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九二 无用的谈判

章一九二 无用的谈判

    马丁看得非常细致,整整检查了一个小时,这才站直了身体,长出一口气,说:“非常完美,亲爱的李察殿下,您真是天才,这三套米达伦的水准不逊于圣彼德当年留下的原版,虽然原版经过悠久的岁月多少会有点无法修复的磨损,而你还不是一名传奇法师嗯。”

    圣马丁又向李察看了一眼,脸上闪过惊讶:“你已经是传奇了,。”

    李察也是微惊,说:“你的眼睛好厉害。”经过这几天,他已经稳固了传奇境界,沒有控制不住的力量散溢,此时他又处于相对放松的状态,照例说,不该被随便一眼就看透了力量等级。

    圣马丁也不再掩饰,眼中两点圣光一闪,然而渐渐淡去,微笑道:“神赐给我洞察之眼,可以看透一些表象之下的东西,不过用处也不是很大。”

    圣马丁的回答让李察暗自心惊,不知道所谓的洞察之眼和自己的真实天赋有什么区别,李察当然知道真实天赋的用处,如果这也是用处不大,那真不知道什么才叫用处大了。

    检查完毕,马丁把构件一样样装回到封魔箱内,叫过那两名中年骑士,让他们把封魔箱即刻运回圣树王朝。

    直到看着四名随从消失在魔法阵里,片刻后,平安信息反馈过來,马丁这才放松下來。

    他笑着转头对李察说:“沒办法,这东西实在太重要,倒是让你看了个笑话。”

    “知道你也有紧张的东西,我才能安心啊。”李察回答。

    两人走进书房,李察叫人送來茶点和酒。

    圣马丁先是提议为两人这次成功的合作喝一杯,然后说:“现在我们之间的交易已经完成了大半,我还欠你一个承诺,一份沒有设限的友谊”

    他突然停顿了下,“你,你不会现在就想兑现吧。”

    李察点了点头,说:“我现在有一个麻烦,需要你的支持。”

    马丁愕然,随即苦笑起來:“连你也觉得麻烦,那就是天大的麻烦了,说吧,什么事。”

    李察简单把庇护尼瑞斯的决定和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马丁听着听着,连苦笑的表情都保持不住了,等李察讲完,他的额头上都渗出细细的汗珠,不得不拿出方巾擦拭着。

    “你你这也叫麻烦。”马丁无奈地摇着头,不停地唉声叹气。

    他站起來,在房间里转了一圈,然后忍不住埋怨起來:“你简直就是疯了,尼瑞斯不过是个皇子,再怎么重要的交情,值得你把整个家族的命运都押上去吗,无定陛下是什么人,不说这个女人当年那些见鬼的丰功伟绩,就是眼前,她可是从外域活着回來的人,你以为在她眼里,什么神圣同盟,什么皇室真的很重要,那些对她來说,什么都不是,我根本想不出來她有什么牵挂或顾忌的东西,这样的一位超级强者,你也敢去招惹,她是最可怕的那种类型,你这不叫麻烦,这是自杀。”

    马丁的抱怨涛涛不绝,李察耐心听完,说:“这么说,你的承诺不能用在这件事情上了,是吗。”

    马丁双眼一瞪,哼了一声:“我可沒这么说,身为光明教会未來的教皇,神之光辉下的第一人,我的承诺永远不会改变,我只是说,你要弄明白,这件事可能沒法和平解决,多半要打一架的。”

    “我知道。”

    马丁看着李察,重重地叹了口气,摇头道:“你简直就是疯了,唉,沒办法,真要和那疯女人打架的话,算上我一个,唉。”

    李察倒是一怔,他本來只是想让马丁在政治上表态支持,可是沒想到这家伙居然愿意直接参战。

    李察站了起來,向马丁伸出了手。

    “干什么。”马丁问。

    “结盟吧。”

    啪的一声,这次是马丁打掉了李察的手:“跟你结盟,我会死得很快的。”

    这一天就这样过去了,黄昏时分,一名皇家信使來到阿克蒙德浮岛,通知李察,明天一早无定女皇想要见他。

    该來的总是要來的,得到消息的时候,李察反而松了口气。

    第二天上午十点,李察准时來到了皇宫的镜厅。

    除了李察之外,浮岛豪门的家主陆陆续续都到了,在各自的位置上坐定。

    等众家主到齐,无定和浊流走进镜厅。

    女皇施施然走到中央的高椅边,把自己扔了进去,双脚一抬,直接架上会议桌,而浊流则侍立在无定的椅背后,目光在圣马丁身上多停留了一会,后者抬起头,对他露出一个标准的神职人员微笑。

    无定懒洋洋地说:“人到齐了就开始吧,李察,你抢走了我的小玩具,这件事打算怎么交待。”

    李察挺直了身体,一字一句地说:“尼瑞斯是我的朋友,他不是你的玩具,我会保护他,不会再容许你那样对他,为此,我会不惜一切代价。”

    “哪怕是战争。”无定依旧是懒洋洋的。

    “哪怕是战争。”李察原本略带激昂的音调完全此刻完全平静下來,只是他越是平静,越是让人看到他的决心。

    众人都沒有想到双方一上來就直奔主題,才三言两语就要谈崩,几位家主立刻纷纷开口,试图缓合僵硬的气氛。

    无定充耳不闻,一边看着自己的指甲,一边说:“把尼瑞斯交出來,再为你的无礼付出足够的赔偿,这件事就暂时算了。”她的声音不大,却穿透了众人的七嘴八舌,清晰地表达出了她的意志。

    在场很多家主年纪比无定要大得多,他们都对当年那场决战有所耳闻,也大约能够猜到女皇和四皇子之间的羁绊纠葛,因此大多数人都选择了沉默。

    一时间镜厅里安静下來。

    李察沉声道:“上一代的恩怨是上一代的事,不应该牵涉到下一代身上,尼瑞斯是我的朋友,他不应该承担这些。”

    无定笑了,抬起眼睛直视着李察:“谁说这和上一代的恩怨有关,我就是喜欢她,想要玩玩她,怎么了,谁能反对,谁敢反对。”

    镜厅内一片死寂。

    李察也在沉思着,脸色铁青。

    不过无定女皇显然毫无任何迂回的兴趣,脸色一沉,恢复了淡然和冰冷,说:“李察,你知道为什么沒人反对吗,那是因为他们很清楚,这个皇位对我一点意义都沒有,什么法律、规则都是一纸空文,我如果愿意,完全可以慢慢地杀光他们全族,你留不下尼瑞斯的,而激怒我的后果,就是你们阿克蒙德给她陪葬,你愿意吗,又或者,我直接就在这里杀了你,谁能挡得住我。”

    李察脸色极为难看,他最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

    在绝对的武力面前,所有政治、谋略都是无用之功,因此,豪门就算沒有传奇,也要有足以制衡传奇的能力,同样,想和超级强者谈条件,就要拿得出相应的筹码,当超级强者只讲武力的时候,确实沒有太好的办法应对,而象无定这种本身就属于无所牵挂、无所顾忌的超级强者,更是无解。

    这时圣马丁站了起來,哈哈一笑,朗声说:“美丽的女皇陛下,何必把事情弄到无法解决的地步呢,或许我们应该稍稍遵循一下古老的传统,您提出一个可行的条件,由李察來完成,古人的智慧还是很值得看重的。”

    说到这里,圣马丁顿了一顿,环视豪门的家主们,才继续说:“当然,站在圣树王朝的立场上,我很希望你们能杀个你死我活,这样等我圣树王朝大军压境,众强者登临浮世德时,就会顺利得多。”

    马丁的声音悦耳动听,仿佛唱诗班的礼赞,可是他说的内容却象针一样刺得人想要跳起來。

    除了神圣同盟之外,其它两大帝国都有至少两位超级强者,而在水面之下,多半还藏有其它底牌,千年底蕴可不是纸面上的空洞口号,神圣同盟目前就只有无定女皇独撑大局,当然还有苏海伦,可是以她和无定势同水火的关系,沒有打上浮世德已经算是脾气很好了。

    阿克蒙德在李察的经营下现在实力稳居神圣同盟前五,而李察和他工坊出品的构装亦让神圣同盟的军队和强者们实力稳步提升。

    如果无定在这里杀了李察,阿克蒙德家族几乎又会立刻变成一盘散沙,神圣同盟实力必然大损,到时候圣树王朝大军压境,又如何抵抗。

    至于强者方面,一旦圣树王朝两大超级强者亲临浮世德,恐怕无定亦得赶快逃走。

    众家主立刻想到一个经常忽略的问題,由于李察阿克蒙德族长的身份,暴发户般的扩军速度以及几次内战的强硬手段,人们总是下意识地首先把李察当做一个危险的竞争对手,李察晋阶圣构装师,只有让这个危险姓增加,因为一股天然无法中立的强大势力,其实就是威胁。

    然而即使豪门再不愿意看到李察的份量曰益加重,但是从国家的层面來看,实际上他已经占据了举足轻重的地位。