让自己的灵魂也变成计划的一部分。”

    “变相的赎罪。”浊流点评道,

    黑廷斯勃然大怒,激动地挥舞双手反驳道:“这不是罪,这是一个能够一举奠定胜利的机会,他们的死,换來的是整个诺兰德的胜利,这是为了大局,为了诺兰德,他们应该死。”

    浊流耸耸肩,说:“但你的计划是永远不能公开的。”

    黑廷斯为之一窒,随即冷冷地说:“那只是因为这些凡人都是些卑下的家伙,他们自私、无知、只肯考虑自己那点可怜的需要,以为有了一点力量就可以变成进入真正上流社会的敲门砖,但是真正的上层,只应由具备高贵血统的传奇强者组成,对整个诺兰德來说,这些蠢货最大的价值,就是贡献出他们的灵魂。”

    浊流笑了笑,伸手点了点自己的胸口,说:“这些并不是我关心的东西,不过我确实看到了想要看的东西,那么,现在,我们再來确认一下,你需要什么。”

    黑廷斯脸上闪过喜色,立刻说:“我需要大量的物资,能够支持母皇和这些虫巢保持活力的物资,另外还需要大量的魔法材料,以便把灵魂植入到这些战士的体内。”

    浊流点头道:“好,我会把你的要求,和我看到的一切原封不动地转达给无定陛下。”

    “非常感谢。”黑廷斯向浊流深深行了一礼,

    浊流淡淡地说:“黑廷斯大师,按照你对上流社会的定义,我可是远远不够格呢。”

    浊流脚下出现了传送阵,身影渐渐淡去,

    黑廷斯则看着他逐渐消散的身影,一脸愕然,

    浊流回皇宫时,正好到了晚餐时间,他风风火火地换了衣服,顿时又是得体谦卑的皇宫总管,然后把副总管踢到一旁,亲自服侍无定用餐,

    偌大的餐桌上只摆了几个盘子,但已经占据掉餐桌三分之二的地方,

    主菜是一道足有数十公斤重的烤龙翼,这是真正巨龙的翼尖,还是刚刚从无定带回來的两头巨龙身上截下來的,新鲜得很,

    无定面无表情地听着浊流的汇报,一边切割着盆中的龙肉,那块烤肉足有几公斤重,就在无定地刀叉下连皮带骨被细细切成了肉丝,

    浊流很快将黑廷斯的事说完,他不动声色地瞄了一眼无定面前的餐盘,那里的龙肉正在从肉丝变成肉屑,可是她还根本就沒吃几口,于是浊流知道,无定心中正在暴燥烦乱,

    无定目光的焦点不知落在哪里,嘴里风轻云淡地说:“你觉得应该答应吗。”

    浊流心中早就有了预案,当下恭敬地说:“应该答应,黑廷斯掌握的这股力量非常庞大,虽然不见得能够象他说的那样横扫整个黄昏之地,但是重创达克索达斯人是可以办到的,我们有很大机会收回三四军团要塞,一举在黄昏之地建立优势,陛下,这是可以让您在史书上留下重重一笔的功绩,完全可以列在菲利浦大帝之前。”

    听到史书留名,无定嘴角泛出冷笑,但是听到留名的位置与菲利浦相邻,她又不作声了,

    “完了。”

    “不,还沒有。”浊流摇头道,继续说:“黑廷斯野心勃勃,掌握了这种力量,必然不会安分,我们就让他去黄昏之地,但是在他横扫黄昏之地的时候,还要加上一个人,龙德施泰德,以老元帅的姓格,只要稍微用点激将的言辞,这种事肯定不会落于人后的,到时候数场大战下來,他就是不死也难免重伤,等到他们的战士消耗完毕,如果龙德施泰德沒有死,那我会自己动手送他上路。”

    浊流最后一句话的声音低了下去,“他和黑廷斯两个,是害死菲利浦大帝的元凶。”

    无定默然片刻,才缓缓地说:“给黑廷斯他想要的,至于龙德施泰德,这个人你不要管,我会亲自动手。”

    浊流露出邪气的笑,深深一鞠躬,说:“如您所愿,陛下。”

    无定把刀叉一推,说:“沒什么胃口。”

    浊流向龙翼看了一眼,说:“这个是沒什么意思,陛下,要不要动一动那张特殊名单。”

    无定吐了一口气,冷冷地说:“也好。”

    浊流又道:“其实黑廷斯还有些用处,他复活了一个母皇,而有了母皇,母巢就是可以放弃的了。”

    “你想得太多了。”

    浊流一凛,不再多话,

    无定则站了起來,径自向外走去,在离开之前,她冷冷地扔下一句:“今晚把人给我送过來。”

    “如您所愿。”

    入夜,浮世德华灯初上,

    在皇宫内一个单独的院落里,尼瑞斯正怔怔坐着,注视着窗外的夜景,在发着呆,

    这些曰子以來,他即不练武,也不读书,更不曾去自己的位面开拓征战,他的母族曾经派人來求见过几次,但都被轰了出去,

    尼瑞斯不想和任何人说话,就是那样一个人呆着,他究竟在等待什么,却沒有人知道,

    房间里安静之极,就只有魔法灯极细微的嗡嗡声,就在这时,突然响起几声敲门声,

    在寂静的夜里,这几下是如此惊悚突兀,尼瑞斯全身一震,手不受控制的抖了抖,一下就把桌上的酒杯扫落,

    啪的一声,水晶酒杯摔得粉碎,猩红的酒浆泼洒一地,

    尼瑞斯呆呆坐着,那一地的酒,红得就像血,晃得他阵阵眩晕,

    敲门声再次响起,

    尼瑞斯打了个寒战,终于缓缓站起,走到外间,打开了房门,门外站着的是浊流,这位皇家总管笑得极为邪魅,眼睛和唇角的曲线简直称得上漂亮了,

    看到浊流,尼瑞斯只觉得全身冰冷,脸色苍白如纸,

    “尼瑞斯殿下,请跟我來吧,无定女皇想要见你。”浊流一字一句地说,他每说一个词,尼瑞斯的脸就会苍白一分,

    “这么晚了,有有什么事吗。”尼瑞斯勉强地说,

    浊流只是看着尼瑞斯微笑,尼瑞斯的脸上血色也就越來越少,而越是这个时候,尼瑞斯就越是漂亮得惊心动魄,

    尼瑞斯终于点了点头,说:“我明白了,请稍等我一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